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蘆笛 再訪瑞典(五)

作者:light12  於 2013-10-11 09: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9評論

 

時間: 10 10 2013 20:55  
作者:蘆笛驢鳴鎮 發貼, 來自 http://www.***

(抱歉,最近幾天又墮入昏睡期,遲遲未寫完此文。今日好不容易醒轉,趕快接上)

黃天蚩網友有點看得很准,那就是瑞典在90年代遇到的危機,與其高失業分不開,但他認為「先發展,後福利」(也就是我黨的「先治坡,后治窩。先生產,後生活」的「宇宙真理」)則未必成立。已經在前文中說過了,北歐尤其是芬蘭的高速發展,與其福利國家的建成基本同步,並不是先有高速發展,再建福利國家。

英國的例子更有說服力:胡平同志業已介紹過,英國的全民保健是1948年建立起來的。他沒說的是,英國史學界對工黨首相艾德禮的評價很高,認為他富於遠見卓識與非凡勇氣。英國在戰後失去老美的戰時輸血,瀕於破產。當時許多人都認為,國家根本沒有相應財力,要搞福利也得等熬過艱難歲月再說。但他還是力排眾議,毅然啟動了社會主義改造,主持制定了一系列福利政策,全民免費醫療不過是其中最得民心的一個。雖然實行國有化是一大錯誤決策,但當時英國也並未因此墮入困頓。

實際上,在我看來,社會主義社會(=福利國家)的建成與維持的唯一前提,是全民就業。只要這個條件滿足了,則全民福利就能建立起來並維持下去,蓋福利來自於全民稅收,只要社會處在充分就業(即偽經濟學家所謂「完全就業」)狀態,全民福利自然也就處在自給自足狀態中。但若社會上出現了一部分失業人員,則全民福利必然遭受「雙斧伐木」(非古典色情小說指的「斧」與「木」),造成入不敷出——一方面,稅收的來源縮小了;另一方面,失業救濟金的發放使得福利支齣劇增。若還要維持原有福利,那就只能不是增加稅收,就是借債經營。加稅總是有限的,於是政府便債台高築,直到再也撐不下去,由右派上台,削減福利,降低稅收以刺激經濟,使得國家的預算稍微恢復平衡。

明乎此,則不難看出歐洲(除東歐外)社會主義是怎麼實現的,那完全是二次大戰的「破窗效應」。二戰使得歐洲除少數國家外成了瓦礫場,戰後重建的巨大工程自然要造成全民充分就業,所以哪怕瀕臨破產的英國,在這種情況下也能建立自給自足的福利。而相對於西歐與南歐,瑞典人的聰明在於,他們雖然也搞了點國有化,但其規模沒有英、法、義大利、奧地利那麼大,主要靠的還是私有經濟,而唯有私有經濟才能保持經濟活力,提升就業。換言之,他們搞的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兒的「社會主義」前頭已經反覆強調過了,就是(也只能是)社會福利,而所謂「市場經濟」,就是以私有企業為主體、以市場需求為指導的經濟。

明白了「就業」與「社會主義」之間的關係,則不難立即看出中國為何從未建成過一天社會主義——哪怕在毛時代,城市居民也從未享受過類似前蘇聯城市居民的福利,遑論過上實行國家社會主義的德國公民們的幸福生活(請參看格茨•阿利著《希特勒的人民國家》,我雖不懂德文,仍能猜出原書名Hitlers Volksstaat相當於英文的Hitler』s People』s State。可惜國內譯者出於政治考慮,曲譯為《希特勒的民族帝國》。實際上,任何一個粗知德國歷史的人都知道,希特勒建立的確實是不折不扣的人民國家,是德國第一個廢除封建等級殘留、在人民中實現了政治平等與高福利、因而深得人民擁護的社會主義國家)。之所以如此,當然首先是因為毛共實行斯大林式「高積累、高投資」的血腥工業化戰略,但也是因為中國的農業人口基本是「隱性失業大軍」的同義語。毛澤東就深知這一點,所以才實行史無前例的戶口制,並把農村當成了任意傾倒城市失業人口的垃圾場。

