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奇慘的人生:高考上大學被人兩次頂替

作者:釣魚城  於 2020-6-26 02: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49評論

近來這些天,疫情高峰過後,由於一年一度的高考臨近,人們把注意力放在了與高考有關的事情上。
山東省最近爆出新聞,說山東省內高校排查出總共有242人,在過去十幾年到二十多年的時間跨度里,被他人冒名頂替,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注意,這只是說,山東省內學校自查,不包括全國其他大學在山東招生的類似案件。這是一種明目張膽的犯罪行為。可是事已經過去多年,早已物是人非。人們自然也會想到,這只是揭露了以前的,現在還在繼續發生嗎?如果是,怎麼辦?

          


以前我們認為,在中國腐敗成風,貪贓枉法,官商勾結,人情大於法律那樣的國度里,一切皆可通融,瞞天可以過海,相對而言,高考是一個較為公平,比較難得欺瞞的領域。高考分數線是不可逾越的紅線。人們經常為那一分兩分卡掉一個天才而惋惜不已。但規矩就是規矩,分數面前人人平等, 聊勝於無。山東乃孔孟之鄉,世人以溫良敦厚,詩書傳家榜之。可當遮羞的幕簾被慢慢拉開,暴露到人們面前的,卻是從不缺席的的骯髒和黑暗, 令人憤怒,令人痛惜,令人扼腕。
報道指出,每一起冒名頂替事件背後,都有一個被他人非法改變的人生。由於運作冒名頂替涉及環節眾多,這已經形成了一條龍式作業。絕非作案學生本人就可完成。因此,必須把清查出的每起冒名頂替案的詳情向社會公布,都有哪些部門和人員參與、對這些人員進行了怎樣的處理,不能只是公布一個籠統數據就行了。當然這是政府所要做的事情,要不要取信於民,光說是毫無用處的。
作為一個觀察者,我更關心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一個案例是, 一位當年作案者,二十多年過去了,現已是一個街道辦事處黨委委員,成了趙家人。當年通過冒名頂替,把別人十年寒窗苦讀,靠聰明才智,辛辛苦苦得到的上大學的機會,用不齒的手段,掠為己有。這相當於把受害人推下了獨木橋,自己從此走上了康庄大道, 這是謀才害命, 是犯罪。她把這偷來盜來的機會和權利轉化成了自己的前途和人生的機會,心安理得,過上了體面的生活,結婚生子,為人父母,工作有成,事業有望。總之一句話,在中國那種一考定終身的社會裡,相比於受害人從此喪失機會,一生被完全改寫,她有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人生。
似乎在她的道德詞典里,損人利己,巧取豪奪,欺良霸善,都充滿了無可厚非的正能量,都是需要時毫無疑問的必選之項。不能說她沒有信仰,她信仰的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馬列毛共產主義,不是那種令人有所忌,令人有所畏懼的宗教信仰。可想而知,這樣的信仰在她的心裡種下的是什麼東西?對她這類只講結果,不擇手段的人而言,這是窮途末路者的四渡赤水,是垂死掙扎者的遵義會議。不是老說富貴險中求嗎?幹得出這樣傷天害理事情的人,正好應了人的一句話,叫做,膽大騎龍又騎虎,膽小騎個抱雞母(註:抱雞母,指的是生完蛋,想敷小雞,賴在窩裡不出來的母雞)。
面對一個偶然的審察過程,這位作案者被發現其姓名和學歷似有造假之嫌,儘管二十多年已經過去,在她那個幽深黑暗,不能見底的內心世界里,從沒有忘記她的被害人姓啥名誰,因為每日每時她就是以這個偷來的姓名活在世上。這成了一個符號,一個烙印,儘管很不光彩。雖然她清楚地知道這真正姓名的擁有者離自己並不遙遠,但從來沒有想到過名符其實。她只是一個幻影,一個在陽光投射到地面拖長了的陰影。她屬於黑暗, 是黑暗的產物。我時常都在想,她得要有多麼強大的意念來支撐自己每日的生活,去戰勝自己行為上的不道德而導致的罪惡感,不至於在精神層面上垮掉?不過對於她這樣用特殊材料製成的黨的兒女,這當然不是大問題。雖然時有噩夢纏繞,無奈之下,也只能讓夢靨般的記憶塵封多年,相伴終身。
