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讀書筆記 -《Road to Valor》

作者:舌尖上的世界  於 2016-10-7 09:5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說了也白說|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4評論

Gino Bartali是自行車運動史上一個傳奇人物,他的故事又跨越二戰這一段法西斯統治義大利時期,但是《Road to Valor》這本傳記卻寫得出奇地沉悶,實在是,… 我猜想,講故事的忌諱之一就是一門心思豎立英雄形象,那效果一般不會太好。比如說Spielberg先生最近的那個電影Bridge of Spies,塑造了一位美國律師的高大上形象卻不大能感動人,倒是那個蘇聯間諜老兄著墨不多反倒更有血有肉有立體感。沉悶的另外一個原因大概是作者並不是個自行車玩家實在體會不到其中的酸甜苦辣,也就難以把自己融進到故事裡面去,給人一個旁觀者不清的感覺。好在這一段歷史本身絕不平淡,讀起來讓人感觸良多。

二十世紀前葉的歐洲,自行車比賽十分風靡。那時候汽車還不是大眾承受得起的奢侈品,自行車才是勞動階層最實用的交通工具,那部義大利現實主義電影《偷自行車的人》正是講那個時代的故事。Gino Bartali就是當時歐洲人家喻戶曉的一位天才自行車手,非常年輕的時候就嶄露頭角在頂級大賽Giro d'Italia和Tour de France上摘得桂冠。不幸的是,之後的整整十年義大利遭受著法西斯黨統治和戰火的蹂躪,他能夠再次參加環法大賽的時候已經是別人戲稱的'老傢伙'了,然後這個'老傢伙'在相隔十年後再次拿走了冠軍的頭銜。這個十年跨度的冠軍紀錄一直保持到今天,還沒人能打破。

但是Bartali的真正傳奇卻是在他生前不為世人所知的,冒著自身生命危險救助猶太人的經歷,Bartali對這件事一直當作隱私諱莫如深,除了兒子對誰都不提起。加之他為之工作的天主教會也同樣保持著沉默,所以直到近幾年前事情才漸漸為人所知。

法西斯政府對體育運動的控制和利用,讀起來讓人感覺十分的熟悉。記者出身的墨索里尼非常善於利用體育運動的成績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為法西斯黨增光添彩。體育為政治服務,運動員的一切都由黨和政府決策,個人只好服從組織安排。所幸的是,當時的義大利畢竟還存在著另外一個不可小視的勢力 - 天主教會。Bartali出身一個虔誠的教徒家庭,他總還是可以在教會的保護傘下與法西斯黨保持一些距離。黨和政府也只能一面利用他環法大賽奪冠大肆宣揚民族優越,一面冷落著他給他點顏色看看,誰讓他不積極要求進步申請入黨,取得了成績不感謝黨和政府光感謝主呢!

墨索里尼的法西斯黨當年能夠在義大利煽動起那麼大的民族情緒,委實有些不可思議。如果說德國人的民族性可以用來解釋納粹的興起,義大利人的性格中似乎倒並不存在這種極端的秉賦,二戰中義國軍隊的不堪一擊與德國人閃電戰勢如破竹的強烈反差應當可以印證這一點。法西斯主義讓德國人搞到殺氣騰騰推向了它的極致,在它的發祥地義大利卻只能以'熱熱鬧鬧'來形容。到了英國佬那裡呢?它就被看成一個天大的笑料,有這麼一位從男爵Sir Oswald Mosley也學著墨索里尼的模樣搞了個'黑衫軍',黑制服大檐帽高筒皮靴踏著鵝步在倫敦街頭遊行了一回,立刻讓全英國都笑開了花,英式法西斯也就在舉國哄堂大笑聲中消失了蹤跡。同樣一個主義,換個地界結果就大不同,可見民族性這個東西實在是不容小覷的。

為什麼義大利人民能被墨索里尼給忽悠得那麼五迷三道跟著他往絕路上瞎跑?我出生的那塊土地倒是有可能讓我給迷惑不解的書友們提供一點答案的。墨索里尼先生當年販賣給義大利人一個偉大的夢想 - 復興古羅馬帝國昔日的榮耀輝煌。世上有過不少這樣那樣的昨日帝國,昨日帝國的'復興崛起'宏圖偉業就永遠都能用來忽悠昨日帝國的後代子民!人民大眾一亢奮,就一起把自己套上了領袖的驢車呼兒嗨喲跟著起鬨架秧子起來,領袖自個兒的事業也就鬧騰成了,人類的這種行為絕對有些普世性的成份在裡面。

