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地方老故事 ( 十八)那些年,我們一起嗮被子

作者:玉米穗  於 2019-2-28 01:3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玉米沖沖沖|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3評論

氣溫,居然降到了零下十五度。

真冷,這個冬天。

誰說氣候變暖?是不是政客們轉移話題?

玻璃上的冰霜和窗外的肅殺景色,讓人想起了那些在故鄉和異國南方曬被子的往事。

——如果說,在現實與理想中尋找平衡是出於生存本能,那麼,用回憶填補空白又是什麼?

 

冬季,曬被子是件愉悅的事。

——它不僅表明那是風和日麗的晴朗天,更預示晚上可免去鑽被之涼。在男人哭吧不是罪、女人哭吧沒眼淚的今天,還有什麼比寒夜睡暖被更幸福更臭美的事?

將被子抱到晾衣架的毛竹桿上,拉開扯平再拍二下,棉被就象聽話的拉布拉托犬,溫順地在陽光下開始暴睡。看著它們在竹桿上四肢伸展、白肚朝天的舒坦樣,想象著自己在陽光味道中入夢的情景——你,幸福了嗎?

原以為熱鬧的曬被場景南方才有,及至到了東瀛,方知天外有天。

鬼子的曬被熱情比同胞更勝一籌,更深入更廣泛更發揚光大。他們不擇時日——但凡晴天,無論春夏秋冬周末於否,統統地把被子請出戶,或搭陽台上,或掛晾衣架。陽光下,那一片一片又一片的大被洋洋洒洒,蔚為壯觀。

於這生活氣象中,島國展現了它別樣的大氣。

這景緻令人意外又親切。

東洋,景色秀麗氣候宜人。太平洋豐沛的雨水隔三差五將列島沖洗得纖塵不染。

在這樣的環境中曬被——即無暴塵沾染之憂,又無空降穢物之慮——不是享受是什麼!

毫不遲疑,我也加入了天皇的曬被大軍,又一次當了偽軍。

這是讓人痴迷的愛好,更是喪心病狂的「事業」:它讓你曬過一次便欲罷不能,只因藍天太清轍空氣太純凈,陽光太醉人。

於是,白天,被子在太陽下安睡,夜晚,我則擁它入眠。

那些日子,夢裡陽光都燦爛。

 

隔壁沈秘書夫人系北方人,本無曬被習慣,見我天天忙曬被,於是把我當成了黨中央:只要吾被出房,伊就緊緊跟上。見面招呼也離不開這話題:「我看見你曬被子,我也拿出來曬了,嘿嘿。」

但,即然是偽中央,就肯定誤國誤民!

那是個秋天的周末,艷陽高照,將大被子架出屋后,便與同事一起外出採購。

一小眾在異國他鄉常駐者,雖說住同樓同院,但平日忙於工作,下班后又各有各的安排、各有各的活動,所以難有機會湊一起。於是,周六的採購就成了大家溝通最佳時機。

集體採購一周一次。除採購一周食品,還去「青山の洋服」、「FUTATA」等店掃蕩折扣日制服裝,故一次至少需三四個小時。心情好時,採購完回住所放下東西,再出動去「放蹄」——吃自助。和收入相比,日本的自助餐價位非常便宜,1200多日元一位,折12-13美元。各式壽司、拉麵、冰激淋水果、麵食、屁傻(PIZZA)、中華料理等應有盡有,挻吃!返家途中,再掃蕩沿途的「青山の洋服」。

通常周六就如此渡過,倒也算充實滋潤。

沈夫婦照例也隨車同行——他們是掃蕩主力,絕不放過任何機會,但「放蹄」時就躊躇:有時倆口都不去,有時則派一個代表出席。理由是「吃不慣。」

沈夫人照例是那句話:我看你曬被子了, 我也拿出來了。呵呵!

路上,車窗外的街道似乎還未從宿醉中醒來,安靜空蕩。

每個周末的早晨,這個城市都象胭脂殘存的女子,倦怠而頹靡;而周末一過,則又是一番景象:繁華忙碌、精神抖擻。這個國家是矛盾綜合體,不同時段呈現完全不同面貌,就象風情女郎一樣詭譎善變。

車內,氣氛熱烈。

隨任家屬老陳,又說起他泡湯經歷:「這小日本也太不文明了,大家都光著吶,招呼不打就進來倆女的。」老陳夫人嘴一撇:「又來了你,生怕別人不知道你露過臉!」

後排的馬師傅接老陳的話:「老陳你當時什麼反應?」

馬師傅是廚師,北京人,人稱「大馬」,他生得瘦骨僯峋,個子高高,最有特點的是臉,蘇東坡把它們比喻為:「去年一滴相思淚,今朝方流到嘴邊」。

大馬的問話讓商務秘書老王和老公彼此暗暗用胳膊肘互搗一下,緊抿著嘴憋笑。

老陳倒也實在:「我老頭子了,還反什麼應?!」話峰一轉:「你那天幹什麼去了?成天大馬大馬的就數你牛,該你亮劍當老大卻沒影兒了。幹什麼去了你?啊?」

大馬從不和同志們赤誠相見。即便到了別府、湯布院等聞名遐邇的泡湯聖地,他也拒絕脫衣,寧可在休息廳看一竅不通的日文電視。

被觸到軟肋的馬師傅將頭轉向窗外,不再吱聲。

。。。。。。

一路說說笑笑。沒想到,天居然陰了。不一會兒還落下雨點。。。。。

想起陽台上的被子,心裡忽然一驚:天!

 

再看沈夫人,也一臉屎相。她一定在後悔:這該死的偽中央!

。。。。。好不容易採購完回到家中。幸好幸好,屋檐有功,只濕了一小半。用熨斗熨熨,晚上還能睡!只是有了點雨腥味兒,娘娘(涼涼)的。

而沈太則悲催許多:晾出去的是棉被,收回的卻是「水灌腸」。

 

令人欣慰的是:經此失利,我們的曬被熱情未受影響,依然一如既往。只不過戰術有了調整:離院先收被,被人不分離。

 

如今,身處的這個城市霧氣沼沼、灰頭土臉,它不適合也不習慣曬被子。在這裡呆久了,你會心生失落:地球上真有明媚艷陽和清新空氣?

當年車上,老陳曾描繪他心目中的理想悠閑生活:「過一年退休回國,就看看【新聞聯播】,洗個澡,如果心情好再披件浴袍冒充中產,在沙發上讀讀【人民日報】。別的別想太多。」他還說出一句至理名言:當明白今天的美好不會持續不會再現,就享受它,同時學會忘記它,否則你內心很難平靜。

——坐而論道且言之有理,老陳不愧是駐外江湖老手。

記得大馬完全當時同意老陳觀點:「對,有了高潮你就喊,千萬別含蓄。」丫什麼事都能納進他的拿手領域。

而後來聽到的另一句話「掐著秒錶去泡澡,舒服一秒是一秒」,印證了老陳的精僻。

我正在試圖忘記,但又不斷告訴自己:

——那些年,和沈夫人以及那個城市的百姓一起曬被子的日子,是真的。(玉米沖沖沖 文)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看得開 2019-2-28 20:19
以前在太陽下曬被子,今在烘乾機烘被子。
回復 玉米穗 2019-2-28 23:46
看得開: 以前在太陽下曬被子,今在烘乾機烘被子。
今非昔比,鳥槍換炮了。呵呵。問好博友。
回復 蕭舒菲 2019-3-10 16:49
好文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8 06:5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