可是現在情況緊急,搞得不好,生活家庭,事業前途可能會毀於一旦。於是鳩佔鵲巢的她,再次出征,不得不去與真正的她見面。她不惜降貴紆尊,親自登門。當然,不是負荊請罪,而是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討價還價,聲言事已至此,木已成舟,狸貓換太子,不該發生的也發生了,從維護雙方家庭的和睦和工作的完整,直至社會的穩定,再到不跟黨和國家添亂,其難度不亞於當年國共兩黨的重慶談判。同時她已經有了社交圈,廣結善緣, 社會的輿情也不可忽視。她的同事出來說,受害者不合作,把這醜聞捅出來了,不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這害了雙方的家庭,毀了當事人的工作和事業。是雙輸,是零和, 是不想解決問題,現在怎麼做也於事無補。哈哈,世上的道理真是千奇百怪。一件事情,如果從不同的視角去看,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但我對這樣的混蛋邏輯,感慨萬千。
無獨有偶,昨天又看到另一個當年的女學生相似的遭遇。二十多年前,她考上了大學,可是她的老師兼班主任,竟私自用自己的女兒頂替了這位女子,去上了大學。這位受害的女子一點也不知曉,她再次複習了一年,又去考試,在高考前預考里萬名考生中考了第四。再次高考又考上了。這次卻被老師再一次出賣給了其他人。她連續兩次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天理何在,良心何在?
有讀者事後分析,可能是老師看她老實可欺,才這麼大的膽子,肆無忌憚,干下這麼無恥的勾當的。無奈之下,女子只能出外打工,從此與讀書絕緣。在2003年左右,老師不知出於什麼原因,或者是事情行將敗露,或者是良心發現,托受害者的妹妹,給她送來了一封懺悔信,內中表示,他自己的女兒愚笨,不像受害者那麼聰明,上不了大學。由於兩者遠看相像,於是動了邪心,調了包。收到這封信時,女子已經結婚生子,有了兩歲大的孩子,並且在外地工棚里住著, 連追究的心思都沒有了, 哀莫大於心死。現在看到查出來這麼多冒名頂替的案例,真是感到千般無賴,萬般悔恨。這位女子的事,恰巧也是發生在山東。
這次作姦犯科的是為人師表的老師,號稱人類靈魂工程師的園丁,有辱斯文,情何以堪!消息後面的讀者跟貼就說得更多了,五花八門什麼都有。有人說,我的鄰居當年就是招生辦的,說每次錄取關門討論的時候,好多都是校長批的條子,說人情拿名額,暗箱操作,這根本就是無法杜絕的事情,還有的說上大學一年級時,大學輔導員組織大一學生遠赴東北去代人參加考試,來回報銷, 還能掙錢。還有的直接說,如果你發現,有學生在高中上大學時忽然改名換姓,一般說來,定有冒名頂替他人的重大嫌疑!還有一個說,這位女子實在不幸,成績又好,又長得跟老師的女兒相像,不能不讓人產生異心;他本人成績不太突出,另外個人的長像也比較有特點,比較個性化,只有特型演員才能模仿,不好被人渾水摸魚。
總而言之,這次山東先走了一步,其他省市還是鴉雀無聲。我不認為僅僅山東人做了這樣不好的事情,其他地方則變成了孔聖人的故鄉。這可能嗎?不可能!其他的地方還在捂蓋子,想矇混過關。大家拭目以待。
可是事情已然成為了追憶,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我們能從中發現點什麼?
第一點,這些年國內的新新人類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人是赤裸裸的好,還是溫情脈脈的好?道德的面紗還要不要?我想起我自己的經歷。記得那年上大學,學校的錄取通知書在春節期間直接寄到了公社的郵電所,被郵遞員放在一個信盒子里,每個村一小格,在那裡放了一兩個星期,每個人都可以翻看,每個人都可以取走,包括不識字的農民。好多人後來說,他們都翻看過了,但是沒有人大膽撕開看看。我回家過春節去了,一點不知曉。那時交通不方便,也沒有辦法送信息。等有人過完春節回去,才帶信回來。我連更連夜趕回去,拿到信。試想,如果陰差陽錯,被人取走,那時根本不會有學校為了學生不來報到而再三確認。我的命運可能早就是另一種結局了。
