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六年,從零英語到澳洲醫牌(五)六:艱難困頓的考牌路

作者:蘇牧閑筆  於 2015-7-23 06:5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六年,從零英語到澳洲醫牌|通用分類:移民生活|已有32評論

關鍵詞:艱難, 考牌

六:艱難困頓的考牌路

豪氣易出,可腳下的路卻不好走。當時,新試剛剛開始,周圍還沒有人考得出,也就無處去問經驗,大家都是摸著石子過河。我把十幾本書攤在桌面上,一本一本翻過去,試圖找出一個較弱的或較熟的做突破口。可翻了一兩個小時覺得沒用,知識固然還有些記憶,儘管十年不看生疏了,關鍵是滿目單詞,一行字讀下來,只認識一部分副詞和動詞,名詞幾乎個個都是生字,心裡倍受打擊,想著這麼多二三十個字母長的單詞啥時候可以背到頭啊!我把書往旁邊一推,撂了兩天。

第三天,我覺得這樣不行,不能頭皮一緊,就撂挑子不幹,我不是這種人啊!但,也絕對不能這麼高寵挑滑車式的硬拼,得找一個軟柿子捏。想到這兒,我心裡一亮,行為醫學。行為醫學,側重人的行為和心理,離日常生活比較貼近。偏僻古怪的名詞較少,理論也相對易解,比較合適我這種英文弱,但實踐較多的人。

我拿來醫學雙解詞典,一個字一個字地讀起來。真的是一個字,一個字。從早晨八點老婆出門上學,到晚上十點,我終於看完了第一頁。我撂下字典,用鉛筆數了一數,然後對老婆說,還好。才一百八十三個單詞。

這樣過了一周,開始感覺好了一點兒。但又怕生詞太多,今天翻了,明天忘,我就想出了一個絕招,忘,不就是見得少嗎?天天見不就得了。我把兩間房裡掛了很多條繩,每一條繩子上貼上很多張紙,每張紙上寫上一個或幾個單詞,卧室的牆上,各個窗框上,廚房放油鹽醬醋的格子上,廁所的門上,桌子的側面,椅子的背上,所有眼睛能落腳的地方,都有一張白紙。有白紙的地方,就有單詞。

每天看書看累了,我就背著手,或叉著腰,邊看邊扭,巡視著自己的疆土。想著眼睛怎麼也得是一部不太老的傻瓜相機,一次不行,咔吧幾次,總可以吧。從桌子到房間門是四五步的距離,平時走也就一兩秒,可我現在是在打地道戰,或鑽迷路回宮,轉來轉去繞圈花上幾分鐘才能走到房門口。打開房間門,進到廚房,一眼望去,到家門口又是橫七豎八,迂來回去的各種顏色,各種形狀的彩旗,就差高掛一條紅色橫幅,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爭取勝利。老婆笑我說,也就你能想出來這麼個損招,像咱家天天搞聯歡,過大節似的。你知道嗎?我天天從房間里出到家門口,都得跳舞,一舉手,一低頭,一挺胸,鑽十幾次才行。你以前不是喜歡打牌拱豬嗎?倒不如,記不住就當輸牌,在你的額頭,眉毛,眼睛下面,耳朵上都貼上字條,寫下老年痴獃,斜頸,對眼和神經性耳聾。再在你的鼻頭上掛張小紅條,寫上酒糟鼻。我笑著捶她,她躲。兒子那時小,不懂事兒,覺得新奇好玩,有時就站在一個小板凳上揪那些紙。那時他剛開始換牙,有時就興高采烈地跟媽媽說,媽媽你看,那排紙,爸爸也掉牙了。

我很用功,常常要學到凌晨一兩點鐘才行。老婆很心疼我,她說,從來沒見過你這麼用功過。她時常七八點鐘就哄孩子上床睡覺,然後十一二點鐘再爬起來給我做炒飯。有時,孩子一睡著,她就悄悄起身,搬個凳子坐在我身邊,幫我扇扇子,或幫我按摩頭部,頸部。有時,她就靜靜地在一邊幫我查單詞,再抄到一個個卡片上。到了十點多鐘,她就到廚房裡做一碗紅豆糖水或切一盤水果端過來。我時而也停下來,和她聊一會兒天,說些舊事兒,也說出一些心裡的壓力。她總是勸我,別悶在心裡,也別太心急,沒人趕你。包子,要一口一口慢慢吃,要相信自己。

