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拉美左派沒落了嗎——庾志堅 《世界知識》雜誌《世界知識》雜誌

作者:愚人之見  於 2016-1-29 00: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門外漢 門外看|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1評論

關鍵詞:拉美, 委內瑞拉, 經濟, 政治

《世界知識》雜誌:拉美左派沒落了嗎——庾志堅

2016-01-28 

 

 2015年對於拉美來說註定是不平靜的一年,拉美的左派大國接連出事。首先,阿根廷總統大選過後,基什內爾夫妻檔的執政終於畫上句號,飄揚了十幾年的左派大旗徐徐落下。而緊隨其後的是委內瑞拉的國會選舉,如意料之中亦在意料之外——偏右的反對派聯盟贏是意料之中的事,但竟以2/3的大比數獲勝則是意料之外。緊接著,在巴西,從左派偶像盧拉手中接過總統一職的羅塞夫深陷貪腐醜聞,支持率直落至10%以下,目前議會還啟動了對她的彈劾程序。剎那間,國際輿論聞風而動,拉美左派全面崩潰粉紅色浪潮退潮拉美左派盛世告終等言論鋪天蓋地。在這裡,筆者以委內瑞拉作為例子,粗淺地談談拉美左派崩潰落敗的原因。

 

左派的起源與興起

 

拉美是共產主義運動起步較早的地方。19世紀40年代歐洲革命失敗后,一些革命者和進步人士流亡到了拉美。巴黎公社失敗后,也有一部分公社社員來到拉美。他們給這片土地帶來了革命的火種。1959年,在古巴革命的影響下,拉美的共產主義運動取得了較有成效發展,很多國家都建立了共產黨,左派的力量開始壯大。

 

先不說歐洲帶來的革命火種,拉美本身就是左派和社會主義思潮的沃土。出生在委內瑞拉、偉大的南美解放者玻利瓦爾的諸多思想和言論為拉美左派提供了取之不盡的養分,這裡還降生了20世紀最偉大的左派圖騰、古巴革命領導人切·格瓦拉,並誕生了美洲最早的社會主義國家——古巴。各種左派和社會主義思潮在這裡交集,也交匯出形形色色的本土社會主義思想。

 

長期以來,由於美國實行門羅主義,整個拉美一直被其完全控制。美國在政治上扶持其利益代言人,經濟上將拉美變成它的殖民地。在當時尤其是軍人執政的國家,共產黨和其他的一些左派政黨、工會組織和學生組織都被定性為非法,隨時會被解散和鎮壓。

 

21世紀之初,以古巴為據點,以反美鬥士查韋斯為先鋒,拉美掀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玻利瓦爾革命運動,拉美左派革命的星星之火被點燃。跟隨著委內瑞拉的腳步,巴西、阿根廷、玻利維亞、厄瓜多等國政府相繼被左派攻陷,星星之火燎原至整個拉美大陸。

 

拉美政治強人查韋斯出生於委內瑞拉一個貧困的教師家庭。他在從軍生涯里接觸了一些關於馬克思、列寧和毛澤東思想的書籍。在翻看這些書籍和與現實的對照中,查韋斯對民眾的苦難感同身受,立志要打破這個不平等的社會秩序。1992年,他發動軍事政變,試圖推翻實行新自由主義理念的政府,但以失敗告終,因此入獄。出獄后,查韋斯於1997年組建第五共和國運動,以促進拉美團結的玻利瓦爾主義為政治綱領,批判寡頭精英集團,由此獲得了底層貧苦大眾的支持。1998年,查韋斯以56%的得票率在民主選舉中勝出。

 


 

上台後的查韋斯曾長時間信奉布萊爾的第三條道路。他的思想是一個龐雜的體系,他在馬列主義和拉美革命先驅的思想中探索,直到2005年才真正舉起社會主義的旗幟。20058月,查韋斯在接受《終點》雜誌採訪時說,通過六年的摸索,到今天,我深信,社會主義才是出路。我認為,應該是新的社會主義⋯⋯我把它稱為「21世紀社會主義。在2007年,第三次當選為總統的查韋斯,加快了他建立「21世紀社會主義的步伐。

 

