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中美美女主播辯論實錄

[複製鏈接]

75

主題

82

帖子

542

積分

貝殼網友四級

Rank: 3Rank: 3

積分
542
nianyueri 發表於 2019-6-1 10: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翠:今晚我們邀請到了一位特別的客人。她來自中國北京,將和我們一起探討美國和她祖國之間的貿易爭端。作為一名英文主持人,她的節目受中國共產黨的監視。我知道,我和她可能不會在每件事上都取得共識,但是我相信,這將是一次聽取不同聲音的難得機會。在這個貿易談判觸礁的時刻,這次談話對我們了解中共對貿易戰、對美國的看法,都有幫助。
需要提醒大家的是,我只為我自己代言,我是福克斯電視台商業頻道的記者;但我今晚的客人,是中國共產黨的一部分(part of CCP),不過這沒關係。我也說過,我的節目歡迎不同的聲音。
好了,現在就讓我們歡迎劉欣參與今晚的尖峰時刻,劉欣是中國中央電視台的主持人。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北京和紐約之間的衛星信號傳輸有延遲,所以我們會盡量不打斷對方。
劉欣,歡迎你。

劉:(進入屏幕)多謝翠西,能和你交流是我夢寐以求的機會,也能通過你和美國電視機前的廣大民眾交流。
不過翠西,我必須向你直接指出,我不是中國共產黨黨員,你可以去查我的檔案。所以請不要做這樣的預設。我不代表中國共產黨發聲,今天,在這裡,我只代表我自己,劉欣,中國中央電視台的記者。

翠:不過CGTN是受中共控制的。好吧,我理解。你對現在的貿易談判作何評價?我們談到哪裡了?請給出你的觀點,你覺得我們有可能達成協議嗎?

劉:確實衛星信號不太好,但我聽清楚了,你是要問我關於貿易談判進展的問題。我不知道,我沒啥內幕信息,我所知道的就是目前進展不太順利。上次在美國的談判之後,雙方都在思考下一步怎麼辦。我想中國政府的觀點已經很明確:除非美國政府以尊重和誠意對待中國代表團,不要施加外部壓力,否則……這樣,我們才有很大的可能達成建設性的貿易協議。不然,我們雙方都將面臨很長的一段麻煩時期。

翠:我想強調的是,貿易戰不是啥好東西,對所有人都不好,所以劉欣,我希望、我相信能有個解決方案。

劉:同意。

翠:但現在我們確實面臨挑戰。現在讓我提出貿易戰中的核心問題——知識產權。首先,我覺得我們都同意一個事實,你不應該拿走本不屬於你的東西。我們來看一些案例,獨立的機構,世界貿易組織WTO, 別忘了中國也是其中一員,還有美國司法部、聯邦調查局……的案例,你看屏幕上的這些案例,這都是中國大量竊取知識產權的證據,價值數千億美元。你知道,這可是很大一筆錢,我們不能把幾千億美元和五毛錢同日而語。對於美國企業而言,如果他們的知識產權、他們的創意點子、他們的辛勤勞動無法得到保障,他們要怎麼在中國做生意?
(翠西提到的截圖,滾動顯示了13個案例)

劉:翠西,我覺得你應該去問問美國企業,問問他們是否與願意來中國做生意,問問他們在中國賺不賺錢?他們會告訴你答案。就我所知,很多美國企業在中國有穩定業務,他們中的絕大部分營收很好,我相信他們願意繼續在中國投資,拓展中國市場。而現在特朗普總統的關稅讓這一切變得有些困難,讓未來有了小的變數。
我不否認中國存在知識產權保護上的漏洞,存在版權爭議,所屬權爭議,甚至存在技術剽竊商業機密的現象。我認為這些問題必須得到解決。中國政府,以及和我一樣的普通公民,都有這樣的共識:如果沒有知識產權保護,沒有任何國家,也沒有什麼人能發展得更好,這是中國社會很明確的共識。當然,個別的負面案例確實存在,但在世界上任何國家都存在這樣的事情,即便在美國也有靠剽竊為生的公司,但你不能就這樣說,美國在剽竊、中國在剽竊、中國人在剽竊。我覺得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說法毫無幫助。

翠:好吧,但這些都是WTO的實際案例。現在,我們談談華為,這可是頭條。

劉:的確。

翠:我們都同意,如果你要和別人做生意,必須基於相互信任。你可不想別人偷竊你花了幾十年時間才搞出的成果。中國於2017年要求信息技術公司與軍方、政府合作,這樣你不能再認為他是一家獨立的公司,政府也能獲取這些信息,這樣就很有意思了。看看華為現在在美國不受歡迎。難道我們得這樣說:華為,歡迎!但是不好意思,你必須和我們分享你最新最酷的技術?!

