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西班牙《起義報》:古巴堅持國際主義團結堪稱典範

[複製鏈接]
硨磲大爺 發表於 2016-11-29 23: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薩里姆•拉拉尼 烏有之鄉網  古巴人道主義的國際主義

  從1959年革命勝利時起,古巴制定了一項國際團結的政策,旨在幫助第三世界更貧窮的居民。結果是引人注目的。

  從1963年起,古巴向阿爾及利亞派出第一個人道主義醫療隊,古巴以國際主義團結的名義承諾治療世界上的窮人。古巴的人道主義醫療隊擴大到四大洲,具有統一的特性。事實上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甚至是最發達的國家都沒有編織成這類遍布世界的人道主義合作網路。從開始到現在共有近13.2萬古巴的醫生和其他的衛生工作人員志願在102個國家工作。古巴的醫生總共治療了世界上近1億人次,挽救了100萬個生命。現在仍有3.7萬名古巴醫務合作者在第三世界的70個國家提供他們的服務。

  古巴的國際援助擴大到10個拉丁美洲國家和世界上的欠發達地區。1998年10月,「米奇」颶風襲擊了中美洲和加勒比。本地區的國家元首們發出了國際團結的號召。根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統計,古巴是第一個對尼加拉瓜的債務做出積極回應的國家,免除了後者5000萬美元的債務,並提供古巴的醫務人員的服務。

  當時古巴制定了衛生綜合計劃,並擴大到其他的洲如非洲和亞洲。聯合國開發計劃署指出在古巴援助的地區,所有的健康指數都提高了,特別是兒童死亡率明顯下降。  我們的美洲人民的玻利瓦爾聯盟

  由於烏戈•查韋斯1998年當選委內瑞拉總統和他與古巴建立的特殊關係,第一個從古巴的人力資本受益的國家合乎邏輯地是委內瑞拉。居民普遍得到1998年建立的教育制度,收到了例外的效果。由於名為「羅賓遜使命1」的掃盲運動,近150萬委內瑞拉人學會了讀和寫。2005年12月,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發布在委內瑞拉已經消除了文盲。「羅賓遜使命2」的提出是為了使全體居民達到中學水平。同時加上「里瓦斯與蘇克雷使命」使數萬名成年青年接受高等教育。2010年97%的委內瑞拉兒童上學。關於健康,建立了保障所有的委內瑞拉人免費接受醫療照顧的國家公共系統。「居民區內使命」從1998年以來在4469個醫療中心接診了3億人次。近1700萬人能夠接受治療,而1998年不到300萬人得到正規的治療。挽救了10.4萬個生命。兒童死亡率下降到不足6‰。在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人文發展指數的認定中,委內瑞拉從2000年的第83位(0.656)上升到2011年的第73位(0.735),進入人文指數高的級別。同時委內瑞拉的基尼係數在拉丁美洲也是最低的,是本地區不平等最少的國家。

  經濟學家和能源專家路易斯•阿爾貝托•馬托斯強調古巴和委內瑞拉之間「標誌性的合作」,「誰能否認這個國家(古巴)對委內瑞拉在改善農業、體育和文化的領域做出的巨大貢獻呢?」

  由於美洲玻利瓦爾聯盟和玻利維亞埃•莫拉萊斯2006年至2007年7月的計劃,古巴醫療隊在玻利維亞治療了4800萬人次,挽救了49821個生命。玻利維亞能夠提高健康的指數,兒童死亡率從2007年的58‰下降到2009年的51‰。從2006年到2009年全國建立了545個健康中心。關於教育,聯合國科教文組織2008年12月20日宣布玻利維亞成為沒有文盲的土地,共82.4萬人掃除了文盲。建設了近1540所學校。關於高等教育,建立了三所印第安大學。極端貧困的人口同期從37.8%下降到31.8%。

