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1

?轉帖: 那一刻地動山搖,512汶川地震親歷記

[複製鏈接]

3

主題

313

帖子

322

積分

貝殼網友二級

Rank: 3Rank: 3

積分
322
hkren 發表於 2008-5-27 07: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註: 在這種生死抉擇的瞬間,只有為了我的女兒我才可能考慮犧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親,在這種情況下我也不會管的。」近日,北大畢業后在四川一所中學教書的教師範美忠這番地震后的「表白」在網上發表后掀起軒然大波。文章轉帖自:[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06727.shtml



范美忠,1997年於北京大學歷史系畢業後到自貢蜀光中學當教師,不久他因為課堂言論辭職,后輾轉深圳、廣州、重慶、北京、杭州、成都從事媒體、教師行業,曾在《中國經濟時報》、《南方體育》等媒體任編輯,發表過《追尋有意義的教育》、《〈過客〉:行走反抗虛無》、《〈風箏〉:靈魂的罪感與懺悔意識》、《用觀念打敗觀念——讀〈哈耶克傳〉》,在天涯BBS,新浪讀書論壇,第一線教育論壇等都可以搜索到范美忠的文章。現任職於四川都江堰光亞學校。 www.



那一刻地動山搖
  ——5•12汶川地震親歷記

作者:范美忠 提交日期:2008-5-22 9:10:00  

??
  
