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國和日本像兩個烏龜,誰憋氣久,誰的經濟就健康

作者:釣魚城  於 2019-3-2 06: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

我們經常聽說,日本自從八十年代簽了著名的廣場協議以來,國家的狀況就好像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特別是近些年,其經濟跟周邊國家比,似乎是在一天天壞下去,而別人是在一天天好起來。如果講到21世紀世界上經濟超強的排名,日本總是拿來跟人對照的,被人趕超的。理由是,從2008到2017年這十年,日本的GDP總共只增長了大約6.5%。也就是說,用公式計算,其平均年增長率絕對低於半個百分點。如果按美元結算的話,這十年日本的國內生產總值實際上下降了3個百分點!
相比之下,中國的經濟規模這三十多年來高速增長。高到什麼程度? 2018年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大家都說很差,也還有6.5%左右。這個增長率據說令全世界都在擔心全球經濟會放緩。有點奇怪吧,這增長率如放在每年個人的工資增幅上,有車有房的生活就不再是夢。 如果把這增長率放在日本國身上,大家會說日出之國又在放衛星。可到了中國身上,怎麼就成了令全世界掛欠擔憂,憂心忡忡的一樁事呢? 想一想,日本十年共增長了6.5%,而中國一年就增長了6.5%,日本這麼慢,像烏龜在爬,大家熟視無睹,見怪不怪;而中國這麼快,就像在跑,而且是百米跑,速度那麼快了,慢一點似乎都不行,否則就要倒下,垮掉!你見過人從不休息,一天到晚都在跑的嗎?這不要跑死駱駝累死馬嗎?
姑且不說雙方的GDP計算的方法和統計資料的取樣和核實存在著多大的差異,我們權且相信,這兩個國家都是以誠信為本,不做數字遊戲,騙人害己的事情, 這GDP的增長率是鐵板上釘釘,實打實的。那麼下一個問題是,日本既然有這麼糟糕的經濟,九十年代世界第一電器品牌,索尼,幾乎已經不見蹤影。夏普被拆散賣掉,東芝把一些核心部門都出售了,日產汽車幾乎破產,還得仰賴雷諾公司來度過難關,人們不再經常看到成群結隊的日本人舉著小旗,排著小隊,嘴裡說著「哈衣,哈衣」,在全世界走來走去。我們是不是可以相信,這大和民族這些年正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快到在大街上排著長長的隊伍領壽司飯糰,豚骨拉麵的地步了?
新聞不停地告訴我們,現在世界上到處走來走去的東方人,變成了高聲大氣,說話像打雷的中國人, 走到哪裡都是揚眉吐氣的買買買,一句話,不差錢。國人的日子過得好了,就會經常念叨日本那些癟了荷包差了錢的人民。日本人不是崇拜西方嗎,不是要脫亞入歐嗎,華夏國不就在你們的西方嗎?就是脫亞入歐,我們也比你們地理上要近得多不是? 三十年海東,三十年海西啊!
時不時到日本實地去打探,偵察,是很多國人在每一次抗日高潮過去,嘴炮放完以後必做之事。難道他們是那種口是心非, 說一套做一套的雙面人? 不是的,口誅筆伐完了,那戰場總得要清掃不是?他們要去看看那些抗日神劇裡面被褲襠里摸出的手榴彈一片一片炸死的日本兵到底還有多少後代活著,不然的話,報上怎麼老說日本人口總數在急劇下降,快到了亡國的地步? 
一旦他們去了日本,這些正義之師,文明之師,下手不可謂不狠!以前日本人在中國實行三光政策,所過之處,寸草不生。現在厲害國的國民去了日本也好不了多少。他們下得飛機,入得東京,就開始一條一條的街道,一間一間的房屋,進行地毯式的掃蕩。他們拿走嬰孩床邊的奶粉,拿光盥洗間女人的面膜化妝品,跑到廚房把人家煮飯的電飯鍋端了,更有甚者,鑽進廁所里把智能馬桶蓋都揭下來塞包里順走!這哪裡是三光,簡直就是四光!你說大老遠的來,不多搶點貴重的,高端大氣的東西,怎麼連這些蔥蔥蒜苗樣的東西都要?怎麼盡干這種丟了西瓜,撿了芝麻的事?
難不成這東瀛之國,早已是一片荒蕪,再沒什麼好東西可以拿了?
日本人也是愛恨交織,一天為了打發這些大唐西土的入侵者,為他們捆紮戰利品累得腰酸背疼,包裝包得手軟, 數錢數得抽筋。日本人也搞不清楚這些新晉的暴發戶們怎麼就這樣喜歡低端小氣的日常生活用品呢,難道泱泱大國的店裡就沒有這些東西可買? 這麼做對得起御駕親征的鞍馬勞頓嗎?害得華夏國民有苦難言,一語絕不道破天機。只能口中默念,苦啊,苦啊,苦死我也。跟你日本人說了,面子往哪裡放?