查韋斯在民主框架下的崛起,給拉美的左派注入了一劑強心針。巴西的盧拉也不甘示弱,提出勞工社會主義,組織聖保羅論壇以團結拉美左派政黨;厄瓜多的總統科雷亞提出了「21世紀社會主義;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搞起了社群社會主義。一時間,拉美左派山頭林立,委內瑞拉、阿根廷、巴西、玻利維亞、厄瓜多、智利、尼加拉瓜和烏拉圭等國的政權都被左派力量所掌握。這些國家的領土面積加起來,超過拉美總面積的70%,人口超過拉美總人口的50%。最後在號召力最強大的查韋斯和卡斯特羅的力推下,組成了美洲玻利瓦爾替代計劃(后改稱美洲玻利瓦爾聯盟),以尋求一條獨特的一體化發展之路,對抗美國提出的美洲自由貿易區計劃。

 

左派的黃金時光

 

拉美左派政府崛起的黃金十年正好碰上中國經濟井噴式的發展期。拉美國家自然資源豐富,屬於資源型產品出口國家,像委內瑞拉的石油、鋁礦,巴西的鐵礦石,阿根廷的大豆等都以出口為主。中國從拉美大量進口原材料,使得拉美各國的出口貿易收入大增,政府財政充裕。

 

經濟實力的增長,國家財富的殷實,增加了拉美左派政府手中的籌碼。這些左派政府掀起了改善底層民生、擴大民眾福利的狂潮。以委內瑞拉為代表,憑藉國際油價大漲得到的外匯,搞起了查韋斯的「21世紀社會主義的各種計劃,如:合作社計劃、掃盲計劃、免費醫療和住房、實行補貼的低價社會主義商店,甚至對貧民區實行憑登記身份證每星期免費領取基本糧食或每天免費就餐。所有這些,無疑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底層民眾的生活,得到了廣大民眾的支持,同時也成為查韋斯爭取票源的手段。無獨有偶,同一時期,巴西、厄瓜多等左派國家也採取了類似措施,擴大了政府的開支。但民生改善了,福利剛性的種子也就埋下了。

 

自從查韋斯上台後,委內瑞拉的政權一直處於統一社會主義黨的控制之下。在2004年反對派罷選后,所有權力機構都由該黨人士出任,查韋斯的權力膨脹到了極點。在這種利用手中權力和資源作為誘餌的前提下,查韋斯一路乘勝追擊,得到了想要的一切:修憲把總統的任期延長,以此來為他實現西蒙·玻利瓦爾第二的夢想鋪平道路。

 

在這十多年間,除委內瑞拉外,巴西的勞工黨也順利地實現了從盧拉到盧塞夫的權力交接。而後儘管政績平平甚至是糟糕,但羅塞夫還是能順利蟬聯總統寶座;厄瓜多和玻利維亞通過修憲延長了總統任期,科雷亞和莫拉萊斯連選連勝,地位固若金湯。

 

左派的衰落與教訓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拖累,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出現暴跌,拉美左派國家撒錢狂歡的日子也因此宣告終結。隨著經濟增長乏力、政府開支捉襟見肘,民眾切身的福利受到了影響,可是受寵慣了的人們不會理會政府的難處。政府以前是撒錢買支持,可是一旦各種福利承諾不能兌現,人們自然產生的就是逆反心理,這種情緒又形成新的民粹思潮,結果就是將選票投到反對派那邊,拉美政治又重新捲入左右鐘擺的漩渦。

 

正如委內瑞拉民眾所評論的那樣:查韋斯是以前的白黨、綠黨輪流執政輪流貪污、不顧底層民眾的死活而製造出來的產物;而查韋斯上台後反過來實行剛性的福利政策,腦子裡充斥著超前消費的觀念(用石油收入還貸款),對違反市場規律的措施執迷不悟,一旦碰上石油等大宗商品價格的崩盤,其統治就岌岌可危了。

 

兵敗如山倒。如今,拉美兩個執政了十幾年的左派政府——阿根廷已經轉向,委內瑞拉國會選舉也以偏右的反對派贏取2/3的席位而告終。而在巴西,羅塞夫總統由於深陷貪腐醜聞,議會啟動了對她的彈劾程序。根據最新官方數據,2015年巴西通脹率飆升超過10%,失業率也陡增至7.9%,標準普爾於20159月將巴西評級調降至垃圾級。

 

而隨著委內瑞拉向反對派的權力轉移,委內瑞拉將減少甚至停止對古巴的經濟援助,還有美洲玻利瓦爾聯盟和加勒比石油援助計劃都將受到衝擊。屆時,所有左派國家都將面臨更為嚴重的打擊。為此,古巴前領導人卡斯特羅禁不住親自致信馬杜羅政府,擔心委內瑞拉的援助會在不遠的將來終止。

