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歷游散記(1):開篇引語

作者:東方華  於 2010-9-29 10:4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51評論

歷游散記(1):開篇引語

 

許多年來,由於工作的便利,去過很多地方。世界各地去過的先不提了,算算也不是太多的,倒是很想說說在國內遊歷的一些人和事。我本是個隨性的人,比較愛看些人文古迹的稀奇,所以遊歷之時,比較注意些個細節典故。我又沒有什麼宗教信仰,進得廟堂之上從來不跪不拜,偶處神鬼之地也極少禁忌膽寒,一直以來也還倒是相安無事。

說到在國內遊歷,自是先要說說名山大川。這三山五嶽裡面,三山一個都沒去過,五嶽也就去過三個。倒是去過的大川少許多些,長江黃河都去過多處,由於在上海蘇杭和廣州深圳香港一帶都分別駐紮過些日子,長三角和珠三角的許多河湖也就自然領略了一些,杭州的錢塘江與西湖、蘇州的太湖與陽澄湖,山東的微山湖、湖南的湘江與洞庭湖、還有江西的贛江、雲南的三江併流與滇池…

然而印象最深或者說感情最深的則是「故鄉」的一條小河,這便是山東曲阜城南的沙河。說這裡是故鄉,只是因為從小在這裡長大,但嚴格意義上的故鄉卻是遠在塞北高原上的山西天鎮,而那名副其實的家鄉卻只去過一次,只記得那裡的貧寒與荒涼。曲阜是聖人的家鄉,人傑地靈絕不荒涼,泰山山脈遠遠地在縣境的東北向延綿到沂蒙山,繼而一直延展到東海,形成了東北高西南低的地勢,使流經曲阜的的泗河彎轉由東向西歡歌而上,好一個:風調雨順賢靈地,聖人門前水倒流。

南沙河便是泗河的一條支流,在曲阜城南約五里處緩緩流過。記得兒時的河水是極清澈的,河底布滿了晶瑩的黃沙,沿河斷斷續續地散布著一些淺水窪,水草間遊戲著魚兒蝦兒,有經驗的人還可以在沙下摸拾蛤。常見的有一種是土黃色斑紋的扁蛤,橢圓形可以長到拇指大小;另一種則是豐滿而黝黑的圓蛤,可以長到拳頭大小。很久以後在海鮮攤兒上終於得知了它們的食名,一個叫文蛤,另一個便是鷸蚌相爭的當事人之一河蚌。

每年入夏后的時光,幾乎都是在南沙河中度過的。每天做完暑期作業之後,便與小夥伴們相攜出行,在赤日炎炎之下步行約一小時方可到達。南沙河有一處回灣,實際是一大一小兩個相連的水坑,當地人叫它葫蘆套,河水常年灣進來再流出去,形成了一個深深的水潭,到底有多深沒人知道,據說下面有暗流和濃密的水草,我們的初步游泳技能大都是在這裡學會的。幼時謹慎,沒學會游水之前,只是在淺水中模仿別人蛙泳,練習憋氣,從不敢向那水深之處靠近。而那些已經會游泳的同伴們則不同,面帶自豪地輪番走向潭邊的一處高地,然後跳入潭中再游回到淺水區上岸,十分令人讚羨。

進入初中后的一個夏天,忽然有了一種衝動,便壯著膽試探著向水深處走去。這一帶的水底都是硬泥質,還有些滑,摸索前行中,水面從齊腰漸漸升到了前胸,浮力使腳下明顯感到越來越輕飄。忽然,就感覺腳下地勢變成了陡坡,我晃悠了一下便失去了支撐,河水轉眼之間沒過了頭頂,徑直嗆進了鼻腔,心想完了,顯然是溺水了。心跳在急劇加速,全身的神經都繃緊了,手腳在恐懼中慌亂地掙扎著,耳邊響起了父親的囑咐:不要下深水,遇到緊急情況一定不要慌。可是說歸說,哪裡還能不慌,只覺得氣血上涌,慌亂中急急辨識著方向,終於將頭浮出了水面,匆忙換氣之後再次回落水中,心中只是不斷地默念著「不要慌!」,想到平時練習憋氣已經可以堅持一分鐘了,便屏住呼吸放緩手腳,終於再次浮出了水面,換氣的同時也辨清了方向,雙手開始有目的地划水,終於腳下又觸到了河底,我成功了,我得救了,我回到了淺水區。經歷如此生死,周圍的小夥伴們居然毫無覺察。從此以後,我便進入了會游泳的行列,不久也成為面帶微笑從容躍入潭中的一員。

在南沙河戲耍的另外一個主要內容就是摸魚捉蝦。水淺的時候,淺水窪便成為一個個相對獨立的水區,其中經常會有滯留的小魚小蝦。所以,在去葫蘆套的途中經常會沿途觀察這些小水窪,如見有魚蝦在內,便是極興奮的。捉魚的過程是這樣的,先將入水口和出水口用泥沙堵住,再將水窪從淺窄處分隔,逐漸縮小水窪的範圍,直到將魚蝦困於相對狹小的區域。隨身總會帶著罐頭瓶的,那種文革時期最常見的、粗糙而矮墩墩的玻璃瓶。先用瓶子將水一點點從水窪中舀出去,直到將失去藏身之所的魚蝦盡收於瓶中為止。或許這便是自家版本的竭澤而漁吧,捉來的魚蝦都是用瓶罐養起的,放些水草,放學后可以痴痴地看上很久很久。

