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面對死亡

作者:天涯故鄉人  於 2015-2-23 21:0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面對死亡|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0評論

面對死亡­_護士手記(片段)

 

生離死別對普通人來講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但對護士來講卻是家常便飯。

而那些在加拿大老人院工作的護士,就是要護送一個又一個老人安詳地走向生命的終點

從事護士工作以後,儘管要經常面對死亡,但有幾次卻讓我如此地刻骨銘心。

 

莉莎(Lisa

 

剛開始在加拿大做護士時,是在一個老人院里。這是一所Retirement Home,條件比Nursing Home要好一些。每位老人可以擁有一個獨立的套間,有自己的衛生間、衣櫃、沙發和電視等傢俱和電器,和住在家裡差不多。

莉莎是位85歲的白人老太太,滿頭銀髮,臉上總是帶著善意的微笑。

她終生未嫁,沒有子女,只有一個侄女在這個城市,但不常來看她。

這個老人院的二樓有一個很大的房間——Viewing Room,我叫它觀景廳。很多老人喜歡待在這裡,透過大玻璃可以看到車水馬龍的大馬路和馬路對面的公園。莉莎總是喜歡安靜地坐在觀景廳最右邊的角落裡,默默地看著外面的世界。我開始時只是覺得這位老太太比較沉悶,不願打攪別人。我對這類老人還是很有好感的。

那時我剛參加工作,不敢懈怠,準備葯時我會花很長時間,反覆核對,每位老人的葯杯我都會寫上名字,而且自己還有一個備忘錄,上面有每位老人的過敏史,吃藥的習慣,吃藥時喜歡冰水或什麼飲料,身體特徵,胃腸反應,大小便頻率等等。我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沒有注意到有人在觀察我。

有一次給她發葯時,突然她問我:「你做過管理(management)?

我一愣,「是呀,您怎麼知道?,我出國前在國內做過很長一段時間的管理工作。

「你的工作很有條理」她平靜地回答。

「你是不是很小的時候就幫父母帶弟妹?」她又問。

「是呀,你……?」我被驚到了。這位老太太不是簡單的「沉悶」,她還有很強的觀察判斷能力。

她看出我的疑惑,笑了:「你讓那些老人吃藥時,像哄妹妹一樣」。

是的。因我父親是右派,在文革特殊時期,經常不能回家。在那個年代,整條街就一個自來水龍頭,我從上小學開始就要幫媽媽挑水、洗衣,帶著妹妹排隊買菜、做飯。有時候大人好幾天不回來,我就成了一家之主。人常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我認為那是在說萬惡的舊社會。解放后,應改成「黑五類的孩子早當家」。

那次談話后,我們之間無話不談。

她告訴我,她退休前是教師。因父母離異后各奔東西,所以她很早就參加工作,帶著年幼的三個弟妹艱難地生活。她終身未嫁也有部分原因是年幼弟妹的拖累,好不容易弟妹都長大成人,結婚成家,但兩個弟妹又因病先後去世了。還有一個小妹妹住在另一個城市。她在這裡孤獨一人,無依無靠。退休后不久,便賣掉了家產,住到這個老人院,一晃已經快二十年了。她說,這裡就是她最後的人生,她已經沒有選擇了。

也許是因為她坎坷的經歷打動了我,也許是我們有一段相似的經歷,我們結成了忘年交。

她告訴我,每個周末她都會給遠方的妹妹打一個電話,嘮嘮家常,這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近親了。每次打完電話,心裡就會比較安靜;如果哪次電話打不通,她就會莫名其妙地焦慮。但如果打得太頻繁了,她又怕人家不耐煩,因為小妹妹兒孫滿堂,生活很幸福。

她還告訴我,她有一個潔癖,每晚睡覺前,不管她的尿片臟不臟,她都想換一個新的尿片,否則睡不著覺。因為麻煩而且尿片比較貴,當班的護工往往檢查以後認為尿片乾乾淨淨,而不願給她換。她常常因為這個通宵睡不著覺。

