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六年,從零英語到澳洲醫牌(四)五:歷史只在一瞬間

作者:蘇牧閑筆  於 2015-7-21 06:2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六年,從零英語到澳洲醫牌|通用分類:移民生活|已有42評論

五:歷史只在一瞬間

面試失敗后,我們的前景變得很茫然。護士,做不成;檢驗員,沒人要;理療和放射,英文要求又高;驗光師,那就更加遙不可及。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其它可以試的了。

可能是情緒低落,或者是心不在焉,那段時間,我的腦袋經常是木木的,有點兒魂不俯體。出門時常忘事兒,不是交完錢忘記拿走東西,就是關上車門忘記鎖。我曾自認還是見過一點兒人和事的,遇事兒不太慌。可經過了一年的探索,追尋,卻發現那些個還有一點兒可能的機會一個一個被堵死了,我不知道明天在哪裡?前途在何方?一切是那麼迷茫,看不透,見不到一點兒光亮。胸口時常感到很悶,一塊石頭壓著。我第一次發現原來自由並不是那麼好玩,尤其這種絕對的自由,沒有對錯,沒有好壞,沒有參考,沒有指點迷津。一切回到原始野生,赤手空拳,什麼都有可能,什麼又都可能沒有,一切全靠個人的觸覺和視覺,吸收吐納后入腦,剝離分類,去偽存真,進行抉擇。這對一貫循規蹈矩,習慣於別人指定好路線,自己照著括弧添答案的人來說,很是痛苦。

離家不遠處,有一個海灣,沿岸一條土路。妻子怕我悶在家裡,會出毛病,就天天晚飯後拉我去散步。我倆慢慢走,兒子在前面蹦蹦跳跳,跑來跑去,時常撿起一兩個貝殼給我們看,問喜不喜歡?我很少說話,平日里寡言,總當聽眾的妻子,卻成了多話的人。她總是安慰我說,別擔心,我們剛剛出來,一切還不太熟悉,日子會慢慢好的。有時,她就陪著我在大石頭上坐著,一坐幾個時辰,兩個人都不說話。

那時,電腦課,我還沒上完。雖然中間停了幾個星期,我對電腦也漸漸失去了興趣,但為了生計,也抱一線日後能找工的希望,就又回去了。

一天,下了幾個小時大雨,等到差不多下課時,天才晴。我鑽進車裡一打火,幾聲悶悶的嗚聲,然後就說什麼也不動了。我一摸大燈開關,心想壞了,忘記關大燈,電都跑光了。我恨得用腦袋砸了一下方向盤。

呆坐了一會兒,我想起,這附近有一個朋友,就給他打電話。一會兒,朋友到了,連上線,充上電,車可以發動了。朋友說,到我家坐一會兒吧,天怪冷的。我說,行。

朋友家裡很暖和,燒著壁爐。泡了一壺茶,他,他太太,和我三個人東一句,西一句地聊著。他太太問我,孩子多大了?長得壯不壯?吃得怎樣?我說,小傢伙這兩天發燒,也不想吃,看來是感冒了。她說,看醫生了嗎?我說,沒有。用國內帶來的藥品頂著吶。她說,知道你倆都是醫生,但這兒畢竟是國外,還是找個當地的家庭醫生才好,萬一有事兒,也好找個明白人問一問。

我一想也對,就向她要了他們常看的家庭醫生的電話。姓G,女的。

第二天,兒子的燒沒那麼厲害了,就是咳嗽重了,我倆聽了聽,知道他沒什麼事兒,但一想認個門也好,就給G醫生打了一個電話。G醫生很親切,問了我老婆幾個問題,當知道我們住得離她家不太遠時,就熱情地說,下班后,到我家來看吧。方便點。

