倍可親

因為不喝,所以不醉 ——我不是酒神(正文)

作者:釣魚城  於 2019-1-17 06: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6評論

在西方,喝酒和談生意一般來說是分開的,工作是工作,娛樂是娛樂,很少把二者混合在一起。這就像他們的城市規劃,有Planning & Zoning,居住區和商用區是分開的。即便有時需要友情鏈接,用喝酒來助興,去了酒吧,也很少像國人那麼奢侈,弄那麼多下酒菜,打吃酒(持久)戰 --- 川人把喝酒也叫做吃酒。西人喝酒也是喝寡酒居多,注重品評酒的色,香,味,型,口感,溫度,產地和年份, 還要看掛不掛杯,有時也抹點海鹽,含顆橄欖,弄點番茄汁,加點香精什麼的,that's it。他們認為,滿口菜味是品不出酒本身的味道的,糟蹋了好酒 (我建議,他們喝幾塊錢一瓶的差酒的時候,試著吃點鵝肝,魚子醬,或帶血牛排,碳烤雞翅什麼的,可能會改善酒的味道,沒準像XO)。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一般不勸酒,不鬥酒,自己掌握深淺,豐儉由人。因此即便醉了,多數情況,醉(罪)不至死。

由於文化上的差異,我華夏民族把工作和生活不僅不加區別,反而一味調和。他們喜歡來一個混合雙打,生意生活不分,反正都姓「生」, 導致公事私事含混,反正都是「事」。這樣做的結果,工作被帶進生活,工作人員(男女秘書)被帶入家庭生活。工作賦予的權力被用來為私人生活尋租,生活里的兒女老婆變成工作上的幫手。這也就是為什麼裙帶關係,酒肉關係盛行的一個原因。

好了,書歸正傳,閑話少說。眾所周知,國內的生意很多是在酒桌上談成的。為什麼國人喜歡在本該腦子休息,肚子工作的時候談生意呢?原來頭腦清醒的時候,雙方你來我往,討價還價,寸利必得,僵持不下,久拖不決。怎麽辦? 生意還是要做的,不管以什麼方式,談判還一定要繼續。沒有辦法,大家轉移戰場,到酒桌上尋找發泄喧囂的出口,搞得醉熏熏的,比試誰能在神智發昏,頭腦發熱的時候,仍能作出正確的決定!他們不再唇槍舌劍,因為嘴裡塞滿了食物,舌尖上留著醇香,大腦像灌了水,變得軲轆一樣圓滑。推杯問盞之間,一浪接一浪的斗酒,勸酒,企圖把對方搞暈放倒,把對手置於難堪求饒的境地。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 酒是一種拉近雙方距離的粘合劑,一種助人擺脫困境的忘憂水,能讓彼此的情感得到交流,人變得親善而易於相處,相互間提防和隔閡悄然退去。彷彿間,四海之內皆兄弟也,你的我的都是大家的,大同世界都要到了,來一個東西南北亂燉,一鍋匯了。大家稀里糊塗之間,一下把協議就簽了。

我以為,中國人這樣喝酒談生意,就是在比耐力。酒桌上的互動是整個談判的一部分,熬不過這部分,在這上面失分,造成的損失是令人錐心的。

這不由得使人想起網上的一個笑話, 說的是,兩隻烏龜在田邊相對一動不動,就是在較勁。一個農民對一旁的專家說:它們在比耐力,誰先動誰就輸了。專家指著一隻龜殼上有甲骨文的烏龜說:據我多年研究,這隻烏龜已死五千多年了。這時另一隻烏龜伸出頭來說:死了也不說一聲,害得老子在這裡乾等。裝死的烏龜大笑說:你輸了吧,專家的話你也信!

因此,要贏得酒桌上的勝利,就必須堅持到最後。千萬不要變成「專家的話你也信」的受害者, 哈哈。這就涉及到誰的酒量大,誰就能在生死存亡的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至走出臭棋,不簽喪權辱國條約。於是國內當官的,談生意的,經常都要雇傭一些酒罐子當助手,走到哪,帶到哪,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在一浪高過一浪的勸進(敬酒)聲中,在眾人皆醉的時候,唯他獨醒, 立於不敗之地。這就是為什麼酒量大的人在中國官場上經常有意想不到的提拔升遷的機會。這跟與大佬們打橋牌,打網球而晉陞到部長,局長有異曲同功之妙。這是這些酒神們與生俱來的本事和天賦帶來的, 不得嫉妒。

可悲的是,酒醒了以後,發現酒桌上豪氣衝天,一口應承的,根本不能做到,或者覺得吃了大虧,就不想去踐約,要廢了它, 耍賴皮了。有道是,醉時世界很豐滿,一覺醒來太骨感。這也就是為什麼國人做生意,不守契約,不講信用,隨意撕毀協議的情況頻繁發生!因為酒桌上籤的協議不屑執行,酒桌上的話信不得!這都是酒文化的過錯!

