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動車追尾事故之後,大家是否應該警惕中國的核電站?

作者:網路遊戲  於 2011-8-13 01:1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反核|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9評論

這個話題,自溫州動車追尾事故后,一直想提出來請大家討論,醞釀之中,想找個合適的時間寫出來。

今天,正巧看見一篇有關這個話題的文章,那麼就隨緣轉貼出來,希望引起大家的注意。

大家已經知道中國的鐵路是怎麼高速起來的。大家已經體會過,大躍進式的發展,是何等激動人心,其後果,又是多麼地慘痛。想當年,中國大躍進時期,當全民大練鋼鐵,和農業畝產萬斤的時候,全中國人民,無不熱淚盈眶雀躍不已。雖然這是中共政府在欺騙人民,但是,人民卻為此付出幾百萬甚至上千萬人的生命為代價。2008年以後,鐵路建設大躍進,當中共政府專家們宣布中國高鐵誕生,規模世界第一,技術領先全球時,大躍進時代沒有犧牲的中國人民的後代,又一次熱淚盈眶雀躍不已。2011年7月23日溫州動車追尾事故,以幾百條人命的代價,又一次向世人揭示中共獨裁體制缺乏管理監督的弊端。

2011年年初,中國核電大躍進吹響號角。2011年3月的日本福島核災難發生。2011年7月23日中國高鐵神話破產。如果中國有識之士和民眾能夠把這三起事件聯繫在一起,從中汲取教訓,得出「警惕中國核災難發生」的結論,繼而發起中國反核運動,尚為時未晚。

要不然,只能幹等核災難在中國大陸發生。到那時,不是幾百人死亡的問題,而是延續幾十年甚至更久,幾十萬死亡幾百萬罹患放射疾病的巨大災難。

以下轉載《溫州的動車事故警示了中國野心勃勃的核電計劃》。(明鏡網)
核心提示:無論是從技術的引進、本地消化、還是從人員培訓等方面,中國核能源發展和部署的戰略非常類似於高鐵項目。因此本次動車事故也應該為中國的核決策者敲響警鐘。中國的「核躍進」一旦出現問題,不但會削弱中國過去的經濟成果,更將在未來數十年中為其脆弱的政治體制埋下混亂的種子。 

原文:Wenzhou Crash Shows the Dangers of China's Nuclear Power Ambitions
作者:塗建軍 David Livingston
發表:2011年7月29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7月23日發生於中國臨海省份浙江溫州附近的高速鐵路車禍造成了至少39人死亡(註:官方發布的死亡人數後來達到了40人),並在全國範圍內激起了大量的驚訝、恐懼及怒火。初步調查顯示一輛從杭州開往福州的動車因為雷擊而停在了鐵軌上。接著,另一輛從北京開 往福州的動車撞上了靜止的前車,造成了六輛車廂出軌,其中四輛完全吊下了高架橋。(紐約時報,7/24; 21世紀經濟報道,7/27)這場災難已有至少210人受傷,是迄今為止中國野心勃勃的鐵路項目遇到的一次最引人注目的打擊。此時,北京已經迅速地開始管 制和這次災難相關的信息傳播(雖然不大成功),併發布了該高鐵技術來源於國外的消息,但中國的民眾及更廣泛的國際媒體不太可能滿足於這種敷衍(財 經,7/24)。這次事故如同「災難來臨前的先兆」(譯註①),揭示了中國正面臨著更大的結構性挑戰。中國政府想 運用外國科技而且大規模地部署於中國市場的雄心已遠遠超過了其可以安全和可持續地計劃、運行並為這一複雜任務提供人力配備的能力。這就是此次高鐵事件的真 相,這也威脅到了中國的核能項目將作為支柱的前景。這場發生在溫州鐵道上的悲劇應給了北京提供了教訓,北京應從中明智地重點注意的,不僅僅是鐵道運營的管 理,還有它的2020年核能項目目標這一更重大的問題。

中國鐵道部的衰落

這場發生在7月23日的意外並不是唯一一件使中國鐵道項目蒙羞的事件。今年二月,前任鐵道部長劉志軍因「嚴重」違紀而被撤離職位,此次反腐偵察涉及到的與鐵路項目有關的賄賂被曝光有1.52億美元之巨(聯合早報 2/14)。同時鐵道部運輸局副局長蘇順虎也因受賄而被調查(彭博社 7/25;京華時報,7/27)張曙光,另一位鐵道部官員早已因類似的原因而被調離職位(京華時報 3/2)。新上任的鐵道部部長盛光祖宣布稱動車的最高時速將從350千里/小時降到300千里/小時,這一降速主要是出於回應顯而易見的因地方貪污腐敗而忽視鐵道建設安全的擔憂。(財訊,4/13;金融時報,4/14)

