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4

一個川妹子的美國夢

[複製鏈接]
本帖最後由 川妹子的美國夢 於 2018-12-6 05:08 編輯

一個川妹子的美國夢

每一個踏上移民之路的華人,都是一部書,有心酸丶有眼淚,這些故事是世界上無數孤獨堅忍,尋找家園與夢想者的傳奇人生。

——題記



一個川妹子的美國夢
               
一   遠渡重洋

   我來自四川一個小山村,那裡生活淳樸、簡單。

    命運的力量將我一步步拋到美國洛杉磯,讓我從一個家庭主婦,一步步走向職場。

    2014年6月12日,是我永遠忘不了的日子。這一天我和12歲的兒子從重慶江北國際機場乘飛機飛往那個遙遠在天邊的地方——美國,去開始我的下半生……

     世界上許多人把美國想象成天堂,渴望到那裡淘金尋夢,在那裡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那時對於在家煮飯帶孩子當主婦的我來說,實在是「高大上」,我想的事情很單純,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就要見到天各一方的丈夫了,兒子就要見到兩年未曾謀面的父親了,世界上還有比親人久別重逢更重要更期待的事情嗎?

    那時做夢也想象不到這輩子漂洋過海,在陌生的國家陌生的土地陌生的城市,從小保姆、月嫂、出租婆到川菜館老闆,一路走來,身不由己。

      在國內時自己的生活稱得上小女人的滋潤閑適,老公的生意雖然不能發財暴富,但是一家人在一起,過著現世安穩,歲月靜好的日子,國內大多數人的一輩子就是這樣過來的,沒覺得有什麼不好,然而,這一切因為美利堅這個國家改變了……

    計程車把我們送到機場,推著兩個大旅行箱到託運台,春夏秋冬的衣服,電飯煲熱水壺…女人是生活的動物,到哪裡都一樣。在候機大廳熙熙攘攘、喧鬧喧嘩的大廳里我緊緊攥著兒子的手,跟隨登機口的排隊一步步往前走,在最後跨入那個門檻時,不由自主轉身回望,胸中郁滿的別情離緒找到了出口,眼睛突然濕潤了,淚水湧上目眶,媽媽、爸爸,我那在四川小山村裡望眼欲穿盼望女兒回家的爸媽啊,女兒這一走,可是遠渡太平洋,可是異國他鄉,此去一別,不知經年……
 樓主| 川妹子的美國夢 發表於 2018-12-6 09:56 | 顯示全部樓層
二、家庭旅館

    地球真大,美國真遠。

    重慶到洛杉磯足足飛了15個小時,終於到了傳說中的夢幻之城——洛杉磯!

    排隊出關。很多人,各種膚色,聽不懂周圍人嘰里哇啦說的是什麼,僵硬的像個木頭人…

    川流不息人頭攢動的人群中,找到了,看到了,那個引頸翹盼、身材不高大,生來倔強的人,就是我睽違兩年未曾見面的丈夫。讓我吃驚的是,他的臉看上去比國內時黑瘦得明顯,以至有些陌生的感覺。沒有擁抱,只是把手放在兒子的頭上輕拍了拍,三口人在遠離故土家園的異國他鄉團聚了……

     丈夫開車帶我和兒子去位於聖蓋博的租住房,美國的高速公路號稱開到家門口,同一方向六輛車并行,轟轟烈烈排山倒海,我的心也跟著忐忑不安。
   
凡是新來美國的華人沒有不知道「家庭旅館」的。所謂家庭旅館就是先來的華人,從本地人手裡租一個獨立的兩室一廳、或三室一廳的獨立屋( house),然後把小房間裡面放上雙人床,稱為「夫妻間」,把客廳里一張挨一張擺滿單人床,稱為「大間」。一般的美國住宅里除了客廳還有一個餐廳,他們把這裡用帘子擋起來,或者自己做一個軟隔斷分開,裡面也擺滿床,叫「女間」。美國多數住宅的車庫基本上都是和住宅連在一塊的,中間有一道小門連著,這個車庫裡也被擺滿了單人床。
      
      丈夫來美國洛杉磯兩年沒有給我和兒子匯過錢,家裡幾年的積蓄也被他帶走了,我心裡想的是經濟拮据坐吃山空的一家人,現在只能住進洛杉磯的「家庭旅館」了,眼前出現幾個家庭共用一個廚房搶著爐灶做晚餐,出出進進不相識人的情景……

      胡思亂想中,丈夫說「到了」。

       不是「家庭旅館」。英語叫Apartment,中文的意思是 公寓,房租每月1900元,美金啊……

      (未完待續)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川妹子的美國夢 發表於 2018-12-8 03:4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三  、什麼叫「馬殺雞」


