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現代人大都有便秘的傾向 - 廁所史(屎)話

作者:釣魚城  於 2015-11-13 00:0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10評論

關鍵詞:現代人

只進不出是一種病,病名叫做便秘。便秘是少數人,特別是老年人的痼疾。隨著社會的現代化,便秘已有大眾化,年輕化的傾向。

孩子兩周前隨Debate team到University of Michigan參加比賽。住在旅館,四人一個房間。晚上睡覺很晚。問其原因,說是等廁所,每個人進去沒有半小時出不來。人一進去,猶抱手機半遮面,什麼國內新聞,世界大事,全在握掌之中。任憑外面的人催促,千呼萬喚始出來。大家那個急呀。再問,你自己怎樣?答曰,彼此彼此。講到這裡,大家哈哈大笑。在家裡,teenager們用自己的bathrooms,沒人與之爭搶,悠哉悠哉;出門在外,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與他人要共享,要協作,同時又要有效率,遵循作息,還得學學。

笑過以後,想一想,不獨小孩,成年人現在又何嘗不是如此。現代資訊日新月異,方便到家。一機在手,秀才不出廁所門,盡知天下香臭事。技術的進步,引導著人與社會觀念和習俗的革命。我們知道,現代人已經慢慢從閉路電視和錄像中獲得新聞和娛樂,變到更喜歡流連於網際網路。可以幾天不看電視,但不可一日無網際網路,篡改東坡老人的打油詩,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網,無肉令人瘦,無網手很癢。朋友間,家人間,也不再僅僅以打電話來維持聯繫,而是傾向於用Snapchat, whatsup,微信這樣的平面文體來得知近況。那種通訊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的生活方式與人們漸行漸遠。人們變得手不離phone,眼不離屏,無論大小,每時每刻都不想和朋友,和群體,和社會剝離開來。哪怕上廁所也不能。一句話,辦公要搬到廁所去了。廁所文化漸漸地顯現出來。

                                     



人們呆在廁所里久久不出來。坐在舒服的馬桶上想呆多久,就呆多久。那不是便秘又是什麼?久戰不決,大家都變成周總理了。此話怎講?記得七八十年代,總理是那時人們心中的楷模,崇拜的偶像。說他老人家日理萬機,連上廁所都還在辦公,批文件。有時在上面一坐就是一個小時,外面的人擔心他在裡面出事,不停地問他好不好。他說很好,就是有點便秘(假話,其實是想偷得浮生半日閑,呆在裡面放鬆放鬆,不想看你們這些個俗人)。人們於是又在那裡感動,流淚,總理的這種孺子牛精神,就像魯迅先生所說,吃的是草,擠出來的是那個什麼。讓剛剛進入改革開放時代的人們自慚形穢啊。真有點像老毛說的(文革版本),「重慶有吏皆糞土,延安無屎不黃金」,中國的聖人,什麼都是好的,香的。其實,不是少林武當練蹲馬步的,誰能在廁所里蹲那麼久?蹲功了得,怪不得人家當總理,那不是神人又是什麼。

及至自己坐上了舒適的馬桶,總理的習慣,或者說是癖好,自己慢慢也培養出來了。隨著坐馬桶時間越來越長,對總理的一腔憧憬之情被抽水馬桶衝出的水慢慢地稀釋淡化了。為什麼?
                                  Dog Gone Funny by Lucia Heffernan 18x22 Humorous Reading Newspaper Canine Daily Toilet Bathroom Framed Art Print Picture 

一是知道了蹲坑,特別是蹲農村大坑,和坐馬桶的天壤之別。你總理來試試看,你來蹲一蹲大糞坑,蹲他一個小時,保證你起來的時候,頭昏眼花,一頭掉進茅坑去。還有就是那氣味聞的時間長了,熏也熏死人。跟坐馬桶那舒適勁相比,不可同日而語。可見人不能脫離現實去思考問題,甚至去提出問題。存在決定意識。