劉:我覺得如果我這些是通過合作、通過互相學習、為這些新技術和知識產權付費,有何不可?我們因為互相學習而發展繁榮。比如我,我向我的美國老師和美國朋友學英文,現在我仍然向我的美國編輯同事學習如何做一名更好的記者。只要合理合法,每個人都應該這樣,這可以讓你成長。

翠:但你提到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你必須為佔有而付費。我們這個自由主義經濟的世界,為知識產權設定了應有的價值,並對其提供一系列的法律保障。我們必須遵守遊戲規則,才能建立信任。你提出了幾個很好的點。
我們現在談談中國,哦!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會放棄自己「發展中國家」的定位嗎?這樣的話,就不能接受世行貸款了。

劉:不錯,這種討論一直在持續,我聽過一些現場辯論,人們說,中國的經濟實力已經很強了,確實,你在你的節目裡面也提到了中國崛起。當然我們希望崛起,我們不願意一直做東亞病夫。
但是我們怎麼定義自己呢?經濟總量上看當然是——已經是世界第一了,但不要忘記中國有14億人口,超過美國的三倍。所以你要把這麼大塊蛋糕分下去,看看人均GDP, 我們僅僅是美國的六分之一,比有些歐洲發達國家就差得更多了。所以,你能告訴我,我們應該怎樣認識自己呢?這個問題很麻煩,人均很少、總量很大啊,所以我們是能做大事,人們也希望國家承擔更多責任。我們承擔在聯合國框架下的責任,我們為聯合國的維和行動出力最多。

翠:嘻嘻嘻嘻,我們來談談關稅。我讀過你的一些評論,你認為中國能降低部分關稅,我完全同意。2016年,中國對美國進口商品的平均關稅是9.9%, 幾乎是美國對華平均關稅的三倍。你怎麼看?你會說:「嘿,讓我們去掉所有關稅!」這可能嗎?

劉:這可是個很棒的想法!對美國的消費者而言,中國的進口商品降價了,對中國消費者也是一樣,這是個很棒的想法,我們要一起為之努力。你剛才談到按規矩、按法律辦事,如果真的要改變遊戲規則,那必須要多方共識。如果我們降低中美之間的關稅,這不僅僅是兩個國家的問題,歐盟、日本,甚至委內瑞拉都會湊過來說,嘿,我們想要同等的關稅待遇,國家之間,幹嘛要區別對待呢?
要形成解決方案很難。所以中國和WTO……上一次,中國向全世界作出減稅承諾,也是基於多方、多年的艱苦談判。美國也知道,自己的關稅能夠降到什麼程度,是要自己決定的,不是什麼人拿著槍指著你的腦袋去決定的;同樣對於中國,怎麼降稅、降多少,應該完全基於我們國家自己的利益。現在,我承認,二十年過去了,形勢不一樣了,我們該怎麼辦?舊的規則當然需要更新,但是,需要遵守規則,要想改變規則,基於多方談判和共識。

翠:回顧1974年的301條例,美國可以利用關稅武器反制中國在知識產權上的錯誤行為,這也是互相信任的一部分。關於技術轉移中的問題,有的美國公司可能犯了錯誤,在你們的框架下,放棄了一些本該屬於自己的權利,這個時候國家機器就應該出動了。這是整個的背景,美國有多年沒有採取行為,前幾屆政府知道問題在哪,但不太願意動手,最終讓情形變成這樣。
嗯,你怎樣定義國家資本主義呢?

劉:……你讓我定義……技術轉移?

翠:不不不,國家資本主義。錯誤的技術轉移是其中之一,國家資本主義,你如何定義?

劉:你剛剛在說技術轉移,現在突然跳到國家資本主義?!

翠:等等,劉欣。我覺得中國的經濟體系很有意思,你們有一套資本主義的制度,受國家操控。給我們說說吧,你如何定義的?

劉:好的,我們更願意稱之為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在資源分配中發揮主導和決定性作用。基本上……我們希望建設市場經濟,當然是要有中國特色,比如說國企,發揮重要但逐漸弱化的角色。
或許……所有人都認為中國的經濟很國有,國家擁有一切掌控一切……但讓我來告訴你,這不是真實的圖景。如果你看看統計數字,你會發現80%的中國勞動力受雇於私人經濟;80%的中國出口由私人企業完成;大約65%的技術創新來源於私企。一些影響我們生活的企業,像一些網路巨頭、5G企業,都是私營的。
所以……不錯,我們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但並非由國家操控一切、決定一切。我們的經濟體制是高度混合的,充滿活力,而且也高度開放。

翠:對,我認為你們應該保持開放。作為自由經濟的支持者,我認為這是我們應該追求場景,也會為你們帶來更大的繁榮,也為我們。這就是雙贏。

劉:完全正確。

翠:這很有意思,感謝你參加討論。

劉:多謝,如果你想繼續討論,我隨時歡迎。你要來中國,我可以帶你多走走。

翠:我很樂意。

劉:謝謝翠西。(退出屏幕)

翠:正如我剛才所說,沒人想打貿易戰;但我們必須仔細想想下一步了,很有意思的對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8 15:28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