  在尼加拉瓜,實施「是,我能夠」掃盲計劃讓聯合國科教文組織2009年宣布尼加拉瓜是沒有文盲的國家。由於玻利瓦爾聯盟,尼加拉瓜做到克服了它嚴重的能源危機,危機有時造成每天停電16個小時。在全國建設了一些配備設施的綜合醫院,讓全體居民能接受免費醫療。這部分歸於古巴醫務人員的援助。

  在厄瓜多,拉法埃爾•科雷亞2006年就任后,也進行了社會革命。這樣,衛生的預算從2006年的4.37億美元增加到2010年的34.3億美元。同期教育預算從2.35億美元增加到9.407億美元。厄瓜多直到大學的入學率同期從30%增加到40%。基本消費籃的復蓋率從68%增加到89%。貧困人口在全國同期下降了7%,非洲裔厄瓜多人的貧困率下降了13%。2006年全國有500萬貧困人口,其中70萬人擺脫了貧困。這樣,厄瓜多的人文發展指數從2009年的0.716提高到2011年的0.720,在世界上位於第83位。厄瓜多預計到2015年消除兒童營養不良,趕上古巴的水平。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統計,古巴是拉丁美洲和第三世界沒有兒童營養不良的國家。  享利•里夫醫療隊

  2005年9月19日,在美國新奧爾良卡特里發生娜颶風后,古巴成立了享利•里夫醫療隊,這是一支由1萬名健康、自然災害專業的工作者名組成的隊伍。當時,哈瓦那向華盛頓提出派1586名古巴醫生去美國治療受害者,但是遭到布希總統的拒絕。

  享利•里夫醫療隊到一些大陸工作。如2005年11月巴基斯坦發生大地震以後,2564名古巴醫生到那裡救治受害者,歷時8個多月。他們搭建了32座野戰醫院,後來贈送給巴基斯坦衛生當局。180多萬人次受到診治,挽救了2086個生命。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對巴基斯坦提供如此重要的援助,包括伊斯蘭堡的主要盟友美國,美國在那裡只建立了兩座野戰醫院,停留兩周。英國《獨立報》強調古巴醫療隊是第一個到達和最後一個離開巴基斯坦的醫療隊。

  此前,2004年發生破壞太平洋地區的大海嘯之後,古巴派出一些人道主義團隊為經常受地方當局拋棄的受害者提供醫療救助。基里巴蒂、東蒂汶或斯里蘭卡的一些地區仍然依靠古巴的醫療援助。在東蒂汶今年建立了一所醫學院,以便培養這個國家的青年學生。索羅門群島和巴布新幾內亞曾要求哈瓦那提供類似的援助以便從中受益,同時要求籤署合作協議。

  2006年5月在印度尼西亞的爪哇發生地震以後,古巴派出了幾支醫療隊。地區衛生協調員羅尼•羅基托讚揚135名古巴醫務工作者的工作,他們在那裡建立了兩座野戰醫院。他們的工作產生比其他任何國家都重要的影響。他強調說,「我非常讚賞古巴醫療隊。他們友好,醫療救助水平很高。全部免費,沒有得到我國政府的任何幫助。我們感謝菲德爾•卡斯特羅。很多村民要求古巴醫生留下來」。

  最新和具有標誌性的事情是古巴對海地的醫療合作。2010年1月海地發生7級地震,造成巨大的物質和生命的損失。據海地當局統計,地震中死亡23萬人,受傷30萬人,120萬人失去住房。古巴醫療隊從1998年出現在海地,古巴醫療隊第一個援助受害者,救治了40%的災民。

  2010年10月聯合國維和部隊尼泊爾士兵不注意將霍亂病毒帶到海地。據聯合國的說法,古巴醫療隊的大夫路易斯•基尼奧內斯發現了這種傳染病,它造成近6600人喪生,47.6萬人受到感染,佔全國1000萬居民的5%。這是世界上最高的霍亂感染率。《紐約時報》的報道強調古巴醫生防治霍亂的關鍵作用:「古巴醫療隊在發現傳染病時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在海地霍亂繼續存在,收到越來越多的捐贈者和外交官的免費支持,他們出現在前線,努力重建這個國家受到破壞的衛生系統。」

