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關於《挪威的森林》和村上春樹

作者:玉米穗  於 2017-10-18 03: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5評論

另一點感觸較深的是日本人的情感表達方式。日本人性格內向,內心敏感情感豐富,但不習慣似乎也很不屑於用語言表達。他們表達情感的方式比較含蓄曲折,彼此心照不宣,但很少人會甜言蜜語或花言巧語。書中綠與她父親的關係是很明顯的例子。她父親用經營小書店的辛苦錢支付昂貴學費將綠送去私立女校(高中)讀書,為女兒幸福著想的用心顯而易見,但他不了解綠在私立女校的感受,那裡是有錢人家子女就讀的地方,綠在那裡因出身低微而自卑壓抑孤獨,她含糊其辭刻意向同學隱瞞父親的職業,在女校讀書期間絲毫沒有幸福可言。綠與父母的關係缺少交流與和睦,她母親死後,父親因悲傷過度失態出言傷害到她,使她難以釋懷。綠感受不到父親對她的愛,至少從語言上感受不到。但她父親並非不愛她。他父親在醫院裡彌留之際對病床邊上陪伴他的渡邊說了:「上野,車票,綠,拜託」幾個詞,渡邊答應著,但不解其意。後來向綠求證,原來綠小時候曾經兩度離家出走跑去福島姑媽家,他父親知道後去上野車站買了新幹線車票去接她回家。綠記得回家路上父親一反常態對她說了許多自己幼年時候的事情,還買了便當給她吃。父女倆極其難得的邊吃邊聊的景象綠依然記得,她父親也一直沒忘。當她父親生命行將結束,意識已不很清晰時,仍念念不忘拜託渡邊去上野買車票接綠回家,他以為渡邊是綠的男朋友,但其實那時渡邊還只是綠的普通朋友。

當我讀到小說里上述內容時,想起以前讀過的一篇高倉健懷念兒時的一個女老師的散文。高倉健那時心裡很喜歡那個漂亮又親切的女老師,總想引起她的注意。有一次似乎是得了急病,那個女老師非常著急地將他抱起送去醫務室,高倉健說他那時覺得無比幸福希望永遠病著就那樣躺在老師的懷裡。可是後來那個老師要結婚了,穿著很漂亮的和服問她喜歡的學生高倉健:好看嗎?高倉健脫口而出:難看死了。並且難以抑制地對那老師口出惡言,使她傷心地邊哭邊轉身離去。那事高倉健記了一輩子。高倉健後來在銀幕上的角色其實基本都是本色出演,他寡言少語,但內心並不冷漠。向高倉健那樣的性格一輩子大概也憋不出一句「愛你一萬年」那樣的話來,但其實他心裡的愛比起所謂「愛你一萬年」來並不短斤缺兩。不習慣不喜歡將內心的情感用露骨的字眼掛在嘴邊大概是許多日本人共有的性格特徵吧。

村上春樹的敘事風格頗有特點。他擅長人物對話,《挪威的森林》里有大量傳神的人物對話,引人入勝。讀時感覺好像獨自坐在咖啡館里打發時間時,不期然被鄰桌的對話所吸引,聽得入神忘乎所以。由那些對話可以分明感覺人物性格和心理活動,我覺得村上氏寫人物對白的本領是毫不遜色於戲劇名家的。此外他敘事不煽情,擯棄誇張的渲染,即便敘述KIZIKI的死亡和渡邊內心受到的衝擊,也都是一種近乎漠然的平淡口吻。這種敘事風格讓人想起海明威。海明威的寫作風格也是竭力避免煽情的,他有意砍去帶有情感色彩的所有形容詞,其結果反而更加使人印象深刻。村上春樹在這一點上與海明威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海明威小說里的人物多是那種所謂硬漢,只在美國西部片里看得到的那號人物,村上春樹的人物就是平常生活里隨處可見的普通人。

