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李鵬:趙紫陽把爛攤子推給我 居心何在(圖)

[複製鏈接]

9098

主題

9296

帖子

1萬

積分

七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13413
沈三白 發表於 2015-9-12 03: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李鵬:趙紫陽把爛攤子推給我 居心何在(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李鵬六四日記》一書披露,1989年4月23日上午11時,李鐵映來電話告訴我,在學生中廣為流傳一則謠言,說追悼會期間李鵬拒絕接見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代表。三位學生代表拿著請願書,跪在大會堂東門外的階梯上請求李鵬出來與學生見面,長達3小時之久,始終也不為李鵬理睬,因此學生情緒激動,醞釀明天罷課,以示抗議。由於我在追悼會後就離開大會堂,對那裡所發生的事並不知道。我請鐵映把這件事經過查清楚,再商量對策。鐵映說,他剛才也給趙紫陽打過電話,認為學潮正在升級,矛盾直指鄧小平,形勢緊迫,希望趙紫陽組持召開常委會,聽一次彙報,決定對策。但趙紫陽告他,已委託李鵬主持常委工作,他下午走,沒有空,你們有事向李鵬彙報吧。很明顯,趙紫陽已經把這個「爛攤子」,推給我了,不知居心何在。




  趙紫陽(中)和李鵬、喬石、胡啟立、姚依林,在十三大后親切會見500多位中外記者

  4月23日11時,鐵映來電話,說北京各學校學生情緒激動,醞釀明天罷課。他希望紫陽主持聽彙報,錫銘也給紫陽打電話,要他推遲訪問。紫陽告鐵映,已委託李鵬主持常委工作,你們向他彙報吧。

  下午一時半,我請喬石、啟立,鐵映等聽彙報。錫銘、清華、北大、師大、人大和鋼院的校長或書記也來了。學生不滿集中到一點,即追悼會結束后,有三個學生跪在大會堂東門外要李鵬總理出來接見,有人說,李鵬答應了,卻遲遲不出來,因而激起群情激奮。治喪小組澄清事實,卻沒有任何人說過李鵬答應出來。

  下午4時20分,去車站送紫陽。他說,不是簡化禮賓嗎,你來破格了。我說,破一次值得,不是說我們不團結嗎,送送可現實團結。

  晚8時半,去尚昆同志處,分析形勢。他也認為形式在發生變化。他鼓勵我去找小平。我要他同去,他同意。

  晚上12時,報來北京市政府發言人關於澄清謠言的問答,我發現一些文字和描述事實上的漏洞。

  我與李錫銘共同商量,問答不發了。發表澄清謠言的問答等於把矛盾引向中央,既然是利用謠言搞人身攻擊,不必上圈套。

  昨天晚上7時至今天凌晨,在長沙發生了打砸搶事件。不法分子在繁華鬧市區搗毀了一批商店,

  大肆搶劫財物,維持秩序的民警被打傷,數輛汽車被掀翻或劫走,鬧得烏煙瘴氣。這是「文化大革命」以來,聞所未聞的一次嚴重的打砸搶事件。學潮伴隨著打砸搶事件,大有蔓延全國之勢。

  上午11時,李鐵映同志來電話告訴我,在學生中廣為流傳一則謠言,說追悼會期間李鵬總理拒絕接見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代表。三位學生代表拿著請願書,跪在大會堂東門外的階梯上請求李鵬出來與學生見面,長達3小時之久,始終也不為李鵬理睬,因此學生情緒激動,醞釀明天罷課,以示抗議。由於我在追悼會後就離開大會堂,對那裡所發生的事並不知道。我請鐵映同志把這件事經過查清楚,再商量對策。鐵映說,他剛才也給趙紫陽打過電話,認為學潮正在升級,矛盾直指鄧小平同志,形勢緊迫,希望趙紫陽同志組持召開常委會,聽一次彙報,決定對策。但趙紫陽告他,已委託李鵬主持常委工作,他下午走,沒有空,你們有事向李鵬彙報吧。很明顯,趙紫陽已經把這個「爛攤子」,推給我了,不知居心何在。我才到中央工作不久,自知能力有限,但我又是一名共產黨員,在黨和國家危難之時,也只好挑起重擔了。

  李錫銘同志也來電話,他說他剛給趙紫陽打電話,說李鵬很難應付當前的混亂局面。在全國這樣緊急的狀態下,作為黨的第一把手,應推遲出國訪問,但也遭到趙紫陽的拒絕。錫銘與我在電力系統共事多年,對我不能說不了解。我本一介書生,技術型幹部,如何能應付如此錯綜複雜的政治局面。我十分贊成錫銘的建議,但他也說服不了趙紫陽。