  聯合國特使保羅•法默指出,2010年12月當霍亂傳染病達到死亡率空前的高潮時,世界的目光關注其他地方,一半的非政府組織離開海地,古巴的醫生仍留在那裡。海地衛生部指出,古巴67個醫療隊的醫生履行職責,挽救了7.6萬個生命,只死亡272人,死亡率為0.36%,而國家的其他地方死亡率為1.4%。從2010年12月起古巴醫生治療的病人沒有任何人死亡。  聯合國祝賀古巴團結的政策

  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報告,古巴的人道主義援助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高於18個最發達的國家的平均數。報告強調:「古巴提供的合作列入南—南合作的範疇。不追求贏利的目標,而是相反作為一項團結原則的表現,儘可能從分擔成本出發。多年來古巴向更貧窮的國家提供捐贈式的援助,對合作的方式和結構表現得非常靈活……幾乎在所有的情況下,古巴的援助是免費的,儘管從1977年起對某些高收入的國家主要是石油生產國在補償的方式下進行合作。古巴在健康、教育和體育實現高度發展並在這些領域進行合作。儘管也參與其他的領域,如建築、捕魚和農業」。

  古巴實施的人道主義的國際主義表明在國際關係中團結可以是一個基本的矢量。這樣,一個擁有有限資源和美國空前包圍的受害者的第三世界的小國做到彙集必要的資源幫助最貧窮的國家,向世界提供了一個榜樣,正如古巴的民族英雄何塞•馬蒂所說的,祖國可能就是人類。  恢復視力的「奇迹行動」

  由古巴和委內瑞拉2004年發起的「奇迹行動」已經使拉丁美洲和世界其他地區的200多萬窮人恢復了視力。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現在世界上有近2.85億人是視力缺陷的受害者,其中有3900萬盲人,2.46億人視力嚴重下降。他們中近90%生活在第三世界。視力缺陷的主要原因是沒有糾正眼球折射的缺陷(近視、遠視或散光,佔43%)和青光眼(2%)。近80%的視力缺陷是可以治癒的。白內障繼續是致盲的主要原因。這些眼病首先(65%)影響到50歲以上的人(佔世界人口的20%),隨著居民的老齡化比例將會增加,還有1900萬兒童有白內障。

  面對這種情況,在美洲玻利瓦爾聯盟的框架內,古巴和委內瑞拉2004年7月決定開展一個廣泛的名為「奇迹行動」的大陸人道主義運動。現階段為拉丁美洲患白內障和其他眼病的窮人免費做手術,這些窮人沒有可能支付一次高達5000至1萬美元(各國不同)的手術費用。這項人道主義已經擴大到其他地區(非洲和亞洲)。165個古巴的機構參加了「奇迹行動」。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15個國家擁有49個眼科中心。

  2008年1月接受免費手術的窮人已經達到100萬人。到2011年200多萬來自35個國家的人在接受手術后恢復了視力。在美洲玻利瓦爾聯盟的框架內,委內瑞拉的居民第一個從這項行動中受益,17.8萬人接受了手術。玻利維亞也從古巴的醫療合作中廣泛受益,有600105人接受了眼科手術。莫拉萊斯總統祝賀古巴醫生的存在,稱古巴發揮了美洲玻利瓦爾聯盟團結和一體化的作用。

  其他國家也從「奇迹行動」的人道主義的國際主義受益。這樣,10萬厄瓜多人、6.1萬尼加拉瓜人、6.1萬牙買加人、5萬巴拿馬人、48255巴西人、35245阿根廷人、22280秘魯人和312巴拉圭人接受手術后恢復了視力。甚至來自特權更少的階層的美國公民也從「奇迹行動」中受益。

