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餓死數千萬人是個反科學的大謊言!

作者:wcat  於 2015-10-27 09:5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62評論

大約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社會上開始流行一種說法,說是中國在那三年困難時期餓死了數千萬人。這種說法大概是源於國外學者根據國家統計局1984年公布的統計數據算出來的,接著國內也有不少人跟著計算了,有各種說法,其餓死人數從一千多萬到三四千萬都有,其中以楊繼繩最具代表性。可事實上大多數人並不知道這些數字是怎麼來的,只是跟在後面瞎叫。今天我們就來仔細看看這些數字,看看它們是否能夠經得起考驗。

既然楊繼繩在這裡最具代表性,其他人又與他的方法類似,也就是個大同小異而已,我們就著重來看看楊繼繩的結果。所有這些人都用的是同樣的方式方法,每個人有個公式,只是在各自的公式上有點不同。楊繼繩在《墓碑》中寫道:

 知道了每年的總人口、出生率、死亡率,就可以推算出每年出生多少人口、死亡多少人口。知道了三年大飢荒期間死亡人口總數,扣除正常死亡人數,就是餓死的人數。

這裡楊繼繩明確說明了他計算出來的就是餓死的人數,雖然他在書里用了個非正常死亡這麼個名詞,但他已經明確說明就是餓死沒有什麼誤解了。然後楊繼繩給出個公式並進行了一系列計算,把計算結果列在一個表裡。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他的計算結果離現實到底有多遠呢? 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吧,看個仔細!

楊繼繩算出餓死人結果中的一部分是這樣的:新疆 5.07萬,北京 2.53萬,天津 3.26萬,上海 2.95萬,遼寧 48.07萬,吉林 12.78萬,黑龍江 11.13萬。曹樹基沒有給出新疆及京津滬的結果,但計算出:黑龍江 19萬,吉林 12萬, 遼寧 33萬。

我們先來看新疆。根據第一、二次人口普查結果,新疆那時的人口應該是500萬左右,並且新疆主要是靠天山昆崙山上融化的雪水,也就是說新疆受天氣的影響不大,那幾年沒有災。那新疆在那幾年是否餓死過人呢?楊繼繩可是算出有5萬多。現在可能唯一能夠找到新疆曾經餓死人的信息就是馮亦斐的《兵團往事》這篇文章了。他是這麼寫的「高爾基農場土地條件差,產出低。不過,團里1000多人,收成再不好,其實也夠吃。倉庫里的糧食都是滿滿的。但當時要支援內地,倉庫有專人看管,門前有分界線,不得逾越。禁閉室經常都是滿滿的。因為吃不飽,餓死了20多個人。這是否屬實呢?其實簡單分析一下就知道這裡是隨便亂說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那時還是部隊編製所以才有關禁閉一說,而關禁閉都只是對那些犯了小錯誤的人,不是敵我矛盾,還管飯,所以不會餓死人。如果真有一個人餓死,那就是大事了,就會採取措施不會讓剩下的人餓死,除非這20多個人是同一時間死的,而那又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所以這裡說的事情不可能發生,此人就是隨便亂說,信口開河了。實際上這並非馮亦斐的親身經歷,他說是聽他爺爺說的,是否是聽錯了也不一定。從這裡也看到新疆當時是不缺糧的,可以說沒有什麼餓死人的事件發生, 更不用說餓死5萬多人了。 當時新疆並沒有什麼傳染病流行,別的借口也在這裡不適用了。當然網上還有分裂分子有關新疆餓死人的造謠,那是不值得一提的。從上面的分析我們看到楊繼繩把新疆餓死人的數字至少誇大了成千上萬倍!

