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國文化中的「邪「到底是何方神聖?誰是最大的今邪?

作者:農家苦  於 2019-4-3 08: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水磨坊|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6評論

關鍵詞:說邪, 匡正, 力挺漢字, 鋤奸

在人類文明發展史上,有一個常識卻被長期忽略了,即沒有文字記載的歷史,遠遠長於有文字記載的歷史。後者最長不過幾千年,半萬年,而前者卻長達數百萬年。以此估算,文明史占整個人類發展史的份量,不到0.5%。

在漫長的無文字歷史發展進程中,老祖宗是靠什麼來傳遞信息、交流思想、表達感情的呢?當然是靠語言,靠聲音,靠口耳相傳,來完成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與交流。語言的歷史,幾乎與人類的存在歷史一樣長。是人都要說話,有人的地方就有說話聲。文盲,不等於話盲;不識字,不等於不會說話。

有文字的語言,講究的是約定俗成。而沒有文字的說話,尊重的是神定天成。

大家試著想象一下,在沒有文字的時代,「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的後面,會是神馬東西?皇上他說的是什麼?聆聽的人沒有紙筆,沒有文字可供記錄,他又是靠什麼來記住皇上的話的?

我猜想,上古還沒有皇帝的時候,甚至還沒有部落首領的時候,可能就是靠聖人來傳播天道的;民眾都是按天道行事,大道盛行於天下。正體字聖人的「聖」,口+耳+壬,意思是「聖人自己用口說出,別人用耳聽取,聽說完畢,大家一起敬拜上天,表明我說你聽的內容自天而來,我口說的正,你耳聽的正」。所以,一開始聖人凡事親力親為,中間不用傳話人。

三皇五帝的帝,皇帝的帝,《說文》:「帝,諦也。王天下之號。從二弟聲。」二,古文「上」字。所以,「帝」乃是至高無上的意思。諦,指真諦、真理。最早就是指聖人口中所說的話。

到了後來,民眾增多了,事情變繁了,聖人靠一個人不能有效地傳播天道了,於是,他就開始徵召傳話的大臣。從此,傳話或傳道的準確性便成了大問題。

那時,聖人為了表達對大道、真理或真諦的謹慎戒懼,一是少說、不常說話,尊口少開,大音希聲,敏於行而訥於言;二是講究說話藝術,盡量選用詩化的語言形式,押韻順口,形象生動,言簡意賅,便於記憶和傳誦。

如果說,在聖人(帝王)與百姓之間傳話的官員(官,管好下達君意和上傳民意的兩張口,早期的官員都與口,與說話有關),都能把聖人的詩化語言準確無誤地下傳給百姓,同時又把民眾想要上告聖人的心聲,準確無誤地上達給君王,那麼,聖人所傳的大道、公道,也就完完全全地留在了民心裡面,公道自在人心,大概就是這麼來的;

另一方面,聖人傳道的形式,也正是民間歌謠的形式,上下統一,和睦諧順。後來有了文字,官府的政令,常常以順口溜、打油詩或簡短口號等形式出現;詩經時代周天子派人到民間去採集歌謠,以此來了解民間疾苦。這其實都是沒有文字時代流傳下來的祖宗遺風。

然而,負責上傳下達的官員,如果記憶力不好,心術不正,上傳下達錯了,造成上下不和諧,甚至對立,那他就是邪惡、姦邪和邪佞之人,罪大惡極。中華文化中的一個十分重要的概念——「邪」,原來竟是從此事發端。

由於中國人自古就有祛邪、避邪的文化傳統和民間習俗,甚至死了都要在墓室里安放鎮墓獸來避邪,現如今,「邪」也不知道被驅趕到哪裡去了,就連「邪」字的原字都弄丟了,搞不清「琊、斜、邪、耶、徐、也」中,哪一個才是「邪」字的本尊。