記得八十年代初,一位諾貝爾獎的學者到南京講學,學者夫婦在寧大飽口福,愛上了這個如初生紅日,到處一片百廢待興,蒸蒸日上的國度。講完之後去合肥中國科大。洋公母倆想要體練生活,飽覽中華的大好河山,堅持要做麵包車去。於是一行人上了征程。一路上談笑風生,好不快活。誰料到,人有三急,其中之一就是內急,夫人可能油葷吃的太多,要上廁所。於是趕緊為其尋覓方便之處。考慮到夫人尊貴的身份,當然不能隨便到路邊的青紗帳里去施肥。那時不像現在這樣發達,公路兩旁,哪有什麼廁所。陪同人員於是發揮其靈敏的嗅覺,像狗一樣,終於尋著了一個大蹲坑樣的廁所。於是夫人進去了,馬上聽見乾嘔了幾聲,逃也似的鑽了出來,連說上車上車,廁所裡面有太多的生靈。就這樣堅持抗戰,直到目的地。第二天教授開講,第一句就是,中國是一個有悠久燦爛文化和精美工藝和食物的國度,但是也存在著遠離平衡的非線性穩態,且能夠長期共存,這就是其耗散結構的一個典型的例子。原來中國就是這麼一個不可思議的共同體,落後與先進,充滿著矛盾而又與世長存。

二是坐在馬桶上,舒舒服服,慢慢地不想起來了。自己也開始便秘了,變得像總理那樣日理萬機了。想想看,手機上看不完的故事和新聞,就像總理閱不完的文件。海灣戰爭的硝煙瀰漫,華爾街上的爾虞我詐,好萊塢里的逢場作戲,國會山上的唇槍舌劍,一句話,皮裡春秋,眼底風雲,一切盡在掌控之中。你,一個微信忠實的擁躉,張三在講李四的笑話,王五在說趙六的逸聞,再加上自己不能閑著的雙手,轉點黃段子,發點吃喝拉撒,再東家長,西家短,八卦一番,一天是多麼充實,有趣。網際網路加手機的智能化把大千世界帶到了廁所里,你正兒八經當上了廁所里的總理,你坐在總理的位置上,你想下來,你願意出去?想不便秘都不行。

這不得不使人靜下來想想,廁所對現代人的生活到底有多大的影響和用處?我以為,不同民族對入和出兩樣事情重視的程度不一。

剛來美國時,那會兒一切都簡單,能從權處理,絕不橫生枝節。慢慢有了房子,對生活的態度也漸漸有了標準和要求,不再苟且。和大家一樣,發現這西方也有點怪,這家裡的廚房和盥洗間竟然是家裡最重要的活動場地。要求很高,花費也貴。不僅寬大,而且舒適。西人的廚房是開放式的,精美大氣,一層不染。很少有華人住進后不喜歡而要改回到中式廚房的。當然美國家庭很少有真正用它們來煎炸煮燉。純碎是聾子的耳朵-擺設, 賞心悅目罷了。

同樣這兒的廁所,或者更廣義地說bathroom,功能齊全,簡潔實用。特別是master bedroom,大家都有切身體會,一絲不苟。因為bathroom還有洗梳的功能,這屋子寬敞,味道也香的。否則人怎麼呆下去。抽風系統,進氣排氣那是不用說了(在這兒提一句,國內建起的高樓大廈,一般的住房是沒有通風抽氣管道的。這省卻了房地產商多少錢)。如果喜歡去bedbath and beyond,據說光是各種各樣放在bathroom的蠟燭和香料就有幾百種, 足見人們對廁所的重視程度。專門上網觀看了馬桶的內部構造圖,想要知道到底它是怎麼工作的。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
                           
                                                Image result for structure of toilet
在這兒重複這些,可能看官會覺得少見多怪。見多了,用多了早就麻木不仁了。

華人傳統上對廚房和廁所不重視。即便是古時大戶人家建正大光明的廳堂時,這兩樣東西也是放在很不起眼的角落。從風水講,是濁氣滋生的地方。這兩個去處一般都狹小,骯髒,黑咕隆冬。而且都有一股味道。只不過一個產生香味,一個產生臭味。孟子有話,「君子遠鮑廚」,講的是多存仁愛之心,不要殺生。但也不妨解釋成遠離廚房,只吃不做。華人對廁所的重視程度也很低,這是不爭的事實。只要你走到華人超市,華人商店上廁所,那兒可是給人印象很深刻的。污水到處流的情況不少見,牆也是黑乎乎的,地上像上了潤滑油似的。很多這兒長大的ABC每次跟著父母到華人商場買東西,死活也不願上那裡的廁所。家長們笑曰,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儘管這些年華人商店餐館有了認識上的轉變,出恭的地方也有改善,但與所謂主流社會的商店比,還是差了一大截。

有一次我到一家華人大超市買東西,要上廁所,問在哪兒,答曰,無。驚訝再問,這麼大的超市,會沒廁所?再答曰,你來買東西,還是來上廁所的?要不下次來之前,少吃點,少喝點?幽默,幽默啊。直到現在,這家超市從本城第一大變到第N大,仍然沒有廁所。要去之前,先要做好準備,不然丟人現眼,那是自找。哈哈。

