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螞蟻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作者:luchen  於 2019-3-27 09: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評論

  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由此可見,只有以人內在的品格和外顯的文飾共同作用,相輔相成方能成就「君子」——即文采與質樸兼具,辭藻與品德齊美。不幸的是,今君子少見,而小人橫行。今天的「幕後玩家」郭文貴,就是擅長玩弄語言、文字來引誘小螞蟻的獵手。但緣何郭文貴面目暴露后仍有螞蟻追捧?今天我們就來梳理一下小螞蟻對文貴的「斯德哥爾摩症」。

  初樂園——「民主法治」郭文貴 無知單純小螞蟻

  「多年經營盡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潛逃海外,直播編料狂。民主法治縱不識,借大嘴,釣痴郎。」螞蟻幫和文貴之間的這段孽緣從阿貴遠渡重洋開始持續了兩年有餘,然而文貴所謂的「爆料革命」根本沒有進入美政圈和海外主流媒體的視線,更像是一出自導自演、自娛自樂的滑稽戲,絲毫不具備政治上的價值。卻不想,文貴的「爆料革命」在社交平台上闖出了新天地,吸引到了一批粉絲——螞蟻幫。起初的螞蟻幫大多數還只是停留在為文貴搖旗助威的份上,不可否認其中混雜了不少文貴用金錢換來的「死忠」,但確實存在一定數量的小螞蟻,是被文貴口中所說的「自由民主法治」的口號吸引來的。這些小螞蟻大部分心思簡單,被文貴富有表演力的直播一煽動,就傻乎乎地跳到圈套里了,成為了螞蟻幫最底層也最龐大的「工蟻」。郭文貴賣力地展現著自己的表演力,將自己塑造成一個民主鬥士,用語言和文字編造一出出好戲,專為單純小螞蟻打造了一個充滿希望的理想國。

  失樂園——機關算盡太聰明 眾叛親離路茫茫

  「夜來幽夢忽還鄉,人猶在,屋滿倉。好夢終醒,無處話凄涼。料得往後老來處,高牆下,小鐵窗。」

  郭文貴這幾年來只做了兩件事,一是肆意抹黑攻擊CCP,假想了一個「豺狼政府」,以爆料刺激的虛假信息來吸引無腦小螞蟻點贊、追捧。二是藉機斂財,以各種基金的名義肥自己的腰包。雖然在郭文貴的誘騙下出現了螞蟻幫,但建立在謊言上的「烏托邦」必將破產,緊接其後的就是質疑和出走。2018年可謂是文貴的煎熬之年,隨著文貴的經濟情況越發拮据,一大批「以金換心」的能臣幹將相繼出走,更不乏與其反目成仇、對簿公堂的螞蟻幫元老。而損失了大批「兵蟻」的螞蟻幫戰鬥力明顯下降,僅靠路德、魏麗紅這寥寥幾名大將,根本不足以支撐所謂的「喜馬拉雅計劃」,這使得胡編亂造的「爆料革命」難以為繼。固然文貴千辛萬苦地炒作所謂的「王健之死發布會」「文貴看春晚」等一系列活動,但人們卻早已看穿了他的真面目,小螞蟻們或認清現實,黯然出走,或迷茫無措,暗做打算。料文貴機關算盡,終究落個眾叛親離的下場。

  復樂園——假作真時真亦假 欺海無涯苦做舟

  2018已經翻篇,文貴的面目卻愈發貪婪,可以說郭文貴現在擁有的一切「群眾基礎」都是建立在謊言上的。尤其是在最近的直播中,料想是因為捐款者寥寥無幾,螞蟻幫分崩離析,文貴已經開始自亂陣腳,自爆「十億歐元假髮票」、狂曬真假難辨的捐款單、曬孝心裝消失又借「王雁平」「媒體組」等名義在線發帖,種種跡象都表現了文貴的外強中乾。夜裡走多了會見鬼,謊話說多了會露餡,文貴在2019年的多次直播都在推翻自己過去所說的話,直言「沒有捐不出的錢」「不想捐別說不能捐」,甚至在評論中慫恿「偉大戰友」為了捐錢可以不顧生命安全,可見文貴是行到水窮處,要榨乾小螞蟻的血汗錢了。仍留在螞蟻幫的小螞蟻也是上了賊船,進退兩難,在文貴這條不歸路上左右為難,既不肯相信自己受騙,也是捨不得自己前期大量投入的精力、金錢,但面對著咄咄逼人、氣勢洶洶的「討債鬼」文貴,也只能咬緊牙關,假作真時真亦假,欺海無涯苦作舟了。

  「但見郭文貴,以文飾饞心。誘來小螞蟻,臭名共遠播。」郭文貴人不如其名,反以文飾非,以錢為貴,小螞蟻或受其蠱惑,或受其利誘,但郭文貴現已圖窮匕見,螞蟻幫諸君應當好自為之。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luchen 2019-3-27 09:55
  
回復 zsyy 2019-3-27 10:01
  
回復 懵懂 2019-3-27 10:06
有道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2 03: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