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不是酒神(前篇)

作者:釣魚城  於 2019-1-15 00:1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

說的是天子腳下,皇城根里的老百姓特別是大老爺們大都關注國家大事,對政治異乎尋常的熱心,三兩二鍋頭下肚,一講起來滔滔不絕,字正腔圓,擲地有聲。獨家,小道,絕密,給聽眾一種勿容質疑,正版新穎的感覺。外地人剛坐進計程車,司機如與你投緣,不一會就會給你呈上軍機處新鮮出爐,不為外人所知的秘辛。那份篤定,言之鑿鑿,好象他剛剛從政治局開完會,為生㓉所迫,馬不停蹄,又出來兼職,開著標配的公家車,做起了Uber,Lyft或滴滴打車的掙錢生意。對他們如此為國為民,辛勞為生,不由人不生出欽佩之心。有這麼多這麼好這麼高密度這麼普及的勤正廉潔的京官大老爺們在偉大首都為全國各族不知好歹的屁民操碎了十八㦚的心,想一想心裡都不是一般的溫馨和放心。好,行,這偌大一個國家就交給你們操持打理了,再怎麼折騰都行!

平頭百姓,要做到齊家治國平天下,國事家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細想起來也是無奈。生活,生活,日夜奔波為的就是既要過得生猛又要過得鮮活。日子不是毎時每刻都是蜜裡調油的。一覺醒來,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事事費心。要立門立戶,衣食住行,庭除洒掃,晨昏定省,哪樣不熬干對生活的最後一絲熱情?世事如棋,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人絕大多數時間都在失意和不順里掙扎。為了保持心靈上的歡愉,再怎麼還得自己苦中作樂,苦中尋樂。為了不致為生活的困頓而煩惱,就得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把心胸放寬點,把眼界放遠點, 多講點三尺之外之事,多搞點精神層面的高端大氣,讓自己成為自己和別人生活里,命運里的主人,至少在想象中。
我以為,這是一種非常健康,娛己娛人的佳事一樁,何樂而不為?讓百事可樂,讓現實飛升,讓情感豐滿信實,來個精神上大會餐!一句話,就是,儘管生活的調子低沉,人總得要讓子彈飛不是? 我對這樣的人和事都有一種出自內心的認可與尊重。
無獨有偶,在遙遠的西南邊陲,天高皇帝遠的地方,四條大川蜿蜒著穿流而過,周圍的大山像屏障一樣聳立,留下一塊天井一般的盆地,其中快樂地生活著一群慵懶而又喋喋不休的蛙民。他們愛泡茶館,愛聽評書,也愛打「話平伙(在一起嘮嘮)」,說話「展勁(像吵架)」。先天不足的是,他們遠離樞機,沒有聳人聽聞的重大消息可以爆料。雖然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國府西遷,做了八年的戰時首都,就像那壁虎爬在玻璃窗上,露了一小手,但畢竟時間太短,很快就歸於平寂。所有這一切,都不妨礙他們「日白(說不咸不淡的話)」, 「沖殼子(吹牛)」,自娛自樂, 快活地打發時間!
小的時候,住家的大街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孩子,年紀的差別可以大到十幾歲。正確的稱謂應該叫做青年和少年。文革期間,有幾年,大家都沒有書讀,也沒有工作,不知道怎麼打發時間,大家就在一起閑逛。夏天的晚上,非常悶熱潮濕,蚊蟲叮咬,使人不能入睡,就出去乘涼。有些大的,能說會道,飽讀閑書,常常在去嘉陵江邊的路口,在碩大無朋,華蓋一般的黃桷樹下,拉開場合,開始漫無邊際的擺龍門陣,就是其他地方說的侃大山,吹牛,扯閑篇,等等。

                           

