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1

埃博拉的最壞場景(圖)

[複製鏈接]

1萬

主題

3萬

帖子

6萬

積分

貝殼光輝歲月

倍可親決策會員(19級)

Rank: 6Rank: 6

積分
60175
新鮮人 發表於 2014-10-8 22:2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Julia Belluz 發表於  2014-09-30 14:57

  (果殼翻譯學習組/譯)今年之前,埃博拉還是個只屬於非洲偏遠鄉村的疾病。就算是公共衛生官員也從不擔心它會傳播的很遠。直到不久以前,他們還可能會告訴你這個病毒通常在滅掉個把人之後也就銷聲匿跡了。

  然後2014年來了。

  這一年從許多方面改寫了以往關於埃博拉的規則。我們身處一場前所未有的、噩夢般的大流行中,它從鄉村的熱帶雨林蔓延到了西非最大城市的中心。病例數每周翻一番,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負責人稱之為全世界迄今為止所面對的「和平年代的最大挑戰」。

  現在,醫務人員開始討論埃博拉的最壞場景。WHO預測到11月將有20000人感染。與此同時,美國疾病防控中心(CDC)預測如果埃博拉繼續以幾何數量增長(目前正是如此),再考慮到瞞報數量,到明年1月感染人數將達到140萬。

  

  埃博拉趨勢圖。圖片來源:HealthMap

  專家說,如果西非局面繼續惡化,最壞場景很可能會成為現實。以下是五條理由。1)我們用以遏制埃博拉的最佳方法正在失效

  公共衛生官員極度擔心,應對埃博拉的基石之一——感染者接觸追蹤——已經趕不上疫情發展的速度了。

  在過去,可靠的志願者和公共衛生工作者會觀察曾與感染者有過接觸的人21天(埃博拉最長潛伏期),以便確認這些人沒有任何埃博拉感染跡象(其早期癥狀類似流感)。如果有人出現癥狀,就會被送到隔離區進一步觀察,確保他們不會再傳播給其他任何人。

  過去,這個方法極其有效。它成功遏制了此前歷史上每一場已知的埃博拉爆發——甚至在今年塞內加爾和奈及利亞的小爆發中看起來也見效了。這兩國近期報告的疑似病例數都是0。

  但是,賴比瑞亞、獅子山和幾內亞這三個國家,每國都有數以千計的感染者,接觸追蹤變得不可能做到。想想看:WHO估算這一地區的每個人都至少接觸過十個人,賴比瑞亞目前已經有超過3000個埃博拉病例,那就是30000個潛在的接觸者需要追蹤。再想想看:如果到今年年末,這裡出現300000例感染……

  所以,對於這個無法醫治的疾病,我們遏制它的最佳手段在目前的疾病規模下已經完全失效。這使得熟悉這一疾病的健康專家們輾轉反側。2)我們迫切需要的醫務工作者,可能不會來了

  

  護士將一位感染了埃博拉的患者送到蒙羅維亞的醫院。圖片來源:Zoom Dosso/AFP/Getty Images

  這次流行病有一個獨特而可怕的特徵:醫生、護士和醫院的員工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感染、死去。據世界衛生組織報道,截止至9月22日,已經有384名醫務工作者感染了病毒,其中186人死亡。

  世界衛生組織表示,還需要20倍的醫務人員支援(20000名本地工作者和1000名國際工作者),奧巴馬總統已經承諾每周培訓500名健康工作者,來對抗此次瘟疫。

  但就目前的情況看,很難在訓練新人的同時,留住現有的照顧埃博拉病人的醫療健康專家。而且官方十分擔心這些醫生根本不會露面。

  「西非的一些情況很多人都不了解,其中之一就是在西非找到能做這些事情的勞工有多難,不管是本地人還是外來人。」丹尼爾•鮑什(Daniel Bausch)說,他是杜蘭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副教授,也是負責訓練美國員工前往西非的埃博拉專家。在1999年到2003年內戰時期,賴比瑞亞的醫學院都關了,所以那幾年國內沒有畢業的醫學生,他說。

  讓本地的工作者堅守崗位是個挑戰。埃博拉爆發一般不在西非發生,這意味著許多醫生和護士並沒有做好準備。就算在他們了解埃博拉之後,也沒有物資(手套、防護服、面具和人員)來保證自己的安全。物資極度缺乏到了無法負荷的時候還要照顧病人,在這種壓力和危險之下,有些人離開了。