明乎此,則也不難立即看出為何歐洲社會主義難乎為繼。哪怕是在戰後重建工程完成之後,只要歐洲繼續負責向第三世界提供工業品,達到充分就業也不是什麼大問題。英國在60、70年代陷入困頓並不是高福利的錯,而是惡霸工會劫持政府,實行 「無產階級專政」、鼠目寸光,不顧大局糜爛,動輒罷工,幾乎造成經濟癱瘓使然。那是該國的特殊問題,並不具有代表性。

但90年代之後歐洲社會主義一蹶不振,就完全是全球化造成的普遍問題了。上文指出,今日歐洲無非是在重演美國鋼鐵企業當年的悲劇:工廠轉移到亞洲去,對本國最直接、最致命的打擊就是大面積失業,隨之而來的就是政府必須舉債救濟失業人口。對北歐國家來說,這打擊更為致命——北歐三國都是「寡民」,這就意味著該國的經濟少了一個火車頭——內需,對出口的依賴性更大。

相較於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瑞典還有一個特殊隱患——移民問題。我在前文說過,我最喜歡瑞典的,是該國人民崇高的人道主義精神。多年來,瑞典一直是接納外國難民最慷慨的國家。根據瑞典統計局(Statistics Sweden)提供的數據,2012年,瑞典接納了43,900名來自敘利亞、阿富汗、索馬利亞等國的難民,比前年增加了50%,使得瑞典已經變成敘利亞難民在歐洲的主要庇護所。這一趨勢至今有增無減。如今瑞典的9百多萬人口中, 15%的居民是第一代移民,5%的居民是他們的後代。這還沒有把非法移民計算進去,而非法移民已給治安帶來了嚴重問題。今年年初,警察局為尋找非法移民,曾在街上隨機攔住外國人模樣的人,要他們出示證件,這一舉措卻引起了本國人民的極大憤怒,他們認為這完全是赤裸裸的種族歧視。

然而「升米恩,斗米仇」,好心未必有好報。今年5月13日,警方射殺了一名嫌疑人。死者是葡萄牙移民,卻被誤傳為「非白人」。消息傳開后6天,斯德哥爾摩發生種族暴亂,來自索馬利亞、厄利垂亞、阿富汗以及伊拉克的數百名青年暴徒在少數民族聚居區放火焚燒車輛和建築物,以石頭襲擊警察、醫護人員、救火人員。暴亂髮生后,警方採取奇怪的「不干涉」態度(這是警方發言人說的),致使暴亂持續了一周多,並蔓延到首都以外的其他地區去。直到當地居民忍無可忍,自發組織了隊伍上街彈壓,才用「人民戰爭」把暴亂鎮壓下去。

















這種事,發生在洛杉磯不足奇,發生在倫敦、巴黎也不足奇,但發生在那「天堂」中,對我來說就是晴天霹靂了。更令人深思的,是「社會主義」與「移民」是否兼容的問題。

事發后,瑞典的左右兩派都有說詞。左派說,這是中右政府上台後削減福利、降低稅收導致急劇貧富分化的惡果。如今瑞典已經成了OECD國家中不平等度增長最快的國家,因此製造出了嚴重的社會問題,這次暴亂就是對這一政策的懲罰。而極右派則歸咎於瑞典的移民政策。

有的論者則認為,移民問題凸顯了某些政策的不合理性。為了保護工人既得利益,瑞典勞工法規定的最低工資太高,等於人為提高了就業門檻。而且,企業裁員時必須先裁去最新雇傭的人,實際上對有一定年資的員工實行了終身雇傭。這結果就是新移民由於語言障礙和/或缺乏技能而無法找到工作。所以,儘管全國平均失業率為8%,但在瑞典土著中只為6%,在移民中卻高達16%,在25歲以下的移民中更高達32%以上。

