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周世鋒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國顛覆國家政權犯罪案件警示錄

作者:民主鬥士陳小波  於 2016-8-6 11:5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關鍵詞:警示錄, 國家

8月2日至5日,周世鋒、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國顛覆國家政權犯罪案件一審先後由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併當庭宣判。周世鋒、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國分別被判處七年半至三年不等有期徒刑,其中翟岩民、勾洪國被宣告緩刑。4名被告人均當庭表示認罪懺悔、服從判決,不上訴。
  案件的依法宣判,意味著少數不法律師、非法宗教組織、網路推手、職業訪民、境外反華勢力深度勾連,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台,通過在公共場所非法聚集滋事、炒作熱點案事件、攻擊國家憲法法律制度、煽動製造官民衝突甚至大規模流血事件,企圖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犯罪行為受到法律的公正懲罰;其所謂「整合國內反體制力量、促進黨內分裂、爭取國際社會介入」三大目標和「轉型方案、建國方案、民生方案、獎勵方案、懲罰方案」五項方案等陰謀,也暴露在法治和正義的陽光之下。
  案件的依法宣判,更向西方反華勢力發出嚴正宣告:中國的憲法法律底線不容挑戰,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不容踐踏。面對披著所謂「民主」「人權」外衣的所謂「推牆」運動和「顏色革命」,中國沒有麻痹,中國早已警醒,中國將以最堅定的決心和最強大的力量捍衛自己的制度和政權。任何妄圖破壞中國和諧穩定、顛覆中國國家政權、阻止中國和平崛起的圖謀,註定不得人心,也必將受到法律嚴懲,最終走向可恥的失敗。

  「死磕」個案意在「死磕」體制

  2015年5月20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大門前,突然出現了這樣一幕——一名光頭大鬍子中年男子帶領一些不法人員,以聲援一起案件為由,在法院大門口給該院院長擺設「靈堂」,並高聲叫罵、侮辱誹謗,引來大批群眾圍觀,造成周邊道路長時間堵塞,嚴重擾亂單位工作秩序和社會秩序。
  這名男子就是「網路名人」「超級低俗屠夫」、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行政助理吳淦(另案處理)。當日,吳淦等人被南昌市公安局東湖分局行政拘留;5月27日,吳淦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誹謗罪被福建省廈門市公安局思明分局刑事拘留。境外媒體很快刊登出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關於此案的評價。周世鋒接受採訪時污衊國家機關構陷吳淦,惡意攻擊我國人權狀況,並將吳淦美化為「中華民族的寶貴財富」,煽動不明真相的一些人對國家政權的仇恨。
  這並不是個例。近年來,全國各地出現多起類似案事件,其炒作手法幾乎如出一轍:法庭內,少數不法律師打著「追求真相」「維護公平正義」的旗號,罔顧法律事實,當庭侮辱法官、大鬧法庭,甚至蓄意讓自己被逐出法庭,繼續以此炒作;法庭外,一些職業訪民圍觀「聲援」、舉牌滋事;同時,有人還在網上網下炒作,接受境外媒體採訪,將案件不斷炒熱、炒大。
  這些人如此熱炒究竟是為了什麼?吳淦等多名證人證言顯示,這些行為來自周世鋒的直接授意或得到周世鋒的幕後支持。周世鋒之所以這樣做,除了提高知名度、獲取更大經濟利益外,還隱藏著一個不可告人的目的——「推牆運動」。
  「推牆運動」,這個大多數人都不甚理解的概念,卻在周世鋒等人的思想和言行中根深蒂固——所謂「推牆」,就是要推翻中國現有體制和制度,實現「顏色革命」。
  周世鋒自稱為律師界「宋江」,不僅將其他律師事務所不敢聘用的「死磕派」律師王宇等人招至旗下,也聘用有多次違法記錄的吳淦、刑滿釋放的劉某新為行政助理,號稱「文有劉某新、武有吳淦」;還特意聘用曾在某國家機關工作的黃某群、曾在某中央媒體任職的謝某東等人,並四處炫耀。周世鋒承認,「通過這些人,採用侮辱、誹謗、捏造事實等方式,攻擊官員、政府和司法體制。」
  「周世鋒是領導者、組織者,把這些人糾集到一起形成一股勢力。」黃某群說,表面上是「死磕」司法個案,其實是「死磕」司法制度和社會制度,煽動更多人對國家政權產生仇恨、怨恨的心理,這就是搞「推牆」運動的一種形式。