這次溫州的追尾事件不是因為車廂缺陷,也不是因為粗劣的軌道或其他基礎設施的缺陷。據新上任的上海鐵道局局長安路山說,是因為信號燈系統設計失誤加上鐵道部工作人員經驗不足且訓練不充分。(新華社,7/28) 這次事故調查的初步報告也自然讓公眾把更多的目光聚焦於中國在管理和運營鐵道的不成熟的方面。這場事故在更大程度上表明了鐵道部門欠缺相應的管理能力。可 惜的是,中國隨後的反應僅僅只是在事故第二天解僱了三位鐵道部官員,這則表明了鐵道部對徹底解決這一問題缺乏責任心。(人民日報,7/24)人民網最近的 一則社論《發展離不開安全》指出,儘管鐵道部事前已經知道動車系統在遭受電擊下會出現意外,但卻對於遭電擊而癱瘓的列車沒有準備應急計劃。真正的問題明顯 遠遠比撤掉的三名官員要大得多,但政府卻僅用這樣象徵性的姿態來迴避對高鐵以及其他巨型工程的嚴肅全面的反思。

迄今為止,中國在建設鐵道項目上採用的模式是通過競爭性的投標程序來獲得外國科技。中國獨一無二的巨大市場使得鐵道部,再加上與中國北車集團和中國南車股份有限公司這樣的國營公司合作,用有吸引力的價格來引進先進的鐵道系統和設備。四家外國公司——德國西門子,法國阿爾斯通,加拿大龐巴迪及日本川 崎重工自2004年以來就大量地涉足中國的高鐵體系建設。為了迅速地建起更強大的國內工業體系並保證鐵道發展不僅僅是惠及外國公司,政府已著手以極快的速 度,專註於努力消化這些科技,同時加上一些邊邊角角的改善和提升,然後運用於本國市場。(新華社3/4/2010)例如,所有中標者都必須完全通過本地的 合資企業裝配組件或者與中國製造商合作。

無論中國使用此戰略與外國公司簽訂合約並獲得技術是否合乎道義或法律,始終存在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問題:中國到底能以多快的速度吸收多少這些最新的高速科技,又能否通過適當的訓練,讓工人來安全操作這一系統?在2008年8月,北京至天津的城際高速鐵路試運之前,一位德國專家曾 要求第一位駕駛350km/h的司機接受兩到三個月的密集訓練。儘管如此,為了在現場試驗前多節省些時間,這些司機的訓練時間被減少至短短10天。(人民 日報,11/14/2010)就這樣,政府的期望已經超過了它的能力,而現在後果才剛剛開始顯露。先進科技依然需要訓練,有時一個小小的人為失誤加上硬體 故障就能使最安全的系統失效。

對中國核能大躍進的啟示
 
員 工、培訓和安全措施是中國的核項目中最緊要的。在3月11日福島核事件之前,中國已安裝的核電能力只有10.8千兆瓦(GW)。因為野心勃勃的工業集團和 附和他們的政治家的作用,核能源安裝運行的政府計劃目標已從2007年的40GW增至70GW、86GW甚至超過了100GW,北京正穩步地增加其 2020年的核能源目標。總之,中國正在展開的核能大躍進看起來是不可避免了。幸運的是福山的嚴重意外改變了安全標準,讓北京在批准新的核發電廠時多了些 猶豫。中國正在進行世界上 最大的核擴張項目,公眾卻對核泄露污染的恐懼卻在日益增加,北京的這一舉措表現出一種轉向謹慎的先兆。但因中國的政治體系缺少監督和平衡,這場爭論正逐漸 地演變成對核能源優勢的宣揚,正如科研部充滿雄心的計劃所示,計劃將在2015年利用西屋公司的AP1000並把核發電能力從1.0GW增至1.4GW。 通過比較,在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 組織中的核發展項目也不大可能在類似的時間走完合理的流程。

中 國核能源發展和部署的戰略非常類似於高鐵項目。科技的引進開發從裡到外都相似,通過典型的以科技置換市場的方式建立起了一系列的有商業價值的運行規模的反 應堆,諸如最新的第二代核能系統、第三代核能系統就是國外設計的。M310(法國),CANDU(加拿大),AES-91(俄羅斯),AP1000(美國)EPR(法國)都是中國在工程的不同階段引進技術的例子。但是從設計標準、運行安全以及保養簡單性等方面來看,在任何國家部署新一代核能源時,存在太多的不同種類的核反應堆都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

中 國的動車配備了號稱國家最高水平的自動化中國列車控制系統以及其他繁雜的防撞裝置,理論上,溫州的車禍完全不應發生(新華社,7/26)。這一事故再一次 地發出警示:即使再多的科技創新也無法去除人為錯誤,特別是與核能發電廠的設計、建設、運行、保養、停運以及災難應變相關的人為措施更是如此。作為對福山 核事件的回應,中國預期將從早期那種在各地複製更多的反應堆設計轉為以更多資源來設計更先進的核反應堆,其中包括了一種更先進的"被動"反應的安全機制, 它在特殊的緊急事件中可以安全地關閉發電廠而不要求操作員的行動或者電子反饋指示。(科技日報 3/23)這是符合邏輯的進展,但中國的決策者不應對於新式的、從未嘗試過的安全技術太過自信。不管在理論上新一代的核科技有多麼可靠,它們還沒在世界的 其他地方經過足夠的檢測。所有新一代的核技術仍然在設計經驗、建設安全及運行可靠方面有巨大的風險。