這結果就是令新移民遊離在主流社會之外,成了邊緣族群。儘管衣食無憂,免費住在政府在六七十年代實行「安居工程」建造起來的相當不錯的公寓樓中,他們仍然憤憤不平,覺得受到了種族歧視。有位被採訪的來自阿富汗的暴徒說,瑞典確實給了他在本國無法設想的待遇,但他仍然感受到無時無地不在的種族歧視。

在我這局外人看來,這分析相當客觀公允。令人沮喪的是,這種被動或主動的邊緣化的趨勢似乎無從逆轉。儘管教育是免費的,有許多新移民的青少年並不去上學,而是呆在本族人聚居的社區中看本國語電視,頑固地保持「文化近親繁殖」。這結果便是永遠也不可能找到稍具技能的工作,遑論整合入移居國文化中。政府為鼓勵生育發放的兒童津貼又變成了失業父母的生活手段。他們的孩子自然只會遵循父母的道路,靠救濟過完一生,並生出更多的孩子來。這遠期結果就是,哪怕瑞典現在停止接納移民,失業人口也只會越來越多,而社會主義也終將垮台。

必須指出,這並不是瑞典面臨的特殊問題。如Light網友說的那樣,在美國,有的人什麼也不用做,光生孩子領津貼就是了,他的一位房客竟然生了9個孩子。相比之下,中產階級為了確保生活質量,或是累到喪失了性慾,自然要在這場「生育競爭」中敗下陣來。看來,這才是社會主義面臨的共同的問題。

移民造成的最大問題,還是它有淪入惡性互動的可能。種族主義在瑞典歷來沒有什麼市場。儘管納粹把北歐人捧成「主子種族」,瑞典人也並未被沖昏頭腦。即使是在納粹席捲全歐之時,國家社會主義(其實準確地說應該是「種族社會主義」)在瑞典也沒有什麼市場,與挪威完全是兩回事(即使在挪威,吉斯林的黨當年也從未進入國會,他本人是納粹扶植起來的傀儡,但瑞典就連那種全國性的組織都沒有)。

然而近年來這傳統卻有被打破的危險。極右的民主黨過去從未在大選中獲得國會議席,卻在2010年瑞典議會大選得票5.7%,首次進入國會,取得20個議席。在這次騷亂后,許多瑞典人被「種族歧視」的指控激怒了,反而轉為認同該黨的反移民主張。如果種族問題持續下去,瑞典發生「挪威化」,極右的瑞典民主黨變成挪威極右的進步黨那種有問鼎實力的大黨完全是可以想象的。這種陰暗前景,不能讓我這個新移民脊樑發涼,英文所謂send chills down the spine是也。

我就是帶著這種複雜心緒再訪瑞典的,而我的所見所聞,似乎也加深了杞憂。斯德哥爾摩的TOP 10景點之首,就是古城Gamla Stan,據說保留了中世紀的建築風格。此類狹街窄巷的小城鎮,在歐洲其他地方毫不罕見,別說在義大利,在英國也是車載斗量,但在瑞典那個比較新的國家就罕見了。何況那地方就在皇宮旁邊,所以不能不去:





那天我和太太從皇宮出來,剛剛走進那小街,就看見四五個閑漢在搞局詐。那戲法很簡單,用三個火柴盒蓋住一個球,然後把那三個盒子的排列搞亂(如同撲克牌洗牌一般),讓你說出小球在哪個盒子下面,五百瑞典克朗猜一次(大約相當於人民幣500元,我忘記問贏了給多少錢了)。在「洗牌」時,那莊家有意露出了火柴盒下面的球,然後又迅疾蓋上,因此你很容易便記住了球在哪個盒子下面。可猜的那個人偏偏卻指錯了。我於是忍耐不住,叫道:不是那個,是這個!是這個!