  我曾經為自己沒有出生在美國這樣的自由民主尊重人權的國家而痛不欲生!因為我大學畢業十幾年的痛苦與此有關,我所受的十七年糟糕教育與此有關。我無數次質問上帝:你為什麼給我一顆熱愛自由和真理的靈魂卻讓我出生在如此專制黑暗的中國?讓我遭受如許的折磨!但我也曾為自己感到慶幸:我沒有出生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那樣我將可能經歷戰爭的恐怖和非正常喪失親人的哀痛;我沒有出生在共和國的前三十年,因為以我這種寧折不彎,心口如一的性格,多半會被槍斃了家人還要忍著傷痛上交子彈費;或者誓死捍衛毛主席和紅色中國而其實死得一錢不值;或者經歷熱烈的青春之後卻發現自己一無所有。
  當然,十六歲讀初三的時候,我通過電視報紙隱隱約約地旁觀了那場那一代人不堪回首的運動,但懵懂無知的我並沒有感到痛苦,因為當時我還是一個傻瓜,雖然這場運動對我人生軌跡的影響是三年後我經歷了噩夢般的一年軍訓。但一代人有一代人 的苦難!首先就是大學以後面對商業社會和極權社會的精神分裂的痛苦和欲求自由公正而不得的焦灼與孤獨,還有失去家園的生命虛無!但這是在某些人看來似乎是虛無縹緲的近乎神經質的痛苦,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憂之!我沒有遭遇戰爭,沒有遭遇特大洪災!我懷疑自我與他人的可靠性生命的可靠性但沒有懷疑過大地的可靠性,雖然我早就否定了大地作為生命家園的可能。唐山大地震成了遙遠的災難記憶和抽象的死亡數字。但該來的終究要來!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我在離震中映秀最近的都江堰經歷了一生中最恐怖的一次經歷:5•12汶川8•0級特大地震!
  這一天下午照例是我的IB一年級SL語文課,課前學生和我都感到天氣極度悶熱,我圍著教室轉了一圈,把所有的窗戶都開得最大。這節課上的內容是《紅樓夢》第十三回,照例由學生先講一遍,但學生不到十分鐘就講完了,我覺得很多地方學生都忽略過去了,又叫學生提問,學生也沒什麼問題,我只好親自上陣,在講到秦可卿給鳳姐託夢的時候我問學生:「這是魔幻現實主義手法嗎?」學生說:「這是迷信!」我又問學生:「曹雪芹會認為它是迷信嗎?鳳姐會這麼認為嗎?」學生說:「不會!因為他們信這個!」我由此循循善誘地啟發學生:「我們今天認為包括託夢、算命和風水等是迷信,是因為我們用了現代科學實證主義和理性的眼光來看這些東西,科學和理性有很了不起的地方,但它有它的局限,比如我生命的意義虛無科學理性能解決嗎?親人朋友喪失之痛科學和理性能安慰嗎?科學和理性能保證我們幸福嗎?因此,很多問題和領域是科學和理性所無法認識或無法解決的,因此不能太過因科學和理性而自負,對宇宙間的神秘力量要保持敬畏……」剛講到這裡,課桌晃動了一下,學生一楞,有點不知所措,因為此前經歷過幾次桌子和床晃動的輕微地震,所以我對地震有一些經驗,因此我鎮定自若地安撫學生道:「不要慌!地震,沒事!……」話還沒完,教學樓猛烈地震動起來,甚至發出嘩嘩的響聲(因為教室是在平房的基礎上用木頭來加蓋的一間大自習室),我瞬間反應過來——大地震!然後以猛然向樓梯衝過去,在下樓的時候甚至摔了一跤,這個時候我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難道中國遭到了核襲擊?」然後連滾帶爬地以最快速度衝到了教學樓旁邊的足球場中央!我發現自己居然是第一個到達足球場的人,接著是從旁邊的教師樓出來的抱著一個兩歲小孩的老外,還有就是從男生宿舍樓下來的一個學生。這時大地又是一陣劇烈的水平晃動,也許有一米的幅度!這時我只覺世界末日來臨,人們常說腳踏實地,但當實地都不穩固的時候,就覺得沒有什麼是可靠的了!隨著這一波地震,足球場東側的50公分厚的足球牆在幾秒鐘之內全部彤塌!