  散布「推牆」思想蠱惑人心

  黑龍江建三江、山東濰坊、河南鄭州……在多起熱點案事件的惡意炒作中,都有一些職業訪民參與其中,不問真相、不顧事實,與不法律師彼此呼應、非法聚集滋事。而擔任現場組織指揮角色的,就是被稱為「訪民經紀人」的翟岩民。
  翟岩民在供述中說,每次事件都是少數不法律師先挑起事端,第一時間到達現場,職業訪民迅速跟進,繼續炒作、發酵;把事件炒起來以後,就開會進行組織、策劃、預謀,決定具體分工。他負責現場總指揮,另外有人負責網上募捐、發帖炒作。「這是一個固定的模式」。
  事實上,正如翟岩民自己承認的,這些案事件都與他自己沒有任何關係,他為何如此熱衷參與其中?翟岩民說,自己做生意失敗后,把不滿轉化為對體制和政府的怨恨,最終接受「推牆」思想,追隨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從事顛覆國家政權的犯罪活動。翟岩民追隨的人是胡石根。胡石根1994年因犯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2008年刑滿釋放。然而,胡石根並沒有悔改。2009年後,他以非法宗教活動為平台,網羅一些不法律師和職業訪民,散布顛覆國家政權思想,實施一系列顛覆國家政權的犯罪活動。
  胡石根是如何散布「推牆」思想的?多名證人指證,胡石根以「傳教」為名,實質卻是進行「洗腦」。胡石根經常將律師炒作的敏感案事件作為「成功案例」進行煽動,大談需要怎麼炒作、提供支持;同時鼓勵職業訪民參與聲援圍觀,「以被拘留為榮」,承諾如被拘留將發放「拘留補助」,還會為其家屬送去慰問金。
  「胡石根是我們的『精神領袖』。」翟岩民供述,「胡石根對我『推牆』思想的形成和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我參加的一系列敏感事件的組織、策劃、聲援、炒作,都是以胡石根的思想為指導的。」多名證人證言顯示,胡石根深知自己乃至非法宗教活動力量薄弱,不足以「推牆」,卻企圖通過炒作一起起熱點案事件,不斷激化社會矛盾,通過「剔縫掏磚」的方式逐漸實現「顏色革命」。
  炒作「慶安槍擊事件」,就是「推牆」思想付諸實施的一次實際行動——事件發生后,少數不法律師迅速建立「慶安事件維權」微信群,趕到慶安火車站打橫幅;吳淦等人造謠「警察槍殺訪民」「央視視頻造假」,煽動「下一個死者就是你和我」,發起對當事民警「人肉搜索」;周世鋒等人連續發表聲明、接受境外媒體採訪,故意歪曲事實、抹黑攻擊;胡石根指使翟岩民組織職業訪民,分多批次前往慶安舉牌滋事,事後在北京設宴為被拘留的職業訪民「慶功」,稱他們為「維權勇士」……由此,在這些人的周密組織和精心「導演」下,一次民警依法合規的履職行為被歪曲為「民警槍殺訪民」,演變成一起重大輿論事件,嚴重誤導廣大網民和群眾,在海內外造成惡劣影響。

  背後時時閃現反華勢力影子

  周世鋒、胡石根等人在國內大肆進行「推牆」運動的背後,時時閃現著西方反華勢力的影子——
  2014年3、4月間,胡石根指派勾洪國等人赴境外參加由分裂分子參與的具有反華性質的培訓,接受推翻政權思想和方法的言傳身教。勾洪國參加培訓返回北京后,將培訓內容向胡石根進行彙報,並將相關資料交給胡石根。「這個『領袖營』有『藏獨』『疆獨』等代表參與,學一些理論和技能,理論就是反對中共,技能是怎麼對抗政府,怎麼對抗執法等。」胡石根在供述中說。
  勾洪國說,「胡石根本人無法出境,他就是想將我培養成為一個在國外『民權』組織活動時他的代言人以及在國內推行『民主』運動的骨幹。一旦國內爆發『運動』,可以利用我在培訓中的所見、所學來組織大家對抗政府。」
  在組織少數不法律師、「民運」分子赴境外培訓的同時,一些境外反華組織還以直接資助、安插境內代理人的方式,為「推牆」運動推波助瀾。據李和平供述,他於2013年開始與境外某基金會開展一個為期3年的合作項目,該基金會提供資金,他負責項目實施。
  李和平的助理高某證實,這個合作項目的實質是在國內挑選少數不法律師和部分職業訪民,組織召開研討會、舉辦培訓班,煽動他們對中國司法制度和社會制度的不滿情緒,慫恿和資助他們參與一些敏感案事件炒作。選擇的敏感案事件或確定的培訓項目均要提前報給該基金會,獲得批准后再開始實施,所有費用實報實銷。2015年上半年,吳淦等人前往南昌,在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門前公然侮辱他人、擾亂單位秩序,相關費用即由該境外基金會報銷。
  證據顯示,西方反華勢力參與「推牆」運動的伎倆還有更多——
  胡石根、李和平、吳淦等人先後多次獲得境外反華組織頒發的獎項。2013年1月,周世鋒收到某境外反華組織寄送的賀卡,上面寫道:「中國正處在大變的前夜,天就快亮了。」
  周世鋒還在供述中承認,「死磕派」律師加入律所,以及衝擊法庭、擾亂司法的行動,引起了境外勢力的興趣。「他們積極拉攏我,是想利用我們繼續衝擊法院審判,衝擊整個中國的審判秩序和其他司法制度,給中國政府製造麻煩。他們的最終目的,是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不法律師、非法宗教組織、網路推手、職業訪民、某些境外反華組織,這些圈子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實際上有著嚴密的組織、明確的分工以及隱秘的聯絡,還有境內外資金支持,已經達到深度勾聯的程度。」辦案人員指出,不法律師利用司法個案挑起事端;非法宗教組織拉攏吸收職業訪民並「洗腦」;網路推手負責組織串聯、網上炒作;職業訪民負責到各地圍觀滋事; 境外機構提供資金支持和輿論抹黑攻擊。各個圈子平時相對獨立,每當發生敏感案事件時,周世鋒、胡石根、李和平等各個圈子的上層人物就密切聯繫,帶領各股「推牆」勢力共同參與、相互策應、各司其責,實施一系列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犯罪活動,企圖引發大規模官民對抗,製造大規模流血衝突,把國家搞亂。

