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whyuask《荒謬的64-惡魔的對面並不是天使》

作者:無維  於 2011-6-15 12:0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7評論

關鍵詞:

whyuask《荒謬的64-惡魔的對面並不是天使》

 

惡魔的對面不一定是天使,64其實並不荒謬。

 

了解一個事件,一定不能脫離它的歷史背景。

 

看某個作品,同樣不能脫離作者創作的時代背景和她本來的立場觀點,儘管作者自己想超脫都好,也難免不帶有自己的烙印。我在這裡說的是卡瑪的《天安門》。

 

當年,我沒有看到更多的64資料,卡瑪的《天安門》給我的震撼很大,那時我對64的看法和whyuask差不多。

 

了解64的全部,在目前是不可能的!官方的封鎖禁止,國內根本無法交流,就是在海外也有很多五毛作亂。

我們只有透過迷霧,看多點東西,互相印證,才能夠得出個大概。

 

《李鵬64日記》,《趙紫陽錄音回憶錄》,《中國六四真相》,《趙紫陽還說過什麼?》,還有吳仁華和封從德的回憶,加上網路上當事人看到的聽到的零星的回憶,這些都是了解64有用的東西。

 

有諺語曰:可以長期欺騙一部分人,可以短期欺騙所有的人,但是,不可能永遠

欺騙所有的人。

 

艾未未在孜孜不倦地向各個政府部門調查四川地震學生死亡名單時,有句話:惡,也是需要證明的!

 

64並不荒謬,至少它證明了共產黨的邪惡!

 

64的血,促進了蘇聯東歐共產黨世界裡面人民的覺醒,加快了柏林牆的倒塌!

 

我是這樣認為的:64事件是太子黨利益集團為了控制中國而利用學生和北京市民的血攻擊改革派進行奪權的一次政變!

 

當時的中國,處於一個變革的時代,按照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的思路和做法,就是要用西方的文明去改造中國的落後。

 

記得鄧小平的說過,跟著美國的國家都變好了。

 

在中南海,和李自成劉宗敏一樣的人很多,認為江山是他們打下來的江山,中國是他們的中國。他們嘗到了商品社會中特權的甜頭,改革的深化西方的文明帶來的後果肯定會讓他們失去特權,他們就想方設法來改變改革的方向,讓中國變成一個權貴的資本主義社會!

 

鄧小平不但是一個想改造中國想讓人民過好日子的領導人,也是一個傳統的老人在特定環境出來的老人。在那些陰謀家的影響下,他先砍掉自己的左手胡耀邦,然後砍掉自己的右手趙紫陽!

李鵬日記證明了這點:在1989519日,那些老人就決定了讓趙紫陽下台!

 

當時的中國,誰都知道鄧小平是太上皇,具體做事的是胡耀邦趙紫陽,他們兩個在全體中國人民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都有崇高的威望。

 

那些陰謀家先是搞胡耀邦,再搞趙紫陽,他們怕人民反對,更怕人大里都通不過,畢竟擁護趙紫陽不少!

 

學生在天安門抗議,那些陰謀家蠢蠢欲動,唯恐事態不擴大,唯恐北京不流血,因為流血是攻擊趙紫陽讓他不得翻身的最好借口!

 

於是有部隊把裝滿槍火的車開到學生那兒,然後跟車人員和司機逃跑不見蹤影的事件。

 

擒賊先擒王。正常人的思維都知道,先把天安門的學生控制,外面的事情就很好辦!

 

在這裡特別要提到這點:人民大會堂裡面有暗道。

 

當時軍隊完全可以從人民大會堂裡面出來,先控制學生,達到「擒賊先擒王」的效果。

學生當時也是和平的抗議,5個軍人控制一個學生不行,難道10個也不行?

 

這樣完全可以避免從各個道路進軍天安門的軍民對抗,完全可以避免流血衝突!

 

我想有一天,64不單是平反的問題,要把那些陰謀家以叛國罪反人類罪送上絞刑架才行!

 

whyuask對於美國之音的看法我認為是不恰當的。

在當時的軍隊控制政府封鎖的情況下,它的報道只是報道而已,只是引述消息人的話而已,怎麼能夠要求美國之音一定確認消息無誤才播放新聞?

當時我沒有聽美國之音,也有很多不同的說法,比這更恐怖的說法都有!

對於獨裁專制者,人們是不能用常理來判斷他們的!

如果不是劉曉波「四君子」,誰敢說「血洗天安門、死亡幾萬人」沒有可能???