所以,要找回「邪」的真實身份,詮釋「邪」的原始定義,簡直比關亡招魂還難。幸虧我受了天啟,從無字句的上古「想當然」,察今知古,終於找出了「邪」字的本字。

邪,牙+阝。其中,牙,不是牙齒的「牙」。《釋文》:「牙,鄭讀為互。」古牙、互通用(都是魚部韻)。宋.陸佃《坤雅卷五.釋獸.豕》雲「『牙』者,所以畜豶豕之杙也。今東齊海岱之間以杙系豕,謂之『牙』……畜賢之道,如牿之駐童牛、牙之系豶豕。」

也就是說,邪字中的「牙」,原來是互相的「互」之意。互,指杙,讀yì,小木樁。牙互為套在小豬脖子上的箍,海岱地區青州方言把脖子、胳膊、腿上圍繞一圈的皮膚紋路叫「牙腰紋」,讀音:ya-you(腰紋連讀為you),正是從「由牙為互」演變而來。

由此意推知,邪,耳朵被塞進了小木樁,或者兩耳被彎曲的木箍給套住了,耳墜上被戴上了耳環等,從而影響到聽力,造成偏聽,導致王政昏暗不明。

沒有文字的時代,口耳相傳非常重要,耳朵的功能和修為也十分受人重視,所以,在當時的人們看來,記性就是耳性,沒有耳性,就是沒有記性。

中國當官的為什麼都喜歡聽話的下屬?中國的父母為什麼不停地囑告兒女要聽話?小情侶之間,女孩子為什麼總喜歡揪著男朋友的耳朵,責罵他不聽話?說到底,這些都是中華古風猶存、古韻還在的例證。

經紀人古稱牙子、牙郎、牙儈、牙商、牙行,也是「取牙為互」的原義。可見,「邪」與耳朵,與聽覺,與傳話有關。聽錯了原話,又胡亂地篡改原話,並且刻意地挑撥說者和聽者之間的矛盾,這就是「邪」的本義。

耶,左右兩耳不一樣,互相說who are you,聽來的和說出去的不是同一內容。在沒有文字憑據的時代,耳朵亂了,嘴巴就會跟著亂,心思意念都會大亂。所以。「耶」是「邪」的另一種寫法,意思與「邪」相同。

因為沒有文字,所以,說者要言為心聲,一定要「誠」(說真話);聽者呢?則是要「信」,對別人所說的話,一定要信以為真。一言九鼎,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都是那時的古樸民風。

文字流行以後,特別是大道不存,禮崩樂壞以後,巧言令色者眾多,說的比唱的還好聽。所以,孔子就號召人們要「聽其言,觀其行」了,人與人之間的誠信再也恢復不起來了,有文字都還要玩文字遊戲哩。

上古沒有文字之時,天為古,古為故。古老上人(古人)口中所傳講的大道、天道,都是正道。正,古文是「二」下一「止」,二,古文指上,指天。止,足也。止於天,定於一尊,就是正道。反正為邪,所以,「邪」是「正」的對立面,「邪」,也是一個與「道」相反的義理存在。

由於「正」就是「道」,「道」就叫「是」、叫「yes」,所以,邪不壓正,正己正人,悟道得道,永遠不犯錯,那是很難做到的,因為事無常理,理無常是。儘管有正點、正面和正體的說法,但實際上「正點」只有一秒,稍縱即逝,一偏則邪。所以,「居正」的時候少,「偏斜」的方面多。衍生開來講,「邪」的範疇幾乎到了「其大無外,其小無內」的境地。

你看,歪理邪說;歪門邪道;邪教;邪念;中醫講「風邪致病,內生五邪」;道教中避邪的名堂最多,最滑稽。每有科儀法事,則點燈立鏡,照妖辟邪,號稱「明燈照出千年鬼,業鏡照出萬年邪」。簡直笑死人。

中國人說我從來不信邪。那意思就是,在中國人的生活中,邪的成份太多了,需要祛避的「邪煞」也太多了,債多不愁,虱多不癢,邪多不懼。

在漢字創製方面,也有一個常識被長期忽略了,那就是漢字的形音義是華夏上古沒有文字時代先民生活的真實寫照,而不是造字者忽發奇想杜撰出來的。換句話說,漢字把上古時代神定的事物名聲,神說的語言,百姓抱朴守道的生活方式,都完整地記錄了下來。即使是甲骨文,其聲符所發的音也是古音。所以,在對待文字創製這件事上,老天和鬼神的態度是截然不同的。