接著來看北京。楊繼繩後來在與別人的訪談當中就說北京沒什麼人餓死,他怎麼忘記自己算出2.53萬了?自己打自己的嘴巴!現在在網上幾乎找不到當時北京市包括郊區有餓死人的事件發生,有人說那還可以找到北京在河北的勞改農場餓死人事件,其中是這麼說的「三分場半數以上的犯人都被集中,除少數刑事犯,都是清華、北大等校的右派學生。由於食物不足,勞動繁重,那三百人左右的春耕隊伍全都倒下了,沒有一個活到夏天。其中兩位右派學生是清華大學電機工程系的張行陶、劉雪峰。」可是他們沒看見原北京建築設計院朱振寰寫的更正材料,「大概五九年,三分場五百至六百人調到於家嶺。(他沒去,我也沒去,留在三分場)。這本來是給興凱湖來的右派騰地方,他說是三百人去春播,沒回來。這批人到了於家嶺住下了,當然沒回三分場。這老黃是書獃子還是糊塗了,說不清。反正他把幾件事都攪在一起搞混了。 」再查清華大學電機工程系張行陶,他並不是死於夏天前,而是1129日晚死於心臟病。與上面新疆那位一樣,這個黃老先生自己並不清楚隨便亂說了。所以當時北京是沒有多少人餓死的,楊繼繩在這裡把數字也誇大了成千上萬倍!

下面來看上海。楊繼繩自己在書里也說上海沒什麼人餓死,但又自相矛盾地算出上海餓死2.95萬人。在上海市及郊區同樣也幾乎找不到餓死人的消息,有人在網上找出閩北農場餓死人的信息,但這些都與北京那個一樣基本上都是隨便亂說的,所以不能作為證據。天津也是如此!

現在來看遼寧,楊繼繩算出遼寧餓死人數高達48.07萬!曹樹基也算出遼寧餓死了33萬。餓死這麼多人,遼寧有什麼記錄嗎? 可惜不止是遼寧,東北人都說他們那裡基本上沒有什麼人餓死。那這幾十萬人在哪裡呢?現在有關遼寧餓死人可能就是戴煌在《九死一生》中的一段描述了:「這位消息靈通的難友還說,就是帶著張宣遺體的這趟列車行至錦西車站時,一位老大爺和一位老大娘從月台上進入了北大荒難友們乘坐的這個車廂,他們都很黃瘦,面帶悲戚,雙眼紅腫,好像剛剛撕心裂肺地哀泣過。一些難友連忙起立讓座,並把他們手中的小包包擠擱在行李架上。在他們謙讓再三地坐定之後,難友們詢問他們到哪兒去,老大爺說到山海關就到家了。問他們為何到錦西來,老大娘立即再也抑制不住地悲泣起來。老大爺竭力剋制著自己的情感,低沉而緩慢地道出了個中原委——原來他們的一個兒子是小學教員,1957年被打成了右派,被強制到錦西煤礦勞改隊勞改。經過大躍進后的飢餓歲月,錦西礦1200多名犯人已餓死了1000人,他們的兒子是第1001個被餓死的。老倆口此番是來領兒子骨灰的,骨灰盒就在剛剛擱到行李架上的一個小包包里。還沒有餓死的200 人中的198人,都已骨瘦如柴或全身浮腫地卧床不起,成了還剩一口氣的殭屍。另兩個人靠吞吃活剝青蛙、蚱蜢和蝴蝶,才能下床走動走動……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這是典型的道聽途說,並且還不是戴煌本人聽見的。先不說這裡面的疑點,戴煌本人作為一個高級記者是否應該去核實一下這些東西呢? 是否應該去錦西煤礦走一趟,了解一下當時的情況確認這些是否屬實? 難道這不應該是記者應該乾的嗎? 不然要記者幹什麼? 再說一下這裡面的疑點,這對老夫妻是怎麼知道這些數字的? 這是196012月的事,骨灰盒似乎也出現的太早了點。 另外這個單位也不清楚,錦西市是如今的葫蘆島市,但網查錦西煤礦,錦西市煤礦,葫蘆島煤礦和葫蘆島市煤礦均沒有結果,也不知道應該是錦西的什麼煤礦。這些難道不需要作記者的去核實一下嗎? 就可以隨便寫成記實嗎? 除此之外遼寧就基本上沒有什麼餓死人的信息了,即使把這裡的算上也與幾十萬相差甚遠! 吉林和黑龍江都被算出餓死十幾萬人,但也都沒有什麼餓死人的記錄。在這裡楊繼繩和曹樹基又把東北餓死人的數字誇大了多少倍呢? 至少也有成百上千倍,甚至上萬倍!

