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笛崮山上鑄軍魂——憶抗戰史上八路軍一次慘烈悲壯的狙擊戰

[複製鏈接]

580

主題

2727

帖子

1353

積分

二星貝殼精英

倍可親資深會員(十七級)

Rank: 4

積分
1353
longcheng1 發表於 2007-11-30 15: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笛崮山是穆陵關西南齊長城邊線的一座小山,1942年11月,八路軍300 多名指戰員為掩護山東軍區機關和部分友軍突圍,在笛崮山與裝備優良的8000多日軍展開浴血奮戰,擊退敵軍在飛機、重炮火力配合下的十多次瘋狂進攻,堅守陣地至我軍大部隊和機關勝利突圍,使六七百日寇橫屍陣前。最後我軍300多名官兵大都壯烈犧牲,剩餘14名彈盡糧絕的勇士寧死不當俘虜,在營長嚴雨霖帶領下砸毀武器,集體跳下懸崖,用自己的血肉之軀譜寫了又一曲驚天地泣鬼神的英雄主義頌歌。


臨危受命阻敵寇

  1942年10月,遭受山東抗日軍民沉重打擊的日寇為撲滅抗日烽火,在華北派遣軍司令官畑俊六的指揮下,秘密調集了日軍第32、第59師團和獨立混成第5、第6旅團各一部共約1.5萬人,並加強炮兵和部分航空兵,由32師團師團長木村兵太郎任指揮,對抗日中心的魯中沂蒙山區進行「拉網合圍」,妄圖一舉消滅山東我軍領導機關和直屬部隊。10月27日,日軍1.2萬人分12路對轉移到南牆峪地區的我黨政機關和群眾進行合圍,擔任掩護的我軍獨立團佔據有利地形頑強抗擊日軍進攻,經過一天激戰,被圍的我黨政機關和群眾於當日黃昏分路突破了敵人的重圍。遭到失敗的日軍又於11月l日集中8000多兵力在飛機配合下分11路撲向笛崮山地區,將我山東軍區機關和直屬部隊、山東戰工會、抗大一分校以及國民黨五十一軍一個營共計1000多人再度合圍在穆陵關西南齊長城邊線的笛崮山。當天深夜,剛剛轉移到笛崮山東麓的我軍指揮部在連續不斷的槍聲中接到各方向的偵察員報告:「西北蒙陰方向發現敵人!」 「沐水、馬站一帶出現敵人騎兵!」 「南面沂水敵人向我開來!」… … 情況表明,我軍再次遭到了敵人包圍,形勢十分危急。擔任突圍總指揮的山東軍區副司令員王建安當機立斷,命令軍區特務營營長嚴雨霖帶領部隊迅速搶佔笛崮山制高點,把守主峰和上山必經之路,層層抗擊敵人,把日軍的注意力全部吸引過來,掩護大部隊和友軍從敵人空隙中安全突圍。

  我軍搶佔的笛崮山,是一座面積不大的小山,遍山岩石嶙峋,東面是十多丈深的懸崖絕壁,下面是乾枯的河床;西面和西南面是較為平坦的丘陵。山頂端面積近l平方公里,周圍有亂石砌成約l米高的石牆和幾處破屋斷壁,形成天然屏障。離笛崮山東北一里多遠的地方有-個小高地,像衛士一樣拱衛著主峰。整個笛崮山是當地一個可以火力控制敵必經之路的制高點,堅守住這個易守難攻的要點,對於掩護我軍勝利突圍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隨特務營爬上笛崮山的王建安副司令員在察看地形后,命令嚴雨霖營長在笛崮山東北面小高地放上一個排作為前哨陣地,用以迫敵及早展開攻擊;其餘部隊以西面和南面為主要防禦方向,建立多道阻擊陣地,以最大限度地拖住敵人,為大部隊突圍創造條件。這是一場力量懸殊的阻擊戰,它意味著所有參戰人員面臨的是一場血與火的殊死搏鬥,沒有任何退路。布置完戰鬥任務后,王建安副司令員緊緊握住嚴營長的手說:「你們是紅軍的底子,所有突圍部隊和機關的安危就看你們的阻擊戰了 ,哪泊就剩一個人也要死死拖住敵人,一定要堅持到黃昏,堅持就是勝利。」根據戰鬥部署,嚴營長立即從全營抽調出戰鬥力最強的一個排前去堅守東北小高地。在昏暗的夜幕中,前哨排戰士人人全副武裝,身上掛滿了手榴彈,以人在陣地在的堅強決心接受了戰鬥任務后,在一名紅軍排長帶領下迅速佔領陣地,首當其衝地迎接即將到來的血腥拼殺。