逐漸地,學生老師都集中到足球場上來了,因為是IB二年級畢業考試期間,有些學生沒有上課,有的學生正在寢室里睡覺或者打遊戲,因此一些學生穿著拖鞋短褲,光著上身就跑出來了!這時我注意看,上我課的學生還沒有出來,又過了一會兒才見他們陸續來到操場里,我奇怪地問他們:「你們怎麼不出來?」學生回答說:「我們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只看你一溜煙就跑得沒影了,等反應過來我們都嚇得躲到桌子下面去了!等劇烈地震平息的時候我們才出來!老師,你怎麼不把我們帶出來才走啊?」「我從來不是一個勇於獻身的人,只關心自己的生命,你們不知道嗎?上次半夜火災的時候我也逃得很快!」話雖如此說,之後我卻問自己:「我為什麼不組織學生撤離就跑了?」其實,那一瞬間屋子晃動得如此厲害,我知道自己只是本能反應而已,危機意識很強的我,每次有危險我的反應都比較快,也逃得比較快!不過,瞬間的本能抉擇卻可能反映了內在的自我與他人生命孰為重的權衡,後來我告訴對我感到一定失望的學生說:「我是一個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卻不是先人後己勇於犧牲自我的人!在這種生死抉擇的瞬間,只有為了我的女兒我才可能考慮犧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親,在這種情況下我也不會管的。因為成年人我抱不動,間不容髮之際逃出一個是一個,如果過於危險,我跟你們一起死亡沒有意義;如果沒有危險,我不管你們你們也沒有危險,何況你們是十七,十八歲的人了!」這或許是我的自我開脫,但我沒有絲毫的道德負疚感,我還告訴學生:「我也決不會是勇斗持刀歹徒的人!」話雖這麼說,下次危險來臨的時候,我現在也無法估計自己會怎麼做。我只知道自己在面對極權的時候也不是沖在最前面並因而進監獄的人。
  這時我開始關心起成都的家人以及小狐和李玉龍的安危,但一開始手機沒有信號,顯然因為停電,機站也無法正常工作,過了一會兒手機有了信號,也許機站啟動了備用發電設備。但這時打電話的人太多了,我的電話根本打不出去,別人的電話也是同樣。水、電、通訊和交通中斷,我們只好靜靜地呆在操場里等待,一些學生甚至在如此緊張的時候踢起了足球,我也穿著登山鞋加入了進去,這個時候我們需要以這樣的從容態度來緩解內心的緊張慌亂!就這樣一直等到下午五點,才有老師用微型收音機收聽到德陽廣播電台的廣播:7•8級地震,震中在汶川!跟唐山大地震震級一樣!大家目瞪口呆!而震中距離都江堰又如此之近!大家猜測道:「汶川肯定被洗白了!」這時我的一個學生面色沉重,因為他的父母兄弟等親人都在汶川縣城,這時我們還不知道震中是在汶川境內的映秀而不是汶川縣城腳下!不知道都江堰其實比汶川縣城距震中還近!而汶川跟外面完全失去了通訊聯絡,交通也完全中斷!這個學生告訴我:「汶川經常地震,前年還發生過6•5級地震,但除了一些老房子汶川的房屋都是按照七級防震修的,因此沒有事。但這次都江堰就比前年的汶川地震厲害……」說到這裡,這個學生幾近哽咽無語!這時我才想起寢室辦公室都肯定不能睡了,晚上難道住操場?那也得棉被和衣服啊!如果我回成都,那也需要錢啊!我饒開樓房心驚膽戰地回到我的寢室,發現水桶已經從飲水機上被震下來了,放在凳子上的衣服也被震了幾件下來,手忙腳亂之中我只拿了錢卻忘了拿衣服被子,因為我住的宿舍是修了十六年的房子,洗漱間的牆體和房間的牆體之間早就裂開了一條大縫!所以出來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勇氣回寢室了!
