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忠實的朋友 - Trixie 的不歸路 (2)

作者:釣魚城  於 2015-6-1 21:5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36評論

關鍵詞:駕駛員, 自來熟, 朋友, 毛線, 司機

也就是這麼一個春天的下午,Trixie成了我們家新的成員,縱身一躍,歡快地跳進了車。先是規規矩矩地端坐在駕駛員後座上,過一會兒終究抑制不住滿心的歡喜,時不時趴在司機椅背上,把嘴直接放在我的脖子邊上吹氣。畢竟是第一次與狗近距離接觸,感到毫毛根根豎起,生怕它一不注意,把牙齒嵌到脖子裡邊。其實,善良如它,哪會幹這樣的事。

畢竟又有一個家了,它與我們自來熟,似乎從第一天起就認識似的,整日里歡天喜地的。它的那份喜悅,很快傳遞給了人,我們因此而深受感染。 知道每天回家,會有一個生靈在那兒急切地盼望,等待著我們。它可能需要喝水,需要上廁所(家裡無人,它能一整天不上廁所),需要按時進食,需要散步。這不僅僅是又多了一份負擔,一副責任;更多的是,它給人的回報。當你回家,只見黃光一閃,它像毛線團一般地滾過來,直接照亮了眼前的路;人還未立穩,它就撲上來,那份欣喜,那份熱情,那種毫無保留的真情的流露,讓人感到猶如春風撲面,一直溫暖到人的心田。在這樣一個人情如紙,冷暖自知的世界,誰還會嫌棄這份不多的溫情?

                                                                     年輕時的Trixie喜歡在深雪裡跑來跑去

真的從心裡謝謝它的到來。它的加入,讓我們懂得了分享,關愛,和尊重。更重要的是,讓我們放下人類的至高無上的獨尊,學習與自然界的另一類動物,不僅僅是競爭,是敵對, 而是怎樣和睦相處。我們生在同一個生態系統,同一個自然界, 同一個地球。除了協作,我們別無它途。

在我的記憶深處,總是留存著那些難忘的記憶 - 寒冬臘月,屋外冰凍三尺,北風呼嘯,室內爐火熊熊,春意昂然;一隻大黃狗腳前假寐,大家圍坐電視機前,看NBA小巨人姚明大戰鯊魚奧尼爾,場里場外,打得難分難解。

也記得那樣一個夜晚 - 月明星稀,夜闌正酣,人都在恬睡。 忽然,Trixie 大聲狂吠,聲如洪鐘,咆哮著向著后陽台衝去,只聽見咚的一聲,有人從後台跳下逃跑了。它是家裡的報警器,守護神。

就這樣,它與我們一家朝夕相處了十二年多。時間悄悄地流逝。風霜雨雪,春夏秋冬,我們在同一個屋檐下度過。當我們從科羅拉多高原,因工作移到美東南,千里迢迢,它也與我們不棄不離,始終相伴相隨,殊為難得。


                                                                                 節日里的Trixie

如果你要問我,從與狗相處,得著了什麼,那就是懂得了一個道理,狗是人的朋友。不是人的敵人。這一點不是從一開始就認識到的。小時見了狗,多數時候是一種警惕,一種戒備。不是噓聲恐嚇,就是逃之夭夭。同樣狗見了人,也是避得遠遠的,免得禍從天降。那種關係遠不是融洽的。而在這兒,人和狗是很親密的。狗不怕人,大多數狗見了人不是夾著尾巴就跑, 而是向著人跑來,表示親近;同樣小孩見了狗,總是跑來說,「我能摸一摸它嗎?」 為什麼狗被稱作pets,只有餵養過以後,對這個字才有深切的體會。

                                            

                                                                   Trixie在湖裡戲水


狗是有智慧的。當它要有求於你時,如果把它的頭放在你的腿上,那麼它的智力相當於一個三四歲的小孩。Trixie有時為了得到一塊Treats,經常有這樣的舉動。

無聊時證明了一個數學定理。上中學時, 數學老師講幾何,問什麼是直線?沒有乾巴巴地講,兩點之間最短的距離構成了直線。而是說,如果扔一根肉骨頭出去,狗跑出的路就是直線。有Trixie以後,試了一試,此言不差,形象而直截了當,狗不會走彎來彎去的路線去到達目標。如果偏要那麼扭扭捏捏,惺惺著態,曲里拐彎地走路,那絕不是狗,一定是人!

