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曬我2008年在廣州參加的一個美容培訓班

作者:qwxqwsean  於 2019-4-14 02:2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回國記錄|已有8評論

2008年在廣州參加過一個美容培訓班,為期25天。 這已經是塵封的記憶,在我的腦海中逐漸模糊,逐漸消失。 但我想起女人們即使亂談男朋友,也不肯跟我,想起了那個培訓班裡一個女人的例子。 所以現在臨回國前兩三天還有閑空上網,就寫幾句。

 

那個培訓班裡的一個20-22歲女孩,在那一個月里,前半個月和她同班的一個男生同居,後半個月和班裡的另一個男生同居。 在兩段同居之間,大約有一個星期暫時處於沒有男朋友的狀態。

 

她在和前半個月的男朋友分手后,其實我試圖和她交朋友。 她也完全知道我是美籍華人。 她中學文化程度,在廣州的髮廊美容店打小工,顯然生活拮据。 但她把我干凈利索地拒絕了, 她只感興趣和那些無文憑,也無一技之長,也沒錢的男人同居。

 

她自己相貌平平,微胖,水桶腰,脾氣又不好,手藝估計也不行,她去髮廊打小工,預計僱主都不看好她,就這樣,她又喜歡亂睡男人。 這麼個女人,床上一點都不缺男人, 想和哪個男人上床,就和哪個男人上床。 當然,估計她和各個男朋友上床都不收費。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qwxqwsean 2019-4-14 02:25
我去參加那個美容培訓班,目的就是為了找老婆。 先是從羊城晚報上找到培訓班的廣告,打電話諮詢后,即去報名上課。



學費大約是一千元,交一個月的住宿費,大約300元/月。 是在一個居民樓里的上下鋪。 男女生都住在一起,但不是在同一個房間。



我報名時出示美國護照,假稱我想學美容,是為了以後在美國開美容店。



那個民辦教育公司同時開有美容培訓班,和髮型培訓班。



美容培訓班大約10個學生,除我之外都是女的。 髮型培訓班貌似有20個學生,一半女,一半男。 但這些學生,除非自己在附近有住處,大約10個男女學生住在學生宿舍。



兩個班的學生在相鄰教室上課,下課在一起聊天,相互很熟悉。



學生宿舍位於小巷裡的一個民居院子小樓。我們住在一樓,類似於兩室一廳的結構。 院子里有景觀樹,有廚房浴室,去上課只需要步行100米。很方便。



培訓班位於小北路。 附近是繁華的城中村,同時也是做對非洲進出口貿易的黑人的聚居區。 那個區域貌似有上萬黑人。
回復 qwxqwsean 2019-4-14 02:25
上課地點的樓下是個真功夫餐廳,馬路對面,就是著名的黑人貿易區和繁榮的城中村。



城中村的小巷裡有農貿市場,有百貨街,有小吃街,還有幾個妓院。



幾個妓院大約有十幾個站街女,大都是看似18-25歲的美女。 是真的美女,顏值高,身材好, 開價150元一炮。 無論接待中國人還是接待黑人,大約都是150元。 貌似她們的大部分嫖客是黑人。 我和她們聊過天,但我沒和她們做生意。



2008年後過了幾年,廣州掃黃,這些妓院都消失了。 近年風聲不緊了,估計那些妓院又重新營業了。



我那時對那個城中村,最感興趣的是麻辣燙。 實在太便宜太好吃了。 五毛或一元一大串,真的是很大的串。 比如五毛錢一串菠菜或塘蒿這樣的素菜,貌似有三兩。 葷素各點幾串,加上麵條,花8-10元,絕對可以吃飽,而且很大碗很豐盛。 30歲男老闆明顯講白話是本地人,居然他親手做,也是這麼正宗的麻辣味,很爽很好吃。 我那時幾乎每天都要去吃一次。 有幾家麻辣燙店,我最常去的是其中一家。