據觀察,哪兒的人,飲酒越是豪放,到了千杯不醉,酒桶酒神級別的,酒桌上達成的協議越多,哪兒的人就越不講信用,就越把協議視為一紙空文;反之, 哪兒的人簽協議時頭腦清醒, 酒桌上只是抿了兩口紹興花雕,根本不足以麻痹自己的神經,不至於簽下賣兒賣女,賣房賣妻條款的,哪兒的人執行起協議來就比較守規矩。這就是人經常說的,XX地方的人騙人,不講信用,不履行協議;而XX地方的人,雖然討論協議的時候,不怎麼大氣,但簽了的協議,毀約的相對而言比較少。一句話,豪氣和膽子是酒撐大的。

這並不意味著,如此行事爲人的差異,證明這地方的人比那地方的人,修養更好,素質更高。不是的,至少我不這樣認為。這可以通過稍加觀察就能明瞭。人們已經發現,一個令人不得其解的現象是,在西方,越是發達的國家和地方,越少有摻水作假的事情發生,信譽和名譽是百年老店,百年老廠的生命。但在中國,越是發達的地方,越是作假坑人,生產假冒偽劣產品愈加盛行!他們把偷師學來的知識用到作假和騙人的地方去了!你都不知道這所謂的發達和富裕,到底意味著什麼?

這表明,在中國,不分地方,違反現代做生意的規則都有發生,只不過發生的時段不同:一些地方在簽合同的時候,就開始了做假的歷程,漫天允諾,只為簽約,這屬於生意的前半段;而另一些地方儘管在簽協議的時候沒有作假,但在生意的後半段,則積極跟上,開始了作假的過程 - 生產假冒偽劣的物品,不管它們是吃的,用的,治病的,救命的,什麼都敢幹,什麼都能幹!這一搞,搞得人要到國外去買奶粉,買馬桶蓋,葯神要出國去為老百姓買真疫苗,真治病的葯!在我的眼裡,雙方是半斤八兩,大哥莫說二哥!

於是,酒桌上二者的差異,僅僅意味著,他們在簽協議這樣一個重要的時刻,對需不需要以酒來助興,以酒來增強信心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上,表現出截然不同的態度。這關係到他們在酒精中毒的深度,和酒精中毒時間的長度上存在著明顯的差距:一個是在昏昏然的狀態下籤的城下之盟,而另一個是以一副清醒的獵人頭腦看著一隻醉熏熏的傻豹子自投羅網,掉進了預先設置好的陷阱之中。這就像大年三十晚上賣完最後一塊豆腐的楊白勞,興沖沖地懷揣著一根給喜兒買的紅頭繩,急著趕回家去。可半路上糊裡糊塗,著了魔似的,去了黃(鼠狼)家拜早年,結果生生地被黃世仁拉著手在喜兒的賣身契強按了手印!悲摧呀!

說到這裡,人要問了,既然飲酒誤事,那把它戒了不成?不成!就是不成!飄飄欲仙的感覺,賽似活神仙!

退而求其次,那就學習老中醫對待房事那樣的態度,疏密有度,春二夏一,秋半冬絕,不要一天蠢蠢欲動,急火焚心似的。心靜自然涼(快)!一句話,節制!

可是真要這樣,哥哥兄弟們都要牢騷滿腹了,酒,茶也不能暢飲,肉也不能大噲,這人生,還不如個畜牲,還有什麼鳥的過頭!他們聲稱,古今中外,多少英雄,哪個不是以酒壯膽,嗜酒如命。

劉邦赴鴻門宴,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要摔杯為號,斬高祖於帳前,可西楚霸王無好酒助興,豪氣提不上來,到頭來落得個烏江自刎!


關雲長勇冠三軍,暖了一壺酒,拍馬出陣斬了華雄,回來酒還是溫熱的;


張翼德酒勁來了的時候,一把殺豬刀玩得密不透風,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囊中探物!

宋太祖趙匡印杯酒釋兵權,避免了陳橋兵變的歷史重演,保證了大宋江山不至旁落非趙家人之手!


景陽崗上的武松武都頭,多飲了幾杯好酒,不勝酒力,本在光達達的石板上酣睡。怎料那吊睛白額大蟲,敢來太歲頭上動土,都頭一下暴起,酒勁湧上來,力大如牛,竟生生地把老虎打成死貓!

