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哪裡的國人最能作

作者:西方朔2  於 2019-1-28 05: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回國記錄|已有5評論

  時下人們把無事生非沒事找事,或無理取鬧的行為叫作。

這裡所說的作不僅指男女相互的情感鬧騰,比如情侶或夫妻做些讓對方受點心傷身傷神傷、整些睡不著覺吃不下飯的動靜、藉以修理對方、使自己心裡平衡,不是指那些無事生非、或胡作非為,也不是自信自大野心勃勃的好大求多的冒險精神。我這裡所說的作是指出自本性的自然的且無惡意的、又震人睛、醒人神有一定震撼力的行為。

               例一 : 一個半仙

   同學的老爸高中文化程度,在那個年代已經算可以了。老先生也有正常工作,可後來不知怎的,迷上了玄學,天天在家裡修道和鬼神交往,把好好的家弄得陰森恐怖。幾年後據他兒子我同學說,他爸爸修成了半仙,經常出入港澳給一些富商名顯治病消災,且頗受歡迎。只是老先生當了不到十年半仙,便撇下還沒老的半老伴兒和一雙兒女駕鶴西去。我不知老先生是提早修的圓滿成仙了,還是……..

   再說老先生留在人間凡塵的一雙已是成人的兒女---我的同學和她漂亮的姐姐。姐姐長像絕對可用一塊小家碧玉來形容。她身材玲瓏又長成一副美麗精緻的瓷娃娃臉。闖深圳后,不到三年她就住進了自己的房子,後來又開了審計所,再後來越做越大,再後來移民澳洲,把偌大的生意給了一向在她眼裡不成器的她弟弟我同學。再後來的近幾年據說改行做新能源,已達到在港深上市規模了。

   再來說半仙的兒子—我的同學,他應該算標準的混混,三教九流都熟。我們一起乾的混混事就不說了。上學時某些科的作業幾乎全靠抄我的混及格。後來接過她姐姐留給他的生意。他做的不但順利,而且越做越好,越做越大,行事作風也有板有眼,世故老道。該弔兒郎當絕不西裝革履,該西裝革履絕不弔兒郎當。近些年還涉足深圳的建築開發等領域。從市井小混混變成了商場的大混混了。當年學而優(部分)的在下反而活的不尷不尬。

           例二 :   一個奇葩富婆

    三年前X男去那座城市玩,第二天想先來個城市「紅色」游、然後去美院看看。他的親戚說今天有大任務不能全程陪他,說等會找個朋友帶他。半小時參觀完一處出來,剛走下展覽館大門台階,便發現一個中年女人從不遠處等侯我出來的親戚旁向他小跑而來,她一邊跑一邊喊哥,人到跟前的同時她的兩隻胳膊已經扣住了他的右胳膊,一邊熱情一邊勾拉著他同步向親戚站立的他們的車旁走去。他被這突如其來的情形整的有點蒙圈。

老美院搬走了她又陪他去新美院。到了晚上,親戚呼高朋引貴類說是為他接風洗塵,這位奇葩中女也在,就位時她非要他坐她旁邊,而且就餐過程一直和鄰座的一位某大集團公司老總鬥嘴,你來我往冷諷熱嘲、言辭不明不白。

   記得那天她說帶他去吃某處的特色小吃,其間還說她家沒人住,說她女兒去了北京讀書,房間空著,說他在親戚那裡住的不舒服,不用介意可以去她家住。他當然不會去。之後的幾天她一路殷勤,而他卻裝糊塗裝麻木。這種家庭背景的麻辣中年女人沒幾個是省油燈。記得那天和她吃面,他因不願意坐那髒兮兮的板凳,她竟然生氣,說他太講究。真他媽奇怪,明明那板凳滿是油污為什麼要坐。正好此時他的電話鈴響,不知為何她一看有人打電話,更來勁,他莫名其妙,接完電話便表示不想出去玩了,直接回賓館提前打包行李,預備第二天離開。

    她出生於高幹家庭,她也是那座城市為官府提供某類必須用品、且壟斷那個行業的老闆,典型的富婆。她脾氣火爆,說話粗聲大氣如放混合炮仗,是個極其沒教養的跋扈女人。他離開后,她還糾集她的閨蜜在qq上修理他、嘲諷他,說他自視清高啥的。再後來就刪qq沒聯繫了。

             例三: 一個潑娘

    她三十齣頭、大眼薄唇,長的玲瓏小巧清秀可人,可就這麼個嬌小女人卻是個標準的潑娘。她性情如夏季巴山的江河,大起大落。脾氣上來如洪水爆發,奔騰咆哮。心情好的時候風平浪靜: 白天倒映著美麗的藍天白雲,夜晚擁著彎彎的月兒和噴著芳香的岸邊野花。就這麼個可以在晴空朗月和黑雲壓頂、在柔波蕩漾和惡浪滔天之間瞬間切換的性格。

    據說她20歲就結婚了,父親的嬌寵養成的貪玩性格使她即便已經是十歲孩子的媽了,也還沒當成個媽媽樣子來,後來因她男人牌癮太大,終日不做正事而散夥。散夥時她居然豪氣衝天、孩子房子車子所有財產一分不要,凈身出戶住回娘家。