兒子就是感冒了,看了幾分鐘就看完了。G醫生邊寫處方,邊問我們。蘇先生,一看就知道你是新來的,以前是幹啥的?我答道,很慚愧,以前我是醫生,我太太也是,我倆是同學。G醫生抬起頭來,笑著問,真的?你倆是哪個學校的?哪一屆的?老婆一一做了回答。她更笑了,咱們是同屆,只是我在江南讀書而已。您是大陸人?我倆睜大眼睛了。從來沒聽說過大陸人在這裡做醫生的。G醫生說,不奇怪,到目前為止,我是唯一一個大陸人在這裡做醫生的,也是一關關考出來了,已經幾年了。

她突然問,你倆為什麼不考試?
我倆趕緊擺手,說,我們哪行?我倆英文太差,ABC才認全,哪敢考試啊!
她說,別那麼謙虛。能考進那間醫學院,就說明你倆不差。再說,你們不試怎麼知道不行。現在,老試改了,新試才剛開始,說不定是一個機會吶。

又聊了一會兒。她聽我老婆說,我們可以拿學生津貼上學,一家人的開銷勉強夠用。她就說,哪就更不用怕了。你倆真應該去考試。

我說,我倆是學俄語的,從小到大在學校里沒學過英文。她一愣,啊!是這樣!她說,真是可惜了。但我覺得你倆應該考,又不怕活不下去,而且現在在英語國家,說不定過兩年就行了。

我默然。
她說,我真覺得你們應該去試。不試,怎麼知道?說不定就成了吶。

出來后,她家車道是個小斜坡,一路上不說話。我在前面打著傘,她們娘倆打傘在後面跟著。走到車邊,我把後車門打開,老婆把兒子放好,繫上安全帶,合上了門。我撐著傘,把老婆讓進副駕駛,我砰的一聲把她的門大力地一摔,老婆在窗戶里大吃一驚,身體抖了一下。

我打開駕駛門,坐了進去,老婆怨道,你發什麼瘋?誰惹你了?
我說,就這麼定了!
她說,什麼就這麼定了?
我說,考牌。
她瞪大眼睛,張大嘴,說,你沒事吧?不發燒吧?
說罷。她側過身來摸摸我的頭。我一把把她的手扒拉開。
沒事。我說。

一晚無話。臨睡前,她說,你這是真的?決定了?
我說,真的。你給我一千二百塊錢,我明天早上去買書。
她看了我一眼,沒說話,起身去拿錢。
我知道她的擔憂,出國時,我們總共帶了三千美金,這段時間還花了點兒,應急的錢實在不多。

第二天一早,我沒去上學,就直奔醫學院旁的小書店去了。花了差不多一千多點兒,買了大部分美國試USMLE Step1的書,就直接回家了。

隔了兩天,兒子複診。看完了病,G醫生問,你們想得怎麼樣了?準備試試嗎。
我說,我已經買了書。
她說,買了什麼書?
我說,考試的書。
G醫生,大吃一驚,倒退了兩步。喊她的先生過來。她說,聽見沒有,蘇醫生準備考試了!他是學俄語的,他敢考!
他先生也吃了一驚。說,真的?
G醫生有點兒激動地說,來我這兒問過的不下百人了,絕大多數人問完一次就沒聲了。你是第一個,這麼當機立斷就做決定了。蘇醫生,我看好你,你一定能考上。

他年之後,我和老婆憶起往事。老婆說,人生有時真是有意思。在某個時間點,偶遇了某個人,說了某些話,定了某件事,就影響了人的一生。我說,是。我們應該永遠記得G醫生,是她的一席話點明了我們未來的方向。這以後的所有一切,都是那天那個傍晚所決定的。老婆點頭稱是。她說,我就佩服你這一點兒,關鍵時,你膽兒就是比較大。我笑了笑。