誓與陣地共存亡

  天色漸漸發亮,我軍佔領陣地剛構築完工事,日軍就從四面八方逼近了笛崮山。敵人實行步兵搜索式前進,在手執太陽旗的軍官指揮下,緊跟其後的士兵成一字排開,一層層地湧上了笛崮山東北小高地。突然間,經過偽裝的我軍陣地上響起了激烈的槍聲和手榴彈爆炸聲,日軍還沒弄清是怎麼回事,揮舞指揮旗的日軍中隊長和十幾名士兵就被送回了東洋老家。被打得暈頭轉向的日軍定過神來立即集中兵力對小高地進行猛烈攻擊,但在前哨排戰士的頑強抗擊下,一波又波進攻敵軍不斷敗下陣去。

  戰鬥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前哨排戰士以頑強的鬥志毅然堅守著陣地,敵軍數次進攻都末能得手。於是接連受挫的日軍便集中迫擊炮和擲彈筒火力對小高地實施猛烈轟擊,我軍陣地很快就被日軍鋼鐵火網所吞噬,但抗擊敵軍進攻的槍聲仍在不停地響著。猛烈的炮火持續了40多分鐘后,我軍陣地上的槍聲漸漸稀落下來。隨著小高地周圍硝煙散去,蜂擁而至的日軍佔領了前哨陣地,山頭上再次出現一面刺眼的太陽旗。然而就在日軍慶幸他們終於將這支頑強的「共軍」消滅之時,突然,沉靜的小高地上又一次響起一陣猛烈的手榴彈爆炸聲,那面太陽旗連同十多個日軍立即倒下了。一名日軍士兵在幾十年後還清楚地記得,那是我軍一個滿臉稚氣的傷員掙扎著從血泊中爬起來,在最後時刻拉響了剩下的手榴彈與衝上來的日軍同歸於盡。

  在笛崮山頂看得真切的營長嚴雨霖禁不住跳出戰壕對戰士們喊道:「同志們!我們是光榮的紅軍部隊,決不讓鬼子在我們面前前進一步,我們多頂住鬼子一分鐘,大部隊就多一分勝利突圍的希望!" 「為犧牲的戰友報仇!」「報仇」, 「報仇!」陣地上頓時響起了悲壯激昂的吼聲。在激昂的吼聲中,每個戰士眼睛里都閃爍著誓與日寇血戰到底的堅毅光芒,因為更加殘酷的戰鬥剛剛開始。


慘烈爭奪戰笛崮

  敵人佔領小高地后很快就向笛崮山主峰撲來。當日軍指揮官揮舞軍刀帶領士兵如蝗蟲般涌到我軍前沿陣地時,之前還一槍不發的我軍陣前突然響起了爆炸聲,密密麻麻的手榴彈呼嘯而起,落在了密集衝鋒的日軍頭上。一時間,手榴彈短促連續的爆炸聲震耳欲聾,橫飛的彈片帶著死亡的氣息四下飛濺,炸得驚慌失措的日軍無法找到安全死角,很多士兵幾乎同時被幾顆手榴彈直接命中,被炸得身首異處。近百顆手榴彈在笛崮山狹小的面積上所產生的殺傷力無疑是可怕的,驕橫的日軍被我軍突如其來的手榴彈炸得個個鬼哭狼嚎地滾下山去。

  惱羞成怒的日軍很快調來數門重炮向笛崮山進行猛烈轟擊。但由於笛崮山地勢很高,炮彈大都打在懸崖的岩石上,炸出的飛石像冰雹一樣砸得山下準備衝鋒的敵軍頓時亂成一團,氣得日軍指揮官哇哇亂叫,大罵炮兵「混蛋,不長眼睛」。日軍稍做整頓后便集中十多門迫擊炮、擲彈筒向我軍紛紛打來,爆炸聲中血肉橫飛,碎石騰空。隨後日軍再次集中兵力向我軍發起連續衝擊,我軍憑藉天險地勢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猛烈的進攻。敵人每次接近山頭陣地時,我軍就以機槍、步槍和手榴彈予以重擊,打得敵人丟下一片片蝗蟲般的死屍潰退下去。

  戰鬥打到中午過後,敵人的攻勢更加兇猛。日軍以為終於抓住了我軍指揮機關,便將主要兵力集中到笛崮山,同時還調來了數架飛機助戰。在空中炮火的配合下,進攻日軍端著寒光閃閃的刺刀,踏著同伴的屍體,一波又一波沖向我軍陣地,我軍陣前圍滿了嚎叫吶喊的日軍士兵。這時我軍不多的幾挺機槍在「排子槍」的配合下,暴風驟雨般地掃向成批嚎叫衝鋒的日軍,將一波又一波進攻敵軍像割麥子似地撩倒。日軍指揮官發現了這一致命火力點,便集中火力轉向我軍機槍陣地。機槍手不斷有人倒下,後面的候補射手又迅速補上。此時日軍的攻勢一浪高過一浪,敵我雙方往返衝殺,幾處陣地失而復得,敵人的屍體越積越多,我軍的傷亡也在不斷增加,戰況異常慘烈。