美國之音始終是我認為值得信任的媒體。

具體死亡的數字和具體地點我認為並不是很重要,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一個自稱人民的政府對自己的國民開槍用坦克碾壓,這就是足夠邪惡的了!

 

我也不同意Whyuask對於港支聯的指責。

畢竟是和殺氣騰騰的政府對抗,當時在廣場上的學生難道是傻瓜?他們不知道危險?

他們不可能全部知道,但也知道大慨。

他們是一股熱血促使他們在那兒!

華叔雖然已經遠去。但港支聯在港人的心中還是有很崇高的地位!

當時可以說百分之九十的國民都是支持學生的。

北京市民不但拿自己的錢物支持學生,還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護學生!

難道我們也要譴責北京市民?譴責支持學生的國民?

 

有關學運領袖,各方跟著政府對他們的指責可謂多矣!

我想說的是,他們只是學生而已!

能夠出國的學生領袖都是經過很艱難的歷程才能逃出去的。

有很多像王丹劉剛那樣的學生領袖沒有逃出去的被關進大牢。

 

64流血只是陰謀家想讓趙紫陽永遠不得翻身罷了。

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玩政治被打倒了又翻身的事情不少。

92年鄧小平的南方講話,就是不滿江李政府!

只是趙紫陽不能認錯,不然肯定復出。

 

我不喜歡柴玲的激進,卡瑪的《天安門》斷章取義拿柴玲污衊,其實就是抹黑學生領袖。

很噁心!

柴玲與美國記者金培力(Philip Cunningham)的談話應該全部看。應該結合當時的天安門情形去看。

我不喜歡她,但我理解她當時的環境和當時的談話。

如果不是柴玲激進主張不撤出天安門,陰謀家肯定也會有其他方法讓北京流血的。

 

胡耀邦和趙紫陽是共產黨內難得的一個開明人物。

共黨的鬥爭一路都是這樣殘酷的。陰謀家通過64把趙紫陽搞下台之後,從南到北挖地三尺去搜集趙的罪證,結果都沒有。

Whyuask說官倒就是趙紫陽搞出來的,這是陰謀家污衊趙的說法而已,其實都是沒有根據的。

 

最後我強調我的看法:64事件是太子黨利益集團為了控制中國而利用學生和北京市民的血攻擊改革派進行奪權的一次政變!

 

如今的中國已經牢牢地被太子黨控制!

未來習近平上台,更加到了太子黨掌握權力的頂峰!

太子黨會自動讓出他們的特權么?NO

人民會永遠受他們奴役么?NO

 

有辦法的遠離那個火山!

這就是國內裸官多,有錢人都移民的緣故!

受苦的還是百姓。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1

拍磚
1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7 個評論)

回復 whyuask 2011-6-15 14:29
您對「其它」各方過於寬容了。不過您的判斷和愛憎,我無意反駁。

總的來說,您這篇是要確定一個敵人,而我那篇發貼的目的卻希望那些舉著燭光的人理解為什麼他們的燭光照不進一些封閉的心靈,我想告訴他們心靈是為何封閉上的,您理解嗎?
回復 笑臉書生 2011-6-15 15:02
頂!此文
回復 無維 2011-6-15 16:45
謝謝!
回復 無維 2011-6-15 16:48
whyuask: 您對「其它」各方過於寬容了。不過您的判斷和愛憎,我無意反駁。

總的來說,您這篇是要確定一個敵人,而我那篇發貼的目的卻希望那些舉著燭光的人理解為什麼他們 ...
不是過於寬容,是基於認識的事實發言。

我的文章是我自己對64的基本判斷。

89年民主運動失敗的反思那是另一個內容。
回復 陳營 2011-6-15 21:04
呵呵,年輕,年輕,實在是年輕。看了你的全文發現字裡行間只有兩個字:荒謬

你在承認對六四史實沒有全部了解的前提下,還能得出如此絕對化的結論,就足可見你荒謬的程度了。
回復 無維 2011-6-15 23:47
陳營: 呵呵,年輕,年輕,實在是年輕。看了你的全文發現字裡行間只有兩個字:荒謬

你在承認對六四史實沒有全部了解的前提下,還能得出如此絕對化的結論,就足可見你荒 ...
呵呵。不能全部就是荒謬!
真的是荒謬!

知道大概。
難道就不可文章?

就是政府,也不可能知道全部!OK!
回復 陳營 2011-6-16 00:26
無維: 呵呵。不能全部就是荒謬!
真的是荒謬!

知道大概。
難道就不可文章?