  下午1時半,錫銘把背景五所重點大學的校長,黨委書記帶來了,他們是清華,北大,師大,人大和鋼院的領導。我請喬石,胡啟立,李鐵映同志一起聽彙報。他們反映學生的意見,集中到一點,就是李鵬總理為什麼拒絕接見天安門廣場的學生代表呈交請願書?據彙報,請願書共有七條要求,中心一條是要為耀邦平反。學生代表稱,治喪辦一位工作人員曾告訴學生,說李鵬總理已答應出來見學生,但等了幾個小時,李鵬也不出來,因而激起群情激奮。

  經過核實,事情是這樣的:喬石同志當時在人民大會堂主持治喪事宜,得知學生要遞請願書時,就指示治喪小組派工作人員出去接受學生的請願書。在這個時候,我早已離開人民大會堂,回到中南海辦公室了。治喪辦的工作人員沒有說過,也不可能說李鵬總理答應出來見學生。

  在會上,這件事已澄清了,我要求各校領導回去給學生做工作。幾位學校領導認為他們回校可以對學生做工作,但由他們去講缺乏說服力。因此,他們提出要在報上公開發表一個消息澄清這一謠傳。我同意由北京市政府發言人出面,發表一個談話對這件事加以澄清。李錫銘講,現在有點像「文革」開始的樣子,市委和學校領導心中都沒有底,有人傳說中央有黑手,想借學生鬧事打倒誰,現在看,目標可能集中到李鵬總理身上。

  彙報會結束后,我和喬石同志商量,以趙紫陽剛走時說的三條原則為內容,發一篇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並由中央向各地發一電報通知,提出處理當前學潮的三條原則,強調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做好學生工作,維持社會正常秩序,堅決制止一切打砸搶不法行為。

  下午4時20分,我到北京火車站去歡送趙紫陽出訪。看來,他並不歡迎我的到來。他說,不是簡化禮賓規格嗎,你這一來就破格了。我說,破一次格也值得,現在社會上傳聞多得很,不少人說中央內部不團結嗎,今天我來送你,可以顯示中央的團結。他聽后也未知可否。

  形式在不斷變化,紫陽一走,這副擔子就落在我肩上。我對目前發生的事很警惕。「文化大革命」中工人不做工,農民不種田,學生不上課,整整亂了十年,人民吃盡了苦頭,國家遭受災難,不能讓這種悲劇重演。但我對如何處理當前的混亂,也苦於沒有辦法。在這時,尚昆同志建議我主動找小平同志請示,他也一同去。

  晚上12時,錫銘同志報來北京市政府發言人關於澄清「總理據見遞交請願書的學生代表」謠傳的談話稿。但是錫銘認為北京市政府發言人權威不夠,要求由新華社發通稿。錫銘講的有一定道理。

  因為追悼會是中央主持的,謠傳學生是向總理請願,有北京市來做說明顯然不合適。何況這篇談話稿就事論事,也缺乏說服力,可能產生相反效果。我和錫銘商量,一致同意,此稿不發了。

  晚上,我在批閱大批文件和簡報的同時,不斷接到公安,安全,教委負責人關於各地學生動態的電話,電報。處理完這些事,已過深夜12時。我靜靜地陷入沉思,不僅向自己提出兩個令人費解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趙紫陽說他最敬重鄧小平同志,對鄧的指示從來不折不扣加以執行,為什麼在這次學潮中,卻反其道而行之。就在3月4日,鄧小平和趙紫陽談話說:「我們搞四化,搞改革開放,關鍵是穩定」,「中國不能允許隨便遊行示威」,「如果天天遊行,什麼事也不要幹了」,「中國不允許亂」。這是針對國際上一些社會主義國家如波蘭,匈牙利否定共產黨的領導,搞政治多元化,出現社會動亂,以及在中國西藏拉薩發生民族分裂分子騷亂事件講的。鄧小平言猶在耳,但趙紫陽對目前的學潮,事實上是抱以縱容的態度。

  第二個問題,學生為什麼非要向我遞交請願書,而不是向趙紫陽遞交?學生請願書的中心意思是要求重新評價耀邦同志,為自由平反,這本來應向總書記提的有關黨務方面的問題,耀邦在政府中並沒有職務,為什麼向政府總理提出。我判斷,讓學生向總理遞交請願書,事前是有預謀的,他們把鬥爭的目標對準我,把我推到第一線。對「文化大革命」中造反派這一套慣用的手法,我太熟悉了。那時,造反派總是先把領導人引出來,公開亮相,然後再借群總的力量把領導人搞臭。

  上海市委對處理世界經濟導報一事十分重視,江澤民同志深夜找欽本立談話,進行了嚴肅的批評。



閱讀詳情: https://big5.backchina.com/news/2 ... .html#ixzz3lSa5K6Vh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3 07:51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