好在那裡沒有中宣部,就把心裡的苦水悄悄地倒一倒。老實說,你們不知道的事多著呢。 就拿奶粉來說吧,我們國產的奶粉豈是隨便讓人吃的?本來,我們的奶牛跟全世界的奶牛一樣,也是產好奶的。可是為了多摻水到牛奶里,那些聰明的商家偏要在好好的奶裡面加三聚氰胺,就是要搞點假,多賺點錢。這摻三聚氰胺還是要點高科技的知識的,不懂這專業技術的人,包括我,是萬萬想不到這麼去做的。之所以這樣做,就是要讓人檢測起來,加了很多水的牛奶中蛋白質的含量仍舊符合標準。我們的技術員,我們的營養學專家為了用有毒的化工原料來冒充稀釋了的牛奶的蛋白質含量,日以繼夜,是把這當作科研項目,立項來攻關的。他們辛辛苦苦,進行了千百次的試驗,其瞞天過海的本事,就差沒有申請國家科技進步獎了。小平同志說,科學技術是生產力,我們的商家就是這麼去踐行的!
這些年,日本人悄無聲息,貓著也就貓著,面壁思過,慢慢褪去了八十年代那種狂炒房地產,要買下整個美國買下全世界的浮躁勁,在那苦練內功,為此經歷了長達三十年的滯漲!這幾乎跟之前日本高速增長的周期一樣長。這說明,出來混,欠了債總是要還的!這些年,日本人的收入沒有大的改變,大家都在為狂賭后的巨額欠賬付本還息,這經歷,痛苦而且漫長。另一方面,這種緩慢發展的經歷也使得日本的發展過程變得理性,良性。 在這休養生息期間,日本人只能抉擇哪些是固本的,久安的,可持續的,能夯實自己的根基的,痛苦地接受緩慢也是發展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特別是在長期高速增長期過後!其實這道理很簡單,就像一個人工作累了,要上床睡覺休息一樣自然和必須。一個具體的現象是,不再急功近利,日本的研究經費這些年用在實實在在的基礎研究上去了,日本在最近十八年裡拿了十八個諾貝爾獎。
可是我們不,我們是跛子踢毽子,一個都沒! 那是因為我們的研發努力和方向是不同的!中國也經歷了幾乎同樣的三十多年的高速發展周期,我們一天到晚想的卻是怎麼永遠這麼高速發展下去,趕超在我們前面的每一個國家,把他們全部跑死累死,把他們統統甩到後頭!為了這樣的前景,我們有這樣那樣的夢想和野心,要像那個跑馬圈地的人一樣,一直跑到日落,跑到天邊,把四海之地都圈為己有。為達目的,我們不擇手段。為了把自己的生意做大,我們的科學技術研究很大程度不是用來搞發明創造,把產品做得盡善盡美,因為那樣太花金錢,功夫,和時間,我們「浪費」不起; 相反,我們更加註重怎麼用科學技術來喬裝打扮我們的產品,讓它們看起來跟正牌名牌一模一樣,就是去騙人,去佔領儘可能多的市場!殊不知,這騙人也是害人,給人吃假藥,喝假酒,注射假疫苗,用有毒奶粉,難道不是嗎? 但是我們有原則,那就是,先拿自己人做實驗的小白鼠,要害就先害自己人。這樣的國際主義精神還是值得稱道的!對全世界其他國家的人民是負責任的!這樣的毒牛奶讓人喝了,我們的後代,也就是我們的孩子的頭要長得大些,怪些,像個外星人,物種變異, 今後長大了,沒準都像馬雲那麼聰明能幹,比別的國家正常發育的下一代更早點進入科幻時代!
因此儘管我們的奶牛仍然在產世界第三高的奶產量,我們也只能眼巴巴地望著國內超市裡各種各樣,琳琅滿目的毒奶粉,望著也就望著,什麼叫望而生畏? 此情此景就是望而生畏這個詞的最恰當的闡釋!實在是不敢下手,自己的孩子啊,下不了手用這樣的奶粉去摧殘自己的後代!一邊是嗷嗷待哺的嬰兒哭著叫著要吃的,一方是堆積如山賣不出去的國產奶粉!為了這,我們不惜漂洋過海,到全世界的超市的貨架上去掃貨,去為孩子討口飯吃!搞得全世界都天怒人怨, 這難道怪我們嗎?