    加州的天空永遠是清澈湛藍的。

    Valley 英語中是山谷的意思,對於我這個巴蜀偏僻小山村來的川妹子來說它不是空谷幽蘭,更不是鮮花鋪滿的道路。
   
    這條叫Valley的大街日夜川流不息,我跌跌撞撞、磕磕絆絆一路走來,還有那些和我一樣從世界各地來到洛杉磯的新老移民,對於我們這些遠離故土的漂泊者,長長的Valley大街是孤獨心靈的傾聽者和見證者。

    我在四川老家的媽媽說:「你比鎮子里的傻蛋強一點,」老公也開玩笑說我「腦殘」,他們說的無非就一個意思,我是一個笨女人。

    笨女人也是女人,女人的天性就是像母雞一樣看護著自己的家人。


    飛機落地,時差還沒有倒過來,早晨起來睜開眼睛,第一個跳出來的就是「找工作」!」找工作」!

    工作在哪裡?我能夠做什麼?


    去租住房子周邊的超市買東西,購物袋裡塞滿了免費報紙,回到家迫不及待地找到分類廣告那一頁,密密麻麻的小方塊,一條一條看過……

    人是多麼物資,多麼卑微。
   
   賣房、買房、租房、機場接送、律師、綠卡、移民、保姆、餐館、按摩、小時工,擠擠挨挨,看得眼睛、心裡酸酸的……

    洛杉磯華人資訊網招聘、求職,每天不知瀏覽多少遍,像篦子掃過……

    眼見著從家裡帶出來的錢花得差不多了,一個月的時間說到就到,工作沒有一點眉目。

   有一天上午房東Same為了小區消防的事敲門進來,她像走錯了房門一樣,看到我在擦地板,驚訝地差點沒跳起來,「喲,沒上班啊?」

    Same說的是實話,來美國的人,沒有閑人,心裡只有一個聲音,賺錢,賺錢,唉!除非你爹是腰纏萬慣的大佬富豪,那些飄洋過海甚至傾家蕩產來美國的福建人、溫州人,哪一個不是睡家庭旅館、起早貪黑,忍受著遠離親人的孤獨寂寞,漂泊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上。

   洛杉磯乾旱少雨,正是盛夏,烈日炎炎。記得那天戶外華氏溫度40多度,我背著雙肩包在Valley大街走著,汗如雨下,一位朋友說夏威夷超市附近的寫字樓有許多華人開的中介,專為新移民找工作,金姐、麗姐、梅姐……這些「姐姐」像多年媳婦熬成婆,從新移民變成老移民,租間幾平米的小屋,擺一張桌子,從馬路上撿來別人不用的沙發,生意就開張了……

   麗姐上上下下打量我,眼睛像掃描機,看得我不習慣。

     「會英文嗎?」
     「不會。」
      「會開車嗎?」
      「不會」
      「會電腦嗎」
      「不會」
   
   麗姐眉頭皺緊,輕嘆一口氣,突然眼睛發光,「介紹你去做服務員吧,收入很可觀的。」

    眼前出現酒吧、舞廳、賭場、夜總匯、各種會所,那些穿著暴露,搖曳生姿的年輕女性……

    「我既不漂亮,也不年輕,自己有自知之明。」
避重就輕,一言以蔽之,我也會啊。

     可憐的麗姐最後說,「不如你去做『馬殺雞』吧?」
      「什麼叫『馬殺雞』?」我瞪大眼睛問。
       「就是按摩,一個月幾千美金啊!」

   (未完待續)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川妹子的美國夢 發表於 2018-12-9 13:5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四、我當保姆了

    「馬殺雞」是英語Massage的中文音譯,意思是按摩,不懂英文的只要記得「馬」把「雞」殺了就OK了。
        
         清晨,你會看到年輕或不再年輕的女人,穿戴入時,描眉畫眼,站在馬路邊,或左顧右盼,或安靜等待,一會兒有車來了把她們接走,她們的工作就是按摩。

     我不叫她們按摩女,這個稱呼太曖昧,國內人會把按摩女和色情看成一回事,對美國人來說,按摩是一件很正常的休閑活動,許多企業公司在醫療保健上包括按摩一項。加州按摩需要license,考取按摩執照需要花4000美金,經過四、五個月的課程,滿600小時,順利通過聯邦考試,才能取得加州按摩執照。

    Valley 大街沿途的聖蓋博、阿罕布拉、柔斯蜜有一家接一家掛起的足浴按摩招牌,在西好萊塢、聖莫妮卡等地的大部分按摩店也是華人開的,那些剛來到洛杉磯的新移民,語言障礙、經濟有限,急於找到工作解決租房吃飯的現實問題,尤其是女性更受按摩店老闆歡迎,這個行業實在是有太多的灰色地帶,也叫「特殊服務」。

    當我回到租住的房子,把麗姐介紹我去做按摩工作的事告訴家裡的丈夫兒子時,沒想到遭到一大一小的激烈反對,丈夫不冷不熱地說:「去』馬殺雞』就不用回家了。」兒子更讓我傷心:「如果去』馬殺雞』,以後你做的飯我就再也不吃了。」

    瞧瞧,他們說的是什麼話!這是看問題的方法嗎?