《淮南子.本經訓》:昔者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伯益作井,而龍登玄雲,神棲崑崙,能愈多而德愈薄矣。故周鼎著倕,使銜其指,以明大巧之不可為也。

後世書法家和文字學者,都把其中的「天雨粟,鬼夜哭」,說成是漢字創製「驚天地,泣鬼神」的榮耀依據了。殊不知,「天雨粟」是上天的態度,「鬼夜哭」則是鬼神的態度;「驚天地」是一回事,「泣鬼神」是另一回事。兩者不能等同看待,更不能「偏意」理解。《淮南子》里這段宣揚的是大巧不可為,但漢字的創製,絕對不是人造大巧,而是受命於天,傳神傳道。

粟,去皮后稱「小米」,是宋代以前中國北方人的主食。漢字的創製完成後,上天下雨落下穀子,天上掉下糧食,怎能說是懲罰呢?顯然是獎勵嘛。鬼神乃是天地間的小神小祇,它們哭泣是懼怕與沮喪,因為有了漢字的傳聲作用,上古神定的正聲、正義和正道,就會中古、近古地永遠延續下去,震懾它們。

漢字有避邪的功能;世界上其他古老文字都滅亡了,唯有漢字還在發揚光大;你能悟出漢字的這兩個異稟來,你自然就能顛覆劉安、李煜等人的淺薄認知。

我一再強調,漢字最神奇的地方是她的聲音系統(聲指原發,音指模擬)。一字一音,不連不混,字正而腔圓(字正實際上是聲正)。

.戴侗《六書故.六書通釋》:「夫文生於聲者也,有聲而後形之於文,義與聲俱立,非生於文也」,「夫文字之用,莫博於諧聲,莫變於假借,因文以求義而不知因聲而求義,吾未見其能盡文字之情也」。

後世學人,為了達到「字義明則貫通群籍,理無不明」的古今學問融通境界,都把「因聲求義」當作訓詁的最有效途徑;遵循這一途徑的學人成就也最大。

如果我們把沒有文字的時代稱為「盛世」,而把有文字的時代稱為「衰世」,那麼,漢字的創製絕對不是由盛轉衰的轉折點。

漢字與眾不同,其創製也與眾不同。她是在大道將隱,盛世不再時,由天下統一的君王或聖人,組織專職官員,按照天意突擊創製出來的,目的是為了傳揚天聲和大道,記錄神州上古的生活方式。結繩記事,其實與漢字的創製,沒有直接的關係。漢字與古埃及和蘇美爾的象形文字,最大的不同即在於此。創製早的,反而代表罪惡;而創製晚的,卻負有神聖使命。

那些認為沒有文字,即沒有文明的史觀,在中國就是「科邪」、「史邪」,根本講不通。漢字比古埃及的聖書字和蘇美爾人的楔形文字晚,不代表華夏文明比他們落後,更不能證明漢字是模仿和抄襲了他們的象形文字。

那些認為中國人的祖先是從非洲闖關東漫遊到中國,中華文明是外來文明的奇談怪論,無疑是中國最大的「今邪」、「考古妖邪」、「文化姦邪」。


天雨粟,鬼夜哭,思念漫太古(我們有些文化學者,還真不如阿信有見識)


參考文獻:大畜「豶豕之牙」是指去勢之豬的牙齒嗎?(文:李守力)

 

2019.4.2

1

高興

感動

同情
2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6 個評論)