楊繼繩在給出他的計算結果以後與一些人(如李堅、廖伯康等人)的說法作了些比較,看見自己的數字比他們的小就自認為是可信的了。他在書中還列舉了一些其他人(如曹樹基、丁抒等人)的計算,以此來證明自己的結果可信。可問題是這樣的比較能夠說明什麼問題呢? 先來看個簡單的例子:

假設有人說音速是1000/秒,我說是800/秒。我的說法比那個人的小,是否就可信了呢?完全不是!學過初中物理的人都知道我說的所謂音速還是比實際音速快了一倍多,根本就不是可信的。同時我們也知道每項科學研究都需要驗證,沒有經過驗證的東西在科學上是不被承認的!在科學上,沒有經過驗證的東西只能算個假設。楊繼繩、曹樹基等人用的都是同樣的方式方法,只是公式略有不同,但都有個共同點用一個公式和沒有經過驗證。 也就是說他們只做了0.01%不到的工作,還有至少99%的工作還沒有開始,那就是艱苦細緻的驗證!他們當中許多人可能想都沒有想到需要驗證,所以他們的東西現在只能稱為計算結果,只是個推測,離成為結論還有至少十萬八千里!

通過這個簡單的例子我們看到這種對比是不能取代驗證的,沒有經過驗證的東西是不能夠被採納和取信的。還有些人拿些縣誌的計算結果來說事,可是那也是沒有經過驗證的,所以也是不可取的。愛因斯坦在其相對論被證實之前就是世界著名科學家了,但愛因斯坦及其他科學家們並沒有因為愛因斯坦的名氣而放棄驗證相對論。而我們今天有什麼理由就輕信什麼不經驗證的餓死數千萬論調呢?由於楊繼繩用的是一個公式,一個反例就證明他的公式是錯誤的,從而推翻了他的所有結果。這就是數學中常用的反證法,是中學生都知道的道理。同理曹樹基、丁抒、蔣正華等人的結果也是不成立的,並且從上面的例子我們已經看到這樣的計算把餓死人數誇大了成千上萬倍!(對此有疑問者,請回去好好複習一下中學學過的課程,尤其是中學的數學。)

那為什麼會出現如此荒謬的錯誤呢? 其原因就是這些人的科學素質太差了!中學生都知道做完題目以後需要檢查多次,而楊繼繩只知道做點毫無意義的比較,可以說連中學水平都沒有。當然總的說起來目前國人的科學素質還不高,許多封建迷信的東西在社會上還很盛行,所以他們犯這些錯誤也就不奇怪了。從這裡我們也看到現在雖然人人都會算個數,但不是人人都能做科學研究的。沒有一定的科學素質,做出來的結果難免不出現荒謬的錯誤。做科學研究就要一絲不苟、認認真真,來不得半點馬虎,更不能想當然!在科學研究上可以大膽假設,但必須小心求證。求證是需要小心謹慎地,是必不可少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一部戶籍制度《中華人民共和國戶口登記條例》是1958年公布的,也就是說1958年以前的人口數字很可能非常不準;19581961年是戶籍制度正式實行的最初幾年,其數字也很可能不準,這都增加了驗證的必要性。 中學生甚至小學生都知道許多定理定律是需要條件的,只有其條件滿足以後才可以應用。 比如說勾股定理只能用於直角三角形,如果把它用在任意三角形就出笑話了。 而楊繼繩等人用了1957年或更早的數據,沒有檢驗它們是否準確,計算以後也沒有進行任何驗證,顯然這是不符合科學研究的原則,是不可接受的。

最後有必要指出楊繼繩作為一個記者是不稱職的,更別說是一個高級記者了。我們先來看看楊繼繩寫的一點東西吧,這樣的東西在楊繼繩的文章和書里比比皆是。

1. 楊繼繩在《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中寫道:「但我也聽到過一些某處屍體就地掩埋、就地火化的傳言。如果真有就地處理屍體的情況存在,那位收集屍體的人提供的296人,就不是全部了。還有一種說法,被打死的學生有一些按正常疾病死亡處理,這又減少了打死的人數。到底死亡多少群眾和學生,恐怕只能是一個歷史之謎。  楊繼繩先生作為一個記者聽到這個傳言以後不應該去調查核實一下嗎?這不是記者的工作嗎? 記者不做調查,拿了工資就是來傳播傳言的嗎? 再來看傳言的內容,在北京市區長安街及其附近怎麼可能就地掩埋? 除火化以外怎麼可能就地火化? 楊繼繩一點判斷力都沒有連這麼言都分辨不了?

