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發生在「天安門女神」柴玲身上的狗血劇(組圖)

作者:新疆餅  於 2019-6-1 13:0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兩性話題


柴玲被很多人在海外當成了天安門女神。其實說穿了,她就是一隻講究飛翔漂亮的「精蠅」。愛衝動,喜矚目的小烏骨雞。1989年,柴玲曾經確是火了一次。30年過去了,柴玲的年齡都翻了番,當年的柴玲小姐而今成為了柴大媽,柴玲就是想設法一直火下去。可是,不火那怎麼活呀?不火那還叫柴玲么?柴玲當然是不甘寂寞。這不,早一段時間,柴玲是連續地製造事端,保持每年都要在新聞媒體上火一次。


先是高調成為了基督徒。2009124日她正式受洗基督徒,成基督徒就成基督徒唄,屁大個事,搞得比台灣蔡英文登場還張揚。
2011922日,柴玲在美國國會對於中國計劃生育政策的聽證會上,宣稱自己曾四次被迫流產——最初兩次在北京大學本科生期間,第三次在北京讀研究生期間,第四次是1990年流亡巴黎期間。柴大媽居然能將自己墮胎四次的事搬到美國國會山上去炒作,就差在國會山山頂上立一座柴大媽自由女神墮胎像啦。

這幾起柴大媽自我炒作事件鬧得滿世界風雨,眼看著雨過天晴,進入低潮,柴玲的大名剛剛要被人遺忘,柴玲馬上就又跳將出來,開始了新一輪公開信自我炒作。
柴玲在2014年的感恩節前夕在一封寫給教會的信中稱,華人牧師遠志明曾於1990年在美國強暴過她。2015年元旦之後,13名美國華人牧師發表聯名信,提出要求遠志明「以負責任的態度公開回應柴玲指控,維護教會之形象」。

下面是這相關的幾封柴玲公開信的標題。
「我們永遠可以找出真相,你願意嗎?」——柴玲寫給教會關於遠志明的信。
「不靠權勢,不靠能力,專靠耶和華的靈!」——柴玲給教會關於遠志明性強暴的第二封信。
流亡美國「民運分子」柴玲自曝曾被牧師強暴。
如果只看這幾封公開信的標題,我相信大多數人都會認為這是柴玲柴大媽寫給他的老情人的情書!看過柴玲的公開信,我認為柴玲應該將公開信的標題做如下修改,才更加符合柴玲嬌情撒嬌的一貫的作派:

「我親愛的明,我們永遠可以重溫我們最難忘的時刻,你願意嗎?」——柴玲寫給教會關於遠志明的信。
Darling Ming,不靠權勢,不靠能力,專靠耶和華的大志神明!」——柴玲給教會關於遠志明性強暴的第二封信。
如果看內容,往好聽的說,是柴玲拖上全世界的人跟她一道去向她的老情人遠志明去撒嬌,讓全世界的人都跟她一道去重溫她同老情人做愛的細節。說不好聽的,柴玲是拖上教會的人同她一道當眾裸奔,只是為了向她過去的老情人遠志明施壓,脅迫遠志明再次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並再次擁抱她。
跟老情人撒嬌,何必要拖上全世界?你還真以為全世界都跟你一樣地去愛你的老情人啊!要重新擁抱老情人,何必要打著上帝的旗號?
報復就報復唄,還公開信。公開就公開唄,還連篇累牘!
柴玲還掀起一系列的訴訟案,諸如訴訟影片《天安門》的製作人卡瑪女士,而且是反覆訴訟,訴訟時間長達十幾年。夠了,就從上述這幾件事,我們不難看出柴玲近些年自我炒作的模式,我不妨歸納總結如下:
1、高調發表公開信,渲染自己曾經經歷的醜事、惡事,目的不外乎是嘩眾取寵,天安門曾經的政治小烏骨雞精蠅圖想迴光返照。
2、企圖利用新聞媒體跟風大肆回鍋炒作。
3、如果公開信引起轟動和廣泛關注,天安門政治小烏骨雞精蠅形象將順利可以進入美國國會舉行聽證會。
4、如果訴訟條件一旦具備,將不惜動用法律程序進行司法長期纏訟關注。
5、如果沒有引起廣泛關注,將發表新的吸睛公開信,進行新一輪的爆料炒作。這個模式,這簡直就是鳳姐在美國的翻版嘛:鳳姐羅玉鳳曾經在上海的地鐵站散發雷人的徵婚傳單,開出七條令人啼笑皆非的徵婚條件,引起全國關注,從而一炮打紅,一夜之間就成為網路達人,世界名人!其實真正算起來柴玲堪比鳳姐還潑辣高明,她是歷史的自我揭醜,這就如同跟赤身裸奔一樣,力圖吸引媒體,嘩眾而吸睛,從而引起全世界關注,以方便隨時進行法律纏訟。

說到鳳姐羅玉鳳,我順便上網查了一下,這個羅玉鳳是在2010年來到美國。初來美國時,鳳姐為了政治避難,曾經落腳唐元雋的民主黨聯合總部,也去了柴玲剛剛開張的「女孩之聲」尋求幫助。看看揭醜事件柴玲剛好發生在接見鳳姐之後,在美國施展鳳姐的炒作風格。卻原來柴玲是雇傭了鳳姐當顧問,接納了鳳姐的建議,才有了這一系列自我炒作的醜聞大戰略呢?否則,就我所了解的柴玲,借她八個豬腦子,她也想不出這些只有鳳姐才能想得到的欺世盜名之計。
走筆至此,筆者唯一質疑柴玲的蹊蹺是:這是一件沒有造成傷害、染病、懷孕後果的陳年強姦案,柴玲已然隱忍了十幾年,保持沉默,羞於告訴,此事早已過了法律追究時效,無法提出相關的人證或物證,如今柴玲事業成功、家庭美滿,卻突如其來地不肯繼續隱忍,原因何在?不早不晚,恰在此時,不顧華人社會的觀感、自身的公眾形象,毅然決然地挑起軒然大波,其心理動因是什麼,實在詭異呢?!北大教授孔慶東曾經一針見血地指出,柴玲曾經的豪言壯語都是對他人而言的,她完全是文革的語言翻版,一個字都不差的。但是,這種政治暴亂的煽動語言是當時很管用的,因為學生是很單純的,學生是一腔愛國激情,覺得誰更愛國,他們就聽誰的。關於柴玲曾經提到「要推翻一個沒有人性的政府」與學生運動初衷、要求的「民主自由」是否是相悖,孔慶東表示「沒有針對政府要推翻它的試圖」,「這場運動從初衷來看,沒有針對共產黨執政這個問題,也沒有針對政府,根本不是要推翻政府,也沒有說政府沒有人性。」孔慶東反問:你不能說民主是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不要民主嗎?非得資本主義才有民主嗎?大家要的是擴大社會主義民主。所以歷史政治的柴玲嘴臉可以休矣,任何做了歷史的政治婊子還要妄圖奢立歷史貞節的政治牌坊,這種政治企圖:有良知的所有中華兒女是不會答應的,也註定不會成功的!只有一個適合的地方就是——歷史的政治垃圾堆,將遺臭萬年!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5 19:4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