回復 qxw66 2019-4-3 08:49
不行了,這麼長,老眼昏花的。。。東邪!
回復 農家苦 2019-4-3 08:53
qxw66: 不行了,這麼長,老眼昏花的。。。東邪!
     這篇很容易讓人中邪
回復 農家苦 2019-4-3 08:56
建議你每次只看一段,這樣就不累了。因為我看了很多資料,想了很久,所以,一下子不可能明白我想說的意思。
回復 qxw66 2019-4-3 09:11
農家苦:       這篇很容易讓人中邪
偶免了。。。太長,不忍淬讀   不能寥寥幾句說清楚嗎
回復 農家苦 2019-4-3 09:20
qxw66: 偶免了。。。太長,不忍淬讀    不能寥寥幾句說清楚嗎
看來大帥也喜歡口耳相傳。把電話給我,幾句話就說清楚了
回復 qxw66 2019-4-3 09:57
農家苦: 看來大帥也喜歡口耳相傳。把電話給我,幾句話就說清楚了
suan了。。。以後有時間慢慢拜讀
回復 mali50 2019-4-3 12:26
比較深奧。農兄鑽研精神可貴。
回復 農家苦 2019-4-3 12:30
mali50: 比較深奧。農兄鑽研精神可貴。
我是想用正道顛覆邪道。
回復 它鄉異客 2019-4-3 18:39
正邪觀,在國家形成前距今約十至二三萬年的舊石器時代中、晚期,遠古社會由原始人群階段進入母系氏族社會就以形成了。由於原始人對自然認知甚少如自然現象(災害)、流行疾病、生死等,因而產生恐懼謂之「魔」、「邪」。最早可追溯到距今18000年前,北京山頂洞人在埋葬死者時就已知道在屍體上撒赤鐵礦粉來「驅魔辟邪」了。
回復 秦臻 2019-4-3 20:16
農兄知識了得,佩服!我得反覆看幾遍。
回復 農家苦 2019-4-3 21:16
它鄉異客: 正邪觀,在國家形成前距今約十至二三萬年的舊石器時代中、晚期,遠古社會由原始人群階段進入母系氏族社會就以形成了。由於原始人對自然認知甚少如自然現象(災害
異老好。口耳相傳是沒有文字時代的傳統,講的人誠實,聽的人確信,所以,流傳下來的東西都是真實的。自宋以降,經典考證都是從文字小學入手,從因聲求義釋疑。

人文有人文的傳統,學習人文應尊重研究人文的方法,不能太依賴、太相信科學方法。事實上,自從學界用科學方法考證歷史以來,真相不但沒有找到,反而增添了假象,製造了亂象。

DNA適用於個體、活體,對整體和死屍並不適用,而且科學早已被銅臭污染,一切都是為了賺錢。它想稱霸所有的學科,正象美國人想稱霸全球。碳14的誤差動輒萬年,數萬年,相信它有什麼意義呢?

復旦那個生命科學研究機構,近年嘗試用基因科學來「重溫」歷史,「關懷」人類,弄出了很多幺蛾子,擾亂視聽。就因為他們打著科學的王旗,沒有人敢對他們說不。朱大可、王東嶽之流,都是受了這些科技蟲的蠱惑,瞎掰出很多奇談怪論,欺世盜名。
回復 農家苦 2019-4-3 21:18
秦臻: 農兄知識了得,佩服!我得反覆看幾遍。
秦兄過獎。有些是以前學過的,有些是最近才感悟出的。我給你在留言板的號碼你看見沒有?有人想找你合作做自媒體節目。
回復 秦臻 2019-4-3 23:00
拉倒吧 我上班時忙裡偷閒個一小時四十分鐘的寫點淺薄文字,做自媒體 我可不行。代我謝過他們。
回復 農家苦 2019-4-3 23:18
秦臻: 拉倒吧 我上班時忙裡偷閒個一小時四十分鐘的寫點淺薄文字,做自媒體 我可不行。代我謝過他們。
別可惜了天賜形象。謀生是個低級遊戲,別花太多時間為資本家幹活。我告訴她們。
回復 秦臻 2019-4-4 00:01
農家苦: 別可惜了天賜形象。謀生是個低級遊戲,別花太多時間為資本家幹活。我告訴她們。
行,我明天就跟老闆說辭職。 玩點高級的
回復 農家苦 2019-4-4 00:15
秦臻: 行,我明天就跟老闆說辭職。 玩點高級的
要得,玩點高級的,開心最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6-17 08: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