那傢伙立即要我掏錢下場,說只要我給他500克朗,他就翻出盒子來讓我看看猜對了沒有。我這人其實毫無賭性,只是好勝心強,見到那球明明在那個盒子里,旁邊那人卻傻到去指另一盒子,於是便好為人師一把,不料立即被那莊家賴上。我只好說,我沒那麼多錢,只有100克朗,行不行?那人說不行。我於是想掏錢,卻被太太拉走了。她埋怨我道:你怎麼那麼傻?那些人都是托兒!我說,我知道,so what? 我明明看見球在那個盒子下!但大家都知道,跟娘們是無法講理的,所以我只好跟著她悻悻地去街尾的「寶島飯店」吃晚飯去了(不是台灣口味,是大陸人開的)。

過後我立即就悟出來,那個故意指錯盒子的就是托兒,目的是誘騙我這類自以為是的傢伙上當。那小球可能確實就在我認定的盒子下面,但那又怎麼樣?那裡面可能有個擒縱器,捏住了某個地方,盒子內的夾子就把小球夾住,拿起來一看,地上自然什麼也沒有。到時周圍的閑漢托兒們一起鬨,我除了認輸還有什麼辦法?

雖然這局詐騙的錢並不多,但這事卻讓我無比地噁心。TMD就在皇宮旁邊,在斯德哥爾摩的TOP 10的No 1公開行騙,成何體統?

第二天中午我們在一家麥當勞解決午餐,排隊買飯照例是我的事。我穿著件夾克,現金和護照都放在衣服襯裡的包里,信用卡則放在外面的包里,因為我用的是中國產的信用卡盒,表面比較光滑,容易掉出口袋來,我便把那包的拉鎖拉上了。

我正在排隊,卻覺得有人在拉我左邊口袋的拉鎖,掉頭一看,是個年青小伙,他站在我左側,右手捏著一張50克朗的鈔票抬向櫃檯,做出要把錢遞給售貨員的樣子,右臂上搭著一件衣服,左手則借用那衣服的掩護,試圖拉開我左側衣袋的拉鎖。

我十分噁心,但還是給那個小偷留了個面子,只是把他的左手打開了,什麼也沒說。我想,這已經告訴他我察覺了他的小動作,他應該知難而退了。可惜過了一會兒,我又覺得左邊有隻手在蠢蠢蠕動,我掉頭一看,他遲鈍到懵然無覺,還在埋頭繼續那開袋工程。我大怒,用勁把他的手打開,厲聲叱道:Stop it! You really made me sick! How pathetic! You are not even a competent thief! 他這才算悻悻地收手。我忍了又忍,才沒從內胸包里掏出錢來給他看,告訴他找錯廟門了,即使打開我的左側衣袋,偷走了我的信用卡,他也拿不到一分錢,蓋歐洲的信用卡不像美國的那樣,都有PIN,不知道那密碼什麼用都沒有。

比起義大利來,這不過是迷你菜一碟了。在羅馬地鐵上,我被一位偷兒洗刷得一乾二淨,就連手機都給偷走了,只留下了護照和信用卡,那才是真正的professional,不是這種amateur。在米蘭大教堂廣場上,我遭到幾個壯漢搶劫,全靠我大聲怒罵,而且那又是人來人往的地方,匪徒們才知難而退。




米蘭大教堂

可這是北歐,不是南歐啊!而且,這是瑞典,是我二十年前心目中的天堂!

最後一晚最掃興,夜裡兩點半,旅館過道上突然人聲喧嘩,一群「挺能傑兒」在外面大叫大喊,使勁摔門,甚至還使勁敲我們的門。我從熟睡中驚醒,躺在床上大叫「quiet!」外面的hooligans卻毫不理睬。我打電話給大堂抗議,卻沒有人接。因為不知道外面究竟是些什麼人,最明智的選擇就只能是龜縮在屋裡。直到警察來了,把那些人帶走才復歸太平。次日我結賬時,向旅館工作人員提出抗議,對方立即道歉,並表示願意歸還我頭晚的住宿費。我不好意思要,只是問她那到底是些什麼人,她卻拒絕回答,只是讓我放心,說那伙人再也不會來了。可我這輩子怎麼還會再去?