2. 楊繼繩在《墓碑》(第4章)中寫道:在魏崗公社逯樓大隊陳營村檢查,群眾強烈反映農民馬某,在其父親死後被煮吃掉,並將一部分充當豬肉以每斤1.6元賣掉。」 請問楊繼繩先生,你知道人肉和豬肉是有區別的嗎? 楊繼繩先生見過人的傷口嗎?沒見過人的傷口,總見過人的皮膚吧,那人的皮膚與豬皮不是有很大的區別嗎? 一般人還會看不出那不是豬肉嗎? 還能夠當豬肉賣掉嗎? 而從網上我們能夠看到非洲敘利亞極度飢餓的人一般都是皮包骨,身上根本就沒有多少肉,除了骨頭基本上就是皮膚了,這與豬肉的區別就更大。楊繼繩竟然連這點知識和鑒別力都沒有,也不會自己動腦子想想是否可能?

由此可知楊繼繩的水平實在是太差了,他根本不夠格來當記者! 一個新聞工作者就應該把真實當成生命線,知道去核實,知道去偽存真,而不是當個謠言的傳聲筒!從這兩個例子我們也知道了楊繼繩寫的東西包括那個《墓碑》能有多少是可信的了。 2014年美國有幾個記者因為不實報道而被下崗了,其中包括 NBC 的新聞主播。如此看來如果楊繼繩和戴煌在美國,他們也會因此下崗的,因為他們不具備一個新聞工作者的基本素質。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3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2 個評論)

回復 十路 2015-10-27 10:23
才子啊!這麼長的文章兩分鐘就寫好了。

還是先看看作者楊繼繩自己的回應: 駁孫經先對《墓碑》的指責

http://www.guancha.cn/YangJiSheng/2014_01_27_202791.shtml

科學態度嘛,不同的觀點都看看,哪些是有道理之處分析一下,也不用喊那麼強烈的口號,太謊言啊,大騙子之類的。
回復 wcat 2015-10-27 10:29
十路: 才子啊!這麼長的文章兩分鐘就寫好了。

還是先看看作者楊繼繩自己的回應: 駁孫經先對《墓碑》的指責

http://www.guancha.cn/YangJiSheng/2014_01_27_202791.s
文章早就寫了。

楊繼繩的回應早就看過,問題的關鍵是他從不驗證自己的結果。但科學研究中能夠缺少驗證嗎? 什麼科學結果不經驗證就被承認了呢? 沒有! 任何不經驗證的東西在科學上都是不被承認的,只有偽科學的東西才怕驗證!

楊繼繩應該把他的每一個結果都驗證,只有這樣才是科學的。可惜他沒有這個科學素質,根本就不知道需要驗證,也不知道如何驗證。
回復 十路 2015-10-27 10:30
wcat: 文章早就寫了。

楊繼繩的回應早就看過,問題的關鍵是他從不驗證自己的結果。但科學研究中能夠缺少驗證嗎? 什麼科學結果不經驗證就被承認了呢? 沒有! 任何不
當然可以驗證,關鍵是拿什麼來驗證,what's the reliable source of facts and data?

你可以提供你所知道的事實數據及來源,計算方法,理由和觀點,讓讀者根據所有可以公開的信息自己判斷。
回復 wcat 2015-10-27 10:33
十路: 當然可以驗證,關鍵是拿什麼來驗證,what's the reliable source of facts and data?

你可以提供你所知道的事實,數據,計算方法,理由和觀點,讓讀者根據所有
新疆的餓死人數驗證了嗎? 京津滬餓死人數驗證了嗎? 東北三省餓死人數驗證了嗎? 任何一個省的餓死人數驗證了嗎? 一個也沒有!
回復 十路 2015-10-27 10:47
wcat: 新疆的餓死人數驗證了嗎? 京津滬餓死人數驗證了嗎? 東北三省餓死人數驗證了嗎? 任何一個省的餓死人數驗證了嗎? 一個也沒有!
不管你是否相信他說的具體數字和數字來源,可以先思考一下人為造成的原因,這是從多方面得到的事實根據,不是單從他的計算而來。