  最有標誌性的事情無疑是馬里奧•特蘭的事例,這名玻利維亞的前軍官1967年10月9日在玻利維亞的拉伊格拉小學殺害了埃內斯托•切•格瓦拉。當時特蘭化名住在東部的聖克魯斯。靠作為老戰士微薄的退休金生活,患白內障讓他失去了視力,因為沒錢不能治療。由於「奇迹行動」,特蘭能夠擺脫他不利的處境。為聖克魯斯《義務報》工作的玻利維亞記者巴勃羅•奧蒂斯講述了這個故事:「特蘭有白內障的問題,由於『奇迹行動』他接受了古巴醫生完全免費的手術」。「這種事情人們完全不了解,沒有任何人知道他是誰。他已經完全破產,在「奇迹行動」醫院,沒人任何人認識他,古巴醫生為他做了手術。是他自己的兒子到報社向我們講述了這件事情,以表示公開感謝(古巴)」。

  2009年在何塞•馬蒂眼科中心做第1萬次外科手術時,「奇迹行動」因為它的團結和人道價值在烏拉圭收到美洲國家組織下屬的拉丁美洲發展中心頒發的「公民傑出獎」。

  加拿大媒體報道說,甚至英國王室的某些缺乏經濟資源的臣民也傾向於到古巴接受治療和做手術,因為古巴的衛生系統的出色和對西方人其價格有吸引力。

  「奇迹行動」是第三世界兩個國家實施的對最窮的人有利的一項有效的社會政策的一個榜樣。對其他國家來說也是一個教訓,是一個更多的團結的號召,被維克多稱之為「女像柱」。  「是的,我能夠」掃盲計劃

  古巴制定的一項掃盲計劃使28個國家的500多萬人學會讀和寫。

  據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統計,在世界上有7.96億成年文盲,或者說佔世界居民的17%。其中98%以上在第三世界國家。三分之二的文盲是婦女。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亞洲南部和西部的國家在世界成年人文盲的赤字中佔73%。按絕對數字說,這些地區文盲的數字在繼續增加。至於兒童,只有44%(1.48億人)進入學前教育,或者說66%(2.22億人)的兒童沒有接受學前教育。6700萬兒童沒有上小學。聯合國科教文組織於是提出號召 到2015年將文盲的數量減少50%。該組織指出,在這個領域取得的進步是在絕望和分散的最壞情況下是最好的結果。科教文組織認為,「為了扭轉這種趨勢需要世界上各國政府有決心採取行動」。

  但是,事實表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是一個例外。這個例外部分是由於古巴的「是的,我能夠」掃盲計劃:該計劃由古巴政府2003年制定,已經取得廣泛的結果。2008年在拉丁美洲19個國家中的12個實施了這項計劃,在玻利維亞、尼加拉瓜、馬拿馬和委內瑞拉它成為有利於進行普遍掃盲的更加廣泛的戰略的組成部分。

  根據何塞•馬蒂的哲學--他的名言是「所有的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對其他人的教育付款做出貢獻」,古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教育學院2003年提出了「是的,我能夠」掃盲計劃,用於對不識字的成年人的掃盲。獲得閱讀、書寫和數學能力對於享受一種完整的公民權是心不可少的。是反對排斥和貧困的第一個堡壘,將實現馬蒂所說的「全面的人的尊嚴」。

  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強調「教育挽救生命:當母親的學歷更高時,兒童的死亡率就會降低」。這樣,如果所有的婦女都上中學,每年將挽救180萬個兒童。同樣,兒童的健康將受到更多的保護:「如果孩子的母親上過學,他們不大可能表現成長滯后或是重量不足」。