在那個城中村裡做妓女的美女們,也常去那個麻辣燙店吃。 偶爾我旁聽她們聊天, 比如兩個大美女一起吃麻辣燙,一個對另一個說,一個嫖客和她做愛時不斷叫喚「老婆。。。。」
回復 qwxqwsean 2019-4-14 02:25
學生宿舍雖然有廚房,可以用電爐,是否有煤氣鍋灶我就記不清了。 有兩三個學生經常在廚房做飯。 但那個時期,我還不太適應自己動手做飯,廚房裡的廚具都是屬於某個學生私有的,我也不能使用。 所以我那個時期,午餐一般是步行10分鐘去一個快餐店吃,模糊記憶5元一個大盒飯,一葷兩素吧,量大而且很好吃。 晚餐經常去城中村吃麻辣燙。有時也買幾個饅頭或烙餅和鹵豬頭肉之類的。 早餐怎麼吃的我已經忘了,推測也許在小店買腸粉,但更可能是自己在宿舍里用開水泡一元一包的速食麵。



在鄰居一樓,有一個30歲黑男租住。 他每天回家比較晚,而且他還雇了個40歲保姆婦女給他做家務。 因為他白天可能忙生意,回家時都深夜了,他雇的保姆是在大約凌晨12點前後給他做家務,估計包括打掃衛生,為他做飯,為他洗衣服。



夜裡12點前後保姆為他做家務時,他和保姆聊天,保姆說話的音量很大,我們住在隔壁的學生都能聽見,並且喧嘩噪音稍微影響我們睡覺。



一個30歲黑男,雇傭一個40歲中國婦人為他當保姆為他做家務,而且是在半夜12點前後。這給人遐想這個保姆是不是要和這個黑男陪床性交的? 不過,按我回憶當時的觀感,貌似那個保姆,就只是為他做家務,而並不是他的情婦也不為他賣淫。



想想估計也是,如果那個黑男的目的是找妓女,何必花那麼多錢雇這個40歲保姆為他做家務呢? 城中村裡隨時可以叫妓女,超級大美女,也就150-200元一炮。 何必叫這個音量這麼大,絕不溫柔的農婦一樣的保姆陪床呢? 我估計她為這個黑男僅僅提供家政服務而已。
回復 qwxqwsean 2019-4-14 02:26
再說一下美容班的課程。全部課程都由一個30歲廣州本地婦女教。

有一點象徵性的理論課和考試, 主要是實操。 包括女性的臉部化妝, 顏色搭配, 眼影,
眼線, 修眉毛, 畫眉毛, 腮紅, 口紅等。鑒定皮膚性質。臉部皮膚的保養, 塗幾種膏
後手指打圈。倒面膜。擠粉刺。幾種適合不同場合的套裝。

還有頭臉頸肩的各個穴位的按壓。

還有女裝頭髮的盤頭, 辮子的多種扎法。

大約十個學生, 其中相當一部分人來學培訓班前, 已經有一定的在美容店做小工的工作
經驗。所以我很難說我的成績是那個班裡最優秀的。不過我肯定是成績最好的學生之一。

即使我認真學習, 成績也名列前茅, 我如果去美容店打工, 仍然只能從小工做起。我如
果作為大工直接獨立為顧客做, 肯定速度慢, 而且質量不穩定。預計不花至少一年時間
練手和學新東西, 我不可能達到大工的水平。我學完之後, 沒有做美容, 所以基本上全
忘光了。

美容師用裸露的手指為顧客塗膏按摩, 對手指的皮膚磨損極大。我認為應該戴乳膠手套
按摩, 否則美容師的手指必然嚴重磨損。貌似美容師都是裸手操作, 既會嚴重磨損自己
的手指皮膚, 又會傳染皮膚病。
回復 qwxqwsean 2019-4-14 02:26
為啥總是只有我一個人曬自己的事情? 其他人都是一分鐘前剛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 沒
有任何生活經歷和閱歷。

我是唯一的一個地球人在講我在地球上的所見所聞。其他人都是火星人, 對我所述表示
極其陌生, 既沒吃過豬肉, 也沒見過豬跑, 也沒聽說過有豬這種東西。
回復 qwxqwsean 2019-4-14 02:27
再說一下我試圖通過參加那個美容班勾搭女人的成果。



那個美容班有大約10個女生。 隔壁的天天見面的髮型班,也大約有十個女生,但髮型班同時還有大約10個男生。



這些都是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 都是中學文化程度,沒有誰上過大學。 大部分已經出來打工幾年。 大部分女人都有男朋友或老公。



