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疏影·羅剎海市】

作者:法道濟  於 2023-7-29 10:5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詩詞書畫

                                                                                                                                                                                                                           
向東萬里,七沖焦海,幾寸黃泥地。
一水丘河,苟苟營叉桿,喚馬戶名妓。
風騷轉腚回言避,三孔鼻、耳垂肩底。
似公公、愛好威儀,高雅從來憑戲。

華夏西來馬驥,俊俏容貌美,流落於彼。
又鳥雞鳴,馬戶驢歌,顛倒平常真理。
畫堂豈可登豬狗?鞋拔那能充如意?
哲學家,邏輯難題,無解婦人心計。

註:叉桿兒,妓院的老闆。

刀郎《羅剎海市》歌詞
羅剎國向東兩萬六千里,過七沖越焦海三寸的黃泥地。
只為那有一條一丘河,河水流過苟苟營。
苟苟營當家的叉桿兒喚作馬戶,十里花場有渾名。
她兩耳傍肩三孔鼻,未曾開言先轉腚。
每一日蹲窩裡把蛋來卧,老粉嘴多半輩兒以為自己是只雞。
那馬戶不知道他是一頭驢,那又鳥不知道他是一隻雞。
勾欄從來扮高雅,自古公公好威名。

打西邊來了一個小伙兒他叫馬驥,美丰姿 少倜儻 華夏的子弟。
只為他人海泛舟搏風打浪,龍游險灘流落惡地。
他見這羅剎國里常顛倒,馬戶愛聽那又鳥的曲。
三更的草雞打鳴當司晨,半扇門楣上裱真情。
它紅描翅那個黑畫皮,綠綉雞冠金鑲蹄。
可是那從來煤蛋兒生來就黑,不管你咋樣洗呀那也是個髒東西。
那馬戶不知道他是一頭驢,那又鳥不知道他是一隻雞。
豈有畫堂登豬狗,哪來鞋拔作如意。
它紅描翅那個黑畫皮,綠綉雞冠金鑲蹄。
可是那從來煤蛋兒生來就黑,不管你咋樣洗呀那也是個髒東西。
愛字有心心有好歹,百樣愛也有千樣的壞。
女子為好非全都好,還有黃蜂尾上針。
西邊的歐鋼有老闆,生兒維特根斯坦。
他言說馬戶驢又鳥雞,到底那馬戶是驢還是驢是又鳥雞。
那驢是雞那個雞是驢,那雞是驢那個驢是雞。
那馬戶又鳥,是我們人類根本的問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2-20 23: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