  那些被感染的人們對這種惡夢般的疾病也毫無經驗。突然之間,他們看到醫務工作者來到村子——包括外國的急救人員——到處說這裡有令人難以置信的恐怖的病毒,把親人們帶到隔離設施里,有些人就再也沒有回來。

  這樣的環境滋生了令人不安的反應。恐懼無處不在,這可以理解。否認也如影隨形。但最糟糕的是,報道里時不時就會提到暴力事件:西非人用石頭丟向醫務工作者,毆打、甚至殺害他們,那些本地的、外地的,只是來幫忙的人們。

  關於醫務工作者的需求和承諾是否能夠兌現,一線人士並不樂觀。

  「在過去的六個月里,許多醫生感染了埃博拉並死去,」鮑什說。「很顯然,就算沒被埃博拉感染,看著那些患病和垂死的同事,你又能有多樂觀呢?所以當你去了西非,問他們『誰願意在埃博拉治療隊工作,請舉手』,舉手的人寥寥無幾。」

  更別提國際工作者了——尋找並訓練那些願意在充斥著暴力和經費不足的西非工作的人,難度可想而知。

  所以,就算像奧巴馬總統計劃的那樣,下個月有了更多的床位和醫療設施,沒有了醫生、護士、清潔工這些操作的人,它們也幫不上多大的忙。3) 西非脆弱的經濟正在分崩離析

  

  在賴比瑞亞首都蒙羅維亞,衛生工作者在一名疑似因感染埃博拉去世的婦女的家中,採訪她的家人。圖片來源:John Moore/Getty Images

  此次疫情最嚴重的一些西非國家, 在埃博拉疫情爆發前剛出現了經濟增長的苗頭。例如,獅子山當時的實際GDP增長率位列全球第二。2013年時,賴比瑞亞的實際GDP增長率位列第11位,而當時美國的排名為第157。

  現在,人們擔心埃博拉疫情的爆發會阻礙這一發展。

  「長期的疫情可能會削弱來之不易的經濟增長,奪走改善衛生和教育系統所必須的資源。」明尼蘇達大學德魯思校區的政治科學教授傑瑞米•尤德(Jeremy Youde)表示。

  「這些國家通常本身基礎就不好,因此對於長期的經濟損失,它們沒有緩衝的餘地。如果國際經濟體從西非撤離,並對西非留下瘟疫橫行的印象,那將會是一個大問題。」

  9月底,世界銀行表示埃博拉可能會對西非國家造成「潛在的災難性打擊」。企業關停,人們失去工作,孩子也不能去上學了。

  另外,這些國家還面臨大範圍食物短缺。「洛法縣曾是賴比瑞亞的產糧區,現在也停止糧食耕種了。僅在這一個縣,就有將近170名農民和他們的家人死於埃博拉。」WHO幹事警告說,「在某些地區,飢餓甚至比疾病更值得擔憂。」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海納百川,  有容乃大

1萬

主題

3萬

帖子

6萬

積分

貝殼光輝歲月

倍可親決策會員(19級)

Rank: 6Rank: 6

積分
60175
 樓主| 新鮮人 發表於 2014-10-8 22:26 | 顯示全部樓層
隨著疫情的繼續,這些國家正變得越來越不穩定,而它們搖搖欲墜的經濟也將崩潰。殺死人們的不只是埃博拉,還有它帶來的社會副作用。4)其他病例死亡數增至新高

  

  2014年1月至9月的埃博拉病例。圖片來源:WHO

  三個遭埃博拉衝擊最為嚴重的國家,在埃博拉爆發之前醫療體系已經非常薄弱,沒有多少錢可用於醫療保健。大部分西非國家,平均每人每年在醫療上得到的投資不到100美元。這些國家的產婦和兒童死亡率是世界上最高的。

  埃博拉幾乎消耗了僅有的物資補給。自從病情爆發,醫院和診所都關門了,人們得不到需要的產婦護理或瘧疾治療。而那些還開著的醫院和診所里,全是埃博拉患者。

  「整個綜合衛生體系正在崩潰。」英國維康信託基金會人口健康主任吉米•惠特沃思(Jimmy Whitworth),在接受獨立報的採訪時這樣說道。就算他們還能得到衛生保健,他補充道,「人們也不會去醫院或診所,因為他們被埃博拉嚇壞了,而且也沒有多餘的藥物和護理人員。」