  之後我又到前操場閑逛,發現小學部和幼兒園的學生全在那裡。卿校長也正在那裡,於是我過去跟他聊天。我說:「在我印象中,光亞學校的房子不怎麼結實啊!怎麼一間都沒有倒?」卿校長多少有一些得意地回答:「我們學校的房子修得像碉堡,怎麼會倒?我是包工不包料!那些包工頭都跟我爭,要包工包料,但我堅決不幹,我把材料買好!工錢我可以給多點,房子是現澆鑄的!地面和牆壁都連在一起!修好我們用儀器檢查過鋼筋水泥的含量!」原來他也並不是有先見之明,只不過是沒有偷工減料而已,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質量保證和防震設計!這樣我放心了,連光亞學校的看起來不見得很好的房子都沒有倒,那其他地方也不見得有多大問題。這時我陸續收到了郭初陽、呂棟和蘿蔔坑的詢問安危的簡訊,並且都回復成功,另外給李玉龍的簡訊也發送成功了並收到了回復,知道他和小狐都沒事。這時我才想起,我老家的母親和兄長姐姐也可能看到都江堰發生地震的新聞而擔心,應該給家裡一個電話,這時只有座機還可以通,但打的人太多,我等了好久也沒等到機會,只好放棄!這時一個步行到市內觀察了情況回來的學生說:「都江堰市內挨得慘,百分之二十的房子塌了!光亞學校的房子這次真是經受住了考驗!」學校的老師學生一直對光亞學校的房子建築質量有微詞,經過這次地震之後,卻不禁對卿校長和他的光亞學校的房子刮目相看!
  這時在成都的校長夫人也回來了,她說:「成都沒事,但都江堰聚源中學教學樓塌了,十八個班的學生埋在下面,死了幾百人,教育局長跪在那裡哭!」又有從聚源鎮回來的光亞學校附近居民說:「當時我正在逛商店,跑得快,街道兩邊的房子瞬間全部倒塌了,我從死屍上跑過,太可怕了!」又有光亞學校學生家長說:「看來多交一點錢質量就好一點,我的孩子在光亞就沒事!」
  從下午五六點鐘開始,都江堰和成都的一部分學生家長就陸陸續續來到了學校把孩子接回去。我也於九點多搭乘學生家長的車回成都,都江堰的交通堵得一塌糊塗,挖掘機,救護車都沒法順利前進,因為亂竄車道的車太多了!光二環路就走了將近一個小時,十點多車終於開上了成灌高速,車跑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才收到魏勇的短消息:「你還活著就回消息!」我趕緊回復:「我沒事我校沒事,但都江堰情況嚴重!」車開出收費站之後我們發現西沿線已經被用作救災專用通道,車輛從繞城高速繞進城內,然後我打的直接回到家裡,家裡空無一人,之前我已經收到老婆發來的短消息,知道他們已經避到了附近的華德福學校的空地上,於是我拿了銀行卡之後又迅速趕到了華德福學校,發現學校已經搭起兩頂大帳篷和十幾頂小帳篷,而我的女兒也已經在她的小車上入睡!老婆則正和一些華德福老師和學生家長圍坐著聊天,我的突然出現讓老婆感到驚喜,因為地震之後我的電話一直打不通,她一直很為我擔心!當晚我睡在華德福學校的校車上,身體不得舒展,關著車門感到悶,開著車門又有蚊子,總之是睡得不舒服。半夢半醒之間,又有兩次感覺到車在明顯地搖晃,因為是在室外,沒有心理負擔,我沒有作出任何反應。
  等到六點多,小姨來叫我,說她姐一夜沒睡,因為對環境的不適應,因為蚊蟲不斷地叮咬,小傢伙不斷地醒來,不斷地哭。我們只好趕緊回家。但這個時候大家都已經成了驚弓之鳥,對地震的反應到了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地步。我隨時盯著飲用水桶和茶杯,看水是否晃動,坐在沙發上感覺到沙發動了一下,我就會神色鄭重地說:「剛才好象又動了!」並準備起身要叫大家跑!實際上杯中水晃動的餘震一天之內就有好多次,吊燈晃動的較大餘震就有兩次!我們已經收拾好衣服,買好乾糧,拿著雨傘,站在了門口,隨時準備衝下去,但終於沒有衝出去,而很多人已經衝出去!因為在外面睡覺太不舒服了,所以13日晚上我們就乾脆睡在家裡,但由於擔憂小傢伙,我一直非常警醒,根本就沒睡好。我自己跑起來很快,但如果抱著小傢伙呢,那就未必!而且慌亂中很可能摔跟頭,所以必須反應快才能爭取時間,大意不得!實際上我推斷,餘震不可能超過5•12的震級,既然5•12成都都沒危險,那麼之後的餘震成都就肯定沒危險。但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猛烈地震的成都市民顯然都嚇壞了,他們製造出來的緊張氣氛也感染了我!