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首例:肺受損嚴重 沒法下蹲 只能跳1cm 今回家

京港台:2020-2-28 06:40| 來源:都市快報 | 我來說幾句

杭州首例:肺受損嚴重 沒法下蹲 只能跳1cm 今回家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2月27日上午9點半,杭州首例確診新冠肺炎患者黃先生領到了解除醫學觀察告知書。

  

  走出隔離點大門,他與妻子緊緊地抱在了一起。夫妻倆已經40天沒見過面了。

  

  黃先生住在江干區,1月19日,他從武漢出差回杭后,在浙大一院被確診為杭州首例新冠肺炎患者,且感染程度比較嚴重。經過醫護人員25天的救治,2月12日治癒出院,轉入江干區的集中隔離點進行隔離醫學觀察,時間為14天。

  2月26日,經浙大一院複診后,黃先生符合解除醫學觀察條件。今天上午,他終於回家了。

  黃先生32歲,從事安防相關工作。1月14日,他和幾個同事一起去武漢出差。

  1月17日下午,黃先生和同事準備一起回杭州。因為家離杭州東站近,他訂了火車票,打算一個人坐火車回來。當天下午,他一個人帶著行李,打車到漢口火車站。疫情的起源點——華南海鮮市場,距離漢口火車站只有兩三百米。

  當天晚上11點多,他到達杭州東站。

  1月18日早上,黃先生去了趟單位。到了下午,他覺得有點乏力,好像有點發燒的跡象,就趕緊回家休息了。回家后,黃先生覺得乏力感比較明顯,體溫也有些偏高。

  1月19日早上醒來,黃先生的體溫還是偏高,渾身沒力氣。吃午飯後,他到浙大一院去做了檢測。過了3個多小時,檢測結果出來了:陽性。

  1月19日下午開始,黃先生留在醫院裡進行隔離治療。

  1月26日,根據醫院的統一安排,黃先生轉到了浙大一院之江院區。

  2月12日,黃先生出院,轉入江干區的集中隔離點進行隔離醫學觀察,時間為14天。

  今天下午,我電話聯繫了黃先生。他說,回家后,打算再居家隔離幾天。

  「我現在肺部的損傷,比重症病人還嚴重,因為病毒吸入量很大。以我現在的身體情況,還沒法工作。我沒法下蹲,也不能長時間走路,起跳只能跳一厘米。長時間走路的話,腿部很酸,很悶。」

  黃先生說,居家觀察,是他根據自己的身體情況做出的考慮。就想著,在家裡再「休養幾天」,過幾天再看看情況怎麼樣。後面也會去醫院複診的。

  今天上午解除隔離后,黃先生和老婆去買了水果和蔬菜。今天中午,小兩口一起做了水煮蝦,炒了一個紅菜苔。

  「在醫院裡,我吃的都是低鹽低脂的菜。就覺得自己燒的這一頓特別好吃了。」黃先生說,在平常,他會經常下廚,這幾個菜,小意思了。

  加上在醫院的日子,黃先生這段期間,獨處的日子一共是24天,「從來沒有一個人待過這麼長時間。」

  黃先生說,一個人的日子,當然會無聊,但是就當是休養了。看看電視,床上躺躺,和親戚朋友同學同事們手機上聊聊天,嘮嘮嗑,一天天地就過下來了。對黃先生來說,這並不算是很大的挑戰,很快就調整過來了。平常的周末,他也經常在家裡看看書,處理一下工作,「也算是比較宅吧。」

  「就確診的時候,情緒會稍微有點波動,後面隨著身體狀況逐漸穩定,就好多了,也沒有太大的壓力。」黃先生說。

  剛出院時,行動不是很利索,在酒店裡,黃先生常常會做一些有氧運動。比如,走走路、原地踏步,擴胸運動、壓腿弓步等。

  「家裡人還給送來了啞鈴,偶爾也會做練一練。」黃先生說,隔離期間,做一點運動還是很有必要的。當然,這要在身體狀況允許的條件下進行。

  黃先生老家在諸暨,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身體再好一點后,回去看看1歲半的兒子。父子倆已經47天沒面了。

  1月19日,黃先生被確診的那一天,老婆小利(化名)也同時被居家隔離觀察了。

  「剛開始的那幾天,我隨時隨地都要哭一場。」小利說, 我擔心他,也擔心家裡,孩子在老家,還那麼小……想到這些我就忍不住想哭。

  黃先生在醫院治療那幾天,夫妻倆雖然每天都會通過微信說上幾句話,但這些話,她從來沒跟老公說起過,「怕他擔心」。

  黃先生如何感染的?回顧↓↓↓

  「或許我永遠都不會知道你們的長相,但是你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白衣天使!」32歲的沈先生(化名)是杭州市第一例確診的新冠肺炎患者。經過浙大一院24天的精心救治,2月12日下午,沈先生終於痊癒出院。