再者,我覺得,國內的高考錄取方式弊病甚多。其中一條,為什麼不能讓大學直接把錄取信寄到學生的家庭地址,由學生親收,避免學校和老師代收?美國的高中學生從來都是錄取通知書的第一收件人,跟學校和老師沒有關係。另外大學應讓學生自己到網上確證錄取與否。就是中間步驟出了一點差錯,這樣也能補救回來,不給壞人以可乘之機。厲害了我的國不是一天到晚講,網路在中國是多麼發達,什麼都網上解決了嘛?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情就不做,就做不好?
第三,我的感覺,就是不能把人想得那麼好! 什麼事情多一個人涉及,多一道關卡,事情就要多出幺蛾子!不讓學校和老師有可趁之機, 也是拯救了老師,拯救了校長,讓他們真正地道貌岸然起來,給學生們樹立一個榜樣,不要讓孩子們幼小的心靈感到天下烏鴉一般黑,他們這裡黑得還要凶些,都黑得發亮了那樣的感覺!讓大家都先君子,沒有辦法的時候再小人,好不好?
說到底,為什麼冒名頂替上大學引起人們非常的關注?那是因為,這是涉及到千家萬戶的事情,涉及到下一代的事情。人說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一代接一代,薪火相傳。國內現在每家可生兩個娃,這培養的重任越來越重,很大部分是老師和學校在承擔。如果老師不合格,這園丁盡給幼苗施些毒素,這長出來的樹木,要麼畸形,要麼華而不實,內里都腐爛了,根本不能成材。這怎麼得了 ?
第四,近些年,大學為了在自己的手中留下一定量的招生名額,爭取到所謂的自主招生權利。美其名曰,除了用分數衡量學生,還可以用更加全面的標準來選拔人才。聽起來好中聽,做起來就可能不是一個事了。我以為,除了用這樣的指標,去解決一些推脫不了的人情,在中國這樣過分講關係,裙帶成風的國度,把這變成另類的行賄受賄以外,我不太相信這種自主招生能夠促成批量發現華羅庚,沈從文這樣的人才。我以為文人的世儈化,讀書人的庸俗化,教育者都墮落了,怎麼教育人?這是中國的可悲之事。不要去誘惑他們犯罪吧。
我看到網上為了給人的自私自利正名,說人自私,太正常了,每個人都自私,聲言自己不自私的人,本質上是道德婊,綠茶婊。還說正是人的自私,造成了資本主義的大發展,創造了人間無盡的財富。我要說人的自私,是人的動物屬性,人人有之,且與生俱有,無可厚非。同時人還有他的社會屬性, 還受到道德制約。這也是人類社會是一個文明社會而不是一個動物社會的最顯著的標誌。而道德靠後天的培養慢慢生長起來, 且與社會文明的建立同步。在人的身上,這倆者兼而有之,共依共存,是一對矛盾,時不時要打鬧爭鬥一番。人的第六感官 - sense,往往決定什麼時候該表現動物性多一點,道德性少一點;什麼時候動物性少一點,道德性多一點。人在危機時刻,往往體現出她的動物性。這是事實。但自從人類不再是孤獨在原始森林裡覓食護身,就是說人已經變成了社會群體中的個體,他不再是一個孤立的動物。他就有了社會性。因為他跟周遭的世界有了密切的聯繫, 他的一舉一動,都不僅涉及到自己,而且牽連到他人和社會。如果無限制地誇大人自私的正義性,那麼唯一的對她合適的生活方式就是走向森林,過單打獨鬥的原始人的生活去吧。
為了社會的正義,為了人的公義,不僅要追究結果,還要追究過程。不能讓這樣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這不僅為了過去的受害之人得以昭雪,也是為了捍衛人天賦的權利不至為他人隨意踐踏,剝奪和侵犯。我的觀點:人民強則國家強,而不是國家強了,人民才強。先有人民,才有國家。保護了人民,特別是保護了弱小的人物,才是國家強大的最基本的保證。共產黨的邏輯剛好是相反。他們每次都告訴你,有國才有家,國家強則人民強,這是本末倒置。就像說爸爸是兒子生出來的一樣。

