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1

吃在新疆

[複製鏈接]

104

主題

157

帖子

136

積分

有過貢獻的斑竹

曾為[熱點軍事]斑竹

Rank: 3Rank: 3

積分
136
xhf888888 發表於 2004-3-17 04: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因為工作的關係,往來新疆多次,看到大家都是愛飽口福的朋友,特將西域美味介紹給大家,以饗諸饕餮。
新疆地處祖國西北邊陲,160萬平方公里,占國土面積1/6,居住著55個民族,自古以來就是東西方文化交融會聚之所,在飲食方面的獨特風格自是內地難以領略。
以天山為界,新疆分北疆和南疆。南疆因為氣候較為溫和,適於作物種植生長,是少數民族兄弟較為集中的地方,疆獨思想在這裡的年輕人當中有一定的影響力,漢人是這裡的弱勢群體。儘管如此,南疆的喀什、和田等城市因為鮮明濃郁的民族風情仍然吸引了眾多遊客前往觀光旅遊,尤其是去年南疆鐵路(庫爾勒-喀什)建成通車后,交通非常便利,使得遊客數量激增;北疆由於礦產豐富、國家開發建設投入的力度較大、因而漢人相對數量佔優。北疆的伊寧(人們常說的伊犁即是此處,而真正的伊犁已經是俄羅斯聯邦共和國的領土了)、阿勒泰等地山清水秀,風景優美,不負「塞外江南」的美譽(當然在寒冷的冬季里,與江南的情景區別甚大)

新疆飲食的核心無疑是羊肉,新疆羊肉味道鮮美肥嫩爽口,而且絕對沒有內地的羊肉那種強烈的膻氣,新疆人常自豪的說,我們新疆的羊吃的是中草藥、喝的是礦泉水、走的是黃金道,形象的概括出新疆羊得天獨厚的優越牧養環境。碧野先生在《天山景物記》(大概是這個名字吧,我記不大清楚了)一文中記述的蘑菇燉羊腿,其文字之精妙傳神筆者印象深刻,不過我也沒有品嘗過它的味道,想狗尾續貂顯然也是揣測,就不獻醜了。烤全羊也是民族兄弟款待客人的大餐,可惜我也沒有機會到帳篷里去做客,雖然飯店裡面也有烤羊腿之類的菜肴,但是味道與想象中的相去甚遠,總是有一點遺憾。羊肉還有一種做法也是非要到維族人家裡才能吃的到,選新鮮羊肉切割成塊狀與皮芽子(洋蔥)、調料攪勻,用羊(牛)肚兒包起紮好,吊於窗外約半個月,取回紅燒,別有一番風味。

說了半天,這些美味我都沒有吃過,和大家一樣是聞名而未見識,下面給大家講講我考察過的好東東。

新疆人日常充饑果腹最多的是拉條子拌面,麵條拉成筷子粗細,煮熟盛於大盤之中,旁有一小碗內有用羊肉片、皮芽子、青椒、西紅柿、或有白菜、芹菜等炒成的小菜,吃時將小碗內的菜倒於盤中,攪拌后食之。此物雖然平常,但它顏色鮮艷,紅、白、綠相間,麵條爽滑、勁道,味微辣、酸、辛,讓人食慾大增,而且面不夠時還可以再加,免費的哦。

新疆飲食的一大特色是盤子大,分量足(甚至是過)。有一道名吃曰大盤雞,雞以土雞(家裡的放養雞)為美,剁成塊狀的雞肉與土豆片一起用文火燉至七分熟,再和青椒、干紅椒、胡椒等入大鐵鍋炒熟,盛在搪瓷大盤中供食客享用。雞肉爛入味足,土豆香糯,濃汁呈褐色沉於盤底,以鬆軟的熱花捲佐餐,極是美味。新疆大盤雞最為有名當是沙灣的大盤雞,不過,我印象最好的是從312國道旁一不知名的小店。

那次,與幾個朋友從鄯善驅車到哈密,公路上車輛不多,道路到還平整,在Beyond的一路高歌里普桑以120/140公里的時速賓士在茫茫戈壁里孤獨延伸的柏油路上,望著車窗外戈壁中一簇簇枯黃的梭梭柴(戈壁灘上唯一生存的植物)頑強的挺立在寒意尚未散去的初春里,默默的等待著每一個短暫的夏天來換裝成象徵生命活力的綠色,我的心情莫名的釋然和輕鬆。