我那時還有一個特點,可以連續一段時間消失在朋友圈裡。我幾個星期足不出戶,一心一意想把自己練成傻瓜相機,直到有一天兩個朋友以為我出事了來登門探訪。他倆一進門,沒見過這種陣象。我在卧室門口站著,他倆在家門口站著,中間隔了好幾道紙牆。他倆嘴裡讀著,巨結腸,肱二頭肌,主動脈狹窄,二尖瓣關閉不全,撩開繩和紙就進來了。一見面,他倆就說,啥意思?開解剖館吶?見你咋得先穿過結腸,爬上食道,撩開肺門,才能達到你的心臟。你培訓我們吶?我笑出聲來,說不好意思。

到了屋裡各自坐下,還是有麻煩。三人說話不是看不見臉就是看不清臉。一個朋友就吹氣,說一句話,吹一口氣,露出半張臉或三角臉來,笑容也是半個,嘴角掛個花,經常見不到眉毛。朋友說,在你家多說一會兒話,我們就快練出半邊臉麻痹來了。你這樣不行,學得太苦,臉色那麼白,得多出去走走。

說苦,其實我並不太覺得。一旦開始決心考牌,心裡反倒定了下來。儘管前途難卜,但畢竟有一個明確的目標,也就不會翻來覆去,七上八下的。

就這樣閉門造車了三四個月,讀完了一兩本書,其他書也翻了幾眼,覺得應該出山訪道,尋師會友了。當時,在離城中心不遠的一個區里,有一個海外醫生聯合會,經常有一些講座,我沒事就去聽。坦率地說,一開始我大部分聽不懂,一來知識還沒補齊;二來,印巴口語,我根本不適應。常常是,一堂課下來,別人記了幾篇紙,我卻只記了幾個字,還是主持人寫在黑板上的。那段時間,我很壓抑。別人笑什麼,我不知道。別人罵什麼,我也不知道。一天就好像眼睛在動,耳朵在聽,腦袋裡卻全是一團漿糊。後來,聽到有人說,印巴醫生都說得是什麼破英語呀,怪聲怪調,嘰里咕嚕的,千萬不要和他們混在一起,口音都被帶壞了,我心裡一片波瀾。我想我要能怪聲怪調,嘰里咕嚕,該有多好啊!

參加了幾次這樣的講座,我發現自己是屬於年輕的。有的人已經白髮蒼蒼,上課一會兒就開始打盹,但還是風雨不誤,每場必到。這裡很有一些師生校友關係,甚至父子關係。有時,一個花白頭髮在上面講課,下面就會有幾個烏黑濃髮在不同時間舉手提問,說話前,一定會先稱呼某某醫生,某某教授。慢慢地我也了解到,這些嘴上的頭銜只能持續幾個小時或一個下午,只在這間屋裡,出了門口,他們又會換上另外一些行頭,計程車司機,養老院護工,雞店裡賣雞,或夜間的清潔工。他們的西裝,西褲,皮鞋只有在參加這種課時才穿上。記得,有一個西裝筆挺,皮鞋油亮,四十多歲的中東男人,每次來都像參加宴會似地脖子上戴一個領夾,金黃色的。一下了課,他就會立即走回他那表皮坑坑窪窪,銹跡斑斑的車裡,脫下西裝疊好,放在一個起了毛邊的小皮箱里,再換上一套沾著油跡的加油站員工的制服。