    不想多說,觀念、思維、習慣不是輕易可以改變的。
   
     麗姐給我介紹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去洛杉磯阿卡迪亞一戶人家做保姆,照看一個6個月大男孩和煮飯,僱主還有一個三歲的女孩,由女主人自己照看。

   長這麼大這是我第一次給人家當保姆。雖不是富貴人家的金枝玉葉,在別人眼裡不過一個巴蜀小山村的川妹子,可我是父母的獨生女,在爸媽那裡也是手心手背地疼,高中畢業被家裡送到四川南通讀護士專科學校,結婚後丈夫做生意,我在家裡當全職主婦,衣食無憂,生活安逸。

   走進僱主家迷宮一樣的大房子我還是被驚著了,枝型的水晶吊燈金碧輝煌,牆上掛著大幅歐洲油畫,客廳走廊過道鋪有厚厚的波斯地毯,二樓還有一個家庭電影院。

    我從房間走出來,一個皮膚白皙梳著短髮的年輕女人從樓梯走上來,身後還跟著一個小女孩,女人旁若無人地拾級而上,我說:我是新來的阿姨。

    女人似乎從鼻子里發出一個聲音,算是回答,我的心猶如掉到冰窟窿里……
   
     就在這時我聽到女人身後四歲女孩脆脆的童聲:
「阿姨好!」
   
    我從沒聽到過這麼甜美,這麼好聽的天使一般的聲音……

       (未完待續)

   2018年12月8日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川妹子的美國夢 發表於 2018-12-11 10:53 | 顯示全部樓層
五、    富二代傑茜

     人是有等級差別的,這是社會現實。

      洛杉磯是一個「富二代」和「官二代」雲集的地方,國內的高官巨賈父母把下一代送到美國受教育和生活,他們開豪車、住豪宅、買名牌包包、參加各種名流達人Party,這些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人,還在母親的胚胎中,就已經擁有了別人一輩子努力也得不到的許多財富。

    剛才從旋轉樓梯目不斜視走上來的年輕女人叫傑茜,身材頎長,面容較好,不知道她的中文名字。從看到她那會兒開始,我的女主人一直沒有正眼看過我,她的下巴頦兒驕傲地抬得高高的。

      傑茜的父親是河北石家莊地產商,趕上中國改革開放,他白手起家,贏得巨額資產。雖然自己只是中學畢業,但他希望能夠彌補沒有上大學的夢想,把女兒送到洛杉磯讀書。

    阿卡迪亞這座上下二層、大大小小十幾間房子的豪宅就是父親送給傑茜的。

    傑茜把我帶到二樓的嬰兒室,陽光、牆壁上色彩明快的兒童卡通、嬰兒特有的奶香味令人愉悅。
   
     孩子是天使。

    看到躺在嬰兒床里6個月大的兒子,傑茜沒有表情的臉綻開了漂亮的笑容。

    「Baby!my darling !」
   
    接下來傑茜耐心細緻地告訴我,兒子幾小時喝奶、拍嗝、奶瓶消毒、換尿布、洗澡等事宜。她又把我帶到樓下廚房,一一指點餐具、冰箱食品等。這之後又去洗衣房,全家的衣服都要我負責洗滌烘乾之後,一件件疊好放到各自的壁櫥里。   

    傑茜在家吃飯的時候不多,常常整幢樓里就只有我和傑茜6個月大的兒子,有時傑茜告訴我準備她和女兒兩個人的午餐,可是清炒西蘭花、蒜香四季豆、蘑菇瘦肉湯、萵筍肉片擺在餐桌上,直到涼透了,也不見傑茜和女兒的身影。

   有一天看到傑茜眼圈紅紅地從自己的房間出來,看到我有意把身體轉過去了。

    她快步來到女兒的房間,不顧女兒還在睡夢中,拽起孩子,胡亂往身上套衣服,女兒小手揉著眼睛邊哭邊說「不要」「不要」。

   我很唐突冒昧地站在傑茜身後,一定嚇著她了,傑茜女兒的哭聲讓我身不由己:「您去辦事吧,孩子由我來照顧,一會起床后,我會給她吃早餐喝果汁的,放心吧。」
     
    有好一會兒傑茜怔在那裡,好像沒聽懂我在說什麼。

      因為我的工作職責是照顧她6個月大的兒子、洗衣、煮飯。還有,傑茜四歲的女兒瘦瘦小小,偏食嚴重,吃飯需要大人一勺一勺喂,實際上「喂」也很困難,孩子就是不配合。
   
    傑茜傷透了腦筋。

      (未完待續)

   2018年12月10日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22:1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