你說我們有點矯情,有點誇張,是吧?大家都知道廢都西安有個鄉土作家賈平凹,他的化名叫庄之蝶。他老人家做得更絕。為了不至喝到毒牛奶,他叫人每天把奶牛牽到他家門口,然後雙膝跪地,像牛仔一樣直接抱住牛喝奶,以謝牛媽哺乳之恩!這就像聽說的有些當官的怕別人給他下毒,不喝瓶裝的,杯裝的水,要喝水直接抱住水龍頭喝自來水!你看看,這到了什麼地步!人對人,人對物的不信任感到了何等的地步!我告訴你,我們存在最大的信任危機!人人防我,我防人人。而信任是現代社會的基石!沒有它,這個社會就會分崩離析!
這就是我們的現實:我們號稱是世界的工廠,生產著世界上最多的產品,可是不能生產出我們需要的東西!哪怕是基本生活品!我們好想過你們那種雖然平淡,卻也無憂無慮的生活!不需要在買每一樣東西的時候,都要去懷疑是不是真的,會不會有毒,吃了會不會死掉。
日本人感到不解,問道,你們不是有世界上最強大的定於一尊的黨中央, 有無處不在,無孔不入, 事無巨細,樣樣都管的各級政府嗎?連這樣的小事都管不住嗎?
管不住!
怎麼管不住,亂世用重刑嘛!就不信人長了兩個腦殼!
你說的是,但是嚴酷的現實證明,那隻能是按下葫蘆浮起瓢!兩千年的歷史發展,我們那社會已演化成了多頭妖怪,砍了又長,頭是砍不完的,犯事者是殺不絕的。不錯,人都是怕死的,人也只有一個腦袋。可是跟人的怕死相伴相生的還有貪婪和僥倖心理, 還有夢想,壯志,奮鬥,競爭!當法律成為一紙空文,當這世上沒有信仰,沒有制約,當這世上有太多不平等公正,太多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負面實例的時候,人又哪裡會有罪惡感呢, 哪裡會缺少膽量呢?人活一世,草活一秋,資源有限,機會不多,人生難得幾回搏,此時不做,更待何時!
日本人又問道, 既然生產出來的東西,質量低下,沒人買,那為什麼還要大量生產,那不是浪費嗎? 你們用掉了世界上最多的資源,那麼多的鋼材,水泥,石油,煤炭,把這空氣都搞得看不清人了!難道就不能少生產些廢物嘛?
此話差矣。人活在世上,總是要做點事情的,我們的人民很勤勞,要吃飯,不做事不行。當領導的,最重要的就是要給人民找事情做,哪怕這事情無益,有害,污染環境,也必須去做。只要煙囪冒煙,就代表著生氣和繁榮。維穩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就業,讓人有事做。否則,天下堪憂。為了這,我們可以粗製濫造遠超需要的成百上千萬棟樓房,哪怕讓大量的樓房空著,鎖著,腐蝕著,也無所謂。因為這樣既能讓人有工作,又能大量增加GDP,增加稅收,最重要的是,還要養活那數量極為龐大臃腫,花費達到天文數字的政府公務員!我們當前的經濟說到底就是一個房地產經濟,畸形發展,屬於那種鋪攤子,攤大餅經濟,GDP的增量大多來自基礎建設和擴大再生產的過量資金投入,而不是來自於現有的企業技術革新,發明創造,和產品質量提升。這極大程度上依賴貨幣財產投入,而不是靠智慧財產投入驅動。那一天如果不再有錢繼續投入,那麼這增長馬上就會到頭, 由此而產生的工作機會就會大規模喪失。很顯然,這是一種非常不健康,危險的經濟形態, 也不能使國家持續, 穩定和長久地發展。
但是,由於有這麼多厲害關係,涉及到政權的穩固, 權貴階層的切身利益,和小民百姓的一斗米生活,從官到民,都沒有任何理由不繼續這樣做下去。 為了這樣的目的,我們的政府甚至可以過三二十年,把那些這些樓房推倒重建,把那些修好不久的橋樑道路挖了重鋪,把那些水管撤了重安。這樣簡單重複的過程既不用太動腦筋,又不必大費周章。至於說浪費資源與否,我們這民族從來都是近視眼,寅吃卯糧,享兒孫福是我們的傳統!你說,在這樣的環境下,政府他們會去管嗎? 不會!