也是在「學會游泳」的那一年,有一次竟然捉到了一條不小的嘎魚,足足有三寸長,青綠色帶有花紋的身軀,扁闊的嘴上有幾條長長的鬍鬚,兩邊脅下各有一個尖尖的魚刺,不小心時常會被扎破手掌。除此之外,挖沙時還意外得到一隻比核桃略大的河蚌。拿回家中之後的第二天,奇迹發生了,魚盆中竟然多出了一條小紅魚,那小魚只有一公分長短,通體明紅,甚是歡悅。驚喜之餘,想起了痴戀中的雅,便抱定了信念,要將這小紅魚送給她。本想著第二天再采些新鮮水草一起送去,結果意外發生了。在換水的時候,一不小心小紅魚居然被倒進了下水溝,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幼小的心靈也充分體味了追悔莫及的傷痛。晚飯沒有一點胃口,一個人悄然淚流到深夜,次日去南沙河采水草的行程,也變成了放生魚蚌。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在南沙河中捕魚捉蝦了。

近來聽說「故鄉」的南沙河多年前已經斷水了,如今在迅速膨脹的城區建設中經歷著商業開發,而那藍天白雲與碧水清溪,都像我心愛的小紅魚一樣,永遠遊曳在對往事追憶的長河之中。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1 個評論)

回復 RidgeWalker 2010-9-29 10:52
最難忘是故鄉,故鄉的小河,常常在我心裡流淌
回復 Giada 2010-9-29 10:53
回不去了,叫也叫不回來了。故鄉的河也沒有那麼的清澈了。
你這個費翔的歌怎麼斷斷續續的?
回復 東方華 2010-9-29 10:59
Giada: 回不去了,叫也叫不回來了。故鄉的河也沒有那麼的清澈了。
你這個費翔的歌怎麼斷斷續續的?
是嗎
回復 東方華 2010-9-29 11:00
Giada: 回不去了,叫也叫不回來了。故鄉的河也沒有那麼的清澈了。
你這個費翔的歌怎麼斷斷續續的?
是嗎?還是特意選了一首速度快的,你若是找到了播放順暢的給我個鏈接吧,我去換上。
回復 雨中獨行 2010-9-29 11:06
回不去了
回復 fanlaifuqu 2010-9-29 11:10
水火無情,最要小心。我也曾有幾乎溺水的經歷。
但家鄉的水又是最難忘的。我的黃浦江,蘇州河呀!
回復 東方華 2010-9-29 11:25
雨中獨行: 回不去了
哈哈,咋搞的把大夥都說哭了,這可不是俺的初衷哦~
回復 ww_719 2010-9-29 11:26
回復 東方華 2010-9-29 11:28
fanlaifuqu: 水火無情,最要小心。我也曾有幾乎溺水的經歷。
但家鄉的水又是最難忘的。我的黃浦江,蘇州河呀!
翻老說得極是,算是大難不死躲過了一劫。。。
回復 雨中獨行 2010-9-29 11:29
東方華: 哈哈,咋搞的把大夥都說哭了,這可不是俺的初衷哦~
還在思鄉呢
回復 東方華 2010-9-29 11:32
ww_719:
小師妹笑啥?
回復 Giada 2010-9-29 11:34
東方華: 是嗎?還是特意選了一首速度快的,你若是找到了播放順暢的給我個鏈接吧,我去換上。
現在好些,不知是不是剛才是剛上的緣故。得,你這個好了,我的帖子發不出去了。
回復 ww_719 2010-9-29 11:36
東方華: 小師妹笑啥?
回復 東方華 2010-9-29 11:37
Giada: 現在好些,不知是不是剛才是剛上的緣故。得,你這個好了,我的帖子發不出去了。
咋回事兒啊,要幫忙嗎?
回復 東方華 2010-9-29 11:37
ww_719:
回復 yulinw 2010-9-29 11:38
久久不見華兄好文章,這回是系列的了~~

城裡長大,心裡也有數條小河流淌,現在是一條都不看了~~·
回復 Giada 2010-9-29 11:47
東方華: 咋回事兒啊,要幫忙嗎?
現在還好,那個帖子我發了兩遍,說我沒有發言權。什麼世道!
回復 東方華 2010-9-29 12:09
yulinw: 久久不見華兄好文章,這回是系列的了~~

城裡長大,心裡也有數條小河流淌,現在是一條都不看了~~·
問候師姐。也就是講講故事,聊博一笑而已。謝師姐褒獎鼓勵~
回復 東方華 2010-9-29 12:12
Giada: 現在還好,那個帖子我發了兩遍,說我沒有發言權。什麼世道!
為啥呀,還能封口不成?
回復 yulinw 2010-9-29 12:13
東方華: 問候師姐。也就是講講故事,聊博一笑而已。謝師姐褒獎鼓勵~
現在缺笑啊~~~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8 23:5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