髮型班的男生,從平日談吐,給人印象就是中小學里的後進生,而且有些人還有些調皮搗蛋,比如幾個男生在教室里推推搡搡,踩凳子打鬧,言語也粗俗。 女生除了個別的可能做雞亂搞的,大部分人給人觀感還算正經。



這些學生基本上都來自農村或小城市。 大部分人都會講廣州白話,其中有幾個家鄉是湖南江西的,大部分似乎是廣東本省人。



我的目的雖然是泡妞,但也沒傻到直接就和她們約炮。我都是作為普通的同學關係,試圖和她們做為同學,正常和他們搭訕聊天。 結果是,和我同一個美容班的約10個女生,無一人願意和我聊天, 幾乎完全搭不上話。 我和她們當了一個月的同班同學,從來無法和她們正常聊天,也就無法知道她們的情況,比如她們的家鄉哪裡,出來打工多少年了,婚姻家庭狀況等等,因為她們幾乎徹底地不理睬我。 所以最終畢業四散而去,我也沒能記下其中任何一個女孩的姓名和聯繫方式。



隔壁的髮型班的學生, 因為男女生接近1:1,我和他們中的女生就更難搭訕了。 不過有一個髮型班的美女在一次課間主動和我搭訕,我在言談中,叫她幫我介紹一個對象,說我可以很快為她辦移民。 她一聽,很快就介紹了一個她的女性朋友給我,並告訴我那個女孩的電話號碼,叫我打電話給她詢問。



然後我就打電話問那個女孩。 那個女孩在電話里沒和我說幾句話,顯然表示對我,以及對於去美國,沒有任何興趣。 然後我向髮型班的那個美女報告說她介紹給我的那個女孩,對我沒興趣。 她感到詫異。不過後來她也沒有再介紹其它更多的女人給我。



和我同住學生宿舍的幾個男女,其中的女生基本上都是有男朋友的,而且無論男生女生,從來沒誰和我正經聊過天。等於是我和他們一起住了將近一個月,當了一個月的室友,我也沒能和他們中的任何男生或女生交上朋友,直至大家畢業四散而去,我也沒能記下他們任何人的姓名電話。



這些培訓班的學生,畢業后一般都去美容店或髮廊打小工去了。 其中一些人,是為他們的親戚開的店打工。



從勾搭女人這個角度看,我2008年花一個月參加美容班,一無所獲。 我只是學了些美容的知識和技能,但我畢業后從來不做這個行業,所以半年一年後,所學的美容知識技能也全忘光了。
回復 qwxqwsean 2019-4-14 02:27
我參加廣州那個髮型班期間,後來給我最深印象的是我在街上目睹的騎自行車運瓶裝飲用水的工人。 一車運11瓶水,每瓶水20公斤。 那時期廣州禁摩禁電禁人力三輪車。 送水工只能用自行車運水。我在廣州住的一個月期間,幾乎每天都能多次目睹街上騎自行車的送水工。



我有一次目睹一個40歲男,用自行車後面載著兩個大塑料桶,桶里是從餐館收集的泔水,猜是想運回家餵豬。 目測兩桶泔水可能有兩三四百斤。 他極力試圖把自行車沿著坡道推上高架橋,他已經沿著坡道向上走了至少三四十米,摺合可能二三樓高,但顯然他的力氣已經用盡,他弓著身企圖把自行車再向前推,但已經不能再前進了。 高架橋都是快車道,沒有慢車道,相當於封閉的高速公路,他推著自行車,載著三四百斤泔水,企圖上高架橋。這個場面給我留下印象極深。



還有一次目睹一個貌似廣州本地高中男生,在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街邊人行道上邊走邊低頭玩手機。 突然一個十幾二十歲的小伙奪了他的手機就跑,他的反應很快,立即起步追趕。 搶手機的那個小伙跑出大約十米,突然跌倒,手機摔落地上。 搶手機的小伙立即爬起來急速逃跑。 被搶手機的小伙把摔落地上的手機撿起來,沒有去追那個搶劫者。 整個過程, 被搶手機的小伙一聲沒吭。
回復 PETERSAOPAULO 2019-4-16 01:26
連美國護照都幫不了你勾妹,那得人多衰啊。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9 16:3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