六:艱難困頓的考牌路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2 個評論)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5-7-21 08:41
我早期有一篇文章題目是」命運多舛"。就是我在紐西蘭的家庭醫生考牌的事。但她的命運很不性,雖然考上了。。但生活很不幸。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1 09:05
sissycampbell: 我早期有一篇文章題目是」命運多舛"。就是我在紐西蘭的家庭醫生考牌的事。但她的命運很不性,雖然考上了。。但生活很不幸。
謝謝。我看了您的文章。我知道您在說誰了。唉!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5-7-21 09:28
蘇牧閑筆: 謝謝。我看了您的文章。我知道您在說誰了。唉!
你認識他們嗎?她和女兒還在紐西蘭。現在生活的不錯。只是還一個人。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1 09:37
sissycampbell: 你認識他們嗎?她和女兒還在紐西蘭。現在生活的不錯。只是還一個人。
當然。我們都認識。
回復 看得開 2015-7-21 09:40
背水一戰,好!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5-7-21 09:40
蘇牧閑筆: 當然。我們都認識。
我認識她一年後,才敢提家裡的事,才知道她的遭遇。讓人扼腕嘆息。
回復 tea2011 2015-7-21 09:48
蘇牧閑筆: 當然。我們都認識。
世界真小〜
回復 越湖 2015-7-21 11:04
除非命運和你對抗到底,否則總有出路。前提是得自己不放棄。
回復 sun1161 2015-7-21 11:55
如果樓主從英文是零的程度,能考過MCQ Exam and clinical exam,再經過專科訓練成為一個澳洲的醫生那可是神奇!我覺得你有個好老婆,在你考試過程中一定有不少心酸經歷,有都少有英文基礎的IMGs付出同樣的辛苦都沒有如願?而你能從一個英文零的程度到今天行醫,可謂厲害的主!本人考過 MCQ and clinical Exam 知道其難度,後來只因為澳洲醫生錢賺的不如美國,所以「跳槽」來美國靠USMLE Step 1, Step 2 and Step 3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7-21 12:14
毅然決然,孤注一擲,了不起,有大將風。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7-21 12:14
sissycampbell: 我早期有一篇文章題目是」命運多舛"。就是我在紐西蘭的家庭醫生考牌的事。但她的命運很不性,雖然考上了。。但生活很不幸。
文章在哪兒啊?   找到~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5-7-21 12:29
秋收冬藏: 文章在哪兒啊?    找到~
我剛來村裡時寫的。考試的情況很一樣。
回復 yulinw 2015-7-21 13:17
   某個時間點,偶遇了某個人,說了某些話,定了某件事,就影響了人的一生。重要是你的決心~~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1 14:05
看得開: 背水一戰,好!
謝謝。有時是沒辦法和無奈啊。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1 14:06
sissycampbell: 我認識她一年後,才敢提家裡的事,才知道她的遭遇。讓人扼腕嘆息。
是。人生無常,難以預測。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1 14:06
tea2011: 世界真小〜
當時考牌的人很少,也就十幾個人。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1 14:07
越湖: 除非命運和你對抗到底,否則總有出路。前提是得自己不放棄。
完全同意。不放棄,就是出路。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1 14:21
sun1161: 如果樓主從英文是零的程度,能考過MCQ Exam and clinical exam,再經過專科訓練成為一個澳洲的醫生那可是神奇!我覺得你有個好老婆,在你考試過程中一定有不少心
謝謝。從初中,高中到大學,我們都學的俄語,像你們學英語一樣。剛上大學時,我想轉成英語,可一張口,年級老師就給堵死了。他說,已經定好了,不能改。再說,學餓語的人少,說不定是一個優點。

我考主治醫生時,也考的是俄語。你也很厲害,兩邊都考過了。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1 14:22
秋收冬藏: 毅然決然,孤注一擲,了不起,有大將風。
不是大將,是衝動。沒辦法。
回復 蘇牧閑筆 2015-7-21 14:22
yulinw:    某個時間點,偶遇了某個人,說了某些話,定了某件事,就影響了人的一生。重要是你的決心~~
謝謝。遇到對的人,也非常重要。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2 00:5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