狗是有靈性的。當周圍有異於平常的情況出現時,Trixie總是在我們還未感覺到時,發出焦躁不安的聲音並來回奔跑,以吸引人的關注和警覺。這是因為狗有還沒退化的超級靈敏的聽覺和嗅覺,起到保護和預警的作用。

狗是富有情感的,懂得知恩圖報,有忠犬之譽

Trixie在年輕的時候總是overzealous,就是見了人太熱情洋溢,動機單純而不藏藏捏捏。對狗而言,只要主人收留它,不論你是貧窮還是富貴,得意還是潦倒,也不管你是少年還是老人,健康還是生病,它都對你忠心耿耿,始終如一 。前不久看到一組照片,顯示在紐約或者更北邊的地方那些無家可歸者在寒冷的風雪天與他們的狗互相取暖,相依為命, 不棄不離,令人深為感動。這樣的忠誠,比之於人類,有過之而無不及。看看我們的現實世界,人與人之間,遠不是那麼簡單而直截了當。那些像幻燈一樣走過場的政治家們,你方唱罷我登台,上演著一台接一台的大戲, 有多少盟友在背信棄義,有多少弟兄在背後抽刀。即便是像查爾斯與黛安娜這樣的王子與公主,像薄熙來和谷開來這樣的金童和玉女,本該歡好萬年,到頭來莫不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時各自飛。你說說,從狗的德性,看人的德行,是不是多了一個"貪「字,少了一個」忠「字?難怪美國人的諺語說,"the more people I meet, the more I like my dog!".

                                                          Trixie 喜歡在野外玩耍

你可能會說,人是萬物之首,豈是豬狗一般的動物可比?到底是怎麼樣呢?BBC 花了五年時間精心拍攝的《Planet Earth》,我看了幾次。 那是一部史詩般的動物世界的高清晰系列記錄片。從中你能看到,大象,老虎,獅子,豹子,鱷魚,以及其它毒蛇猛獸。人類在早期,作為這個自然生態中的一員,到底佔有一個什麼樣的地位?論力量,老虎一撲一翦一甩尾巴,人可能早就腰斷骨裂,不然千百年來也不會只有一個武松!他打死的老虎很可能是一隻奄奄一息的病貓;論能力,鱷魚能用牙齒斷金;老鷹能上天入地,拉風巡航;大象能拉動萬斤巨石,旱地拔蔥一樣把人拋向天空。號稱世界拳王,拳頭像罈子一般大的泰森,赫利菲爾德若與大黑熊過手,不出兩招,大慨會被一巴掌打得找不到北;世界上跑得最快的短跑冠軍,若被獵豹追逐,不出百步之遙,可能已成後者的口中之食;還有劉翔那飛人,若與梅花鹿,或野羚羊賽跑,那上億的廣告合同花落誰家,可想而知。我經常在想,為什麼那些高傲飛翔的蒼鷹,不是世界之主宰?他們能輕而易舉地從天上俯衝下來,直接攻擊人的天靈蓋,而人除了戴一頂帽子遮住,趕緊像地撥鼠一樣鑽進地洞里,毫無反抗之力。為什麼那些獅子老虎,不是森林之王?他們用四條腿,能夠輕鬆地追逐捕獲兩條腿的人類,人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

人類,這個奇怪的動物,要肌肉沒肌肉,要耐力無耐力,一點也不athletic,其漫長的哺乳期和超長的未成人期(18年?)使得幼人在那一個物競天擇,弱肉強食的動物世界幾乎沒有存活的可能!可以有千般萬般的理由,來證明人不能成為統領世界的頭領!可是,他們仍舊存活下來了,而且活得很好,還真成了動物世界的主宰!為什麼如此?這種地位的確立,來自何處?人到底有何德何能,得此殊榮? 是因為,人被給了無與倫比的一雙手,人被賦予了超乎尋常的智慧,情感,和語言能力。有道是,君權神授。

既然神把人造成了統領世界的萬物之靈,人就沒有理由不把這個世界,這宇宙萬物用好管好。這用好管好,借用水泊梁山的一句話,就是替天行道。不是要消滅一切其它的生靈,廢黜百家,獨尊人術。如是那樣,造物主又為這世界造那麼多物種何用?怎麼管好這個世界?就是要順應天道,與萬物分享生命的樂趣,和諧相處,共存共榮。一切與之背道而馳的破壞和毀損,都是逆天而行,後果不堪設想的。

