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愛。轉角》5.6.

作者:白色百合  於 2015-7-31 07:5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創作|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5.

此次出國,林若初不僅肩負技術人員的培訓工作,更要協助新項目在兄弟公司的平穩著陸,圓滿完成總部交給的任務成為林若初職場上的重要里程,這一點早在出國前北京的老闆就對她有過暗示。若初每天的日程都安排得滿滿的,有時甚至忙得連午飯也顧不上吃,就這樣不知不覺迎來了加國的第一個冬天。

聖誕前夜,若初被部門年輕人拉去參加一個化妝舞會,那晚若初穿了件白色抹胸晚禮服,頭戴一頂小巧皇冠,前額劉海光潔微卷,緞子似的長發挽成雲髻,頗有舊時影星的風韻,儘管眼罩遮住她部分的臉頰,可那兩潭秋水卻仍然讓人印象深刻。

屋裡的音樂很大,幽暗的燈光下,人們彼此熱烈地交談並曖昧地微笑著,這時若初的同事Johnny走過來打招呼。

Johnny興奮地朝遠處一對男女招手,那男的很高,看起來酷酷的,左半邊臉被一張金色面具遮蓋,有點象歌劇魅影里的男主角。女的只有男的肩膀高,穿紫色泡泡裙,黑色褲襪短靴,臉上也戴著面具。

金面俠和紫衣女敏捷地穿過人群,來到Johnny和若初的身邊。紫衣女毫不避諱地撲進Johnny的懷抱,兩隻手緊緊勾住Johnny的脖子,Johnny順勢吻了一下那張嬌艷欲滴的紅唇,原來紫衣女是Johnny的女朋友,金面俠是紫衣女的哥哥。

舞會開始的時候,林若初發現Johnny和紫衣女都不見了,舞池裡一下子擠滿了帶著面具的男男女女。就在金面俠放下酒杯起身的瞬間,林若初被一個矮胖男人邀走了。林若初的心裡有點失落,為第一個邀舞的不是金面俠,不知為什麼林若初對金面俠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

林若初很久都不跳交誼舞了,所以舞步有些生疏。人群中她看見面貼面跳舞的Johnny和女友,幸福纏綿的樣子彷彿整個大廳只有他們兩個。林若初回來的時候,發現金面俠仍然坐在原地,他沒有跳舞,難道是在等她回來?林若初傻傻地想。

「你沒跳舞嗎?」

「我只跟我喜歡的人跳。」

見若初不答,金面俠哈哈:

「沒嚇著你吧?跟你開玩笑呢。怎麼樣,能賞臉跳一曲嗎?」金面俠伸手對若初做了個邀舞的姿勢。

金面俠不僅舞跳得棒,而且還是一個令人愉悅的舞伴。若初跟著他一起旋轉,腳步也開始變得輕鬆。金面俠的舞步嫻熟而果敢,他象船長一樣控制著船行駛的方向,即使在交通最擁擠的地方也不會讓別人撞到自己的舞伴。她在他的帶領下,像只蝴蝶穿梭於人群,而他和她之間始終保持著讓人舒適的距離。

「我數一二三,我們一起摘下面具怎麼樣?」林若初建議。

「好呀!」金面俠隨即應和。

林若初摘下眼罩的同時,金面俠摘下了面具。

「是你!」

林若初和許明成幾乎同時叫出聲來。

林若初對salsa舞表示了極大的興趣,極力要求拜許明成為師,於是許明成就手把手地教林若初學起了salsa,林若初很聰明,不一會兒就掌握了基本要領,可惜地方太小,二人施展不開來。

林若初忽然想起張曉鈞,他就不跳這些舞,他只喜歡無拘無束地蹦迪,說交誼舞是老頭老太太們跳的。

許明成正準備把林若初誇讚一番,沒想到她腳底一歪,跌在了地上。

林若初赤著腳,一瘸一拐地在許明成的攙扶下坐下。許明成找到明珠和Jonny,說明一下情況后回到林若初的身邊。

「我送你回家吧?」許明成徵求著林若初的意見。

林若初點了點頭。

回到林若初的公寓已經是午夜十二點,樓下大廳里一個人也沒有。林若初的腳暫時走不了路,都怨那雙該死的高跟鞋,不然腳也不會腫這麼厲害。

林若初眼前的許明成,一如上次見面時的帥氣,那是一種低調的、由內向外散發出來的帥氣,也許用帥來形容許明成並不十分恰當,把帥改成男人味更恰當些。

「你,沒事吧?」兩人站在空蕩蕩的電梯里,許明成指著林若初的腳問。

「哦,我沒事。」林若初盯著電梯上方變化的數字,心想,如果她住的地方沒有電梯,許明成會不會背她上樓?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在心裡鄙視自己。

