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故鄉見聞:(1.7)…(農家子弟發跡史…「存廬」故事)

作者:花名雞仔  於 2019-2-13 08: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評論

()見聞()童年時期()外出謀生()香港闖蕩()英國打拚、六(生活點滴)

()故鄉見聞(1.7)(農家子弟發跡史…「存廬」故事)

 (存廬的故事)老家真人真事,(簡單說幾句,當然我也不敢保證這個故事百分百真實,畢竟不是同輩人+時間久遠),小池塘養出條大鯊魚,一個農家子弟發跡史,故事是我父親說給我聽的,我父親也是多方聽來的,這個故事主人公名叫「李天存」,李天存是大亞灣媽廟人(輩分稱呼我叫叔公),民國期間李天存在香港闖蕩多年後發跡,解放后家裡評成分「大地主」50年代初在廣州上吊自殺身亡。

 故事主人公名叫李天存,廣東省惠陽縣大亞灣媽廟人,早年家裡很窮家裡沒田沒地,李天存是家中唯一獨子,由於生活因難父母親只好讓當時只有十五、六歲的兒子到香港謀生,(媽廟很多人在外謀生,遠至歐美近有南洋東南亞一帶港澳特別多,過去媽廟有小金山之稱呼,),當時家裡窮什麼都沒有,母親帶著李天存手裡提著一個陳舊破爛藤箱子,箱子里只有幾件破衣服,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母子兩翻山越嶺母親一路走一路祝咐,走過幾個山頭天色暫晚,母親送他到小桂坳后,母子難分難捨只好從此分別,母親望著兒子身影一山過一山,慢慢消失在夜空之中。

 李天存拿著爛藤箱到了香港后,在香港無親無戚只好淪落街頭露宿街邊,在沒有親朋戚幫助下,只有十五、六歲小孩是很難找到工作的,李天存日日在街頭卷尾到處闖蕩,時間結交了一些三教九流無業游民,李天存天資聰明幾年後鬼話也會說一些,當年香港治安奇差警察辦案要靠線人提供線索,由於線人關係又會說點鬼話結識了一位英國洋警察一粒花幫辦(香港當年叫老更仔),英國人當警察是由官做起的,最低也是個「一粒花幫辦」,警察要陞官也必須出成績,老更子也需要利用線人提供線索辦案,在這種壞環境之下二五仔(線人)正好大派用場,李天存當時就是靠做(線人)搭上洋警察的,而且兩人還挺投緣竟然成了爛兄爛弟。

 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洋警察(老更仔)犯了大病聽說「傳染病」,大病初期還有一些同事朋友探望,但病情一天比一天惡化后,以前那些老同僚老朋友怕傳染一個個躲避遠離,人間冷暖人情冷漠,洋警察病到臨死邊沿同事朋友一個個離開,李天存講義氣有感情,不離不棄天天探望安慰他,洋警察大病不死康復后還一步步高升,升遷更快職位更高雄霸一方,幾年後竟然上升到一個地區阿頭。

 洋警察高升后回過頭來想起當年生病之時難忘景象,人是有感情的從此兩人感情正一步加深,友情更加堅固。有了權力後為了報答當年不離不棄好友李天存,找了一個最能賺錢最有油水地盤「碼頭」給李天存看管,看管碼頭不是政府公務員是黑社會,碼頭油水多走私全靠碼頭,黑社會各個門派都想爭著做,李天存後面有人照起,從此一帆風順幾年之間撈得盆滿砵滿。

 李天存發跡后產業遍布香港和廣州,回鄉建大屋從此光宗耀祖,回老家建了兩間鋼筋水泥帶陽台三層小洋樓,當時全村唯一一座西洋建築「存廬」,三層鋼筋水泥大樓,頂樓有涼亭,有水塔(由抽水機把井水抽上水塔,自家水井),樓內全是瓷磚裝修,裝潢華麗。在老家連丫環算上一共娶了三個老婆,香港廣州有幾房老婆很少人知道。 

那時家鄉時有土匪出現,為了防土匪樓房正門裝有三道門,外面一對大鐵門,中間粗大的橫木柵,最後才是又粗又厚的木板門,二三樓也裝有大鐵門,天台建有涼亭,頂樓還有水井和旗杆,在房子前面不遠處開了一個水井,用抽水機把水抽入頂樓水井,在當年縣城也未必有這種樓房。

 農村人到底都是農村人做人處事另有一格,家大業大有丫環老婆還照樣挑糞做農活,一點也看不出有錢人的樣子。李天存出了名的好愛面子,經常在不情願之下被迫捐錢做善舉,政府派人下來捐錢,由於不捐面子過不去,表面做出恭恭敬敬,背後粗口連遍還採取報復手法,有一次捐了錢后帶政府官員四周遊覽一番,一班人走到一棵挑樹下,官員看見樹枝結滿挑子,官員想摘挑子但樹枝高摘不到,李天存走前用拐仗想把樹枝鉤低些好讓官員摘,不知是存心還是無意,拐仗正好打在官員頭頂上,李天存連聲說對不住對不住。

 李天存愛面子朋友親戚都知道,但老爸就看不慣他的所作所為,有一次老爸生日宴請名流紳士親戚朋友、但壽星公老爸遲遲不出現,李天存派人到處尋找,原來父親看不慣兒子這種死要面子的作風,偷偷跑去屋後山洞躲起來,李天存幾次派人請他回來老爸就是不肯回來,最後李天存親自上山說盡好話才把他帶回來。老爸就不給他面子搞到李天存非常尷尬。

 李天存當年有個不知是兒子還是孫子,是當年香港響噹噹的香港14K黑老大,香港56年國民黨暴動聽說14K黑社會因強迫插旗事件,李天存被香港政府遞解出境回大陸,當時大陸不接收改轉解澳門,香港政府判他終生不準踏入香港半步後來在澳門發展,成了黑社會能呼風喚雨的大哥級人物。

 解放后家裡評了個大地主,在家鄉的房子由於房子好、地方大又夠體面,他的「存盧」一直用來做學校(小學),公社初期短暫用來做公社辦公地,學校遷到多處上課,每班一個地方,六級六班人好像打游擊一樣上課東西多處跑,公社遷走後學校又遷回來,大鍊鋼鐵時期大樓三付大鐵門連同所有窗子鐵枝全拆掉鍊鋼,改革開放后「存盧」歸還地主婆。

 李天存廣州自殺后,老婆帶著孩子在老家,丫環改嫁了但也時時有來往,三年困難時期老婆帶著孩了改嫁澳頭水上人「漁民」,困難時期對漁民沒有受到多大無影響,漁民得到優待經常澳頭香港兩邊跑,62年漁民叔婆(地主婆我叫叔婆)一家到了香港,住在觀塘雞寮政府徙置區,我父親在澳頭做生意時結識了一大批水上人。解放后因賬本關係我父親和漁民經常有來往,到香港后也不例外,我在香港時逢年我父親都帶我去叔婆家拜年,叔婆存廬老宅聽說現在是文物。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蕭舒菲 2019-3-10 16:51
好文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3 06: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