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謝盛友:六四30年反思(1):信仰

作者:謝盛友  於 2019-4-4 01:5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0評論

謝盛友:六四30年反思(1):信仰

 

2019年是六四運動30周年。中國大陸《領導者》雜誌2008年11月17日刊登中國社科院於建嶸教授的文章,在文中他寫道:「通過對中國基督教特別是「家庭教會」近1年的調查,我得出了一個初步結論,就是近30年來,中國「基督教家庭教會」的發展速度和規模遠遠超過了「三自教會」,已經成為中國基督教非常重要的組織部分。」天安門事件之後,中國基督教家庭教會大大復興。研究稱,因當時的一些人見識了六四事件之後,因不滿當局做法,許多人開始走進教堂尋找心靈的寄託。當時又有許多知識分子被迫流亡海外,受基督教影響,再將宗教傳回中國,使得中國家庭教會興起。

嚴重提醒: 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時期人們享受宗教自由。

克里斯提安?富勒(Christian Führer)是一位基督教新教牧師,在1989年東德萊比錫發起星期一示威,這個示威活動最後促使柏林牆倒塌和1990年兩德統一。

1980年富勒擔任聖尼古拉教堂牧師時協助成立和平禱告會(Friedensgebete),這個禱告會是數個教會青年團體聯合舉行的抗議活動之一。自1982年9月20日開始,這個禱告會固定在每個星期一下午於聖尼古拉教堂進行,聚會的焦點是反對冷戰所帶來的貧窮、軍備競賽等不良後果。

在1989年9月4日,萊比錫居民聚集參與克里斯提安·富勒牧師的聖尼古拉教堂「為和平禱告會」,並擠滿整個卡爾·馬克思廣場(今奧古斯特廣場),是一連串示威活動的開始。很多東德人民得知路德會支持他們的抵抗運動后,逐漸聚集在教堂庭園,並以非暴力方式爭取權利,例如自由出國權和民主選舉權。1989年10月9日的東德建政40周年時,聖尼古拉教堂的群眾已經由起初的幾百人大幅增加至7萬人(全市人口約50萬),齊心以和平方式反對政權。他們最著名的口號是「我們是人民!(Wir sind das Volk!)」,表示民主共和國須由人民管治,而非由一個聲稱代表人民的非民主政黨管治。縱然一些示威者被捕,但由於得不到東柏林的明確指示,也因為參與人數出乎意料的多,地區官員下令保安部隊撤退,避免了一場可能發生的屠殺。後來,埃貢·克倫茨聲稱是他下令不要介入。1989年10月16日,12萬人在萊比錫聚集,軍隊在附近戒備。一星期後的出席人數增至32萬。群眾壓力引致柏林牆於11月9日倒下,標誌著東德政權的衰亡。示威最終於1990年3月結束,即東德人民議會首次多黨自由選舉,標誌著兩德邁向統一。

這次革命沒有領袖。領袖就是尼古拉教堂和市中心。只有一個領袖:星期一,下午5時,聖尼古拉斯教堂。

西方人不論是先前的傳教,還是當代的所謂的「軟實力」,其重點是「信仰力」。追根溯源,在西方特別是美國人的觀念里,「力」(power)就是為了降服人,宰制人,

宗教信仰自由告訴我們,宗教事關信仰與良知。自由是信仰與良知的前提,因為後兩者是不能被強加的。宗教的自由,植根於人的信仰、良知與靈魂之中。在根本上, 宗教自由是信仰的自由、良知的自由、靈魂的自由。宗教自由的背後是信仰的自由與良知的自由。宗教自由是一個人有權按照自己的良知去信仰的自由,根據自己的 信仰選擇自己的人生目標的自由。

就是說,宗教自由也要求一個人服從自己內在的良知,而不是外在的權力。所以,宗教自由也意味著人的心靈不應受到來自外部的強制。

承認人是有尊嚴的,就應該承認人的思想自由、信仰自由(良知自由)和宗教自由。進而言之,自由的觀念本身就來自宗教,來自對超驗價值的信仰。而且,自由本身就是最重要的超驗價值。沒有依託具體宗教的超驗信仰,就不能證明人人應該享有自由。自由觀念的源頭是宗教。沒有宗教信仰,自由就失去了最深層的根基。

民主政治的一個特點,就是公民可以享有其他政體下所沒有的、空前廣泛的政治自由。宗教自由是政治自由的風向標。在現代世界中,沒有宗教自由的地方,不可能有政治自由。沒有宗教信仰(良知)的自由,也沒有言論與出版的自由。要宗教自由,必然要有結社集會自由。宗教自由也常常先於其他自由受到保護,其次才是言 論、新聞、集會、請願的自由。

沒有宗教,不保障宗教自由,就沒有政憲民主。冒犯宗教信仰的自由,就是冒犯憲法所保障的其他一切自由。宗教的自由是人的靈魂的自由,因而也是最無價的自由。所以,正是宗教自由賦予自由自身以意義。沒有靈魂的自由,就沒有獲得良知的主體。沒有良知,自由也就失去了價值。