          


李白一斗詩百篇,飲如長鯨吸百川,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裝瘋賣傻,這才有了詩仙醉卧高塌,力士為其脫靴,玄宗為其寬衣,貴妃為其焚香搖扇,醉都要醉得有譜,有范,有型!如若不然,借他幾個膽子,敢在萬歲跟前膽大妄為?


葉利欽作為第一任民選總統,時世的艱難,也不能阻擋他用酒精麻痹鎮靜自己的神經。 他這個醉鬼,連會見外國元首前一刻,都要喝他個二麻二麻的!戰鬥民族以嗜酒如命聞名世界,蓋因環境的嚴酷使然。醉了,跟人打一架,打得頭破血流,一吐胸中塊壘,再抱頭來一場痛哭!第二天爬起來,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似的。生活照常進行。

肯尼迪總統在古巴導彈危機的時刻,與赫魯曉夫像憋氣的烏龜一樣鬥法,看誰沉得住氣,不為所動,能堅持到最後一刻不亂陣腳,那是因爲整夜坐在那裡,以酒為伴,驅趕內心的恐懼和怯懦!

古往今來,多少仁人志士,騷人墨客,以酒會友,以酒為媒,增添了多少風花雪月,在歷史長河裡譜寫了多少美談。豪放如他們,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日愁齊天!

一代梟雄曹阿瞞,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何以解憂?唯有杜康。杜康這酒終於在兩千年後的八十年代靠最高電視廣告費買名,硬是擠進了名酒之列。如果丞相當年能揮師蜀南,染指赤水,喝上點五糧液,劍南春,瀘州老窖,就不會那麼對杜康情有獨鍾了。

漢時,文君新寡,家徒四壁但冒充富家公子的窮書生司馬相如,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凰,騙婚成功,倆人私奔。開了一個小酒館,千金小姐文君當沽酒, 司馬相如當店小二,也還順當。雖後來得意於朝廷,遂有無意卓文君之意,但最終還是百年好合。


謫仙李太白勸人,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將進酒,君莫停。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講的是,即便就是盪盡萬貫家財,也要換來美酒長飲,以消萬古的愁悵!

白樂天,一曲《琵琶行》,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畫舫裡面喝花酒,寫了一出千古傳唱的《長恨歌》, 歌頌唐明皇和楊貴妃華清池邊酒香宜人的愛情。

                     


酒是色媒人,大官人西門慶,經王婆辦置蔬果酒菜,穿針引線,與潘金蓮交杯換盞,苟且成事,世上才有了《金瓶梅》,給後世登徒子留下了學以致用的經書寶卷!
酒也是色之膽,不知妻美的劉強東,想學大官人,一擲千金買了一大堆酒,喝得舌頭大了,色膽包天,犯下了男人都會犯的錯誤(成龍語錄),人民內部矛盾,風流不下流,免於起訴。有時讓人懷疑這個東東行為如此輕率,跟個成天混跡於髮廊洗腳屋的鄉鎮企業老闆無異,能把京東盤成這麼大的公司,實屬罕見。

多少事,酒桌上,談笑間,盡付一江春水向東流!

以上講了那麼些跟酒有關的歷史故事。各位看官自己剪裁取捨定奪自己的酒量好了。一句話,不要妄自跟進,小心成不了英雄,到時成了醉人那就不好了。

網上有人說,國人沉迷酒桌上談生意這個習慣, 在酒桌上喝到難受,喝到嘔吐,喝到住院,喝到掛了。很多中年人,才三十多歲四十多歲,就已經像是六十多歲的身體素質了,切記,切記。

必須說明,我不是酒神,甚至對酒天生過敏。但是對飲酒豪放之人,素懷崇敬之情!恨不移封向酒泉!哈哈。

因為不喝,天生難得一回醉!

文中圖片來自網上,一併致謝。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9-1-17 07:32
那生意就做不成了!
回復 釣魚城 2019-1-17 08:15
fanlaifuqu: 那生意就做不成了!
哈哈,幽默!太對了。
但是收藏酒。有近二十年老的茅台。因為不喝。
回復 fanlaifuqu 2019-1-17 08:37
釣魚城: 哈哈,幽默!太對了。
但是收藏酒。有近二十年老的茅苔。因為不喝。
我也有,還是茅台廠長送的!
回復 釣魚城 2019-1-17 09:25
fanlaifuqu: 我也有,還是茅台廠長送的!
番老威武!
近兩年請朋友喝掉三瓶二十年老的茅台,沒存好!
回復 PETERSAOPAULO 2019-1-17 19:57
高血壓,幾乎不喝了。人到中年在不斷的做減法,煙酒都戒了。
回復 釣魚城 2019-1-17 22:14
PETERSAOPAULO: 高血壓,幾乎不喝了。人到中年在不斷的做減法,煙酒都戒了。
喝還是可以喝,但不能被逼著喝。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6 22: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