「新疆和天津的107個合作社、拖拉機站,農業技術推廣站和國營農場。以多交愛國糧為榮,少交愛國糧為恥的榮辱觀

國防大學政工教研室博士生導師林蘊暉研究發現:由於高指標、浮誇風導致高徵購,1959到1961年平均徵購數占糧食總產量的34.4%,而正常年景是20%多。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周恩來傳》亦證明了這一點[14]。」
回復 十路 2015-10-27 10:47
wcat: 新疆的餓死人數驗證了嗎? 京津滬餓死人數驗證了嗎? 東北三省餓死人數驗證了嗎? 任何一個省的餓死人數驗證了嗎? 一個也沒有!
不管你是否相信他說的具體數字和數字來源,可以先思考一下人為造成的原因,這是從多方面得到的事實根據,不是單從他的計算而來。

「新疆和天津的107個合作社、拖拉機站,農業技術推廣站和國營農場。以多交愛國糧為榮,少交愛國糧為恥的榮辱觀

國防大學政工教研室博士生導師林蘊暉研究發現:由於高指標、浮誇風導致高徵購,1959到1961年平均徵購數占糧食總產量的34.4%,而正常年景是20%多。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周恩來傳》亦證明了這一點[14]。」

即使是科學結論是事實你也仍然可以不相信。 You are entitled your opinion.
回復 wcat 2015-10-27 11:01
十路: 不管你是否相信他說的具體數字和數字來源,可以先思考一下人為造成的原因,這是從多方面得到的事實根據,不是單從他的計算而來。

「新疆和天津的107個合作社、
你說的這些都不重要,現在我們討論的是餓死人的數字。楊繼繩算出新疆餓死了5.07萬人,可事實上呢? 事實是幾乎沒有什麼人餓死,楊繼繩把數字誇大了成千上萬倍! 這就是事實! 用一個公式,把一個地方的數字誇大了成千上萬倍,那能算準確或比較準確其它地方嗎? 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從列出的幾個地方來看,楊繼繩把這些地方的數字都誇大了成百上千倍甚至上萬倍,所以楊繼繩把全國的數字少說也誇大了100倍! 這就是我們面對的事實。

沒錯,當時是有人為的錯誤。但其餓死人數卻是被誇大了至少1000倍!
回復 十路 2015-10-27 11:06
wcat: 你說的這些都不重要,現在我們討論的是餓死人的數字。楊繼繩算出新疆餓死了5.07萬人,可事實上呢? 事實是幾乎沒有什麼人餓死,楊繼繩把數字誇大了成千上萬倍!
應該考慮的人為因素和因果邏輯你說不重要,那你拿什麼去否定他的數據呢,總不能為了不相信而去否定,你說沒人餓死的根據又是從哪裡來的,如何驗證?說他擴大100倍,這是空洞的否定。

你可以選擇不信,但是你空洞的否定與他認真的分析計算放在一起,讀者可能更相信他的數據。是不是這回事

另外,從這件事可以看到一個問題。 獨裁製度只有一言堂,包括歷史,教育,研究,媒體等等,建立不了真正的學術,沒有經得起推敲的真實數據和科研文獻,想更接近客觀事實去驗證人文領域是空談,借用科學二字無實質實質意義。 只是一聲嘆息,悲哀。
回復 wcat 2015-10-27 11:17
十路: 應該考慮的人為因素和因果邏輯你說不重要,那你拿什麼去否定他的數據呢,總不能為了不相信而去否定,你說沒人餓死的根據又是從哪裡來的,如何驗證?說他擴大100
我就拿新疆沒有什麼人餓死這個事實就推翻了楊繼繩的結果,數學上就是這麼簡單。一個公式里有一個結果錯了,那公式就是錯的,全部結果也是錯的。這個道理你能夠懂嗎?
回復 笑臉書生 2015-10-27 11:20
大才子
回復 wcat 2015-10-27 11:26
笑臉書生: 大才子
在這裡我不會刪你的,放心!
回復 十路 2015-10-27 11:27
wcat: 我就拿新疆沒有什麼人餓死這個事實就推翻了楊繼繩的結果,數學上就是這麼簡單。一個公式里有一個結果錯了,那公式就是錯的,全部結果也是錯的。這個道理你能夠懂
我懂得的是獨裁製度,一言堂的歷史,教育,研究,媒體建立不了真正的學術,更談不上尊重事實真相,搞 dirty politics 在行,整人搞權術在行,搞你死我活的鬥爭在行, 搞科學?在人文領域連邊都沒有沾。到現在為止也一樣,方式沒有什麼改變,先定罪後送司法,你到哪裡去驗證? 所以個人相不相信什麼意義不大,都能理解。 一聲嘆息,悲哀。謝謝你的討論。   
回復 wcat 2015-10-27 11:36
十路: 我懂得的是獨裁製度,一言堂的歷史,教育,研究,媒體建立不了真正的學術,更談不上尊重事實真相,搞 dirty politics 在行,整人搞權術在行,搞你死我活的鬥爭在
算人數就是個科學問題,就應該用科學研究的方法而不是其它。只有這樣做出來的東西才是科學的,才經得起考驗。