雖然,中國的儒道稱孔子為「聖」,後來就被奉為「儒教」。但這「儒教」沒有人格神,沒有魔法、奇迹,從嚴格意義上來講,儒教沒有一個真神,所以不是宗教。儒家不是要讓人們信某個神,而是要讓人們生活在一種健全的狀態中,成為君子,成為真正的人。傳統上,儒家並無一個嚴格意義上的一神教教會組織,如基督教會。它 沒有在一般社會治理體系之外,另行建立一個自足的信仰體系,因為儒家沒有排他性的神。

「儒學不重思辨體系和邏輯構造」,它僅僅是「中國實用理性哲學」(李澤厚的觀點)。

中國人的宗教感,最關注的,還是基本的跟肉身與世俗相關的東西。還是沒有上升到靈魂。人不可能成為神的,中國人是世俗的敬畏。為什麼敬天呢?得罪天,可不得了。這是根深蒂固的。中國人的民間靠什麼來維持呢?靠家族,靠民間的信仰。

中國人的問題在哪裡?就是皇帝沒有了,個人權威在毛澤東走了以後,也沒有了。敬畏沒有了,但是沒有新的信仰來代替,怎麼辦?問題就出在這裡。如果今天還是皇權,那麼皇帝就是天,天的意志通過皇帝來實現的。我們年輕的時候,把毛澤東實際上作為一個天、一個神,毛澤東總是對的,只要信毛澤東就可以。現在呢?我們姑且不講什麼歷史功過,就是這樣的信仰也沒有了。那麼中國這個社會到底靠什麼?靠政府?全世界再強大的政府都不可能保持社會百分之百的合理,總有人不幸的,總有貪污,總有官僚,總有判錯的案子。任何政府都有腐敗存在,它不可能解決一切世俗的問題。

靠科學?科學到現在很多問題解釋不了,而且未來會有更多的事情解釋不了。靠哲學家、靠學者?更不行。且不說學者專家自己都擺脫不了這樣一個環境,他能解決所有問題嗎?比如社會出現嚴重不公的現象,你靠什麼來解決?人的慾望是無限的,再發達他也有不滿意的時候,那麼誰來調解?實際上,沒有辦法的。很多事情是需要一種信仰來支撐的。但是要絕大多數人產生自覺的信仰,幾乎不可能。但宗教有這個本事。宗教一旦作為宗教來接受,那麼任何宗教都離不開權威的神,他可以解決問題。比如對社會的不公,他可以作出合理的解釋。真正信了教,人們所追求的絕不是簡單的物質利益,更多是精神層面的。

馬克思認為,宗教是苦難的現實世界的反映,宗教中的苦難就是現實世界中苦難的歪曲的反應。要批判宗教,最徹底的做法是徹底的推翻顛倒的社會關係,推翻異化人性的社會制度。顛倒的現實世界一旦被推翻,宗教幻想的天國也就隨之瓦解了。 「精神鴉片」一詞出自馬克思的《黑格爾法哲學批判綱要》一文,他認為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鴉片,這跟共產主義的無神論有關。但馬克思本人並沒有對精神鴉片一詞詳細解釋,大部分學者皆把精神鴉片一詞解讀成人對神的依附。

馬克思的這句話在被引用時,經常只有最後一部分「宗教是人民的鴉片」出現,因此很多人認為這句話對宗教的態度是完全負面的。這並不完全準確,這句話的完整段落是:

Das religiöse Elend ist in einem der Ausdruck des wirklichen Elendes und in einem die Protestation gegen das wirkliche Elend. Die Religion ist der Seufzer der bedrängten Kreatur, das Gemüt einer herzlosen Welt, wie sie der Geist geistloser Zustände ist. Sie ist das Opium des Volks. (「宗教里的苦難既是現實苦難的表現,同時又是對這種現實苦難的抗議。宗教是被壓迫生靈的嘆息,是沒有人性世界里的人性,是沒有靈魂處境里的靈魂。它是人民的鴉片。」)

