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地方老故事 (十六) 牙烏櫃與燙婆子

作者:玉米穗  於 2019-2-22 00:4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玉米沖沖沖|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0評論

【一】 牙烏櫃

 

滬語中,人們將貯放棉被等冬季物品的箱子稱為「牙烏箱」。

記得小時候,家中就有一個奇特的牙烏櫃。

之所以稱其為「櫃」而非箱,系因它較南方人通稱的牙烏箱高出許多,差不多與南方人家的五斗櫥比肩;說它怪,是其又異於 「五斗櫥」:無抽屜無梳妝鏡。最有意思的是它的門:占櫃約三分之一大小,無荷葉與櫃體相連,就一塊板,開啟時卸下,關時再架上,用搭扭扣上固定住。

牙烏櫃是木製,毛礪的外表塗了紅漆,箱內為木質本色。里白外紅如花生。

柜子簡易得甚至可說粗糙,然作用卻巨大。因此它在家中雖突兀卻自在,一派我很醜卻很溫柔的大大咧咧。

喜歡這柜子,不僅僅是記事起它就立於家中,和我們同呼吸共命運歷經風雨。更由於它肚中的寶貝,那裡貯藏著溫暖的期盼和憧景。

而最難忘的,莫過於秋季開啟櫃門:

照例是乍冷還暖、北風襲來時;照例是晚飯後,桔橙色燈光下;母親打開櫃門,取出在箱內密匝安放了一個夏季的被褥和秋衣。

涼涼的什物帶著木香,散發著濃濃的樟腦味兒,被一摞摞碼放邊上,滿滿一床。將夏季衣物悉數收進牙烏櫃后,母親便開始處理床上的物品。未幾,它們便被消化貽盡:褥子鋪在了床單下,棉被則整齊地疊放在床腳,多出的幾件則被關進壁櫥作機動;而一件件厚實的冬衣則被收入一個個抽屜。

鋪上褥子的床立時變得柔軟深厚,一腳下去一個窩;棉被則令我們顧不上擦臉洗腳,拉起蓋在身上頭上,大口貪婪深吸樟腦丸和木的混香,那個舒服呵——恨不能納頭便睡,一覺不起。

有如此和暖舒服的大被,三九嚴寒何所懼?讓暴風雪來得更猛烈些吧!

時常,隨冬季衣物而出的還有小時用過的什物,「那是你的絨線帽。半歲那張照片上戴的就是它。」在我們的嬉笑打鬧中,母親邊忙邊不忘告訴我們不曾留下記憶的往事。打量著手中袖珍絨線帽,連自己都不相信:居然曾經就那麼一點點大?

同樣的什物來年會引出同樣情景,但一樣的話題帶來的卻是不一樣的感受,因為我們一年年在成長。而成人後也漸卻明白:父輩們在年復一年的複述中,其實也體味了人生的豐饒。

——冬天就這樣來了!

而煩燥的夏天,則象車站的站碑,被馳過的列車留在了身後,一點一點越來越遠。

於是,在牙烏櫃帶來的融融暖意中,我們開始了對嚴寒的期盼,憧景雪花飛舞和承載著春節的來年。。。。

 

 

 

【二】 燙婆子

 

到現在也沒弄清,是「湯」婆子還是「燙」婆子。

湯者,水也;燙者,溫暖至極之意。因此,「湯燙」二字皆合適,都讓人望文生義,生動形象恰如其份。

冬季江南,陰冷潮濕,寒氣逼人。最冷時節滴水成冰,即便在屋中也有哈氣。天擦黑,寒凝大地,冷意更甚。看完【新聞聯播】,被幸福被振奮被大好形勢激「凍」得已是坐立不安,白開水般乏味節目讓沙發上苟頭縮腦的我們決定保暖為重,鑽被窩成了唯一選擇。此時,湯婆子有了大大用武之地。

將整壺的沸水「咕嘟嘟」順湯婆子嘟嘟嘴灌入她渾圓的肚子,擰緊蓋,湯婆子就成了 「燙」婆子。熱情的她帶來的不僅有溫度,還有風騷大水泡——如果你與她滾燙肌膚直接相親的話。