照片來自網上,一併致謝。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9 個評論)

回復 病枕軛 2020-6-26 07:18
受教了。不由想起我當年考大學時的模樣。當時好羨慕那些一起玩耍的小夥伴學霸們。我們同一個家屬樓清華北大復旦什麼的都有。只是不知道今日人跡何方啦。
回復 釣魚城 2020-6-26 07:38
病枕軛: 受教了。不由想起我當年考大學時的模樣。當時好羨慕那些一起玩耍的小夥伴學霸們。我們同一個家屬樓清華北大復旦什麼的都有。只是不知道今日人跡何方啦。
一個相對公正的人才選拔制度,是社會防止階級固化的最好利器。這不僅給底層的青年以希望,也給社會確立良好的風尚。而且後者似乎更為重要。
我77年上大學(實際上是78年春節后)時,聽到貴州一同學高考後,傷了腿,不能自己行走,那時的父母也沒有辦法送孩子上學, 不像現在。那時去築招生的老師,像父母一樣,專門與他一起乘火車,轉火車,風塵僕僕,一路照護,大家三天才到了學校。現在這同學年過花甲,回憶起年少時的一點一滴,依舊感到溫暖。我們聽的人,也同暖。
回復 Polar_bear 2020-6-26 09:23
文化問題!現在很多人壞事兒都賴共產黨頭上,就像共產黨當初把屎盆子都扣到刮民黨頭上一個樣。我老婆公司有兩個特別明顯的例子,一個是清華畢業的,一個是浙大畢業的,什麼活兒都一推六二五,還到處埋怨領導不重用他們。那個清華的女兒大學畢業,專業跟公司的業務很對口,結果公司招了別人,連個面試機會都沒給他女兒。這個也能怨共產黨么?自私沒錯,罪在公然侵害別人的權利。自私不等於「損人利己」!所以文化問題是根本!五千年的發展史,沉澱下的糟粕太多了……
回復 釣魚城 2020-6-26 09:50
Polar_bear: 文化問題!現在很多人壞事兒都賴共產黨頭上,就像共產黨當初把屎盆子都扣到刮民黨頭上一個樣。我老婆公司有兩個特別明顯的例子,一個是清華畢業的,一個是浙大畢
共產黨在執政,他自己說他在匡扶天下,不賴他賴誰?你說得好,當年刮民黨也是執政黨,照樣挨批,你總不能去找當年七君子負責吧?什麼都要定於一尊,連稍微一點不一樣的思想都要扼殺。思想一律,輿論一律,人就是這樣一代一代地造就出來了。我想先生提到的清華浙大畢業的,是解放后黨教育出來的吧?即便這樣,黨還不讓人說,出了事又不想擔責任,這怎麼可能?其實人都是憋壞的,體制帶壞的。先生你看見的是每個個體的德不配位,似乎是個人的修為不夠所引起。其實不然。
這裡講一個故事。四川有個建川博物館群,總共有三十多個博物館連在一起。這些博物館由一個由官而商的奇人,樊建川先生,發起籌建。而今已成規模。目前是國內民間資本投入最多、建設規模和展覽面積最大,收藏內容最豐富的民間博物館。在人們的眼裡,憑一己之力,做成這麼大文化上的事業,當然了不起。要知道當年他是宜賓市的常務副市長,時年不到四十歲。按現在的人說,官運亨通。可是他突然退了。現在中央電視台節目主持人還言有所指地問他,樊先生如果你不退,現在你可能是更大更高的官呢,還是在監牢里度餘生?他說后一種可能大些。他回憶說,當官時每天回家,老父親和老岳父總是問今天收禮沒有,腐敗沒有?搞得人活不下去。
想想看,連黨栽培的接班人,都覺得自己要變壞,這個黨該不該承擔點責任?你覺得他冤枉嗎?
回復 inBear 2020-6-26 10:23
我有個親戚,中原某縣中學校長,他兒子考大學沒到分數線,冒名頂替一個農村的去上了一個師範大學。畢業后回縣城中學當老師,他和他爸爸把教師工作給了那個被他們頂替的沒有考上大學的農村年輕人做,但是那人要把一半工資分給我親戚。我親戚小孩揣著大學文憑在北京北漂。
回復 NO_meansNO 2020-6-26 10:43
釣魚城: 共產黨在執政,他自己說他在匡扶天下,不賴他賴誰?你說得好,當年刮民黨也是執政黨,照樣挨批,你總不能去找當年七君子負責吧?什麼都要定於一尊,連稍微一點不
說得對。總不能成就全靠黨領導,有錯就讓文化背鍋。有私心雜念鑽空子,還得有制度漏洞相配合,是吧。對這種違法亂紀處罰太輕,犯法成本低,等於鼓勵鋌而走險,而司法機關和刑法屬於制度之內。說來說去,還是制度出問題,也就是黨的責任。
回復 inBear 2020-6-26 10:45
看上去也是各得所求,農村聰明小孩沒有上大學卻可以以大學畢業資格做合適他的工作。親戚小孩通過上大學開拓了眼界,有資格北漂做白領工資, 親戚通過小小的權力運作,相當於獲得固收資產,每個月白拿一筆收入。
回復 釣魚城 2020-6-26 11:21
inBear: 我有個親戚,中原某縣中學校長,他兒子考大學沒到分數線,冒名頂替一個農村的去上了一個師範大學。畢業后回縣城中學當老師,他和他爸爸把教師工作給了那個被他們
謝謝你直白的告訴我們這些現象。我仍舊希望它不是真實的。
回復 釣魚城 2020-6-26 11:34
NO_meansNO: 說得對。總不能成就全靠黨領導,有錯就讓文化背鍋。有私心雜念鑽空子,還得有制度漏洞相配合,是吧。對這種違法亂紀處罰太輕,犯法成本低,等於鼓勵鋌而走險,而
講得在理。黨的板子打在哪些人的屁股上,誰重誰輕,賞罰是分明的。正因為這樣,聰明的人學乖了,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就是被抓住了,皮鞭也是高高的舉起,又輕輕地落下。一句話,制度造化人。
回復 釣魚城 2020-6-26 11:51
inBear: 看上去也是各得所求,農村聰明小孩沒有上大學卻可以以大學畢業資格做合適他的工作。親戚小孩通過上大學開拓了眼界,有資格北漂做白領工資, 親戚通過小小的權力
閣下認為虛為實,實為虛,虛虛實實?
就像紅樓一夢太虛幻境那幅對聯,難不成這世上之事,假作真來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要洞明世事,是不是因緣際會,緣盡則滅?
回復 慈林 2020-6-26 13:07
要挖,就要從根子挖起。過去冒名頂替是死罪,當今連封建社會都不如。
回復 釣魚城 2020-6-26 13:18
慈林: 要挖,就要從根子挖起。過去冒名頂替是死罪,當今連封建社會都不如。
更有甚者教育部門組織尖子學生跨省代人參加當地高考,雙方均有默契。這令人驚嘆。
回復 慈林 2020-6-26 13:34
在2十3毛文下發言,經常被註:內部錯誤,不能顯示。
另外不能以遊客身份評論,一定要實名登陸才能評論。