由於經常被截取引用,這整段具有比喻色彩的詮釋並未受到廣泛關注。

在中國人中間,無論知識分子還是普通人,一直抱持著這樣的觀點:宗教是人民的鴉片,是弱者的福音。這種對宗教的片面解讀實際上也深受無神論思想的影響。

信仰就是人和神的關係。基督教信仰和其它宗教信仰的不同之處,在於其它宗教都是人在找神,有限者試圖通過自己的修行來認識神,但基督教信仰告訴我們,「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當我們遠離上帝,深度迷失時,上帝主動來尋找和拯救失喪的人!他差遣耶穌基督,為世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可見,基督教信仰並非單純的「精神安慰」,聖經的真理告訴我們世界和人性的真相,並將得救之道啟示給我們!於是有一個領袖:星期一,下午5時,聖尼古拉斯教堂。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JEFFSON 2019-4-4 09:09
聖母啊,你是無底的罐子,承受著人間一切痛苦的眼淚。——高爾基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9-4-4 09:21
的確中國是沒有宗教,儒釋道,以及民間的神道風俗都不是現代概念的宗教。
既如此,我就非常不解,為什麼一直要在一個沒有宗教傳統的古老族群里,推崇,宣揚,強迫這個族群去信宗教?
既然宗教提倡自由的精神,沒有宗教的民族不信仰其它族群宗教,難道不是精神的自由,非得信你們的宗教才能活?
這在邏輯上是荒謬的。
宗教和政治混為一談,認為有了西方宗教的信仰,才能確立政治上的自由民主,和科學邏輯文明的念,從實踐和邏輯上是錯誤的,而宣揚宗教救中國的根本邏輯是不符合事實的。
俺一直欽佩謝先生在歐洲的成就。但不得不指出您對中國的深層文化邏輯,哲學觀,世界觀,帶有深深的偏見,這一定與您個人的經歷有關係。
我只想說明一點,任何時候把政治和宗教掛靠到一起的文章都不靠譜,儘管兩者看似有非常的關聯,事實上,不是,尤其東西方的宗教政治觀非常的不同。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9-4-4 09:40
用現在我們在國外看到的現象,和現實的西方世俗化生活,與政治,宗教的架構關係,來論證中國的社會架構,試圖讓中國放棄歷史和傳統的治理結構,植入宗教信仰,與共產主義的引入與實踐異曲同工,沒什麼區別。
因為並不是宗教改變了人心和社會,是社會和人心,以及政治改變了宗教。
西方的宗教早已不參與政治的紛爭,現在真的是宗教信仰,是深入西方族群骨髓的風俗和習慣。也是在政治鬥爭中形成的傳統。
在以華人為主的教堂教會裡,政治總是個第一首要的大課題,請參與到以西方人為主的教堂教會裡,看看有幾個人在宗教活動中,談論政治的改變?
以某種思想和宗教,改變一個古老的民族,在理論和實踐上,終究是錯誤的。
這與宗教好不好,理論高不高沒多大關係。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9-4-4 09:55
宗教是關於根本上的人性的問題。只要拉入政治,一定,早晚,出大亂子,關係萬萬千千人命的大亂子,歷史一再證明這個事實。
統治者利用宗教,和利用類似宗教,來達成自己的目的,這是要和宗教類宗教嚴格區別開來,這才是匡扶社會正義的唯一正確的思路。
這就需要還原宗教和類宗教的本源,讓正確的觀念深入人心,讓人們能辯識真假,中國正是需要有深厚,正確的認知的學者來做此大事。事關興衰。
任何宗教都有大量非教徒,以一種宗教改變政治,國家,民族傳統,思維習慣,可能嗎?
回復 古久先生 2019-4-4 12:03
經書是人寫的,教堂、祭拜場所是人建築起來的,宗教本來就是人創造出來的。人類歷史存在數十萬年了,耶穌、基督教的歷史才2000年多點,更說明了宗教就是人類想象創造出來的,是一種人為/主觀的東西,就是一種神話故事而已。
回復 borninheaven 2019-4-4 23:34
西方的宗教和東方的不同, 主要差別在於人的原罪和世界末日。 宗教思維模式非常強大, 看今天的暖化論, 氣候變化論無不烙上鮮明的原罪和末日的宗教烙印, 不過是帶了個「科學」的帽子而已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9-4-5 01:18
borninheaven: 西方的宗教和東方的不同, 主要差別在於人的原罪和世界末日。 宗教思維模式非常強大, 看今天的暖化論, 氣候變化論無不烙上鮮明的原罪和末日的宗教烙印, 不過
說的有理,任何企圖強勢凌霸其它同類事物,並企圖固化這種凌霸行為的,都屬於這種範圍。
科學其實也已經成為宗教形式了。
回復 borninheaven 2019-4-5 02:25
鬍子太長了: 說的有理,任何企圖強勢凌霸其它同類事物,並企圖固化這種凌霸行為的,都屬於這種範圍。
科學其實也已經成為宗教形式了。
對的, 科學宗教化, 宗教科學化, 舊宗教在掙扎,意識形態混亂,這是世界潮流。 希望不會發展成啥極端出來。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9-4-5 03:50
borninheaven: 對的, 科學宗教化, 宗教科學化, 舊宗教在掙扎,意識形態混亂,這是世界潮流。 希望不會發展成啥極端出來。
現在極端的夠多了
回復 borninheaven 2019-4-5 08:05
鬍子太長了: 現在極端的夠多了
這才剛剛開始,從歷史角度上來看是個非常祥和的時期,有人以來還沒這麼祥和過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8 04: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