中國人喜歡馬虎,許多人做事情都喜歡稀里糊塗,在這個人數問題上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但這些東西是經不起驗證的,是不科學的。不管怎麼樣我們應該相信科學,而不是某些人的說教。當然,你有不信科學的自由和權利,但這不能知識曾經餓死了幾千萬。要想證明這點,只有科學!
回復 十路 2015-10-27 11:37
wcat: 算人數就是個科學問題,就應該用科學研究的方法而不是其它。只有這樣做出來的東西才是科學的,才經得起考驗。

中國人喜歡馬虎,許多人做事情都喜歡稀里糊塗,
最怕的是打著科學的招牌而褻瀆科學。

你現在到新疆去做個深度調查,看看自然災害三年一共死了多少人,再來公布你的數據,去否定其他人的數據,看看是否讓你從事這樣的科學研究     也可以看看你這位中國人是更馬虎更稀里糊塗還是更認真

Here is my hypothesis, 你如果去做了調查,說不定結果比他算出來的5萬還要多。
回復 笑臉書生 2015-10-27 11:40
無所謂--------奇文共賞之,疑義相與析
回復 wcat 2015-10-27 11:44
十路: 最怕的是打著科學的招牌而褻瀆科學。
我說的科學道理在中學里都學過。如果有什麼地方不對,你儘管指出。我列的幾個例子你也可以反駁,比如說找出這幾個地方中的一個,比如說新疆就是餓死了許多人,沒有5萬也有4萬。問題是你或任何人能夠把我的反例都駁倒嗎?這個問題就是驗證了,楊繼繩可是從來不敢提驗證這個問題的。
回復 wcat 2015-10-27 11:46
笑臉書生: 無所謂--------奇文共賞之,疑義相與析
歡迎你反駁,尤其歡迎任何人用科學方法來反駁。在科學面前人人平等!
回復 十路 2015-10-27 11:52
wcat: 我說的科學道理在中學里都學過。如果有什麼地方不對,你儘管指出。我列的幾個例子你也可以反駁,比如說找出這幾個地方中的一個,比如說新疆就是餓死了許多人,沒
你沒有計算,只是說不可能。

也拒絕考慮這個事實:

「新疆和天津的107個合作社、拖拉機站,農業技術推廣站和國營農場。以多交愛國糧為榮,少交愛國糧為恥的榮辱觀

國防大學政工教研室博士生導師林蘊暉研究發現:由於高指標、浮誇風導致高徵購,1959到1961年平均徵購數占糧食總產量的34.4%,而正常年景是20%多。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周恩來傳》亦證明了這一點[14]。」

這裡還有很多文獻,不僅僅是楊的計算: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9%E5%B9%B4%E5%9B%B0%E9%9A%BE%E6%97%B6%E6%9C%9F