不過到了真正實際操作的時候,民族性這個東西又會出來作怪。比如說,領袖要求廣大人民群眾和他一起迫害猶太人,可是義大利人比較講交情不太講原則,或者說講交情才是他們的處事原則,猶太人和義大利人處得挺不錯,好好兒的迫害人家幹嘛呢?所以迫害這件事總也貫徹落實不下去,法西斯得十分不徹底。結果是各個德國佔領地區國家的猶太人都變著法兒往同為軸心國的義大利跑,那裡沒有殺氣騰騰的德國衝鋒隊蓋世太保和遵紀守法唯領袖命是從的德國人民,被請去集中營做客的機會不是很大。

這樣一直到1943年事情才起了變化,義大利人徹底煩了墨索里尼也不再瞎做復興夢,他們把偉大領袖轟下了台關進了監獄然後向同盟國豎起白旗,投降了不玩了。當兵的當官的大家把武器一扔各自回到老婆情人的懷抱,種地的種地作買賣的做買賣,一起假裝安居樂業去了。然後呢是德國人搞了一個特別德意志特色的完美奇襲 - 幾架滑翔機在夜色中悄么聲降落下來,一舉把墨索里尼營救出獄扶植成一個傀儡政權,德軍佔領了義大利半壁江山。佔領區的猶太人從這時候起就沒了好日子過,衝鋒隊員督著義大利警察到處搜查,沒有身份證和身份證上註明猶太裔的送去集中營批量處理。到了這時候,一直與法西斯政府暗中抗衡的義大利天主教會也就別無選擇,直接介入了營救猶太人的活動,在教堂修道院為他們提供藏身之處、助其偷渡出境,最主要的一項工作是給猶太人提供偽造的官方證件。

為朋友兩肋插刀,Bartali替他的忘年交弗洛倫薩樞機大主教Elia Dalla Costa作起了秘密信使,把照片資料和偽造的證件藏在自行車鋼管裡面,在佛羅倫薩與上百公裡外的修道院之間遞送。他是有名氣的運動員,長途騎行訓練也算名正言順,關卡哨崗上的軍人警察常常會認出他這位名人來,但畢竟還是有很大風險的,萬一被搜查出來蓋世太保可不會講什麼情面。Bartali兢兢業業做著這項工作,跟太太一直也不敢吐露一句實情,知道她一定承受不了這麼大的心理壓力。盟軍一步步逼近,德國人搜捕猶太人的工作卻愈發地努力和一絲不苟,實在是讓人無法理喻,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心理狀態呢?

義大利軍隊出了名的沒有戰鬥力,義大利卻又並不缺乏見義勇為,甘冒風險向弱者施以援手的人們,Gino Bartali只是他們中的一員。形形色色各色人等織成了一張救援網,用他們的良心對抗法西斯的恐怖統治。有時候,我們並沒有能力去與強大的暴政作針鋒相對的對抗,但我們仍然有些東西可以堅守。我稱之為'不抵抗式的堅守'。在1968年布拉格之春那場人道主義改良運動被蘇俄的坦克摧毀后,捷克人面對佔領者也是選擇了'軍事上不做抵抗,思想上拒絕妥協'。這樣的人性堅守,是暴政終於無法征服的。

前提是,我們先要有一些可以堅守、值得堅守的東西。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6-10-7 10:09
說得很好,但與今天的中國還是不一樣!
回復 農家苦 2016-10-7 13:06
二戰軸心國,義大利受到的損失最小。義大利人明白地比較快,復興羅馬帝國不可能恢復帝國板塊,因為羅馬帝國太大了,太零碎了,根本無法再將羅馬帝國的版圖,哪怕是最小時期的,捏到一塊兒。一個主義,一個團伙,或者一個民族,對義大利人來說已經沒有意義。值得義大利人堅守的,乃是他們的文化和藝術,所以,他們的軍人不願意和德國人一起去打仗,去迫害猶太人,而是寧願投降后被遣返,回家去畫畫、泡妞、唱歌劇。

老舊帝國,其實都有夢,都有堅守,只不過夢境不同,堅守各異而已。

美國人最喜歡乾的一件事就是反傳統,反別人的傳統,目的就是想摧毀老舊帝國後人的精神寄託,以免他們半夜起來做皇帝,讓美國人不好措置。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6-10-7 19:14
fanlaifuqu: 說得很好,但與今天的中國還是不一樣!
兩個不同的世界,有些類似之處,本質還是不同。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6-10-7 19:19
農家苦: 二戰軸心國,義大利受到的損失最小。義大利人明白地比較快,復興羅馬帝國不可能恢復帝國板塊,因為羅馬帝國太大了,太零碎了,根本無法再將羅馬帝國的版圖,哪怕
美國到現在也還沒有十分明白,'皇帝夢'是打不消的。以為自己有華盛頓別人就也可能有,痴心妄想啊!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3-4 21:5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