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若無今世便求來生

[複製鏈接]

316

主題

316

帖子

2061

積分

五星貝殼精英

Rank: 4

積分
2061
你在我安 發表於 2019-6-10 10: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男人哭了,像一個孩子一樣,一個男人倒在一個女人的懷裡卸下了所有的偽裝。

女人輕撫著面前的這個男人,似是有說不盡的話語。

十年前的一場公司演出,當時的男人和女人還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男人叫雲霄,女人叫做風鈴。

雲霄平日里話不多,讓人感到有些高冷,風鈴舉止優雅是眾人心中的女神。

舞台上,是那個平日沉默不語的雲霄,輕輕的吟著早就不知唱過多少遍的歌曲。一如往常技驚四座,這種卑微的虛榮感讓雲霄感到有一絲得意。但此時的他並不知道,這不經意的旋律卻輕輕的波動了一個人的心弦。

風鈴醉了,並非是熏了多少酒,而是眼前的這個男人化作了猛烈的迷藥鑽進了她的心房。她好想認識這個男人,自那以後風鈴總是有意無意的在雲霄面前轉。

大家心裡都明白風鈴心中有著雲霄,但此時的雲霄卻依然高冷只是禮貌的回著風鈴的種種示好,並非是沒有一絲心動,而是雲霄心中所念仍在他處,假如不能把全部給一個人,他便不想隨意進入另一個人的生命。

公司年會後的一場狂歡,很多人都醉了,雲霄四處張望找著什麼,環顧過後似是有些低落,她!沒有來。

現在想來,過年時發送的一條新年祝福似是雲霄第一次主動發給她的信息,她回了一個可愛的笑臉,回祝雲霄越來越帥,雲霄看著手機傻笑著,不經意間似是自己的笑容也多了起來。

雲霄每天堅持鍛煉,也不知什麼時候她們每天必做的一件事便是開著語音相約一起跑步,看似幼稚,兩人卻樂在其中。雲霄身材練得不錯經常引來公園其他健身者的圍觀和請教,雲霄時不時的透著耳機向那邊的風鈴炫耀著。

有時下班雲霄會陪著她在公交車站等車,其實是在等人。

「要不,再等下一班吧」有時一等便是幾個小時,車沒了兩人便走一會兒。

雲霄手裡握著麥,歌聲卻戛然而止。感到臉上襲來一片溫暖,並不只是溫度而已,那是一種幸福,難以言喻。

此後兩人便不一樣了,雲霄經常一個人傻笑,而風鈴更是愈加頻繁的出現在雲霄所在的辦公室。

那年夏天雲霄病了,雖不是什麼大病,但仍需一場手術。

「我要失蹤兩小時了」雲霄合上手機躺上了手術台。

昏沉中伴隨著劇痛雲霄醒了過來,榻旁已是堆滿了水果牛奶。

她還沒有來!這便是雲霄醒來後腦中閃過的第一句話,麻藥尚未散去手腳仍不能隨意的活動,但比這更難熬的便是那種焦急。

她來了!比想象中還要美。

深夜,風鈴攙著剛剛能下床的雲霄,雲霄心裡所念,這便是我生命中的女人。

第二天,風鈴又來了,此時的雲霄心中沒有任何的迷惘雖然還沒對她說過那三個字,但心裡早已是不一樣的存在。

四唇相對,但交織在一起的卻是他們的心靈。

第三天,她沒有來,想是工作累了,雲霄手裡握著回復的寥寥幾個字,心裡是說不出的滋味。

接下來的幾天,她沒再出現。

出院的第二天,雲霄回去工作,見到了她,她不是絕美,但此刻在雲霄心中已是「六宮粉黛無顏色,回眸一笑百媚生」

夜晚的街頭兩人漫步燈下,雲霄頭上還纏著繃帶顯得有些可笑,想著今晚便對著她把心來訴,但到了嘴邊卻是遲遲沒能出口。

一晃數日雲霄恢復得也差不多了。

「我要結婚了」風鈴流著淚沒敢看雲霄的眼睛。

如果非要形容的話,此時如同一把無形的劍將雲霄穿喉而過,心就那麼悠悠的涼了下去,或許是來得太快一時間沒有感覺到那巨大的痛苦。

「和我在一起吧」

其他的言語兩人似是都記不得了,雲霄探著顫巍的手輕撫著風鈴的臉頰,替她擦去眼角的淚水,但他沒發現他自己的眼淚已是不可抑止的流了下來,落在桌角迸起了一陣水花。

街上,雲霄獨自走著,巨大的痛苦突然向他襲來,他站不住了,攤跪在地上,早已哭得不成人形,這時他才明白,什麼叫做萬念俱灰。

深夜,雲霄泣不成眠,出門來到風鈴家門口。一直坐到凌晨才給她發了幾個字「我在你家樓下」

風鈴可能不知道雲霄會做出這種事來,打發雲霄在樓下等她,做了一番打扮。

一天之間兩人似乎做完了情侶之間能做的所有事情。只是那顆心已不似以往。

日子一天天推移,該來的仍然會來,雲霄悔不能早一點表明心意,讓事情發展到了這種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願等你一世」雲霄倔強著喃著。

「我想你好好的」雖然沒了淚水但云霄能感到風鈴的那份不舍。

婚禮那天,風鈴美極了,雲霄沒有去,聽著同事們的談論,雲霄覺得肝腸如焚盡的蚊香一樣寸斷成灰。

「你在哪?」風鈴給雲霄發了一條信息,那是婚禮后的第二天晚上。

兩人在網吧的包間里,雲霄把毯子蓋在風鈴身上,自己在角落蜷了一夜。

「其實我只想你陪著我」自后風鈴經常說著一些刻薄的話,但對雲霄來說能在她身旁陪著就已經是無上的幸福了。

一晃數月風鈴突然斷了聯繫。

雲霄清楚風鈴始終還是回去了。

「你說過時間長了總會好的,但我想告訴你能被時間磨滅的都是沒有價值的東西,如果這是你的選擇我尊重你,好好生活,我愛你」這三個字是那麼沉重,雲霄不曾想自己會如此這般。

「我等你十年,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說是十年其實雲霄的心理早已許下終生。

若無今世,便求來生,願來世能第一個尋得你,做第一個品嘗你淚水和歡笑的男人,如果你想做男人了那我便做女人,

昏暗的書房,一個男人靜靜的碼著字。

他不明白那些長篇大論的愛情故事是怎麼被書寫完的,因為他只寫了數十個字變泣不成聲,幽暗的光線下尋著看去。

「男人哭了,像一個孩子一樣,一個男人倒在一個女人的懷裡卸下了所有的偽裝。

女人輕撫著面前的這個男人,似是有說不盡的話語..........」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8 21:41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