就是政府,也不可能知道全部!OK!
呵呵,繼續荒謬哈。

正因為你「知道大概」,所以你可以寫出荒謬文章。

即便政府有錯,也不是你荒謬的理由!OK!
回復 dwqdaniel 2011-6-16 03:41
孫中山帶領人民革命的時候,誰人還稀罕慈禧的垂簾立憲?中共走上對抗歷史潮流死路后,討論64的意義越來越小了。
回復 無維 2011-6-16 06:26
陳營: 呵呵,繼續荒謬哈。

正因為你「知道大概」,所以你可以寫出荒謬文章。

即便政府有錯,也不是你荒謬的理由!OK!
不能因為自己的頭像長了點鬍子就知道訓人。

每一個正常人都會有自己的思維和判斷。

那些自己被奴役的東西卻帶著奴役者思維的,

在動物的王國裡面也沒有幾個。
回復 賭博客 2011-6-16 07:19
你指的陰謀家是誰?鄧小平?還是太子黨?
回復 無維 2011-6-16 09:09
李鵬64日記透露趙紫陽下台真相

        西諺曰:可以長期欺騙一部分人,可以短期欺騙所有的人,但是,不可能永遠
欺騙所有的人。
        《李鵬六四日記》部分透露了鄧小平在1989年4-6月的高層內部絕密講話和行
動的事實。證實了「六四」不僅僅是血腥鎮壓學生運動的事件,而且是一場有預謀、有
計劃、有組織、有領導的反改革的軍事政變。
        一、鄧小平調動大軍發動武裝政變,是為了壓制、控制、對付政治局委員、中
央委員、軍委委員和人大常委,在槍口下被迫支持政變,避免衝擊和干擾,才能更有把
握。
        李鵬1989年5月19日的日記透露:上午10時左右,我們應邀到了鄧小平處開會
,參加會議的有陳雲、先念、尚昆三位老同志,三位常委李鵬、姚依林、喬石,人民解
放軍三總部的遲浩田、趙南起、楊白冰,還有秦基偉、洪學智、劉華清三位老紅軍參加
。鄧小平同志在會上談了六點意見,他說:
        「四、開一次政治局擴大會議。……會議任務就是解決中央領導問題,決定總
書記和常委補充人選。領導不能中斷,以後再開中央全會加以確認。……不超過40人,
寧缺毋濫……
        五、新班子基本定下來。李鵬繼續當總理,我提出江澤民當總書記……」
        這樣,李鵬證實了,早在1989年5月19日上午10時,鄧小平已正式定下來江澤
民代替趙紫陽任總書記,並決定召開40人的政治局擴大會議形式上再通過一下。
    李鵬5月21日日記透露:「中午,我給鄧處王瑞林打電話,提議三日後召開政治局
擴大會議,從組織上解決趙的問題。晚上,鄧小平處來電話傳達鄧的意思,要等大軍進
入北京后,再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這樣可以避免衝擊和干擾,才能更有把握。」
        可見,鄧小平直到1989年5月21日對於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撤銷趙紫陽總書記
職務並無「把握」,認為會出現「衝擊和干擾」,不能保證會議達到以江澤民取代趙紫
陽的政變目的。因此,鄧小平5月21日從上午和晚上考慮和商議一整天的結果,決定改
變他自己5月19日「領導不能中斷」的部署:先開40人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以後再開
中央全會加以確認」。而是,「要等大軍進入北京以後,再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才
能開得更有把握」。把大軍進京以後作為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的前提和先決條件。
        5月22日李鵬日記說,下午3時,李鵬請喬石、姚依林研究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
方案,會議在一週后舉行,主要是等待軍隊進入北京,形成必要的力量,保證會議有一
個不被衝擊的局面,會議才能開成;擴大會議中心是統一領導幹部的思想,討論如何堅
決制止動亂,並解決趙紫陽的組織處理問題。會後,促使中央和地方統一思想,保證行
動一致。
        這樣,大軍進京就是為了控制政治局委員和軍委委員、中央委員、人大常委以
及老同志。在坦克炮口之下,五萬解放軍部署在天安門周圍和中南海之內,哪個委員敢
於反對鄧小平的決定?都不得不以愚蠢的忠誠和忠誠的愚蠢,屈服於武裝政變的「大軍