  

  「出院后,我還不能馬上回家,要進行14天的隔離觀察,確保沒有傳染性后才能回去。」沈先生說,希望能儘早和家人團聚,也希望疫情儘快結束,雨過天晴,自己和所有人都能回歸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12日下午,快報記者連線採訪了沈先生,他詳細講述了自己從患病到治癒的過程——

  和同事出差武漢

  當時都覺得疫情沒那麼嚴重

  我今年32歲,從事安防相關工作。1月14日,離過年只剩下十天,我和幾個同事一起去武漢出差。

  去武漢之前,網上已經有一些關於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疫情的報道,但我們沒有太多關注。當時新聞里報道的病例數並不多,好像只有幾十例。

  那時候對於這個疫情,我們都沒有想太多,認為情況可能並不是太嚴重。畢竟冬天本來就是流感和肺炎高發的季節。

  我們到達武漢的辦公點,那裡位置比較偏僻,離市區較遠,屬於郊區。出差這幾天,我沒有去過其他地方,都在辦公點上班。可能是因為臨近過年,路上行人很少,也沒有見他們戴口罩。包括武漢辦公點的同事,也沒有戴口罩。

  我們和武漢這邊的同事也聊起過關於肺炎的情況,他們了解的情況也和我們差不多,覺得和一般的肺炎差不多,而且當時患病人數也不是很多,認為情況沒有那麼嚴重。

  離開武漢回杭州

  只有我一個人選擇了坐火車

  離開武漢是1月17日下午,我和同事準備一起回杭州。

  同事商量訂機票坐飛機回杭州,因為我家離杭州火車東站近,回家更方便,於是我訂了火車票,打算一個人坐火車回來。

  和同事分別後,當天下午,我帶著行李打車到漢口火車站,那時候我根本就不知道,後面的疫情會發展得這麼厲害,而疫情的起源點——華南海鮮市場,距離漢口火車站非常近,只有兩三百米。

  火車站裡人比較多,但也沒有到人擠人的地步,我發現當時火車站裡的人也基本都沒有戴口罩。

  我買的是當天晚上6點左右的車,到杭州東站要晚上11點多了。

  一路上,我空了會刷刷手機,時不時看到有關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疫情的消息,總感覺心裡沒底。雖然當時身體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舒服,但總是在想,萬一被傳染了怎麼辦?

  在火車上,還接到了姐姐的電話,和她聊起自己剛從武漢出差回來,有點不放心,考慮回杭州后,要麼到醫院去做個檢測,放心一點。

  當天晚上回到家已經過了零點,寶寶前段時間剛送回老家,家裡只有老婆一個人。收拾完行李,洗漱完,我還是不太放心,當天晚上就到客房睡覺了。

  回杭第二天

  開始出現發燒、乏力癥狀

  第二天是1月18日,周六,不上班。現在回想,幸好是周末,單位里人不多。

  我早上起來,當時自己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什麼不舒服,因為出差回來還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處理,早上我還是去了趟單位。

  到了下午,我隱約感覺到有點乏力,好像有點發燒的跡象,就趕緊回家休息了。

  回到家,我感覺乏力感比較明顯,體溫也有些偏高。因為家裡沒有體溫計,沒法量體溫,也不知道到底燒到多少攝氏度。

  這些癥狀的出現,更加讓我忐忑不安。我對老婆說,看樣子有點不對頭,你還是離我遠點,保護好自己,千萬不要也發燒了。

  第三天主動去浙大一院發熱門診

  經檢測被確診為新冠肺炎

  又過了一天,早上醒來,我感覺體溫還是偏高,渾身沒力氣。

  因為自己是從武漢回來,現在又出現發燒、乏力這些典型癥狀,我真的高度懷疑自己被感染了,不敢再拖,吃了午飯,決定到浙大一院去做個檢測。

  打了車,老婆陪著我一起去,到了醫院是當天下午1點左右,我們直奔發熱門診。

  發熱門診里人並不多,到了那裡一見到醫生,我就主動和醫生說了我前幾天剛從武漢回來,現在有發熱、乏力的癥狀,懷疑是不是感染了肺炎,是不是需要做相關檢測?

