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眼下的德國臣民文化, 難民危機的起源和終結

作者:無上大魔  於 2016-1-27 03: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政經軍事

關鍵詞:德國


也談談德國人的臣民文化

我認為難民潮當中絕大多數德國民眾的表現其實也是德國固有的臣民文化所致。我這裡說臣民文化,因為我覺得說奴性文化可能有點過了。

德國人的臣民文化是德國多年專制文化,尤其是近代以來普魯士軍國文化熏陶遺留下來的民族性。

德國從來就沒有實現過自下而上的草根革命: 16世紀的農民起義,1848年的德意志革命, 無不以失敗告終。1989年的東德政府垮台也不是人民鬥爭勝利的結果,而是蘇聯基於本國經濟危機主動放棄東德政權的緣故。沒有蘇聯的支持,東德政權沒法承 受國內群眾運動和國際上來自北約的壓力,因此主動交出政權。

德國歷史上的民權和民主不是人民爭出來的,而是政府給的。

普魯士王朝統治之下的德意志第二帝國給予25歲以上的男性公民選舉帝國國會的權利。這個也不是人民推倒政府而爭取到的,而是政府施捨的。

魏瑪共和國的民主也不是德國人民革命的成果,而是德意志第二帝國戰敗后的直接後果,因此絕大多數德國人民在魏瑪時代始終不認可魏瑪民主制。

而聯邦德國的民主制則是德國二戰戰敗后在美國為首的盟國監督下制定的,德國人民並沒有自主參與憲法設定的權利。

所以我的結論是德國的民主從來都是政府高高在上制定的結果,而不是人民革命的成果。

但也正因為德國民眾未能參與到民主建立的過程當中,所以他們並沒有自覺的鬥爭文化,並不珍惜自己獲得的權利,而往往盲目信任政府的權威。
德國人民實質上是不勞而獲享受政府權威給予的民主和法制。

事實上德國二戰後在盟軍監督下制定民主制度的同時也建立了福利國家,這個福利國家體現在於對人民民生的照料。

中國儒家強調君王如父母這樣的說法,德國也有一種說法,叫做Vater Staat, 對於很多德國人來說國家就如父親一般,照顧也同時約束你一生。

德國社會實質上是個等級森嚴,強調紀律和服從,極度崇尚權威名次頭銜的社會。


等級森嚴體現在德國教育體制對學生過早的分類過濾。在德國大多數地區,四年級的學生就得選擇以後的走向,是選擇走向大學的大道還是日後做技工的道路。當 然,德國學生以後也可以通過其他途徑翻身上大學,但毫無疑問的是對於大多數學生來說四年級的分校對於他們日後的發展有決定性影響。

其實這類早期分校以及德國二元式教育體制也是為了保障德國社會等級層次的分類以及穩固。


同時,這往往也是代代遺傳的等級。在德國,工人的後代較少選擇大學之路,反之,知識分子的後代也極少去當工人。而決定德國人是否上高級中學則憑德國教師和德國小孩家長往往充斥著主觀的評價。這也就導致了德國社會階層的固化。

德國高校也是等級森嚴的天堂。在德國高校,教授就是無冕之王,高高在上的教授們往往把給學生授課看作為「厭煩的雜事「,也很少有學生和教授互動。和北美大學教授,博士生,學生們相對平等的互動不同,德國大學里充斥著本碩學生,博士生,博士,教授等級森嚴的態度區分。

德國人極度崇尚頭銜和名次,甚至到了執著固執的地步。在北美,博士只是個學歷,而在德國,博士則是名字的組成部分,時時亮給別人看。

在不久之前的德國,教授的夫人被外人尊稱為「Frau Professor XXX「, 雖然她本身不是教授。

在不久之前的德國,一個中層政府公務員(Regierungsamtsrat),他的夫人被外人尊稱為「Frau Amtsrat XXX「, 雖然她本身不是公務員。

在不久前的德國,一個人獲得頭銜,全家受榮,這些社會現象仍舊深刻影響著德國人的思維和文化。

等級森嚴,德式紀律文化,和對名次頭銜的追逐導致了絕大多數德國人對權威的崇尚,敬畏和服從。

而政府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權威的代表和化身。

我去年跟隨德國某內政部的人員去德國航空航天中心遊玩,那還不是職務上的巡視,而是遊玩(Betriebsausflug)。德國航空航天中心的領導全程 陪同我們,點頭哈腰的解釋各種技術。我看著就感到好笑,負責給科研機構撥款的是德國的文化部,而不是內政部,可德國航空航天中心一聽是哪個 Ministerium來人,就把這個當成頭等事,這也就是說明他們對權力的敬畏和崇拜。


了解了德國社會等級森嚴,強調紀律和服從,崇尚權威名次頭銜這個本質,你也就明白了為什麼事到如今絕大多數德國人還在默克爾難民政策下的沉默。

大多數德國人的沉默,等於德國人對於政府還報以幻想和期待,期望政府會自發扭正錯誤。

大多數德國人的沉默,代表著德國人對權威和政府的盲目信賴和信任。

大多數德國人的沉默,代表著德國人對草根反政府運動的反感。

大多數德國人的沉默,代表著德國人對統治者的臣服。



所以,AfD黨要改變德國,只能努力擠進德國統治階層。
草根運動是死路一條。AfD要壯大,它必須進入議會,進入國家機構,進而獲得權威。

難民危機將無可逆轉的造成德國國內社會矛盾加劇,而執政黨CDU/SPD正是災難的罪魁禍首。

而AfD的壯大導致CDU在聯邦無法和自由民主黨組成聯合政府,反之SPD和綠黨也沒法組成聯合政府。這就導致了在可見的未來中CDU只能通過和SPD結盟才能繼續執政。

CDU/SPD的共同執政也就無可避免的導致兩黨的政策趨為大同,CDU的左傾路線也就無法根本性的逆轉。

這樣就不斷導致信奉右派的選民倒向AfD,使得AfD不斷壯大。而德國右派的選民基數很龐大,甚至超越左派的選民。

終有一天CDU會被迫承認現實,而和AfD組成聯合政府。

當年綠黨崛起早期,SPD也絕口不和綠黨結盟,千方百計的排斥綠黨。

但到綠黨壯大到SPD無法迴避的程度時,SPD還是迫於現實而和綠黨結盟。

AfD也會如此。民心大勢和社會大環境就是AfD壯大的溫床。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03: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