鋪好棉被,將燙婆子儀式般鄭重地放入棉被腳頭,為艱難的入被作鋪墊——有過江南生活經歷的人都知道,冬季鑽被子是多麼悲壯何等慘烈,蓋因棉被涼如冰窖寒徹骨髓。

待漱洗畢,燙婆子已把被子捂得暖呼呼熱哄哄。吸口氣將縮的雙腿「噔」地伸開,越過被子冰冷的中間地段,進向深處。雙腳觸暖的那刻,就如海面上飄流的水手突然間雙腳觸到海底,揪著的心「咯噔」落地。少傾,暖流湧向全身。

長舒口氣,瀟洒地把手對家兄一揮,「拿去。蘇維埃不再需要你的憐憫!」

於是,圓滿完成階段性任務的燙婆子被轉往下個目的地。

「寒由腳入」、「暖身先暖足」。看似普通的老話無不蘊含豐富的人生經驗和生活哲理。

窗外塑風吼,電視里是扯淡的狗血劇,傻叉們一個個演的還特用力。時辰仍早,於是,龜縮在暖和的被中,我們或閱閑書,或談天說地。

玻璃上凝結著厚厚一層水汽。

又一個普通的江南寒夜,象往常一樣,在燙婆子的陪伴中渡過。(玉米沖沖沖 文)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徐福男兒 2019-2-22 01:58
牙烏箱是不是應該寫作「夜壺箱」,是從前晚上放尿壺的柜子,所以一般靠近床頭。到我們那個年代,已經有抽水馬桶了,夜壺箱的功能就轉換為衣櫃了。是不是這樣,還求教於玉米穗兄。
回復 玉米穗 2019-2-22 02:16
徐福男兒: 牙烏箱是不是應該寫作「夜壺箱」,是從前晚上放尿壺的柜子,所以一般靠近床頭。到我們那個年代,已經有抽水馬桶了,夜壺箱的功能就轉換為衣櫃了。是不是這樣,還
謝謝徐福兄。徐福兄說的是對的。此文非我所寫,我是原文轉載,保留原樣,以便不失「原汁原味」,呵呵。問好徐福兄!
回復 徐福男兒 2019-2-22 02:20
玉米穗: 謝謝徐福兄。徐福兄說的是對的。此文非我所寫,我是原文轉載,保留原樣,以便不失「原汁原味」,呵呵。問好徐福兄!
哈哈,經兄提醒,才看到最後有一句「玉米沖沖沖  文」。那是另有一人?
回復 玉米穗 2019-2-22 02:54
徐福男兒: 哈哈,經兄提醒,才看到最後有一句「玉米沖沖沖  文」。那是另有一人?
對的。老地方老故事系列都是出自玉米沖沖沖,而非本人。因為寫的是我也很熟悉的事情,轉貼於此的。呵呵。
回復 tea2011 2019-2-22 03:05
徐福男兒: 牙烏箱是不是應該寫作「夜壺箱」,是從前晚上放尿壺的柜子,所以一般靠近床頭。到我們那個年代,已經有抽水馬桶了,夜壺箱的功能就轉換為衣櫃了。是不是這樣,還
對,福兄講的正是我想說的,應該是床頭櫃(夜壺箱) ,文中寫的應該是被具櫃,內放棉花毯,被子。
回復 tea2011 2019-2-22 03:11
湯婆子通常有個布套子防燙,等半夜或天亮醒了可以拆開套子,殘餘暖度高一點。而熱水袋天亮時基本上冷脫了。
回復 玉米穗 2019-2-22 04:31
tea2011: 湯婆子通常有個布套子防燙,等半夜或天亮醒了可以拆開套子,殘餘暖度高一點。而熱水袋天亮時基本上冷脫了。
茶妹說得對。我們小時候冬天早上用湯婆子里的溫水可以洗臉,但刷牙則嫌不幹凈。熱水袋的水不會"再利用」的。呵呵。
回復 tea2011 2019-2-22 12:01
玉米穗: 茶妹說得對。我們小時候冬天早上用湯婆子里的溫水可以洗臉,但刷牙則嫌不幹凈。熱水袋的水不會"再利用」的。呵呵。
是的,恍若前世
回復 南沙2 2019-2-22 14:05
床頭櫃
回復 玉米穗 2019-2-22 15:02
南沙2: 床頭櫃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5 13:1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