 

如果委內瑞拉終止對古巴的援助,那麼改革開放中的古巴有可能加快與美國的雙邊談判速度,古巴也將由左轉向中。而隨著開放速度的加快和領導人的更換,古巴很有可能向偏右轉去。如果連古巴這個惟一的老牌社會主義國家都改變方向的話,多米諾骨牌效應將把拉美左派推向低潮。

 


 

從多方面看,自20世紀70年代末開始,整個拉美掀起了一股民主浪潮,在這種歷史背景下,政治左派得到了合法化,並積極參與了本國的民主進程。與武裝鬥爭相比,拉美左派通過民主選舉奪取政權,避免了很多無謂的犧牲,而且具有了合法性。新世紀以來,從民主到重拳治理貧困,拉美左派取得了豐碩成果,具有進步意義。世界銀行2012年的報告顯示,2003年至2009年,拉美地區中產人口比例增加了50%

 

左派的衰落不能埋怨誰,病根還是在他們自己身上。他們在治理國家和經濟建設方面還缺乏經驗。當大權在手時,剛好碰到好年頭,大宗商品貿易的價格上揚增加了拉美國家的出口收入。勝利會沖昏頭腦,在拉美更是如此。

 

然而,也不能說獲勝的右派就是真正的贏家。如果他們不吸取教訓,依然沉迷於貪污腐化,不尊重底層民眾的權益,不提高治國理政的能力,那麼仍然逃脫不了被淘汰的命運。輸掉的左派也不應氣餒,而是應該總結教訓,下一次沒準還能贏回來。

 

民主是最大的贏家

 

有分析認為,拉美國家的政治體制正在經歷新一輪調整。與上世紀90年代存在於民主和獨裁之間的鐘擺不同,本輪政治周期的調整則在於左翼和右翼

 

雖然左派土崩瓦解是拉美當前的大趨勢,但拉美左派中也有一枝獨秀的例子,如玻利維亞的莫拉萊斯,他依然成為左派乘風破浪的弄潮兒。最初他的激進觀點曾遭到冷嘲熱諷,然而他在2014年第三次當選總統。如今,他還被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讚譽稱,實施了行之有效的經濟和社會改革,降低了貧困水平,增加了實際工資,助推了增長率。

 

莫拉萊斯在國內有高達60%的支持率,經濟上依然堅持由國家主導的發展模式,繼續走深化工業和國有化改革的道路。從2012年至2014年,玻利維亞每年的經濟增長均維持在5%以上。同時,貧困率從1999年的63.5%下降到2012年的40.9%,同期赤貧率從40.7%下降到21.6%

 

而在委內瑞拉,查韋斯的早逝給馬杜羅留下了一個爛攤子,通貨膨脹無止境、經濟規律遭扭曲、外匯管制掐生產、政府限價商家怨、治安惡劣人驚心、階級鬥爭分族群、石油價格沒見底、外匯儲備快用完、病入膏肓難復原。

 

再來看看另一個例子。早在2010年的智利大選中,右翼的反對派聯盟爭取變革聯盟總統候選人皮涅拉終結了左派領導20年的歷史。但在其後的2013年大選中,中左派政黨的候選人巴切萊特取勝,左派回潮。然而國際分析人士認為,智利的政治、經濟、社會穩定,法律和制度比較健全,無論左派或右派當選總統,都不會給國家帶來天翻地覆的變化。看來,這就是民主成熟的表現。

 

在拉美,不論左派或者右派上台,民主是最大的贏家。畢竟鐘擺已經從民主和獨裁擺向了左右兩派輪流執政,民主已經上了正軌,進入初步探索階段。如果左右兩派能放棄階級鬥爭,求同存異,平衡各方利益,齊心治國,走出一條折中的道路,拉美的美好明天指日可待。正如美國研究拉美問題的著名學者彼得·H.史密斯所言:這是一個民主克服了令人望而卻步的不利條件而崛起並生存下來的地區,一個公民不斷執著爭取基本權利的地區,一個廣泛的政治試驗——左中右三翼——交織於民主之路的地區。這是一個出人意表的地區,很可能讓世界再次刮目相看。

 

作者曾任委內瑞拉全國華人文聯副秘書,《委國僑報》主筆、專欄作者,《委華報》特約記者、評論員,現居哥倫比亞波哥大

 

本文刊登在《世界知識》2016年第3期,更多精彩內容請見《世界知識》雜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6-1-29 00:59
庾志堅--愚人之見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1 22: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