可是很少的時候人類能明白這個道理。上世紀六十年代,有一本著名的書,叫做《Silent Spring》,是美國海洋生物學家Rachel Carson所作。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威廉。道格拉斯親自為這本書作序。這本書講的是由於大量像DDT那樣的農藥和殺蟲劑的廣泛應用,人們再也聽不到往日田疇的蛙鳴鳥叫,春天變得那樣的寂靜。那是一個多麼可怕的情景!這本書的出版和它的深遠的影響力,導致美國於1972年禁止在農業上使用DDT。

再看看太平洋的另一邊。五六十年代,要除四害,麻雀也在其中。家家戶戶,村村寨寨,實行聯防。一時間敲鑼打鼓,吶喊助威,不讓麻雀落地,得到片刻休息,直到活活累死。也只有在那麼多億人的國家才能做到,田間地頭到處站滿了人。人真的是很殘忍啊。直到現在,在故國那片土地上,你能看到小松鼠在房前屋后跳躍?梅花鹿在溪邊飲水棲息?百靈鳥在樹林里輕吟淺唱?烏龜們沿著倒在水裡的樹榦由大到小排成一行享受冬日的陽光?沒有了,不再能看到。

世上是否真有這樣的規律,那就是,過度地偏離自然的平衡,一方獨大,且少有制衡,極端的發展往往走向事物的反面。事實也好像如此。聰明如猶太人,到頭來連個家園都不存? 如果你去探索華夏文化的發祥地,你會看到,不懂如何與大自然萬物協調共存,過度的農耕到頭來只剩下一片荒蕪,那份凋僘,觸目驚心;不僅東方,悠久的古埃及文明終究留下的也不過是一片瓦礫。

有時在想,武俠小說里厲害的武器是不是鈍器?道法高深的是不是石佛?有時簡單如狗,反倒有點返璞歸真,有啥不好?難怪人要說,不要像做詩那樣做人,也不要像做人那樣做詩。人有時真需要師法自然。

Trixie 在它生命的晚年,患上了牧羊犬常見的糖尿病,這慢慢地導致雙目失明。每天早晚必須按時注射胰島素。飲食量也必須嚴格控制,且只能吃特別配製的食物。剛開始,它很難適應看不見周圍的困難, 經常撞到門和牆,有時迷失在樹林和灌木叢中而不能走出來。我們看著心裡真心痛。可是它慢慢習慣了這種能力的喪失,縮小了活動的空間,逐漸摸索出了一些方法以避免摔跟斗。即便如此,它每晚睡覺之前上廁所時,仍要沿著房子巡視一圈,以盡守土保家之責。有時回家來一身土,可能是又摔跤了。可貴的是家裡還有一隻撿來的白貓,Milky,來家也已經7年有餘。Milky和Trixie是好朋友,同進同出,每次狗要走回家,Milky就在其身邊guide它不走錯路。有時兩個動物躺在地上,一個給另一個用嘴洗臉梳毛。看著人都很感動的。

                                              Trixie和Milky

狗的壽命一般也就十幾年。狗越大,壽命越短。像大丹狗(Great Dane) 體重可達一百九十磅,跟人一般大小,但壽命只能活6-8年。一個朋友餵養了一頭大丹狗。站著比人還高,跟養小孩一樣。如此短暫的生命,使朋友悲痛不已。

在Trixie生命最後的時刻,把它的頭hold在懷裡,昏迷中,它已不能發聲。從帶它回家,一個鮮活的生命,到一息尚存, 直至生命的結束,在我自己有限的生命中,見證了另一個生命的歷程。

Trixie春天到來,又春天離去,它與春天在一起。

我對Trixie的記憶永遠定格在那個難以忘懷的場景:在那一望無際的Front Range,披著一身的晚霞餘光,它像一支離鉉的箭,跨越齊膝深的牧草,風馳電掣飛奔而去,直到消失在遙遠的天邊。

高興
3

感動

同情

搞笑
4

難過

拍磚
2

支持
1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6 個評論)