村上春樹的俏皮話也是挺有特色的。《挪威的森林裡》對那個結巴的從小喜歡研究地圖的室友的描述,輕描淡寫卻傳神而幽默。戲謔他看著床頭牆上掛著的阿姆斯特丹的運河相片自慰的玩笑讓人發噱。還有渡邊關於升旗的議論也挺有意思,他每日看早上升旗晚上降旗自尋原因而不得其解,認為晚上國家也沒有消失,為何要降旗,而且夜裡工作的國民大有人在,降旗豈非對他們不公等等,諸如此類的議論讓人留有印象。

村上春樹的其他小說我沒有讀過,鑒於之前讀「槍版」的教訓,打算有機會還是買原版讀。我讀過他一些隨筆,都說文如其人,我由他隨筆中得到的印象,覺得彷彿與《挪威的森林》里那個渡邊多有相似之處。他寫隨筆選材真是隨意,身邊隨便什麼芝麻綠豆信手拈來就是一篇。減肥理髮聽音樂看電影說方言穿西裝喝酒戒煙讀書寫字跑馬拉松等等都是他隨筆的話題。但沒有心靈雞湯沒有正能量,沒有憂國憂民沒有日本夢。好像也沒有什麼高深莫測的人生哲理之類。倒是時不時有些俏皮話,看了讓人會心一笑。比如:通往肥胖的道路是平坦的,而減肥之路是崎嶇的。比如:人可以從任何地方學到東西,即使那地方是大學課堂,應該也沒什麼不妥。只是,我本身不大中意學校那種地方。尤其是早稻田大學雖然上了七年之久,但東西則什麼也沒學到。說起在早稻田大學得到的東西,只是現在的老婆,問題是找到老婆並不足以證明早稻田大學作為教育機構的出類拔萃。等等。村上春樹在隨筆里提到他不喜歡交際應酬,情願逗貓休閑。有人傳聞他有自閉症,他鄭重其事地聲明他沒有。但他的確不喜歡受打擾,偶爾去酒吧喝酒,有女孩去陪他說話,他如坐針氈,邊不知所云地應酬邊在心裡想如果有本教人編織的雜誌之類的給她看使她閉上嘴該多好啊。

拉拉雜雜扯了許多,還是回到本文開頭諾貝爾文學獎的話題。大江健三郎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在得獎之後,除了極少幾個之外,幾乎都再未能寫出好作品。他認為與其關心得獎與否不如將心思放在如何寫好下一部作品上。我猜村上春樹對於諾貝爾獎的態度大概也是如此。對於一個知名度遠在許多諾貝爾獎得主之上,即便在本領域之外也廣為人知,其作品也在世界各地擁有眾多讀者的作家而言,諾貝爾獎的意義至多也就是個象徵罷了。許多日本人或許會急切希望村上得獎,給日本帶去第三次諾貝爾文學獎的榮譽,但村上春樹本人恐怕並不那麼望眼欲穿吧。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7-10-18 03:17
他認為與其關心得獎與否不如將心思放在如何寫好下一部作品上。贊!
回復 fanlaifuqu 2017-10-18 03:19
內斂的人往往敏感!
回復 玉米穗 2017-10-18 11:14
fanlaifuqu: 內斂的人往往敏感!
翻老說得對。同感。
回復 mwmblinds 2017-10-19 16:07
看村上春樹的作品,與我們華人而言,是完全不同的生活體驗,節奏很慢,起伏不大,適合我們這樣年齡的人:男人下馬棄鞭,女人洗凈鉛華。村上春樹的作品耐看。
    內斂的人往往敏感!完全同意。
回復 玉米穗 2017-10-20 00:11
mwmblinds: 看村上春樹的作品,與我們華人而言,是完全不同的生活體驗,節奏很慢,起伏不大,適合我們這樣年齡的人:男人下馬棄鞭,女人洗凈鉛華。村上春樹的作品耐看。
   
謝謝博友。問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3 06: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