由於鐵道部在事故發生后的救援表現而蔓延的怒火也給了中國決策者另一個警醒。過去,發生在中國的大型災難都可以輕描淡寫地帶過或者通過給新聞報道設置限制而完全掩蓋。但現在,越來越多的充滿競爭力的新浪微博用戶以及其他社交媒體迅速地把事情真相傳播給公眾,例如還未對遇難者進行仔細搜索就草率下令清理現場,匆忙地埋葬列車殘骸以及在正在進行的安全調查取得結果前就修理好了發生意外的鐵道線路。對鐵道部、政府作為整體,以及統治著中國的共產黨,全國的網民激起了熊熊怒火。雖然中國超過30年的GDP持續增長已經讓其成為一個無可比擬的經濟龍頭,但北京在改革和穩定政治體制上一直沒能成功。同時在這30年中,全球四 大使用核經濟的其中三個國家(美國,前蘇聯,日本)都發生過了重大的核事件,並且深遠地影響了他們的核工業發展和政治版圖。如果北京執意進行巨大的核能源 擴張項目,但又沒能從鐵道發展的安全失誤吸取任何合理的教訓,那麼在正在發展中的無數核反應堆中發生的任何一起意外都能對中國本已脆弱的政治體系形成難以 解決的衝擊波。

考慮到經濟增長帶來能源需求的增加,日益嚴重的空氣污染,逐漸脆弱的能源安全性以及 越來越大的氣候變化的政治壓力 ,中國政府將難以同時應付以上所有的問題。如果中國不能增加其國內的核發電能力,那麼要解決它的發展中至關重要的能源消耗以及實現在未來多年的環境目標就 更為困難。但中國核決策者需要的吸取鐵道安全失誤的警示,若繼續進行這樣過於激進的核發展,那些曾在世界領先核能源經濟國家發生的災難如果重演,不但會削 弱中國過去的經濟成果,更將在未來數十年中為其脆弱的政治體制埋下混亂的種子。 

譯註:①原文是"煤礦上的金絲雀",這是一句英語諺語,因為瓦斯泄露前金絲雀可以敏感地聞到氣味而飛走,所以這個諺語特指事故發生前的預警。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weihua99 2011-8-13 02:51
是人就會犯錯誤,沒有絕對安全的核電站。真為中國的核電站擔心呢。
回復 網路遊戲 2011-8-13 03:51
weihua99: 是人就會犯錯誤,沒有絕對安全的核電站。真為中國的核電站擔心呢。
大躍進式地搞核電站,在這種體制下,極其嚴重地沒有人負責,道德又差,核電站工程質量好才怪。

民眾不起來反對的話,只有等核電站出事故的那一天。而且,政府還會隱瞞。
回復 天朝浮雲 2011-8-13 07:51
在這個體制下,就是建一個水庫都會讓人心慌,更別說核電了
回復 weihua99 2011-8-13 16:14
網路遊戲: 大躍進式地搞核電站,在這種體制下,極其嚴重地沒有人負責,道德又差,核電站工程質量好才怪。

民眾不起來反對的話,只有等核電站出事故的那一天。而且,政府還 ...
本人還是比較傾向於使用太陽能﹑風能﹑水電站﹑海潮發電等清潔能源。中國很多民用建築都可以使用太陽能,而且太陽能﹑風能的技術中國還是比較領先的,不知政府怎麼想的。
回復 超人族雨艷 2011-8-13 21:57
擔心中
回復 網路遊戲 2011-8-14 05:52
weihua99: 本人還是比較傾向於使用太陽能﹑風能﹑水電站﹑海潮發電等清潔能源。中國很多民用建築都可以使用太陽能,而且太陽能﹑風能的技術中國還是比較領先的,不知政府怎 ...
利益集團在圈錢。誰也擋不住。
回復 網路遊戲 2011-8-14 05:53
天朝浮雲: 在這個體制下,就是建一個水庫都會讓人心慌,更別說核電了
就是啊,有福島和切爾諾貝利核事故在先,一點良心都沒有,還是要上核電站。
回復 網路遊戲 2011-8-14 05:54
超人族雨艷: 擔心中
除了擔心,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回復 weihua99 2011-8-14 17:55
網路遊戲: 利益集團在圈錢。誰也擋不住。
改革開放30年,雖然全民受益,但貪官污吏,利益集團,精英獲益的是西瓜,而百姓卻是芝麻,太不合理,太不公平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8 05: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