面前」,成為自覺的或不自覺的從犯或共犯。這樣,在6月19-21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
擴大會議和6月23、24日的四中全會,完成了李先念1988年同鄧小平預謀倒趙,1989年
鄧小平軍事政變的最重要任務——撤銷趙紫陽總書記的職務,與會者都成了鄧小平的從
犯或幫凶。寫下了中共歷史上最恥辱的一頁。
        結論是,《李鵬六四日記》揭露了1989年5月19日、21日鄧小平的決定,證明
「六四」是一場赤裸裸的軍事政變,調動國防大軍進入首都,是為了防止衝擊和干擾,
使參與政治局擴大會議的中央政治局委員、軍委委員、中央委員等在武力威脅下統一於
鄧小平的主要政變目標:把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為趙紫陽定下支持動亂的罪名,撤銷
趙紫陽的總書記職務。
        因此,應當正式提出要求,由全國人大根據李鵬揭發材料,立案調查「六四」
事件,公佈鄧小平發動軍事政變的真相,負責處理善後事宜。
        《李鵬日記VS.趙紫陽錄音》一書(外參出版社)將趙紫陽錄音回憶錄《改革
歷程》、杜導正《趙紫陽還說過什麼?》、張良《中國六四真相》,與李鵬《六四日記
:關鍵時刻》中對「六四」主要人物的不同敘述和評價,集中並列,以作對比。
        二、鄧小平「六四」政變是有預謀、有計劃的。
        李鵬日記透露,「六四」這場軍事政變,是有預謀的。實際上在1988年已經由
李先念向鄧小平正式提出,把趙紫陽搞下台。
        李鵬1989年5月28日的日記,記錄了丁關根的談話:「丁關根對小平同志的想
法比較瞭解。丁關根對我說,去年(1988年)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全國工會代表大會時,
李先念同志找鄧小平同志,談了趙紫陽的一些問題。小平同志當時已看清楚,趙是搞自
由化的人,遲早非下台不可,但由於影響太大,一時又找不到合適人選,所以下不了這
個決心。今年(1989年)一月份,小平同志談話,講了『格局不變』,就是說還不要動
趙紫陽的意思。耀邦逝世,學潮起來,4月25日鄧與你們談話,為動亂定性,態度明朗
。但有人頗有怨言,鄧為此發了脾氣,說關鍵時刻我不能不出來說話。」丁關根特別指
出:「5月17日上午,先念同志去小平同志處,與鄧談話,雖然已有讓趙下台的意思,
但還沒有下最後的決心。下午開會時,鄧做了戒嚴決定,批評了趙,但還沒有說格局要
變,要趙下台。到5月19 日,小平同志和陳雲、李先念、彭真等幾位老同志一起商量,
才下了最後決心,讓趙紫陽下台,並建議由江澤民同志任總書記。」1988年在人民大會
堂、 1989年4月25日、5月17日李先念三次找鄧小平談搞倒趙紫陽問題,證明這場政變
是早有預謀的,李先念扮演了極為重要、又極不光彩的角色。
        5月28日李鵬日記又揭露:「關根同志講的這一重大人事決策過程,陳雲和先
念同志也對我講過類似的情況。陳雲和先念同志連續幾年冬季在上海休息,經過長期考
察,他們先後向小平同志推薦江澤民同志任總書記。」
        這樣,李鵬公開揭露了李先念、陳雲和鄧小平早在1988年就非正式決定趙紫陽
下台,只是「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人選,鄧小平下不了最後的決心。」而在1988 年以前
的「連續幾年」冬季在上海,李先念、陳雲向鄧小平吹風,推薦江澤民替代趙紫陽當總
書記。好一個「連續幾年」!如果是從批胡耀邦的1986年算起,那末倒趙的密謀是「連
續幾年」的1986、1987、1988年就一直在進行的,由李先念為急先鋒、前台出面,陳雲
作為後台支持鄧小平,最後由鄧小平拍板決定的倒趙陰謀,是早在1986-1987年,李先
念、陳雲策劃,1988年李先念正式提出,1989年春節期間李先念公開在各地會見領導人
員時點名指責趙紫陽。這真是有計劃有預謀有組織的政治動亂、政變的自供狀!學潮不
過是倒趙的藉口和機遇而已。
        5月31日李鵬日記透露,10時鄧小平對李鵬說:「趙紫陽,不能留在政治局。
」10時半,「通知我到陳雲同志處,陳雲、李先念、楊尚昆、彭真、王震、宋任窮都在
,一致同意趙紫陽不能保留在政治局,但對趙紫陽能否保留中委,仍有不同看法。」這