我也跟著緊張不已!這一天中午又接到李勇的短消息,通知說趕緊儲水,因為都江堰化工廠泄露,成都的水源已經被污染!於是大家又手忙腳亂地找出罈罈罐罐來儲水!我想水不能用怎麼得了?於是趕緊叫送水公司送五桶水,結果他們那裡已經只剩兩桶水了!而商場里人們也正在搶購礦泉水!這時我已經考慮是否撤回老家隆昌或者乾脆撤離到老婆兄弟所在的昆明!打開電視,電視台正反覆闢謠,說沒有華工廠泄露這回事,成都的用水沒有問題!照理說我該放心了,但由於我黨說謊成性,就算它這次說的是真話我也不敢相信,於是一個電話直接打到正在都江堰的卿光亞校長那裡,他說:「沒有化工廠泄露,是煤氣爆炸引發火災!」我這才放心了!
  一連兩天沒有吃到舒服的飯菜,十四日上午我終於用心做了一頓三菜一湯,熱氣騰騰,色香味俱全的菜已經做好擺在桌上,而番茄蛋花湯也快燒好了,這時卻突然接到小狐的電話,說一到兩點之間有大的地震,通知我趕緊撤出,我一看時間已是一點十六分,大地震隨時可能發生,我馬上把火關了就就叫大家趕緊走!老婆卻還對美味戀戀不捨!而小姨的五歲小兒子則捨不得剛煮好才吃了一兩個的湯圓!我哭笑不得,與生命相比,一頓美餐一碗湯圓算什麼?真要是突然發生破壞性地震,這樣婆婆媽媽還來得及啊?女人和小孩一樣非理性和缺乏決斷!匆匆趕到華德福,那裡又已經彙集了不少學生和家長。天空下著小雨,我們就一直坐在大帳篷下面,因為很多小孩在那裡吵鬧,小傢伙一直睡不好,好象心情很鬱悶!過了一會兒,我們感覺到了兩次較為明顯的晃動。我估計震中震級是五六級左右,對震中地區的人來說依然需要擔心,但震級從震中到成都一般要衰減兩級,也就三四級吧,有什麼問題呢?大家實在是太恐慌了。由於晃動過於輕微,我們甚至判斷大的地震還沒到來,一直等到下午五點多,我和老婆終於決定回家了。因為就算我們可以忍受這樣的環境,小傢伙已經無法忍受了。十四日晚上仍然鼓起勇氣睡在家裡,顧慮到家裡人尤其小傢伙,我依然隨時保持警惕,依然在半夢半醒之間,這時我才感覺到,我關心家人尤其關心自己的女兒遠勝過我的學生!當晚十一點鐘左右,又發生了一次較強震,住在我家裡的三個不到一歲小孩的母親反應神速,都抱著小孩衝出了房間,而同一個小區的其他人已經基本都下樓了。我一看震動已經逐漸平息,就叫大家別出去,但我不放心,就叫他們放心睡,我一個人坐在客廳里守夜,就這樣熬了一個通宵。以後幾天就在這樣的驚惶中度過,連日來的緊張擔憂,徹夜不眠,我感到疲憊不堪。我感覺,恐怕大地震還沒有來,而我們自己已經崩潰了!真是對即將到來但卻不知什麼時候到來的恐懼的恐懼才是最恐怖的!十七日晚上我開始放心睡覺,十八日那天我甚至已經很放心了,不再因自己的凳子動了一下就疑神疑鬼,眼睛隨時盯著水杯!當天晚上我已經睡得非常舒服,感覺到精力已經恢復大半了。那知晚上十來點鐘,又看到小區里的人紛紛往外逃竄,並說:「電視里通知,今明兩天有六到七級餘震!」我趕緊打開電視一看,果然電視里正反覆播放緊急通知!好多朋友也打來電話通知,氣氛一下子顯得非常緊張!我又冷靜地進行分析,我說「顧名思義,餘震區是指發生餘震的地區,而成都顯然不在餘震區,既然如此,就不應該擔憂!」老婆則堅持要出去,她說:「電視里又沒說成都除外!你又不是地震專家!」考慮到家裡住著三個小孩子,為了他們的安全,我終於還是決定大家一起出去,這時大街上已是一片混亂!這天晚上又是在華德福校園裡過夜!而小傢伙則顯得很興奮,幾乎一夜沒睡,並哇拉蛙拉地不知發表些什麼感想!睡在旁邊的華德福外籍教師提醒小聲一點,沒想到這小傢伙卻更加大聲地「哇啦哇啦哇啦哇……」大家都笑了起來!小孩子是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的,他們只是覺得好玩!這天晚上又是在車上睡了三四個小時,將近十天的緊張疲憊,我的身體終於拖垮了,鼻塞頭疼,顯然是得了重感冒!幸運的是,地震似乎終於過去了!接下來的時間地震的頻度和強度都在下降,也許可以逐漸安心了吧?
  