另一方面,由於企業作假成本很低,且容易簡單重複生產,加之中國市場太大,可以屢試不爽, 於是大家都拚命地大量製造生產,傾銷價格低廉,質量低劣產品,去淘寶,拉多多上面佔領市場!這樣的生產量不高才怪!國家的GDP不大才怪!但是價錢上不去,是白菜價,質量上不去,是地攤貨!雖然號稱生產了世界上大半產量的小五金,全國各地幾乎都有那個小商品市場鏈,浪費了那麼多材料,賣出的價錢怎麼樣,這樣的產品誰都不把它當回事!拉鏈拉兩下,就崩了,衣服一下水就脫色了,鞋走一天就分家了,電保險盒一插上去,就跳閘了。舉個簡單的例子,中國生產的拉鏈佔了全世界產量的一多半,並引以為豪。殊不知,日本的一家拉鏈廠YKK卻生產了世界上最多品種,最難生產的拉鏈,一個公司的產值幾乎相當於中國成千上萬家拉鏈生產廠家的銷售額總和,佔據世界中高端市場的百分之八十以上(最高端則被瑞士的RIRI品牌統治),其產品既可以用到衛星,宇航設備上,也可以用到細如針尖的傷口縫合上。YKK獨領中高端拉鏈市場近八十年,靠的是什麼?靠的是那公司的人精益求精一絲不苟不斷進取的精神。日本公司做研發,它很難垮台,是質量的象徵,而中國的那些生產廉價拉鏈的家庭式作坊只能簡單地維持生產,製造低劣,簡單,同質化嚴重的地攤貨。
你可能要問,這究竟怎麼生成的? 一方面生產的大量低質產品,價錢上不去,普遍造成一次性使用,非常浪費;另一方面,大量的原材料被消費掉,不停地耗著自然資源,嚴重地污染著環境。為了方方面面,這樣的生產和消費過程還必須不斷地維持下去。就是說,生產的規模不能變小,只能擴大,GDP的增加率不能降低,只能升高,低了就不能滿足政府不斷增加的花銷,和勞動力不停進入市場的就業壓力。 看起來,中國的經濟和社會形態,進入了一個不怎麼美妙的惡性循環。這樣下去,這個國家不僅會喪失持續發展的能力,而且對世界也會造成不可估量的災難。
眾所周知,春夏秋冬,四季輪迴; 潮長潮落,月缺月圓;一元復始,歲歲年年。世上萬物,都有興衰更替,往複循環的過程。陰陽從來是互補,盈虧總是在相伴!沒有永遠不敗的花,沒有長勝的元帥將軍,沒有隻往上漲絕不跌下來的股票市場, 也沒有永遠不倒的帝國。我以為,世上的一切事情,不太好的過程是單循環,單周期的演進, 因為它只做一次就到極端,沒下次。一條道走到黑,總是不好,最後就只能是跳崖;相反,每天走一段,不時休息一下,停下來,看看風景,體力和心情上得以恢復,人才走得遠。習慣長跑的人從來都是勻速或慢慢地加速,切忌一上來就瘋跑的。百米跑速度只適合短距離的目標。雄鷹在天上高飛,累了都還要到樹上來歇歇腳呢。
同樣,生意不能做一次就不做了,你見過哪個人不停地工作而不休息的?國家又何嘗不是如此?要想持久永續的發展,可循環,也就是多周期的發展是一個可取的過程。這幾乎是一個規律。
可見,一味地追求GDP的高增長率,以為那就是國家發展健康的標誌,經濟運行良好的體現,以及當下為官耀眼的政績,那就錯了。我以為,經濟發展的好壞,如果中國哪一天能夠做到每年發展慢慢的,GDP只有0%甚至負的的增長率,而它仍舊能承受得了,沒有大的風浪和生存危機,那麼它的經濟形態和經濟結構就應該不錯了。沒有經歷這樣的過程,怎麼能叫圓滿合格呢?
現實中國就快臨近這樣一個時段。而這一段緩慢的周期來到的時候,到底該做什麼呢?我以為其中之一就是固本,不再盲目擴大生產規模,因為沒有更多的金錢和擴展的市場。什麼意思? 就是要提高生產出來的產品質量,讓這些產品到達消費市場的時候,是合格的,讓人放心的,物有所值的商品,不是假貨,地攤貨!這樣,不僅有助於消費者的信心,提高整個社會的生活質量,也能重建良好的道德風氣。說到這裡,政府和定於一尊的人能做什麼? 那就是拿出根除異己,消滅良善同樣的幹勁來打擊那些作姦犯科,弄虛作假的商業欺詐行為,比如說, 狠抓食品和醫藥產品的質量,一有違法的事件,重罰不誤。這種群眾眼皮底下的事如能做好,保證能得到民眾的理解和擁護,跟當年鄧小平抓教育是一回事。這事看來事小,卻是連接著千家萬戶。也很難搞好。但我以為,就是搞不好,人也會理解。 可沒有人有這眼光啊,放著這麼好的機會都不去建功立業,蠢人當道啊!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9 14: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