些人士,可能就是李先念講的「第二司令部」。他們幾個人竟然有超越政治局、中央委
員會的天大權力,同意或不同意趙紫陽保留政治局委員或中央委員因此「六四」主要目
標,是撤銷趙紫陽總書記職務,在5月31日這些人已經決定要把5月19日鄧小平確定趙紫
陽下台的最高指示按計劃一步一步實施,並以20萬大軍的軍事壓力來實現。
        6月18日李鵬日記透露:「李先念和薄一波提出,對趙要一抹到底。」「王震
也來說,要取消趙中委資格。」李、薄、王等老人決心要一棍子打死趙紫陽。
        動亂,按《新華字典》解釋:動——改變原來的位置,亂——沒有秩序,任意
、隨便。鄧小平、李先念沒有秩序地任意改變原來的中共中央總書記的位置,就是發動
和製造動亂、支持動亂,以武裝政變保證動亂中奪權。李先念1988年策劃、發動了倒趙
的動亂,鄧小平支持倒趙的動亂,為了保證更有把握實現陰謀,鄧小平調動大軍發動了
武裝政變,逼使政治局擴大會議、十三屆四中全會的委員們在軍事壓力下支持鄧李的動
亂,舉手同意倒趙的決議。因此,根據《李鵬六四日記》的揭露材料,1989年發動與支
持動亂的罪名應當放在鄧小平、李先念的頭上,絕不應放在總書記趙紫陽頭上,更與年
青的學生無關。
        結論:根據《李鵬六四日記》揭發材料,1989年天安門事件的背景是一場奪權
鬥爭,改革與反改革勢力爭奪中共中央總書記權力的鬥爭。李先念發動了倒趙的政治動
亂,鄧小平支持這場政治動亂。在黨內外壓力下,鄧小平決定調動大軍支持政治動亂,
發動反改革的軍事政變,將趙紫陽撤職,達到了李鄧發動的有預謀、有計劃的倒趙為目
標的政治動亂的目的。
        建議中紀委、中共中央立案審查鄧小平、李先念等人違反黨章、製造打倒合法
的黨中央總書記的政治動亂、調動國防軍支持政治動亂的錯誤與罪行。複查後撤銷十三
屆四中全會強加於趙紫陽「支持動亂」的錯誤罪名,對「六四」予以平反。
回復 司徒恭平 2011-6-16 11:24
不贊同64是精心策劃的陰謀一說。如果說那場運動是黨內暗鬥社會化的反應,可能更符合當時的歷史狀況。其中,希望社會化的一方是在黨內處於劣勢的所謂改革派,由於被整肅的胡耀邦突然去世,觸發了社會對正義的訴求,加上政府應對處置不當才使事件不斷升級惡化,以至於到了失控狀態。主要責任還在政府一方的迂腐無能與處置失當。
與胡耀邦不同,趙紫陽並非什麼清官,當時社會反響最強烈的主要是官倒和物價飛漲,趙便是官倒的頭門大戶,是運動初期的矛頭所向,那時的李鵬一家反而還是清廉的。所以胡趙不可一概而論。此外,趙的體系在運動中推波助瀾也是不爭的事實。
在短短七周的時間裡面,運動其實經歷了三個不同的階段的,四月突發的是社會意願的自然表達,直到4.26社論定性運動為「動亂」,將自發運動推向了對立的抗爭,學生領袖出現,運動有了組織和主動目的,各種勢力包括所謂海外勢力,都在試圖通過學生組織影響運動方向,運動規模向各界和全國展開。政府相關人員的僵化和迂腐,再次使對立情緒迅速惡化直到實行戒嚴令。這之後的階段,黨內各方力量的較力也到了白熱化的程度,鎮壓已是無法迴避的了。但即便是這樣,用戰爭武器對付平民抗爭是完全失去正義的做法,追究這個社會罪惡,不應該試圖找到某些個人來負責,而是完全要由執政黨來負全責。共產黨從此走上了與人民完全對立的道路。
回復 無維 2011-6-16 13:35
司徒恭平: 不贊同64是精心策劃的陰謀一說。如果說那場運動是黨內暗鬥社會化的反應,可能更符合當時的歷史狀況。其中,希望社會化的一方是在黨內處於劣勢的所謂改革派,由於 ...
多謝指教!
回復 司徒恭平 2011-6-16 13:50
無維: 多謝指教!
實不敢當,希望大家能夠伸張正義。
回復 whyuask 2011-6-16 14:50
司徒恭平: 不贊同64是精心策劃的陰謀一說。如果說那場運動是黨內暗鬥社會化的反應,可能更符合當時的歷史狀況。其中,希望社會化的一方是在黨內處於劣勢的所謂改革派,由於 ...
我覺得您的表述非常準確
回復 司徒恭平 2011-6-16 15:00
whyuask: 我覺得您的表述非常準確
謝謝認同,那段歷史很值得反思。
回復 jiandao 2011-10-9 07:10
共產黨的確是邪惡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6 00: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