  與人民為敵難逃國法懲罰

  如今,面對莊嚴的法律,多名被告人幡然醒悟、深刻懺悔——
  「境外反華勢力不願意看到一個強大的中國屹立於世界東方,他們想方設法對中國發動『顏色革命』。一些外國機構、組織和媒體,這些年來之所以頻繁地跟我接觸,給我支持,就是看中了我作為律師的特殊身份,以一個熟悉法律的人來挑戰法律、挑戰制度,破壞力更大,更能夠實現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他們的企圖得以實現,我們國家幾十年的發展建設、十幾億中國人民的辛勤付出換來的成果,都會毀於一旦,老百姓將成為最大的受害者。到那時,我將成為國家和民族的罪人。我現在對自己的行為真是追悔莫及。」在悔過書中,周世鋒痛悔地寫道。
  在最後陳述時,胡石根表達了深刻悔意。「我深深認識到自己違法犯罪問題的嚴重性,自己的所作所為給國家、社會造成嚴重危害,也給自己、家人帶來了巨大傷害,現在想來,悔恨萬分。國家把我培養成一個大學教師,本該努力工作,報效國家,卻由於長期受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潮影響,出獄后不思悔改,在反黨反政府的犯罪泥潭裡越陷越深。」他說,這次教育比以往任何一次法紀教育都更為深刻,觸動靈魂,我決心以後不再參與反黨反政府的活動,遵紀守法,做一個合格公民。
  庭審內外,有更多人心生共鳴、感觸尤深——
  「『顏色革命』的本質是某些西方國家和利益集團煽動受害國內部矛盾、勾結受害國反動勢力、驅使教唆受害國反動分子,企圖干涉該國內政、製造國內混亂、推翻國家政權、影響國際政治格局,進而從中獲利的一種惡意政治行為,與真正的民主、進步背道而馳,會給社會帶來極大危害,註定是不得人心的。」天津市人大代錶王澤慶表示,「這些敵對勢力跟我們國家和社會發展進步的主流力量比起來,只是強大主旋律中的一些噪音,他們的『推牆』運動不可能成功,『顏色革命』陰謀不會得逞。當前,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正在深入推進,這些都是文明、進步、積極的因素,能讓中國老百姓更加幸福。」
  旁聽了庭審的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國浩律師事務所首席執行合伙人呂紅兵深有體會地說,本案教訓深刻、警示意義重大,特別是警示廣大律師要守住律師職業的底線和紅線,不得利用律師身份策劃、煽動、組織某些利益群體,干擾破壞正常司法活動和社會秩序,更不得借炒作個案破壞憲法確立的國家基本制度,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一定要敬畏法律、忠於事實,做當事人合法權益維護者、社會主義公平正義保障者、國家治理現代化推動者、經濟社會發展服務者,厲行法治,維護法律尊嚴和權威。」
  「作為中國的新一代,我們已經清醒地意識到『顏色革命』的危害和風險,我們深知,維護國家安全和政權穩定是我們不可推卸的責任。最好的愛國行為,就是努力學習、做好工作,為中國的繁榮昌盛貢獻力量,讓『顏色革命』 的圖謀永遠遠離這片值得我們深愛的國土!」清華大學法學院研究生李廣德語氣堅定,透出自信和力量。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8 23:1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