  

[ 本帖最後由 hkren 於 2008-5-27 08:15 編輯 ]

3

主題

313

帖子

322

積分

貝殼網友二級

Rank: 3Rank: 3

積分
322
 樓主| hkren 發表於 2008-5-27 08:06 | 顯示全部樓層
范美忠事後又寫了自辯文章: 轉帖自:http://bbs.eduol.cn/2008-5/24/11242138769.html

范美忠: 我為什麼寫《那一刻地動山搖》





《那一刻地動山搖》的帖子是記錄我在地震中的經歷和感受,緊接著的帖子就是反思這次地震的方方面面。純粹客觀的反思,不進行空洞的情感悲傷表達和無用的道德譴責!而前一個帖子的表達將招到一些人的猛烈攻擊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有些回帖還是讓我哭笑不得,以至於必將影響到我下一篇反思文章的討論重點,並使我不得不對這篇文章作一些專門的說明。

首先要解釋的是下面這段話:

「我從來不是一個勇於獻身的人,只關心自己的生命,你們不知道嗎?上次半夜火災的時候我也逃得很快!」話雖如此說,之後我卻問自己:「我為什麼不組織學生撤離就跑了?」其實,那一瞬間屋子晃動得如此厲害,我知道自己只是本能反應而已,危機意識很強的我,每次有危險我的反應都比較快,也逃得比較快!不過,瞬間的本能抉擇卻可能反映了內在的自我與他人生命孰為重的權衡,後來我告訴對我感到一定失望的學生說:「我是一個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卻不是先人後己勇於犧牲自我的人!在這種生死抉擇的瞬間,只有為了我的女兒我才可能考慮犧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親,在這種情況下我也不會管的。因為成年人我抱不動,間不容髮之際逃出一個是一個,如果過於危險,我跟你們一起死亡沒有意義;如果沒有危險,我不管你們你們也沒有危險,何況你們是十七,十八歲的人了!」這或許是我的自我開脫,但我沒有絲毫的道德負疚感,我還告訴學生:「我也決不會是勇斗持刀歹徒的人!」話雖這麼說,下次危險來臨的時候,我現在也無法估計自己會怎麼做。我只知道自己在面對極權的時候也不是沖在最前面並因而進監獄的人。」

其實當時我並沒有對學生說「我是一個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卻不是先人後己勇於犧牲自我的人!在這種生死抉擇的瞬間,只有為了我的女兒我才可能考慮犧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親,在這種情況下我也不會管的。因為成年人我抱不動,間不容髮之際逃出一個是一個,如果過於危險,我跟你們一起死亡沒有意義;如果沒有危險,我不管你們你們也沒有危險,何況你們是十七,十八歲的人了!我也決不會是勇斗持刀歹徒的人!」這段話(即使說了,我也不認為這麼說有什麼不對,這更多的是對利害關係的理性考量),而只是說了上面「我從來不是一個勇於獻身的人,只關心自己的生命,你們不知道嗎?上次半夜火災的時候我也逃得很快!」這句話。那既然如此,我為什麼要虛構下面一段話呢,難道真的如某些回帖所說:「你的良心已經自我譴責了,你是用這種自虐的方式來自我治療?」還有其他各種詮釋,讓我嘆為觀止,倒真應了後現代的文本獨立論和讀者批評闡釋理論:文本有不以寫作者個人意志為轉移的自我繁殖和給讀者根據個人心性個性思維方式無限詮釋空間的特性,回想我的《野草》詮釋,魯迅看了也是作聲不得吧?

首先,這段話是寫給我兼職的雜誌社的執行主編看的,因為地震后直到現在,他都無法擺脫一種良心的折磨(儘管我們反覆勸解),因為他沒有勇救作為下屬和弱者的小狐甚至沒等她一起跑!更沒衝進其他人的家裡去救人!我想借這個帖子告訴他,你不是唯一那樣做的人;其次,你沒有做錯什麼。但昨天晚上吃飯討論的時候他還在談這個問題,看來我這段話沒有用。