  接診醫生聽了我的話后,告訴我,他們已經有相關的診療預案,讓我放心。

  隨後,醫護人員為我進行檢測,包括鼻腔和喉嚨痰液的採樣檢測。在等待檢測結果的時候,安排我在隔離室內等待。醫護人員為我採集標本都是在有防護的情況下採集的,所以沒有導致其他門診病人和醫護工作人員的感染。

  過了三個多小時,檢測結果出來了,陽性!後來才知道,我是杭州市第一例被確診的新冠肺炎感染病例!

  從1月19日下午開始,我就留在醫院裡隔離治療。老婆當時沒有任何不適的癥狀,但作為密切接觸者,醫生建議回家居家醫學觀察。

  不幸之中的幸運

  同事和老婆都沒有被感染

  剛得知檢測結果時,說不上非常恐慌、害怕,但心理還是難免會擔心。其實對我來說,既然被確診了,自己也已經及時在醫院治療了,接下來的事就交給醫生了。自己最擔心的,還是身邊的親人和同事。

  我確診是陽性,不知道一起去武漢的同事回來后怎麼樣了?還有我的老婆,以及這兩天接觸過的人,不知道會不會感染?

  我馬上把自己的檢測結果,打電話告訴老婆和單位的同事,提醒他們如果身體出現發燒、乏力等癥狀,要第一時間到醫院做檢測。

  非常幸運的是,和我一起去武漢的幾個同事,沒有出現任何不適,後續觀察也沒有發現被感染!

  我和幾個同事在武漢期間,都是在一起辦公的,唯一的區別就是,回杭州的時候,他們選擇飛機回來,而我是一個人坐火車回來。這也說明了,我被感染的地方,可能就是武漢火車站。

  回杭州后,我除了在家,還去過一趟單位。作為密切接觸者,老婆和單位里的幾個同事也都進行了隔離觀察。非常幸運,他們也都沒有被感染!

  住院后的第七、八天

  癥狀加重 出現呼吸困難

  我住進負壓病房后,前兩天主要癥狀就是發燒、乏力。醫院的醫護人員為我採取了對症治療,主要以抗病毒藥物治療和高通量的吸氧治療為主。

  剛開始還不是特別難受,我在裡面還能看看手機上的新聞,和家人朋友們微信上聊幾句。到了1月20日以後,有關新冠肺炎的消息越來越多,武漢那邊疫情嚴重,疫情在慢慢擴散,浙江和其他省市也都陸續出現了一些病例。

  1月26日,醫院統一安排,我們統一轉到了浙大一院之江院區。隨著病情的發展,我的癥狀也在逐漸加重。前兩三天還只是發熱和乏力的癥狀,可到了第七天、第八天的時候,我的呼吸功能已經明顯下降了,感覺到呼吸困難,連氣都喘不過來。

  在醫護人員們精心救治下,我度過了最困難的幾天。呼吸功能開始慢慢好轉。

  感謝醫護人員的精心救治

  還給我們配備了心理醫生

  接下來的日子,我積極配合醫護人員的治療,病情也逐漸穩定,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但恢復需要一個過程。在病房裡,大部分時候,我以平躺休息、靜養為主。偶爾也會看看手機,關注新聞報道,或者看一些視頻和電影。

  住院的這段時間,我比較喜歡看一些輕鬆的視頻和電影,我最近經常看的劇是《貓和老鼠》,每集時間不會太長,看起來不會太累,也比較輕鬆搞笑。這樣可以減壓,讓自己放鬆心態,對康復也有好處。

  這裡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心理上普遍會有一些焦慮不安的情緒。因為感染的是一種新型病毒,大家對這個病毒都不太了解,醫學專家要認識它,研究它,也需要一個過程。而且,目前對於新冠肺炎病人的救治,還沒有特效藥,這也加重了我們的焦慮和不安。

  因此,我們中的一些人心理上的恐懼會比較明顯,很多時候,醫護人員對我們的心理疏導非常重要。浙大一院這一點做得非常好,他們給我們準備了專門的心理醫生,緩解焦慮,堅定我們對戰勝病魔的信心。我們還有專門的微信群,大家互相鼓勵,彼此樹立信心。

  在醫院裡治療的這些日子,最難忘的還是醫護人員兢兢業業的工作態度,當我們抽血的時候,因為我到後面抽血有點困難,但醫護人員始終安慰我,包括抽血的動作也非常細心,讓我逐漸消除了恐懼感。

  今天(12日)出院,我的心情有點複雜,感謝浙大一院醫護人員們的精心救治,或許我永遠都不會知道你們的長相,但是你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白衣天使!

  同時,我也非常慶幸,雖然患病是不幸的事情,但好在身邊的親人、同事都沒有被感染,他們都好好的!這對我來說,是最值得開心的事情!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3 20: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