  經過了多次反覆拼殺,敵人始終沒有攻上笛崮山。這時日軍發現笛崮山西北角有一條小道,便在漢奸唆使下抓來群眾趕在前面擋子彈,掩護他們進攻。此時,我軍怕誤傷群眾只好停止射擊,被抓的群眾也明白了敵人的意圖,到山腰便拒絕前進,誓死不把鬼子引上山。一個漢奸逼著一位白鬍子老人向我軍喊話,老人便放開喉嚨喊道:「八路軍兄弟不要管我們,狠狠打狗日的小日本!」殘暴的日軍用刺刀將老人捅死在山坡上,並開槍殺害了所有的群眾。面對敵人的暴行,嚴營長一槍就將那個漢奸打了個嘴啃泥,戰士們緊跟著用復仇的子彈、手榴彈打得敵人連滾帶爬地逃下山去。

  無計可施的日軍只好組織敢死隊與我軍拚命了。在20多挺輕重機槍和10多門迫擊炮、擲彈筒火力掩護下,飽受「武士道精神」熏陶的日軍敢死隊員竟毫無遮掩地端著刺刀發瘋似地迎著槍彈向我軍衝鋒,但在我軍剩餘機槍火力和「排子槍」、手榴彈的打擊下,一批批日軍敢死隊員很快變成滿山死屍。下午四點多鐘,各連相繼報告子彈、手榴彈快打光了,這時從西面衝上的敵人離我指揮所只有近百米。危急關頭,一陣衝鋒號吹響,我軍指戰員在揮舞大刀的1連連長王繼賢帶領下與湧上陣地的日軍展開白刃格鬥。在刺眼的陽光下,到處是敵我雙方大刀、軍刀和刺刀的寒光,甚至連炊事員和馬夫也舉著菜刀、鍘刀與鬼子撕殺。戰鬥很快進入白熱化,許多戰士刺刀拼彎了就用槍托猛擊敵人的腦袋,體弱的戰士就和敵人抱成一團扭打,用手抓摳敵人的眼睛,用牙齒撕咬敵人的喉嚨和耳朵;有的戰士在陣地被突破后,拉響了最後一顆手榴彈與衝上來的敵人同歸於盡。在異常慘烈的搏鬥中,整個笛崮山崗到處都躺著日軍的屍體,也灑下了我軍特務營200多名官兵的鮮血,但笛崮山仍然控制在我軍手裡。

誓死不屈鑄軍魂

  眼看太陽快要落山了,敵人十分清楚天黑以後對他們非常不利,因此進攻一次緊接一次,並再次派出兩架飛機向我軍陣地投彈轟炸。我軍將剩餘的人員和彈藥集中起來,收縮陣地繼續頑強抗擊著日軍的輪番進攻。彈藥打光了就用石頭把敵人砸下山去。在慘烈的戰鬥中,從萬里長征走過來的連長王繼賢、指導員謝訓等全營連排幹部相繼壯烈犧牲。戰鬥堅持到夜幕降臨時,特務營只剩下包括營長在內的14人,最後被敵人壓迫到笛崮山東端懸崖頂上再也無路可退。在彈盡糧絕的情況下,嚴雨霖營長望著傷殘的戰友堅毅地說:「同志們,我們是人民的戰士,是共產黨的隊伍,能讓敵人抓活的嗎?」 「不能!」「我們寧死不當俘虜!」於是14名勇士便砸毀打光了子彈的槍支,一起退到了懸崖的最邊緣。此時日軍已衝到了懸崖頂上,圍著勇士們停止了射擊,想讓他們投降。只見14名勇士在懸崖邊上緊緊圍抱在一起,沒有恐懼,沒有悲傷,眼睛里充滿了對敵人的無比仇恨。在日軍眾目睽睽之下,勇士們砸斷了最後一支步槍,隨著嚴營長一聲高呼「跳!」一個接著一個,飛身跳下了身後的懸崖深谷。

  以「武士道精神」著稱的日軍沒有想到世界上還有比他們更頑強的軍隊。一群衣衫襤褸,裝備極為簡陋的八路軍卻將裝備精良的數千日軍死死拖在笛崮山上整整天,使其付出了600多人的代價,而日軍現在卻連一個俘虜和一件完整的武器都沒有得到。面對英勇的作戰對手,日軍官兵也不能不表現出對對手應有的尊敬。在日軍指揮官的指揮下,山頂上的日軍士兵一起朝天鳴槍以示敬意。這場悲壯的笛崮突圍阻擊戰終於以我軍勝利突圍而結束。我跳崖的14名勇士,只有包括嚴雨霖營長在內的8人在懸崖樹枝的攔截下得以生還。在這次笛崮突圍中,我軍其他部隊也付出了很大犧牲,其中山東分局宣傳部長李竹如,地委組織部長潘維周和地委秘書長王宏烈犧牲,山東戰工會主任黎玉負傷。這場悲壯的笛崮突圍戰,所有浴血笛崮的烈士們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捍衛了中華民族不屈不撓的民族尊嚴,也詮釋了中國軍人誓與敵人血戰到底的英雄氣概,他們鑄就的歷史豐碑像巍峨的沂蒙山一樣萬古長存。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6 22:41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