離開鄯善大約一小時后,國道上有一節施工路段,公路上滿了高約兩米的土堆,在戈壁灘里臨時修了簡易公路使過往車輛可以饒行,我們也只好沿著那條石子鋪就的路顛簸著朝前開,走了大約十分鐘,我們看見前面不遠處斜刺方向有一條明顯的車轍印直接拐到了國道上。大家尋思,別人走得,我們也走得,毫不猶豫的順著車轍朝國道開去。很快就證明,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由於車轍越來越深,轍里的起伏變化大,車子的搖晃幅度也越來越大,司機連忙換檔,嘴裡念念有詞,「要是死火就慘了」,話音未落,桑塔納沒有打個報告申請就自行趴下了,再點火起步,車子怎麼也動不了。無奈,四個人全部下車看到底出了什麼事,原來車轍里的土被壓的非常松,全是散的,車輪自然打滑。根據經驗大家開始往前輪下面墊石頭,戈壁灘里雖說石礫很多,但能用的大石頭卻不多。找了半天總算撿到十幾塊稍大一些的,墊好後點火再起步,結果讓我們更加失望,車輪將浮土全部甩出,隨即車子的前橋就被兩條轍印中間的硬土墊起來了,輪子已經懸空。這時我開始強烈地感覺到戈壁灘上的風真的很大,很冷,我的頭已經被吹的發木、發痛了,身上全是被風吹起的黃土,剛才的閒情逸緻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時,一輛路過的五十鈴大貨車頭停了下來,司機師傅四十多歲,粗粗壯壯,操一口東北話,是從吉林送車到新疆來的。了解了情況后,他告訴我們遠處七八百米外的國道旁有幾間房子,不知有沒有人家,抱著試一試的想法,一位同伴朝著那裡走去。一會兒,只見他拿著一把鐵鍬頂著凜凜寒風一路小跑回來。在那個東北司機的指揮下,大家輪流上陣,試圖把墊著車子前橋的硬土鏟掉,幹了二十多分鐘,前橋仍然穩穩的擱在那裡,絲毫沒有抬起來的意思。看來只能用五十鈴車頭把我們的桑車拖出來了,但是到哪裡去找鋼絲繩呢?我跑回那條簡易路上一輛接一輛的攔車,詢問看哪輛車上有纜繩之類的東西,大多司機都搖頭說沒有、幫不了忙就一騎絕塵而去。在連續碰壁二十多次后,總算在一輛三菱帕傑羅上找到一根尼龍牽引帶,五十鈴毫不費力的就把我們的小車從戈壁灘里拽回到那條簡易路上,其情形彷彿我在上海火車站廣場看到的幾個警察將一個農村來的女票販子到拖進派出所里時一樣的輕鬆,憤怒的反抗在強大的武力面前顯得那麼脆弱。

我們給那位東北司機遞上一隻煙,再三感謝之後簡單聊了幾句后就此告別,當然對這種好人好事還應該物質鼓勵,我們給他一百元請他自己買條煙路上抽,他說不用這樣吧,我們說應該的應該的,於是他欣然接受。我們鑽進小車,砰一聲用力的關上車門,繼續我們的旅程,大家都對那位東北司機讚賞不已,紛紛表示以後遇到這樣的問題時,一定要儘力幫助別人。其實,很多跑長途的貨車司機都不止一次的幫助過並不斷的接受著同行的幫助,尤其是新疆地廣人稀、氣候惡劣,面對殘酷的大自然和自身不時的意外情況,司機們只有互相扶助才能平安的完成每一趟運輸。

從車子熄火到離開,我們整整在三月的戈壁灘里呆了一個多小時,坐進車裡后才意識到飢腸轆轆,被風刮的麻木的頭腦也慢慢緩過來。走了大概半個小時,看見路邊有一間飯館,我們一致決定立即吃飯,停車后我們撣去身上的塵土,擦了把臉,捧上一杯燙茶呷兩口,身體漸漸感覺到了暖意。老闆端上來的那個大盤雞,盤子足有兩尺大,盛的滿滿,但很快就被我們風捲殘雲了。我當時覺得即便是一頭牛,我們也能把它吃掉。那頓飯是我近年來吃的最香的一頓,至今想起來仍覺得意猶未盡。
新疆的飲食不象內地那麼精巧、豐富,而是在解決溫飽需要、提供豐富營養的基礎上力求可口,就像老公那樣,沒有浪漫、不會變著法的哄你開心、而是把對你的愛深深的藏在心裡的;也象是你的最踏實、最可信賴的朋友,總是給你最需要的。由於這個特點,新疆飲食的確養人,每次出差回去,同事總說我又胖了,哪裡是出差啊,分明是去療養嘛,弄的我也很不好意思,好象真成了我出差享福,沒有為公司盡心儘力的工作似的。