這樣過去了一段時間,開始有人考過USMLE Step1了。聯合會請了部分人回來分享經驗。

有一次,一個三十左右的印度醫生來講經驗。他一條條說了很多,有四十幾分鐘。最後,他走到講台前,說我要特別感謝我的老師,他不僅過去是我的老師,這次備考,他也教會了我很多知識,真是非常感謝。他請這位老師站起身來,一位頭髮花白,頭頂稀疏的中年人,大家為他鼓掌。中間休息時,我看到這個中年人躲在一個牆角里,仰面望天,兩行淚水流了下來。

那時的我,沒有淚水,也少有感動。如山的壓力下,我有點兒麻木。內心的那點兒希望,如水中的黃豆一樣,發出了一隻小芽,我的整個心都收縮在一起,只剩下一個念頭,讀書,讀書。考上醫生,看起來很飄忽渺茫,但我也要竭盡全力抓住這風中之燭。

慢慢地,我也認識了一些同胞,有十幾個人也在準備考牌。其中一位很逗,多年來,他晚上睡覺一直有磨牙的毛病,搞得老婆睡不好。自從開始全心準備考試,他就想盡一切辦法背單詞。有一次,他突然想到,大家白天都背單詞,我得多背點兒,我睡覺也背,多搶出幾分鐘是幾分鐘。這樣,他就每天上床后再背一會兒單詞。息燈后,他把單詞書往枕頭底下一塞,枕邊再放一個小手電筒隨時準備查閱,然後就嘴裡嘰里咕嚕地背,有時,也把白天看的主幹梳理一遍,慢慢地就睡著了。隔了幾個星期,他老婆睡不著了,怎麼沒人磨牙了?。他特得意了一陣兒。數年後,他做上了血液科醫生,生活松馳了。他老婆又開始睡不著了,他又開始磨牙了。一天晚上,他一躺下,發覺枕頭比平時高了一點兒,他翻開一看,是一本字典。他老婆在一旁說,親愛的,為你好,繼續背單詞吧。這是一本詞海。

還有一個醫生,老婆也特好。一聽老公考牌,立即全力支持。有一次,我和老婆去他家做客。我老婆說,這幾個男人考試也太辛苦了,平時得多做一些湯湯水水。他老婆說,那當然。而且,我也幫他呀。她轉身回房,一會兒背著手就出來了。「你倆看」。她從身後拿出一隻半米鐵尺。我倆大吃一驚,齊聲說,不是吧!這麼殘忍?她一瞪眼,說什麼吶?你倆。我只是在他休息時,或上廁所時,偷偷溜進去,用它量一量,今天讀了有多深。是不是比昨天淺了。

七:新移民,不能吃開口飯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2 個評論)

回復 蘭黛 2015-7-23 08:34
佩服蘇醫生堅強的毅力,太勵志了!也贊蘇醫生的賢妻,夫妻同心,泰山可移!
回復 xinsheng 2015-7-23 10:23
曾經的同行,向你致敬!
查字典的辛苦我也經歷過,但我遠不如你用功。當時邊part time工作邊複習考試,每周上班的2~3天,我基本不看書;不上班的那幾天,也就學個5~6個小時吧。憑著點小聰明和年輕氣盛,居然順順利利一路考下來,而且毫不耽擱就順順利利找到住院醫位置。只是,畢竟複習考試時沒下足功夫,做的時候就極端吃力,許許多多的醫學單詞根本就說不出也寫不出,寫病歷受罪啊,更何況當時大腹便便,那個苦啊。結果,孩子一出生,我就放棄了住院醫。吃不了苦中苦,自然成不了美國醫生,只好混日子啦。由此,很是佩服熬下來的同行們!
回復 bobzhou 2015-7-23 11:20
這考試要有很好的基礎才能夠考。才能夠做醫生。對文章的內容很懷疑是否真實
回復 Sc2885375 2015-7-23 11:58
深刻同感,自幼家貧,移民前無機會讀大學。我和我的兄弟姊妹二十年前移民后也用了四年時間考得專業資格,其中艱辛、寂寞是難以形容的。
很反感有些人怨天尤人,"
回復 yulinw 2015-7-23 12:03
   佩服你的毅力~·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3 12:25
蘭黛: 佩服蘇醫生堅強的毅力,太勵志了!也贊蘇醫生的賢妻,夫妻同心,泰山可移!
謝謝。謝謝您的一貫支持。夫妻同心確實很重要。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3 12:29
xinsheng: 曾經的同行,向你致敬!
查字典的辛苦我也經歷過,但我遠不如你用功。當時邊part time工作邊複習考試,每周上班的2~3天,我基本不看書;不上班的那幾天,也就學
謝謝同行。太可惜了,你放棄了。難道不能再做回去嗎?有不少人休一段時間,再會去啊。你應該回去。但,生活中確實不是只有當醫生一條路。ENJOY LIFE 是最重要的。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3 12:42
bobzhou: 這考試要有很好的基礎才能夠考。才能夠做醫生。對文章的內容很懷疑是否真實
謝謝您的坦率。我的英語基礎是沒有。但英語不是不能學的啊!尤其,紙上的英語。