這種事,就是在社會治安最差的南歐也遇不到,更是我20年前在瑞典居留時做夢也想不到的。我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移民,雖則在Gamla Stan設局的那伙爛人看上去不像北歐人,但我並無任何根據作出判斷。我可以說的,就是「天堂」成了「失樂園」,這就是當飛機騰空而起,我看著腳下無邊的森林與湖泊時心裡揮之不去的惆悵。

結語:

1)可以建成而且能真正令平民百姓受益的社會主義,就是歐洲式的福利國家。在這個意義上,歐美髮達國家其實都含有社會主義成分,只是多少不同而已。如今唯一不含社會主義成分的發達或准發達國家只有中國一家。

2)伯恩斯坦說的是對的,社會主義只能通過民主實現。而且,只要是民主國家,最終的發展趨勢都必然是社會主義化,這是因為民主國家的分配權掌握在多數人手裡。

3)歐洲社會主義承受的打擊,是資本的全球化動搖了「全民就業」這個前提。但這打擊並不限於社會主義成分較高的發達國家,而是整個所謂的「資本主義世界」,美國也不能倖免。反對社會主義的同志們應該看明白,歐洲陷進去的「泥坑」並不是、或至少不完全是社會主義造成的,而是資本全球化掏空了發達國家產能帶來的災難。即使美國取消一切社會福利,倒退到19世紀的自由資本主義時代,也並不能躲過這場浩劫。

列寧同志在上世紀初提出「帝國主義與民族解放理論」,號召「全世界無產者和被壓迫民族聯合起來」。他的基本考慮是,資本主義之所以沒有如馬克思預言的那樣垮台,是因為帝國主義靠掠奪第三世界維持了西方國家工人階級的高工資,所以,必須在第三世界發動革命,斷了西方工人階級的糧道,才能讓他們起來造反,推翻資本主義。百年後回看歷史,不能不驚嘆列寧同志的洞察力。只是他有一點估計錯了:搞垮西方世界的,不是第三世界被壓迫的民族,而是西方的資本家。而且,他們搞垮的也不是資本主義,反而是真正可行並真正造福於平民的社會主義。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dwqdaniel 2013-10-11 10:37
遊記比政論好多了  
回復 徐福男兒 2013-10-11 12:41
真是好文章。可是出路在哪裡?
回復 yulinw 2013-10-11 16:11
徐福男兒: 真是好文章。可是出路在哪裡?
   木有~·
回復 light12 2013-10-11 17:08
dwqdaniel: 遊記比政論好多了   
政論比遊記好多了
回復 light12 2013-10-11 17:09
徐福男兒: 真是好文章。可是出路在哪裡?
德國
回復 門外照斜陽 2013-10-11 17:23
中國主要對處級以上領導實行社會主義,國家把他們一直供養到死,還管他們的下一代。
回復 light12 2013-10-11 18:46
門外照斜陽: 中國主要對處級以上領導實行社會主義,國家把他們一直供養到死,還管他們的下一代。
  
回復 超越2010 2013-11-8 20:45
北歐四國,芬蘭有森林資源,挪威有石油,瑞典和丹麥有很多出名的世界級大企業。社會福利好,居民生活質量高,無論做什麼工作收入差距是最小的,但是就業問題,別說移民,就是當地土著,在經濟蕭條下也是莫大的考驗。失業有保證金,多則好幾年,少則一年半載,問題是溫水著青蛙的社會大環境下,對生命也是一種煎熬。
回復 light12 2013-11-8 20:51
超越2010: 北歐四國,芬蘭有森林資源,挪威有石油,瑞典和丹麥有很多出名的世界級大企業。社會福利好,居民生活質量高,無論做什麼工作收入差距是最小的,但是就業問題,別 ...
就是啊,人生本身無奈多多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1 06:5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