由此可見,廁所的普及和檔次的提高,物質文明的改善,是廁所文化興起和發展的起碼條件。現在每家每戶基本都有自己的bathrooms,門一關,無人打攪,躲進小樓成一統,管它外面春與秋。否則,即便崇高如聖人,也得曲尊降貴,與現實妥協。現在的人是很難想象幾十年前故國那片土地上的舊事的。埃德加。斯諾在他的《紅星照耀中國》曾講到毛主席在上世紀延安時代的逸聞趣事。毛什麼都好,就是腸胃不好,便秘。他解不出大便,脾氣就很不好。聖怒之下,手下的就要失禁。毛喜歡散步,在延安這革命聖地,大大小小,光禿禿的隴上崖畔,到處溜達。他的警衛員肩扛一把小鐵鏟隨行。一旦毛有了便意,蹲下就地解決。事畢,警衛打掃戰場,以土掩埋。所到之處,火紅的山丹丹開的更加紅艷艷的。基於自身的經歷,毛才能寫出「千村薜荔人遺矢(屎),萬戶蕭疏鬼唱歌」這樣的千古絕唱。詩(屎)意盎然啊。

到了六七十年代,廁所條件稍微好些。但是仍舊是公共居多。記得七十年代初,我小叔告訴我說,重慶朝天門長航客運大樓里有了沖水廁所,還是瓷磚鋪地,乾淨,清爽,人都可以在裡面住。那時是山城重慶公共場所的頭一份。自己興奮的不得了,馬上擠公共汽車去視察,要一睹為快。一見之下,其內兩條瓷磚鑲成的溝溝,長約三丈,一為小便用,一為大便用。只見廁所里人頭攢動,齊刷刷的站成一排排,蹲成一溜溜,表情各異,大家都在忙乎。心裡那個樂啊。

大家不知道看過賈平凹的小說《廢都》沒有。說的是八十年代。書中主角,庄之蝶(男),在廢都小有名氣。一次去上公共廁所,裡面已蹲了滿滿一排人,沒有隔板,大家赤條條相見。偶爾一側頭,見旁邊一胖子,正斜牙咧嘴,對他笑著。還不停地點頭。之蝶心中大悅,心想,看來我庄之蝶名氣不小,連上廁所都有人認識我,洛陽紙貴呀。後來想想不對,剛從窮鄉僻壤出來不久,廢都哪裡識得商洛山中人。唐婉兒嬌笑釋謎底:此人正在內急,巔峰時刻,在使勁啦。

那時,不獨內陸鄉野之地,民風淳樸而原始,即便繁華如滬上,十里洋場也有它光怪陸離,令人啼笑皆非的一面。也是八十年代初,第一次乘火車來到這霓虹燈下哨兵站崗的地方。先在閘北火車站外吃了一碗沒有澆頭的陽春麵。心想這名叫的真他媽好啊,連點榨菜絲都沒,光光的,只像北方大地寸草不生的早春,不像江南草長鶯飛的暮春啊。搞反了不是!及至壓下心中的疑問,戰戰兢兢,驅車(實際乘的是沙丁魚罐頭一般擠的公共汽車)前往號稱遠東第一大道的南京路,時裝一條街淮海路,撲克牌上見過的外北渡橋,以及舊時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外灘公園。這一轉,頭暈了,眼也花了,不愧是英法租界,冒險家的樂園,光看那外灘一字排開的萬國博覽的水泥建築,就像一張褪色的陳年老照,述說著昔日的輝煌。不知有多少歷史的時光沉澱在此處。還有那些高聳如雲的鑽天大樓,和平飯店,國際飯店,一百大樓,華聯商廈,一仰頭都望不到頂(現在想來,其實沒那麼高啦),那種壓迫感,彷彿隨時都要傾倒下來。一下子,小心臟承受不了這壓力,剩下的只有崇拜,就是現在年青人所說的」哈「了。一下子為生活在這裡的阿拉們充滿了虛榮。滿眼風物,人一下子迷失在香榭里榭一般的大道上。走著走著,有了內急,急得到處尋找,可是就不見廁所的標誌。急忙去問路邊戴著紅袖箍的大媽。大媽兩眼一橫,嘴角不宵地輕輕動了一動,就再不理人。大慨說的是像成都人告訴外地問路人的那樣,「抵攏倒拐」之類的話。無頭蒼蠅一樣地尋著方向和氣味,終於看到了希望.這一看,哎呀,這大上海,不愧是華夏第一城,東方的巴黎,八面來風,兼收並俗,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穿得西裝,露得肩膀,其汪洋恣肆,大開大合,真是驚世駭俗。只見街對面,沿街一道半腰高的女兒牆,牆后齊齊站著一排人,高低不等,就像行刑隊的槍手,大街上,光天化,日之下,旁若無人,在那兒集中精力,減輕膀胱的壓力。