    只是散夥后,她一直都活在挫敗感中,一路消沉一路怨憤,之後和眾多被情感問題折磨到極限的女人一樣,學佛——去向印度三太子尋安慰。

    母女情深,貪玩和學佛之餘也開始思念女兒,她每天都要和女兒通話,以此來驅趕自己內心的孤獨,但每每和女兒通話,她總認為女兒繼母從中作梗,不希望她們過多聯繫,忍無可忍之後,某日她打聽到女兒繼母的出行訊息,便糾集她的幾個閨蜜把女兒繼母堵在路上修理,之後,她和女兒聯繫輕鬆頻密起來。她後來很是得意她攔路「罰罪」的果敢和所達效果。

   女兒越長越大,只是據說女兒也不怎麼理她這個媽媽了。也可能進入少女叛逆期不想被她天天關懷吧。令我捧腹的是,和她男人散夥后,她便心灰意懶,似乎看破紅塵。她無心工作,大半心思時間念經學佛。她幾乎每年都要和道友去川西或西藏朝聖。而每去朝拜,路費食宿迦納貢所用不菲,全靠在外做工的父親供給,而且日常吃穿用手也很松。衣食住行還挺講究。她說每月光基本開支最少就得五千。

   學了兩年佛的她不但沒學會寬容,沒學會淡看滾滾紅塵,反而變得古怪。與人意見稍有不和,便會橫眉豎目、甚至口出惡言。最震人睛的是,她這張奇葩之口可以一邊念經一邊咒罵人,仙氣俗氣一口吸。能把誦經聲和咒罵聲秒切。能把善念惡念完美組合一體,據說她有次和好友去外面吃飯時一邊理論一邊走路,走錯方向不說還把好友攔在大街中央決雌雄。

  她現在常常一邊手撥念珠一邊看瓊瑤電影,盼望電影里的那種夢幻愛情能發生在自己身上,而且預備再婚再生,只是一直不能如願。雖然眼緣不少,心緣卻杳無蹤影,至今一直在天地之間奔忙。我不得不服那個地方奇人多。而且那個地方像她這樣能作的奇人不少。

            例四:作錢——女子麻將班

   不說把麻將桌端到河裡去打,穿潛水衣到水底去打,單說一群四十歲以上專業玩麻將的婆娘,據說她們手段厲害得很,她們專門和當地朋友圈子玩,被她們贏的破產的不算稀奇。

    某家商品代理店,年營業數百萬,男店主經不起玩的誘惑,很快輸了六七百萬。店主還不起債,便出去躲。怕麻將班的人以店抵債,不忍把家裡唯一經濟來源斷送,婆娘沒法,於是便想假賣於親戚,但親戚也不敢幫忙。後來如何不得而知。

    另一30來歲作女,打電游輸了兩千多萬,辛苦賺來的豪宅家當全抵了債,目下住在租來的一卧室舊房,一樣天天瀟灑玩遊戲睡懶覺。

 

            例五:  作離

      那裡的離婚擺慶祝宴幾乎成為流行,無論夫妻雙方因何緣故,責在何方,散夥了很多夫妻會各自擺慶離宴。男人請男人的親朋好友,女人請女人的閨蜜朋友,總之,無論心裡有沒遺憾有沒痛有沒後悔,即便有以上,裝也要裝出一副若釋負重、終於甩掉包袱的輕鬆樣。畢竟,他們或協商妥協或訴諸法庭,散了也未必全屬壞事,之前的日子無論過的如意不如意,總算告一段落,有了重新開始的機會。至於今後的日子會是什麼情形,最少目前顧不得那麼多,尤其不能讓對方單方的慶離再傷害自己,再踩自己一腳。

         例六:作「死」

     一位60十歲老男,健康強壯精神奕奕,某日突發奇想,要把某部電視劇的故事來個現實版,要為自己提前開追悼會,要藉此弄清楚親友鄰里誰是真親誰是假意。主意一定,便和婆娘商量好,他們到外地製造「情況」說是得了什麼絕症,去大城市治療。一月後,老妻捧一骨灰合單回,說是名醫也沒能攔住死神,老伴兒被死神掠去。

    老伴回來后開始按他的要求安排了像模像樣的追悼會,而他深夜潛回家后,躲在幕後指揮自己的追悼會從布置開始到結束的整個過程。至於後來他的作「死」分清楚了多少親多少疏,在下就不得而知了。

          例7至例N  省略

     以上只是我所知道的那個地方能作的人里的萬分之一,說不定還不到。相信對生活在那個地方的人來說以上的「作」例根本不足為怪或比比皆是。無論是從以上個例還是從地域文化和風土民情看,那個地方的人都毫無疑問是中國最能作的人,那個地方就是重慶。重慶人的生活的主旋律就是樂作和作樂。

     西方朔

   2016—12—29 北美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南沙2 2019-1-28 05:55
官人被作了嗎?你是例2的男主嗎?
回復 西方朔2 2019-1-28 06:56
南沙2: 官人被作了嗎?你是例2的男主嗎?
噓!
回復 南沙2 2019-1-28 15:02
西方朔2: 噓!
你是男人還怕被劫色哈
回復 西方朔2 2019-1-28 21:30
南沙2: 你是男人還怕被劫色哈
是我弟弟
回復 Polar_bear 2019-3-25 01:26
例二被做得語無倫次了……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6-20 11: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