其實,這兩天已經有人認出我是誰了,我可不想在熟人和大學同學面前出笑話。

我是真心地感謝您的坦率,有什麼疑問,可以繼續問。真的沒問題。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3 12:45
Sc2885375: 深刻同感,自幼家貧,移民前無機會讀大學。我和我的兄弟姊妹二十年前移民后也用了四年時間考得專業資格,其中艱辛、寂寞是難以形容的。
很反感有些人怨天尤人,
謝謝。您和兄弟姐妹也不容易啊。從沒有學歷到專業資格,是很大跨越。我畢竟是讀醫出身啊。佩服。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3 12:46
yulinw:    佩服你的毅力~·
謝謝。
回復 xinsheng 2015-7-23 13:05
蘇牧閑筆: 謝謝同行。太可惜了,你放棄了。難道不能再做回去嗎?有不少人休一段時間,再會去啊。你應該回去。但,生活中確實不是只有當醫生一條路。ENJOY LIFE 是最重要的
當時主要心思在孩子和照顧家庭上面,再加有不錯的其他選擇,確實的,ENJOY LIFE 是最重要的, 所以就一直安於現狀了。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3 13:18
xinsheng: 當時主要心思在孩子和照顧家庭上面,再加有不錯的其他選擇,確實的,ENJOY LIFE 是最重要的, 所以就一直安於現狀了。
很高興和你的交流。的確,人的選擇很多。不一定非得如此。
回復 亦云 2015-7-23 16:46
功夫不負有心人呀,歷盡千辛萬苦,你的醫牌至少也有你賢妻的一半。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3 17:07
亦云: 功夫不負有心人呀,歷盡千辛萬苦,你的醫牌至少也有你賢妻的一半。
謝謝,謝謝。她確實是一個賢內助。非常重要。
回復 wo? 2015-7-23 20:14
厲害
回復 Thinkaboutit 2015-7-23 21:00
英文幾乎都不懂,也能通過技術移民和考到醫牌,而且只用6年時間?不可思義的天方夜談。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3 21:07
wo?: 厲害
謝謝。談不上厲害。一個考試而已。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3 21:20
Thinkaboutit: 英文幾乎都不懂,也能通過技術移民和考到醫牌,而且只用6年時間?不可思義的天方夜談。
謝謝你的評語。其實,很多澳洲醫生的東西是公開的,每個醫生第一次註冊的時間都是大眾能夠查到的。沒什麼秘密。我從沒覺得六年是多麼值得炫耀的事情,八年,十年又如何。關鍵是去做這件事,我只想和大家分享我們那幾年的經歷而已。等我和她老的時候,有一些往事值得去回憶。我也相信,多少人讀我寫得這些,並不會認為我在炫耀什麼。如果有人真的認為我現在是炫耀,那麼接著往下讀,就會不舒服了。
回復 【小蟲攝影】 2015-7-24 04:02
非常敬佩您的精神,從不會英文到考出醫生牌照。太不容易了,給您獻花。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5-7-24 04:49
雖然苦,心中有希望!佩服你們這些苦讀書,有目標的人。。。勝利總是屬於你們的!問好!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7 21: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