那些淑女,穿著時髦,手拿灑滿香水的手絹,輕掩鼻息,目不斜視,從矮牆邊上擦肩而過。看來這十里香艷之城,也有那春風不度之角落啊。內心裡那傾斜的天平才稍稍找到了一點點平衡,哈哈。

寫到最後,順帶說明一句,以上所說的馬桶指的是抽水馬桶。傳統馬桶與抽水馬桶不一樣,它就是一個桶狀的容器,沒有抽水功能的。傳統馬桶又分木頭的和陶土的,國人其實早就用了上了。傳統馬桶一般也是放在家裡,以備夜裡不時之需。直到八十年代,繁華如上海,人們仍舊大量使用木質馬桶。記得新民晚報當時登載一篇描述市民日常生活的寫實文章。講的是南京路,淮海路等繁華路段,每當清晨四五點鐘,糞車和洒水車就要上街。路燈還沒滅,晨曦還沒露,各家主婦,就穿著花花綠綠的睡衣睡褲,睡眼朦朧,開門擰著馬桶出來。做完之後,再去睡覺,甚是幸苦。可見這廁所問題不可等閑,一定要解決,而且要及時。那就是為什麼那時新民晚報上登「煤衛齊全」的廣告那麼有吸引力,至少能保證睡個整覺。

舊時在我的家鄉,則主要使用陶土馬桶,就像米缸,俗稱尿罐。小便則用壺,大名夜壺,一望而知是晚上用的。當地有一歇後語,叫做,「夜壺打飽嗝,毬吃多了」,粗鄙但形象。夜壺之成為名器,那還是上世紀七十年代發生的事。這也譜寫出一段國際笑話。說的是,重慶在七十年代第一次興建由西方技術援助的四川維尼綸工程,也就是長壽化纖。來了好些法蘭西專家。這些法國鬼子,聽說中國文物眾多,到處是寶,而且大多藏於鄉野。於是他們仗著綠油油的美元對紅彤彤的人民幣的比率,財大氣粗,像鬼子進村一般,常出沒于田間地頭,豬圈旁灶角邊確實大有斬獲。

一天早上,附近村裡的一老農擰著夜壺去倒掉,剛出得門,就見一洋鬼子偷偷地進了村,來到了大門口。老漢趕緊倒退回屋,把夜壺藏在床下。那洋人一見這造型奇特的東東,岑光發亮,而且很有滄桑感,有包漿(這是文物收藏的一個專用術語,恕我在這兒賣弄),馬上要老漢拿出來看看。你想那時的人老實巴交,哪好意思。不停解釋。可越這樣,洋人就越覺得大有搞頭。最後老農妥協,把它裡面的東西倒乾淨,賣了幾十元錢。法國人像捧著一件寶物一樣裝走了。不知道現在那夜壺仍然被那寶氣(重慶土話,就是傻瓜)供在裝飾櫃里不。




高興

感動

同情
3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borninheaven 2015-11-13 02:06
現代科技沒發明現代人的先進馬桶,要抽空, 狠狠地吸
回復 qxw66 2015-11-13 02:34
攻擊領袖,來人吶
回復 8288 2015-11-13 03:08
  
回復 釣魚城 2015-11-13 03:35
borninheaven: 現代科技沒發明現代人的先進馬桶,要抽空, 狠狠地吸
你覺得還不夠先進?要像吸塵器一樣?
回復 釣魚城 2015-11-13 03:39
qxw66: 攻擊領袖,來人吶
按新政策辦?
回復 qxw66 2015-11-13 04:34
釣魚城: 按新政策辦?
唉,領袖過氣了,新人恨毛。。。
回復 釣魚城 2015-11-13 04:50
qxw66: 唉,領袖過氣了,新人恨毛。。。
五中全會通過的新規定。有妄議中央的懲治條例。
回復 qxw66 2015-11-13 05:37
釣魚城: 五中全會通過的新規定。有妄議中央的懲治條例。
哈哈,偶歪打正著
回復 釣魚城 2015-11-13 05:49
qxw66: 哈哈,偶歪打正著
要加強學習
回復 qxw66 2015-11-13 05:56
釣魚城: 五中全會通過的新規定。有妄議中央的懲治條例。
非黨員沒關係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0 12: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