    美國人口學家、普林斯頓大學人口研究所所長科爾(Ansley J. Coale)是第一位研究大饑荒死亡人數的學者。其1984年出版的《1952-1982年中國人口的急劇變化》一書中認為中國大躍進期間的非正常死亡人數約在2,700萬人左右[141][4]。
    Basil Ashton等人1984年的論文估算非正常死亡人數約3,000萬人,出生減少約3,300萬人。[4]
    美國人口學家、美國人口普查局國際研究中心主任班尼斯特(Judith Banister)在其1987年出版的著作《變化中的中國人口》一書中估算非正常死亡人數約在2,300萬人左右[142]。
    上海交通大學曹樹基教授的研究認為非正常死亡人數約在3,250萬人左右[140]。曹思源根據中央檔案館解密檔案,算出餓死3,756萬,與曹樹基的結果相近[143][144][145]。
    1986年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李成瑞委託西安交通大學蔣正華教授研究,對美國人口學家科爾(Ansley J. Coale)的結論進行了修正,估算非正常死亡在2,200萬人左右[146][147][148]。
    金輝、丁抒等人則提出非正常死亡人數可能4,000萬以上[149][150]。
    趙紫陽幕僚、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陳一諮表示,該所根據中共黨內文件所寫成的秘密報告,認為非正常死亡人數是4,300萬-4,600萬。[151][152]另一份提供中共中央領導參閱的資料認為人數達5、6千萬。[151]
    2004年版《大英百科全書》稱,中國大躍進饑荒導致了多達2000萬人死亡。
    2006年哈佛大學再版費正清的《中國新史》認為1958-1960年餓死人數是2-3千萬。[118]
    2008年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的十卷本《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中,裡面列舉了各方觀點,結論是從1959年到1961年,非正常死亡人數約為2144萬,如果從1958年算起,那總數接近3,000萬[153]。
    北大學者孫尚拱於2010年根據國家人口年鑒的總人口數據估算,認為1961-1962年時期的非正常死亡人數約4,400萬人[154],但他沒有區分出生人口的減少和死亡人口的增加。
    2010年9月荷蘭歷史學家馮客(時任倫敦大學中國現代史教授、香港大學人文學院講座教授)出版《毛澤東的大飢荒——1958-1962年的中國浩劫史》指出,他用了4年遍閱全國解密檔案,認為1958年初至1962年底的大飢荒至少造成4,500萬人非正常死亡,甚至可能高達5,000-6,000萬[155][152][156][157][60]。馮克的數字受到愛爾蘭經濟史學家格拉達(Cormac Ó Gráda)的批評和質疑,認為該書使用的人口粗死亡率過低,因此高估非正常死亡人數[158]。

    司馬南和美國普林斯頓中國學社主席陳奎德就毛澤東的評價進行辯論時,陳奎德指出毛澤東餓死了幾千萬人,有很多專著證實,而司馬南則說這是謠言,並說毛澤東時代人口從4億增長到8億。[159]

    死亡人數最少的觀點是徐州師範大學數學教授孫經先的估計,他認為三年困難時期的「營養性死亡」人數在250萬以下,他並和其他研究人員比如楊繼繩等發生了激烈的辯論[160][161][162][163]。依娃指孫是「為統治者造假史」[164]。

    在確認存在大規模人口非正常死亡觀點中,即便是最保守的說法,也超過了1000萬[165]。


即使是餓死了上千萬也要看到執政者的錯誤,反思錯誤,避免重犯是關鍵,是目的。這就是不科學的執政方式的後果。

建議都看看這本書,才知道什麼叫做認真。

楊繼繩    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飢荒紀實
http://library.hnjhj.com/book/gravestone.pdf
回復 mwmblinds 2015-10-27 17:54
wcat: 我就拿新疆沒有什麼人餓死這個事實就推翻了楊繼繩的結果,數學上就是這麼簡單。一個公式里有一個結果錯了,那公式就是錯的,全部結果也是錯的。這個道理你能夠懂
即便新韁的數據有誤,但四川  河南 安徽的實例都是有各地的縣誌可查,歷史事件的定論和純科學的公式確立要件各不相同,如果都按你的方法行事,人類為什麼還要分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呢?兩者合二為一豈不更省事,用數學推論的方法去判定社會事件的發生與否,本身就是偽命題,這位可以就此打住;各個時代都有悲劇,唯獨50年代末發生在中國的餓死人事件是在沒有內戰和外敵入侵的情況下出現的。
回復 light12 2015-10-27 20:20
十路: 你沒有計算,只是說不可能。

也拒絕考慮這個事實:

「新疆和天津的107個合作社、拖拉機站,農業技術推廣站和國營農場。以多交愛國糧為榮,少交愛國糧為恥的榮
死1000萬是黨中央的數字。這個白貓跟黨對著干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15:5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