第二個原因是對道德綁架的反感,起因是王石事件、劉翔姚明事件以及有人號召抵制某些外企的事件。當看到姚明第一次才捐50萬的時候,我也覺得有點少,因為據我所知,他的年收入是一億八千萬,捐一千萬也不會影響他的生活吧?但在與老婆和朋友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說:「既然是捐款,就應該是自願,不是強制的義務。既然這樣,不捐也沒什麼可以譴責的。如果他捐了,無論多少,哪怕是一塊錢,也表示感激,如果我是受惠的災民。但看到王石居然被逼得道歉的時候,我感覺到一種可怕而陰暗的群體道德暴力,對這些道德家產生了強烈的反感。還有是對偽善的反感。這次地震,我不否認很多人真誠的悲傷,但我也感到很多造作的眼淚。我知道在地震那一瞬間有一些捨己救人的行為,但我卻從媒體的報道和社會輿論中感覺到了某種遮蔽和某種對犧牲道德的宣揚和暗示甚至伴隨這種標準而來的道德綁架。我覺得有必要對這種雷鋒化的趨向進行一些反撥!同時也對媒體和很多人不言說真實的習慣感到反感!記得讀高中有一次開團支書會議總結工作,其他的團支書都大肆宣揚我做了什麼什麼!我說:我什麼也沒做!其實都忙於應付高考,哪有誰做了什麼,於是大家表情尷尬,面面相覷!後來有人說,范美忠這個人真怪!真老實!真有個性!不知道說沒說真傻逼!

第三,想刺刺某些道德家,也有藉機讓他們暴露自己面目的意思。從結果來看,他們反應的具體內容許多出我所料,如魯迅所說:我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某些人,但也沒料到某些人如此下作。但他們猛烈批判的反應並不出我所料,我承認你們有以任何方式批判的權利,既然如此,我也有反批評的權利。這種大義凜然居高臨下的道德反應印證了我對儒家哲學的批判:儒家哲學的一大功勞是製造了一批完美的偽君子偽聖人(在神隱匿的國度,到處是完人;在基督不存在的地方到處是聖人),包括熱愛傳統文化的南窗寄傲生兄和可能並不熱愛傳統文化的標準自由主義者五嶽散人先生(我不敢稱散人為兄,儘管我們曾見過一面,並且他說以前曾很敬重我,但既然他已經稱呼我為范跑跑,那麼現在他恐怕已經不屑與我為伍,如果南窗兄也這麼認為,我將修改自己的措辭),儘管可能他們認為自己是真誠的,如鄧曉茫所說「真誠的道德表演!」而這個批判不僅僅針對他們,也針對我自己,因為,我自己長期以來不也是大義凜然地指責過很多人,而少有對自己的反思嗎?這在一個沒有罪感和懺悔意識的國家太正常不過!儘管參加基督團契活動和結婚以來我已經改變了很多,但我沒法要求別人與我一起改變,而且我改變得還遠不夠徹底,正如我老婆所說:「你離神還很遠!」一些「朋友」的反應讓我又想起魯迅的話:當我露出自己真的血肉來,那時還不厭棄我的,即使是梟蛇鬼怪,我也願與它為伍!、我且尋野獸和惡鬼去!(大意如此,不是原文引用。又讓反魯家討厭了,抱歉!)