換尿片在老人院不屬於護士的職責,但只要我上晚班,我都會悄悄地給她換上乾淨的尿片。有些當班的護工知道后不太高興,但也無可奈何。因為護士在業務上屬於護工的上級。

她喜歡吃中國的餃子,我答應下次我做的時候一定帶給她。

突然有一天,護工告訴我:「你的莉莎不吃飯」。我趕快過去查看,莉莎告訴我她接到一個電話,是外甥女打來的。她的小妹妹,唯一的一個曾相依為命的親人,也因突發心臟病先她而去了。

這無異于晴天霹靂!可憐的莉莎!

那天晚上花了很長時間陪她,我們相對無言。我的心在顫抖,但除了陪著她流淚,我不知道怎樣來安慰她。

從此,莉莎不再在周末打電話了。

一個月後,莉莎的身體情況因為心衰而每況愈下,很快就卧床不起了。但她每天還是請護工把她放到輪椅上,推到觀景廳,她要看這個城市,看這個世界。

看著她一步步衰弱,看著她期望的眼神,我的心隱隱作痛,但又無能為力。

莉莎的心衰又合併肺炎和敗血症,越來越衰弱了,但她拒絕轉到大醫院治療。

那天晚上,像往常一樣,我幫她翻身,換上了新的尿片。她看著我,沒有說話,我向她道了晚安,離開了她的房間。

萬萬沒有想到,這居然是我們的訣別!

第二天上班,我習慣地瞥了一眼觀景廳,莉莎的那個位置是空的!我的心裡咯噔一下,有種不祥的預感。我快步趕到護士站,交班護士告訴我,莉莎在睡眠時停止了呼吸,離開了這個世界。

我來到莉莎的房間,她靜靜地躺在床上,很安詳,她像是在睡覺,夢遊天國。

我幫她換上她最喜歡的衣服,換上新的尿片,儘管我知道她已經不需要了,但我想讓她乾乾淨淨地離開,因為她喜歡這樣。

我做這些事的時候,內心沒有任何恐懼。就像面對一個自己的親人,只不過她睡著了,或許明天還會醒來。

我覺得莉莎是幸福的,她去了那個沒有心靈和身體上的痛苦,再也不需要換尿片的天堂,去和那些她日思夜想的親人們團聚。

只是她走的太匆忙了,我還沒有準備,還沒來得及讓她嘗嘗我做的餃子,也沒有留下一張我們的合影照片。

直到殯儀館的車來到,推著她向外走時,我才突然意識到:莉莎要永遠離開我們了!再也忍不住眼淚奪眶而出!

再見,莉莎,一路走好!


高興
5

感動

同情

搞笑
6

難過

拍磚

支持
1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法道濟 2015-2-23 22:05
感人,高尚的工作。
回復 寧靜千年 2015-2-24 01:02
   我也在老人院工作過,是 Social Worker.
回復 天涯看客 2015-2-24 02:13
"我」是你自己?
回復 海外思華 2015-2-24 02:41
可憐的老人,好心的護士!
回復 Lawler 2015-2-24 03:37
照看老人,少不了細心和耐心!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5-2-24 05:09
我老爸最後一年就住在紐西蘭老人院。護士也對他特殊照顧,不知是因為我和先生天天去看望,還是因為她們的愛心。總之照顧得很好。
回復 nierdaye 2015-2-24 05:54
從此,莉莎不再在周末打電話了。一個月後,莉莎的身體情況因為心衰而每況愈下.

so sad.....
回復 qingwa200220 2015-2-24 11:19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她去了天堂與她的弟妹們團聚了。
回復 天涯故鄉人 2015-2-24 13:53
天涯看客: "我」是你自己?
回復 yulinw 2015-2-24 17:42
   感謝你~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15: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