難道倍可親也有一份名單?希望不是。
回復 慈林 2020-6-26 13:37
這裡是美國,言論自由應有保障。
回復 釣魚城 2020-6-26 13:55
慈林: 在2十3毛文下發言,經常被註:內部錯誤,不能顯示。
另外不能以遊客身份評論,一定要實名登陸才能評論。

難道倍可親也有一份名單?希望不是。
這是怎麼回事?不明白。
回復 釣魚城 2020-6-26 13:58
慈林: 這裡是美國,言論自由應有保障。
贊同,自由交流是深化認識的開始。
回復 Arnika 2020-6-26 17:35
是邪惡,犯罪。只靠當事人和學校之間調解是無法聲張正義的,況且時隔十幾甚至二十幾年,責任人只能通過警方追查。
回復 釣魚城 2020-6-26 20:26
Arnika: 是邪惡,犯罪。只靠當事人和學校之間調解是無法聲張正義的,況且時隔十幾甚至二十幾年,責任人只能通過警方追查。
贊同,教育失敗是最大失敗。
回復 vector 2020-6-26 20:49
中共至今仍在執行的考生的少數民族身份加分,少數民族預科班制度,更是制度性的合法剝奪漢族學生的學位,人生.
回復 披著人皮的狼 2020-6-26 21:00
Polar_bear: 文化問題!現在很多人壞事兒都賴共產黨頭上,就像共產黨當初把屎盆子都扣到刮民黨頭上一個樣。
呵呵, 共產黨把好事都攬上了, 壞事卻推得一乾二淨?

中國共產黨的首要任務是改造思想。 改了幾十年, 高校出了大量冒名頂替,是弱勢群體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你卻推說是中國五千年的文化問題。共產黨有幾千萬黨員, 層層機構包括學校, 都有黨委或黨支部, 出了這樣的問題你卻說不能怪罪共產黨, 看來你比五毛還五毛。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1-27 16: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