第四,這樣的話在回去上課之後我還會跟學生說也會跟其他人說。告訴學生也告訴其他人,你自己的生命也很重要!你有救助別人的義務,但你沒有冒著極大生命危險救助的義務,如果別人這麼做了,是他的自願選擇,無所謂高尚!如果你沒有這麼做,也是你的自由,你沒有錯!先人後己和犧牲是一種選擇,但不是美德!道德選擇之所以成為困境就因為在那個時候沒有唯一正確的道德選擇!如果我是那些不救自己的孩子而救學生的老師的孩子,那麼我寧願自己沒有這樣的父母!如果當時跑在前面的是學生,如果我不是三十五歲熱愛運動奔跑能力強,而是六十歲並且體弱多病,學生也並沒有管我,我也不會怪學生。這個時候他既沒有道德義務或法律責任來救我,更沒必要冒殉葬的危險。從利害權衡來看,跑出去一個是一個!我還會讓他們去看我這個帖子以及散人等批評我的文章以及各位網友的回帖並參與討論。我想這是一個很好的教育以及自我教育和反思的機會。本來我確實說過的那句話是想向學生表明範老師不是鎮定自若,不顧自己性命的人,而是在危險到來時會驚慌失措,珍愛自己的生命勝過別人生命的人,是天池怪俠的創造性解讀提醒了我這一點,而且在這個鼓勵別人犧牲自己在旁邊讚揚感動並以犧牲者為標準來要求他人但並不要求自己的偽君子充斥(犧牲道德要求了自己也無權力要求別人!這些偽君子說我寧願他不暴露自己的真實,但我想對這些聖人說,我寧願你們暴露自己,也讓大家看看你們的靈魂,但只是希望而已,不能我如此寫了就有權力以道德的名義要求別人如此寫;至於教師如戰士,有以身殉職的要求,我希望持此主張者拿出職業規範或相關法律的具體條文,如果是這樣,我馬上辭職不做教師;如果不是,那就是你的主觀臆斷而已)的國度,我覺得告訴學生這一點相當必要,神壇就是祭壇!「貪夫殉財,烈士殉名!」不總是如此,但有時如此!有些人不是為名,但有些人為犧牲道德所迫!甚至已經半主動半被動變成自願(有如當年的狠都私字一閃念一般)!正如有些人偽裝大義凜然意淫到連自己都達到高潮了!很有意思的是,這個聖人充斥的國度卻總是那麼多的豆腐渣工程,難道是因為有我這樣的小人存在?

拋開這幾句招人憤怒的話,我為什麼要寫這個帖子?首先,為自己的一段生命經歷留下記錄,我沒有在一年軍訓和大學四年時寫任何記錄當時發生的事情和感受的文字,多少有意思的事情已經忘記了啊!連一個勾起回憶的文本也沒有!其次,為這次大地震保留一個較為真實的個案記錄。既然如此,就得直言無諱!但如果不作這個說明,還是不夠真實,因為虛構的那段對話。

很多人可能無法理解有的人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而把真實的自我寫出來,於是作出各種揣測,認為我很可能有心理疾患!因為以他們的思維來看,寫這樣的文章實在太不划算了,我的一些朋友甚至擔心這會影響到我的工作(順便說一句讓這些朋友放心,我因自己的言論而被解僱已經不是第一次,因自己的言論和行為而讓有的人認為我該被解僱也不是第一次了,沒什麼關係,如果那樣,這是一個我走上新的人生道路的機會),一個精於計算的利益人是不會這樣老實的,他們會把自己偽裝起來,既可以獲得現實利益或者至少保護現實利益,批評起別人的時候又會更加理直氣壯,別人根本無從抓住自己的把柄反批評,因為有些私下裡乾的事情以及靈魂的骯髒是只有自己知鬼神知而他人不知的,我不說誰知道?有人讚美我讀書多,有人說我思想深刻,有人說我理想主義,有人讚美或諷刺我是烈士(劉支書助理,這次地震之後,恐怕他不會再這麼認為了吧),但其實我認為自己最珍貴的是誠實以及「舉世譽之而不加勸,舉世非之而不加沮」的不媚於群不屈服於群的品質,正如魯迅所說「撫哭叛徒的弔客」,即使有人如岳不群一般地道德完美大義凜然也嚇不倒我!因為所有人都是罪人,沒有哪個人足以作為道德楷模靈魂標桿!如果我曾經自以為是標桿,那是我的錯!而這種坦誠是中國絕大多數作家和思想者都不具備或者不如我徹底的品質,換一句話,這也是我不看絕大多數中國作家和思想者文章而青睞歐美作家思想家作品的重要原因之一。當然,我也沒做到絕對誠實地完全在寫作中袒露自己的靈魂,而且我也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做得到。但在個人靈魂深處面對上帝的時候完全袒露自己是可能的。通過這次事件,我再次認為,只有信靠上帝是這個民族和國家的根本拯救,儘管信靠本為個人靈魂的得救而不是拯救國家民族的手段,但客觀上有這樣的效果。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7 17:26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