  「西非將面臨著更多痛苦和死亡——來自分娩過程,以及瘧疾、艾滋病、腸道及呼吸道疾病、糖尿病、癌症、心血管疾病,還有埃博拉病毒傳播期間和之後的精神健康問題。」維康信託基金會的疾病調查員傑里米•法勒(Jeremy Farrar)和倫敦衛生和熱帶醫學學院的彼得•皮奧特(Peter Piot)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發表的新文章這樣寫道。

  這次流行病爆發將長期影響西非的醫療衛生。奈及利亞世界醫學會的埃齊•帕特里克(Ezie Patrick)博士說,醫生與人口的比例在一些地區是1:6000。「這說明醫生嚴重缺乏,」他說,「埃博拉已經奪走了幾個醫生的生命,他們正在醫療體系中奮鬥,這使得原本稀缺的醫生更加缺乏,增加了這一地區的人才流失。」5)暴力和恐怖活動逐步升級,使地區孤立

  

  賴比瑞亞安全部隊在首都蒙羅維亞進行強制性的隔離檢疫。圖片來源:John Moore/Getty Images

  在這場流行疾病停止蔓延之前,所有國家都需要對埃博拉患者保持警惕:在西非之外的國家,機場工作人員可能需要開始對埃博拉進行篩查;醫院已經在配置設備武裝自己,並且訓練工作人員以對付這場疾病;而全世界各地的人也將會學著去恐懼這種致命病毒。

  但是,這場長期流行的傳染病衝擊最大的還是西非。人們那裡存在著一些關於埃博拉會不會永久固定的爭論。

  現在,鮑什和其他人擔心,對埃博拉的拒絕和恐懼可能會傳播更遠,使西非的社會結構分崩離析並且被世界孤立。就像皮奧特和法瑞爾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中寫到的那樣,引起毀滅的並非這場疾病本身的機理或者突變,而是社會因素:「……功能失調的衛生體系,國際性冷漠,較高的人口流動性,當地習俗,人口高度密集的首都,以及經歷多年武裝衝突之後對權力機關信賴的缺乏。「

  「有些社區一直在拒絕救援,這顯然表明他們在否認事態,而且是暴力地否認。」鮑什說。「我會擔心出現更加危險的社會適應:因為針對國際團體的暴力行為太過殘忍,就像數天前在幾內亞的相關人員的死亡那樣,所以我們(醫護人員)之中沒有人會去冒著生命危險(去那裡工作),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這種恐懼的副作用下,會被孤立和排斥的不僅是埃博拉患者,還有整個國家。「在這種恐怖的社會適應之下,在(疾病肆虐的)過程中,社會將進一步崩塌:患瘧疾的病人無法得到救治,人們死於飢餓,所有貿易路線和商務活動進程終止。我希望我們不會看到這樣的事發生。這是最壞的場景。」還有沒有心懷希望的理由?

  當下,我們仍可抱存希望。大多數指出病例可能達到數十萬乃至數百萬的預測,都只是基於我們實施的所有干預措施都無效這一前提。正如美國疾控中心主任湯姆•弗里登(Tom Freiden)所說,「形勢是充滿變數的。模擬結果告訴我們的,是即使在極端的情形下,如果我們行動夠快,就還能夠扭轉局面。」

  但願這些前所未有的國際應對措施——聯合國的決議、美國、古巴、英國和其他國家的人員支援——能夠及時地改變當地局勢。正如弗里登所言:「這些增援能解決疫情中最棘手的問題,但我們也將以付出的努力與生命作為拖延的代價。」

  看起來塞內加爾和奈及利亞已通過追蹤接觸者和隔離病患而成功擊退了病毒。儘管他們各自只有少量的感染和死亡病例——疫情爆發相對於其他受影響的國家而言規模很小——但他們的行動說明,只要世界各國保持警惕,即便埃博拉在別國爆發,衛生部門也能夠成功應對。換句話說,最壞的局面,其實是可以避免的。(編輯:Ent)編譯來源 Vox, The worst-case scenario for Ebola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海納百川,  有容乃大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5 13:5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