抓飯,不知大家有沒有聽說過,味道真的不錯。烏魯木齊有一家17#抓飯店,幾乎每一個到新疆來的外地人都光顧過,聲名遠播,有口皆碑。有的第一次到新疆的遊客下了飛機安排好住宿后就會詢問當地人該店的位置,至於熟客自然徑直打車奔去。這間店位於五一市場內,因其門牌號得名,五一市場內幾十家排擋的生意加起來也沒有這一家好,奧妙何在呢?這家店有兩間屋子,面積共約四十多個平方,另有操作間不到二十平。店堂布置簡陋,屋內擺放著八張類似南理工食堂里的可對面坐的長桌,每張桌子兩米多長,50公分寬。牆上貼著幾條店規:店內不許吸煙;不許飲酒;不許攜帶外來食品烤肉、烤腰子入內。非清真食品更不必說了。還有一條聲明也很有意思:17#抓飯店絕無分店,看來這位維族老闆經過近十年的市場洗禮后,有了較強的品牌意識和維權意識。每天從早到晚,客流不息,尤其到中飯時候,在店外等候就餐的客人排成長隊,蔚為壯觀。

抓飯的做法是將米淘凈,倒入一口大鐵鍋(直徑多在一米左右)內,加水煮,過一段時間,用液態的羊油澆上一圈,再過一段時間,在米的中間掏一個坑,再倒入羊油,然後持續的向米中澆羊油,使每一粒米都吸飽足夠的油,至米飯七分熟的時候,把煮好的羊肉和切好的胡蘿蔔埋入米中繼續悶至熟透,打開鍋蓋,即可食用。從你走進抓飯店裡到抓飯上桌只消半分鐘,十分鐘吃完,是具有民族和地域特色的快餐。每盤抓飯配一塊拳頭大小的羊肉,不夠可以多要,但是要加錢的。抓飯的肉爛易咬嚼,香美非常,米晶瑩發亮、黃色的胡蘿蔔點綴其中,佐以榨菜下飯,實在是絕好的享受。吃這麼多羊肉和油不怕高血脂嗎?為什麼新疆人的高血脂患病率並不高呢,據說是因為新疆人常飲的磚茶具有分解血脂的功效,這種茶和龍井、鐵觀音、雨花茶、毛峰等名茶自然不能相提並論,味道尋常、價格極其便宜。但是你吃完抓飯後一定不要忘了喝幾杯哦。

天山區是烏市維族的聚居區,在這裡有一個二道橋山西巷子,裡面有很多民族排擋,經營梭梭柴烤肉,這種烤肉與新疆別的烤肉不同,是用戈壁灘里生長的梭梭柴為柴火烤制羊肉串,因而味道獨特,比一般的新疆烤肉又要香上許多。新疆烤肉的簽子是鐵制的,約兩尺長,5毫米寬,1毫米厚,穿幾大塊瘦肉配一塊肥的,一般一至兩元一串,每個人最多也只能吃兩三串,不象西安烤肉每個人吃一兩百串是平常的事。還有奶茶,很多人喝不慣,我到是很喜歡奶茶的味道,濃濃的奶香里透著淡淡的茶味,真是不錯耶。

新疆也是瓜果之鄉,隨季節不同,庫車的小白杏、哈密的哈密瓜、吐魯番的葡萄、庫爾勒的香梨分別上市,使得夏天新疆的空氣里飄蕩著醉人的果香。葡萄節在每年的八月份,新鮮的馬奶子葡萄最是誘人,但是不宜儲運;無核白因為味道也很好而且能保存較長時間,所以這時節離開新疆的遊客都會帶一些回去給朋友。品嘗著綠色的、紫色的葡萄,黃色的哈密瓜,紅色的西瓜,欣賞著美麗的維族姑娘的舞蹈,真是快哉。當年東坡是被貶到了廣東,才有了「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做嶺南人」,如果他被放逐到新疆的話,那一定是「日啖葡萄三百顆,不辭長做西域人」了。跳舞的姑娘幾次盛情邀請我出來與她共舞,可惜我這把老骨頭自打畢業后疏於鍛煉,只怕扭兩下萬一崴了脖子或閃了腰,豈不貽笑千里,堅辭罷了。

特別還要推薦的是庫爾勒香梨,這種梨個頭不大,不象河北鴨梨長的那麼威猛。香梨摸上去油膩膩、滑滑的,咬一口汁多甜美、香酥脆爽。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這梨掉到地上就再也撿不起來了,真可謂梨中佳品。

有機會的話,我建議你們能夠去新疆看一看,去嘗一嘗西域的美味,不滿意的話,千萬別罵我收了新疆旅遊局的紅包,替他們胡吹。
歡迎到「熱點軍事」觀觀遊覽

1萬

主題

1萬

帖子

1萬

積分

八級貝殼核心

倍可親終生會員(廿一級)

Rank: 5Rank: 5

積分
18033
kent 發表於 2004-3-18 04:45 | 顯示全部樓層
很多食物是好吃,但就看你能不能吃得慣。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9 09:5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