那時自己上小學,初中的年紀,跟著大的,成了其中的聽眾。談論的題目很廣泛,政治,經濟,軍事,歷史,電影,科學,教育,文學,小說,無所不包;古今中外,東西南北,城市農村,男婚女嫁,風土人情,打卦算命,前三皇后五帝,天上飛的,地上跑的,身上穿的,鍋里煮的,嘴裡吃的,無所不談。從那裡,知道了,蘇聯的加加林少校是第一個衝出地球飛到外太空去的宇航員;林彪,劉伯承是大軍事家,平型關戰役才打完,斯大林點了名要去指揮反法西斯戰爭的 (後來知道是去看病去了);陳賡是黃埔軍校中蔣介石最欣賞的學生,可是到共產黨這邊來了。也知道了三錢中的錢學森,美國人說他一個人能敵幾個師的兵力,中國拿了好些俘虜的美國將軍才換回的。還有著名的餐飲,佛跳牆這道菜的出名是發現了隔壁城隍廟里泥塑的佛爺 嘴巴上沾滿油葷,因為佛受不了那太香的味道,偷偷翻牆過來偷吃了大菜!(既然能翻墻過來,吃乾抹凈可能還是做得到的吧)。另一餐館陸稿薦則是因老闆的善心感動了瀕臨餓死的叫花子,後者把他背上背的爛穀草墊給了店主,鹵出的燒臘奇香無比!(燒完了怎麼辦?)還有,還有就是世界文豪高爾基跟那時的一號講員,口沫橫飛、脖子露出青筋的"吹破天"一樣,從來沒有上過大學,不照樣寫了巜童年》,巜在人間》,和《我的大學》人生三部曲?
可以說,這是我認識世界,增長見識的最早的學堂。他們是我人生最早的兄長加老師。直到現在,在正規的中小學課堂上,還沒有一個老師(袁騰飛先生除外)像這些雜家一樣,給學生們講課本上沒有的大話三囯,戲說歷史之類的東西。你說這些人算是什麼樣的赤腳人生導師?歷史,政治,語文,德育,社會學,還是思想政治輔導員同堂傳道解惑授業?半個世紀過去了,大家早就風流雲散,天各一方,不知這些老師安好?
這些人,都沒有受過很好的教育,最高的學位可能就是個初中高中畢業肄業,由於時代的局限,他們的天份得不到發揮,早早就夭折了。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在那個極端貧瘠的環境里,在知識的教育層面,沒有任何人為的干涉和強迫,像大千先生所說,不能師法君師,就去師法造化,師法自然,自由自在地發展出一種邪,諧,無章可循,奇形怪狀,爛漫成長的人生歷程。這個過程是非常隨機的,不可預測的,顛三倒四的,有時甚至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如果要用什麼合適的字詞來形容,那麼就有點像一個喝醉了酒的人走路,軌跡是歪歪斜斜的;行拳的套路,既像醉拳,又像猴拳,螳螂拳,鷹爪拳,四不像,更象一種形意拳。他們學得的知識不是系統的,導致他們對世界的認識,也像醉酒的人一樣,隨意,誇張,走形,似有或無,不䏻深究,不能問他前面到底有幾盞燈,幾根手指。 一切都帶點朦朧,虛無,縹緲。如果用一幅畫來描述他們對世界的認識,那麽就是一副潑墨寫意山水。沒有西洋畫那樣的色彩斑爛,但這給人以更多的想象發揮。我認為,有些人是很有天賦的,一個人的才能不能用後來的學位高低和成就來衡量。可惜了。
這種初期教育對一個少年的好處是,在沒有接觸真正的教育和事實之前,對世界有了初淺的認識。有了這common sense,至少知道地球不是平的而是圓的 (儘管這與人的直接感覺不同),不會讓張飛去殺岳飛,關公去戰秦瓊。另一方面,這也幫助自己對認識世界有進一步的渴求。然而,一個負面的影響是,這種先入為主的認識使得自己在接觸了更系統或者說離事實更近的教育時,潛意識裡仍舊頑固堅持以前的知識。這種情況,有點像,讀了金庸小說的人,以為他的講古就是鐵板釘釘的歷史真實。直到現在,很多史實已有定論,但我仍舊寧願相信最早聽到的,也不太願意接受最後公認的。
記得大家津津樂道,百說不厭的故事之一,就是當年中美之間破冰之旅發生的種種軼聞趣事。大家可能知道,周總理是酒罐級別的大神,三五瓶茅台不倒。據說這喝茅台烈性酒的本事是紅軍當年打下貴州遵義練就的,當時雙規了茅台酒廠的老闆,沒收了幾十年的陳釀老窖供自己享用。由是大開酒戒,一碗又一碗的篩,練就了金剛不壞之身。那是一個怎麼樣的酒神的快樂時光啊!這本事使他不論在風流文士裡面,還是在赳赳武夫中間,都深得名頭,不服氣的少。誰不服氣,拉出來,大戰三百回合,看哪個屹立不倒,這旗杆你跟還是不跟? 當年基辛格尼克松先後來華訪問,中美之間有太多棘手的問題要解決,談判起來從白天到深夜,沒完沒了, 車輪戰。
這總理還有一本事,就是毛主席顛倒黑白,白天睡覺,晚上折騰。作爲主席的跟班,跟人比的就是耐力,總理熬夜的本事超強。晚上開宴會,勸人家喝茅台,為了這友誼,那友誼,這人民,那人民,這個獨裁者,那個獨裁者,一杯一杯的干,直到最後為了東半球和西半球的婦女乾杯,結果翻譯手生,把這話翻譯成了"為女士的東半球和西半球乾杯!" 引起眾人爆笑。尼克松說那酒勁頭大,喝到嘴裡,喉嚨像是火在燃燒,一會兒整個身體像在蒸騰。他們完全沒有見過這樣crazy的嗜酒如命的革命家,打了天下坐了江山的羅賓漢!這跟平常與他們鬥法的那些循規蹈矩,令人厭惡的政客們大大不同,他們被周這樣的人所吸引並被迷惑住了。有時談到深夜,大家都疲倦了,精力已經耗盡了,情緒慢慢失去控制,只想早點回賓館躺下拉直。可周總理猶如老僧入定,半閉雙目,一副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的神情。於是美方失去了最後的耐心,說,天快亮了,差距太大,不談了。收拾東西,今天飛回美國,哪怕雙手空空也行。這時總理髮話了,說,總統先生不遠萬里而來,哪能讓閣下回去不好交代?我跟主席作了彙報,願意作出如此這般(微小)的讓步!你看行不?看到中國總理不卑不亢,卑有禮,善解人意,已經到崩潰邊緣的美方,連忙說行行行,趕緊簽,簽完回家!
這祖傳秘籍被後來的中國政府用起來得心應手,青出於蘭,練就了東方不敗的獨門絕技。
對外,這幫助中國加入了WTO和其他所有的國際組織,簽署了一個接一個」作出了重大犧牲「的雙邊和多邊協定,與此同時,一步步地把與各國的貿易順差搞大到了讓別人接受不了的地步!
對內,對那些中央黨校自己教出來的嚴守黨性,絕不讓黨蒙羞而死不認罪,已成了特殊材料製成的無毒不侵的貪官污吏們,沒辦法,死豬不怕開水燙,只能用當年總理對付基辛格尼克松的辦法使其就範 - 不關燈,不讓睡覺,輪番審訊,直到你抗不住了一一從實招來。這一招,連西南王紅翻天薄書記,九門提督周永康都抗不住,一個個竹筒倒豆子,把什麽破事都抖出來了!
圖片來自網上,致謝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4 15: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