回復 miumiuwonwon 2015-6-1 22:34
主人對寵物的愛,真可謂「博愛」,不求回報。我也即將經與寵物歷生死離別的痛苦,共勉吧!
回復 mongoes 2015-6-1 23:03
理解這種情感,這些都是我經歷過的,從養它們的那一天起就開始為他們今後某一天離開做心理準備,可是真到了那一天還是那麼難過,不過周圍朋友有經驗的做法就是再養一隻作為延續你的情感。這或多或少能減輕一些它們離開帶來的痛苦和缺失感。
回復 xqw63 2015-6-1 23:24
   情深意切
回復 釣魚城 2015-6-2 00:12
miumiuwonwon: 主人對寵物的愛,真可謂「博愛」,不求回報。我也即將經與寵物歷生死離別的痛苦,共勉吧!
同意,有點「博愛」。
寵物是什麼type?
回復 miumiuwonwon 2015-6-2 00:13
我在國內的時候養過一隻狗,結果一不小心把她給弄丟了。那種不知是死是活的悲痛感更加強烈。德國周三有檔電視節目專門請觀眾協助警方調查十幾年前、甚至幾十年前的離奇失蹤案。很多受害者的親人在被採訪時都只有一個願望:死要見屍。我非常能夠他們內心的痛楚,哪怕時隔這麼久了。
回復 釣魚城 2015-6-2 00:16
mongoes: 理解這種情感,這些都是我經歷過的,從養它們的那一天起就開始為他們今後某一天離開做心理準備,可是真到了那一天還是那麼難過,不過周圍朋友有經驗的做法就是再
謝謝。該走的,總是會走的。
回復 釣魚城 2015-6-2 00:18
xqw63:    情深意切
謝謝,有時人很脆弱的。
回復 釣魚城 2015-6-2 00:35
miumiuwonwon: 我在國內的時候養過一隻狗,結果一不小心把她給弄丟了。那種不知是死是活的悲痛感更加強烈。德國周三有檔電視節目專門請觀眾協助警方調查十幾年前、甚至幾十年前
感同身受。
回復 borninheaven 2015-6-2 01:17
看來退休后養條狗比較合適
回復 xqw63 2015-6-2 01:42
釣魚城: 謝謝,有時人很脆弱的。
有感情的人不是脆弱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5-6-2 01:47
道理說得很對~
回復 釣魚城 2015-6-2 01:59
borninheaven: 看來退休后養條狗比較合適
同意。年紀稍長,情感上有需要。
回復 釣魚城 2015-6-2 02:00
xqw63: 有感情的人不是脆弱
謝謝理解。
回復 釣魚城 2015-6-2 02:05
ChineseInvest88: 道理說得很對~
謝謝。 有時人問我,為什麼人要對狗好,為什麼不拿這錢去援助非洲難民。難道狗權大於人權?說明人好虛偽。我不知說什麼好。
回復 Monalisa 2015-6-2 02:19
真情流露,獻花~~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6-2 02:21
我家老貓豆豆跟您家Milky 很像。他也是來自南方。
回復 釣魚城 2015-6-2 02:39
Monalisa: 真情流露,獻花~~
謝謝喜歡。
回復 釣魚城 2015-6-2 02:49
秋收冬藏: 我家老貓豆豆跟您家Milky 很像。他也是來自南方。
哦,真的?

Milky剛撿回來時,可能只有一個星期大,在雨里奄奄一息。那時一身雪白。現在長變了,身上有一團一團蛋黃色了,不應再叫Milky了。
回復 miumiuwonwon 2015-6-2 03:27
釣魚城: 謝謝。 有時人問我,為什麼人要對狗好,為什麼不拿這錢去援助非洲難民。難道狗權大於人權?說明人好虛偽。我不知說什麼好。
這的確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我想,我們對身邊熟悉的人和動物之所以好,是因為在長時間的相處中產生了感情。而非洲難民——別說非洲難民了——就連隔幾棟房子的左鄰右舍,沒有交往、沒有接觸、沒有思想行動生活方式的碰撞,哪會自然而然地產生感情?
對,我也曾經為地震災民捐過款;也曾經給過孤獨坐在聖誕市場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的老奶奶20歐元;在柬埔寨的最後一個晚上,我把隨身攜帶的所有的現錢都給了一個席地乞討的老婆婆;我現正為移居到我們這裡的難民做義工。但這種舉動,都需要有「感情」作為基礎:或是媒體的渲染,或是觸景生情。
總而言之,沒有感情,難以行善。
回復 釣魚城 2015-6-2 05:15
miumiuwonwon: 這的確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我想,我們對身邊熟悉的人和動物之所以好,是因為在長時間的相處中產生了感情。而非洲難民——別說非洲難民了——就連隔幾棟房子的左
回答的很好。沒有感情,難以行善。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8 04:3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