  根據文盲的人口地域分散的問題,「是的,我能夠」掃盲計劃通過電台和電視台實施。這樣,通過通信技術的遠程教育表明了它的效率。由古巴最好的專家在女教育家萊昂內拉•迪亞斯的領導下創建的這種方式能夠惠及大量的人群,節約人力資本、材料和資金,不需要學校機構具體實施。以經常的鼓勵和簡單的學習程序(從數字到字母),連續地聽/讀和聽/寫,分成三個階段(基礎的學習、閱讀教育和書寫的教育,鞏固),使個人更多努力,提高不識字的人的自信心。還有助於家庭的合作,在識字的和不識字的人之間建立密切的聯繫。在家裡採用這種方法的可能性也有助於避免因別人對個人學習的目光在心理上的影響。另一方面,計劃的時間短有利於動員人。總之,計劃建立在自願的重要原則的基礎上,提高了效率。

  古巴提出了一種綜合判斷,用於評估本地區掃盲的社會經濟的、地理的、政治的、文化的和宗教的特點,也評估在地方存在的電台和電視台站點的數量。還有一項研究分析在以前的掃盲進程中取得的結果。事實上,對要掃盲的居民的特點的深刻認識有助於舉辦電台和電視台的培訓班。

  為了能夠控制掃盲的進程和取得更好的成績建立了一些機構。工作同時是個人的又是集體的,教師對學生進行正常的訪問。在每堂課談到有興趣的問題如健康、家庭、老人、環境、歷史和文化等。在學習過程中人們在三個月期間通過電視台每周上4至5節課,每節30分鐘(32.5個課時或65課)以及一個7個短片的系列,對電台授課,聽25盤錄音帶,每盤60分鐘,即50節課,32個短片和一份監聽器的指南。

  「是的,我能夠」掃盲計劃成功地在委內瑞拉實施,使50多萬人掃除了文盲,玻利維亞、厄瓜多和尼加拉瓜是最近10年掃除了文盲的拉美國家。在本大陸和世界的其他國家如紐西蘭,也實施該計劃,使用不同的語言如法語和印第安語(瓜拉尼語和馬奧里語)。

  在西班牙也採用「是的,我能夠」掃盲計劃。果然,在塞維利亞市要求古巴老師的服務,由卡洛斯•索托教授進行協調,教當地的公民讀和寫。在市政府進行一次調查以後發現這個安達路西亞首府70萬居民中有3.4萬地道的文盲。在兩年中有1100成年人在該市開設的30個掃盲中心掃除了文盲。西班牙有200萬文盲,其他的市正研究他們實施古巴的掃盲方法的可能性。

  在澳大利亞,對土著居民(60%是文盲)採用古巴的掃盲方法,讓他們在三個月內學會讀和寫。除閱讀、寫字和數學之外,古巴還為他們提供學會使用新技術的機會。古巴的計劃得到澳大利亞政府、新英格蘭大學和土著土地委員會的支持。

  「是的,我能夠」掃盲計劃因為它對人類教育的貢獻,2006年收到聯合國科教文組織頒發的「塞洪國王掃盲獎」。時任科教文總幹事伊里納•波哥瓦祝賀古巴的方法,強調它是南—南合作的榜樣的性質。事實上,從2003年起28個不同國家的700多萬人由於採用古巴的掃盲計劃學會了讀和寫。聯合國科教文組織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文化辦公室的代表米格爾•利維納宣布各國政府和國際機構應更多地考慮古巴的掃盲方法。2010年他在第20屆伊比利亞美洲首腦會議上公開祝賀古巴的掃盲方法。

  新的計劃命名為「是的,我能夠繼續」旨在完善已經掃除文盲的人的知識,已開始在成功實施「是的,我能夠」掃盲計劃的國家啟動。

  從社會政治和國際合作的層面來說,古巴是可繼續的模式。這個小國表明為改善世界上最貧窮的人的福利而做出貢獻可能的,儘管它的資源有限,最發達國家應當受從這裡到啟發。(作者薩里姆•拉拉尼是巴黎大學巴黎索邦神學院伊比利亞和拉丁美洲研究的博士、聯合大學的教授、記者、古巴美國關係專家。)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3 01: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