電梯「叮」的一聲停在了十二層,許明成真的在她面前蹲下來,他背沖著她說:「上來吧!我背你。」

林若初故意猶豫一下,然後趴到許明成的背上,心裡犯嘀咕:「今天什麼日子?想什麼什麼靈!」

許明成用林若初包里的鑰匙打開門,將她放到沙發上,問她有冰塊嗎?林若初回答,冰箱里。許明成取了冰塊來用毛巾包好,敷在林若初腳踝紅腫的地方。

「記住一定要冰敷,不要熱敷,24小時后再抹些紅花油。明天早上起來還不能走路的話,就給公司打電話請假吧。」

「知道了,謝謝!」

「這是我的號碼,有事打給我。」許明成把一張明片遞到林若初的手裡,然後離開了那棟公寓。


6.

第二天林若初仍然堅持去公司上班,咖啡間里碰見Johnny,Johnny問她,沒事吧?看醫生了嗎?林若初笑笑說沒事。

「沒想到你和許大哥以前認識。」Johnny的語氣里有點驚訝。

「談不上認識,只是一面之緣。」林若初突然想起口袋裡許明成給她的名片。

「許哥是個優秀的男人,可是婚姻卻不幸。昨晚明珠跟我說,她看見從前的大哥又回來了。」

林若初不知道Johnny為什麼要跟自己說這些,這個平常看起來大大咧咧的男孩居然還很細心。

「他那麼優秀,為什麼嫂子還要離開他呢?」

「我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當時有個法國帥哥擋在了嫂子和大哥中間,嫂子不知道中了什麼邪,居然跟那傢伙走了,好好一家人就這麼散了。」

許明成不僅是許明珠和Johnny的兄長,而且還是他倆心中的偶像。許明成從小就喜歡這個妹妹,他十二歲的時候妹妹出生,父母給女兒取名叫明珠可見有多寶貝。許明珠高中畢業后沒考上大學,22歲就早早地嫁給了一個人商人,26歲的時候婚姻破裂於是出國投奔大哥。許明成也知道,以明珠的學歷很難在這邊找到像樣的工作,他曾勸明珠回學校修一門專業,可是明珠對讀書一點也不感興趣,最後許明成決定盤下一家咖啡店讓明珠來打理。

Johnny和許明成有著相似的經歷,都是留學生的身份出的國,Johnny現在工作的這家公司非常穩定,他們生產的通訊產品已經開始風靡全球。Johnny平常很忙,可是一有空他就會幫女友一起照看咖啡店。

Johnny沒結過婚,認識明珠是在明珠的咖啡店,那時候他和前女友剛分手,處於感情的低谷,因為經常來明珠的店裡買咖啡,所以兩人漸漸熟絡起來,進而發展成為戀人關係。

下班的時候,林若初從口袋裡拿出許明成的名片,猶豫著自己要不要給這個男人打電話。從昨天分手到現在,許明成的樣子總在她的腦袋裡打轉,這種感覺和張曉鈞在一起的時候從來沒有過,她忽然想起許明成臨別時說的話:有事打給我。

是不是沒有事就不要去打攪他呀?林若初忽然有點怯,之後又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會,如果他怕人打攪的話,就不會特意留下電話了。中午Johnny那番話是不是對自己的一種暗示呢?畢竟他和許明成的關係挺近的。

一陣瞎想之後,林若初還是決定給許明成打電話。電話鈴剛響一下,對方就接了,這讓本來就有些緊張的林若初更加不知所措。

「你好,是我。」林若初剛開口,對方就識別出了她的聲音,林若初的心不禁竊喜,這表明許明成對自己的來電並沒有感到意外,而且很有可能他在等她的電話哦。

「你的腳怎麼樣?好些了嗎?」許明成問。

「沒事了,昨天多謝了。。。晚上有空嗎?我想請你吃個飯。」林若初的心跳得很快。

「好啊,我正愁晚餐沒著落呢。這樣,你先回家,晚上7點我到你家門口來接你。」許明成很爽快地答應了。

林若初歡歡喜喜地收了線,回到家裡收拾打扮一番,等著許明成來接。

愛情有的時候就像一座迷宮,讓人看不清也猜不透,就連郭秀芬和許明成這樣青梅竹馬的一對也難逃命運的捉弄,更別說林若初和張曉鈞了。愛情結束的時候,總有一方先離開。后離開的那個,需要更長的時間來咀嚼和消化這結果。

郭秀芬離開了,許明成還在原地,這種狀況持續了很久,直到林若初的出現。


(原創勿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8 08:5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