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2

《景占義四問李洪志》(你是如何吞併徐培麗資產並將其趕下山的?)

[複製鏈接]

133

主題

638

帖子

1萬

積分

六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10372
金復新1 發表於 2018-8-3 21: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李洪志先生:

高徒景占義在此向你問好!

近聞你母親蘆淑珍女士病故,首先向蘆淑珍女士表示沉痛哀悼!蘆老太太1928年生人,長我8歲,我應稱之老大姐。我與蘆老太太雖未謀面,但卻十分尊重。一是因為比我年長,二是因為蘆老太太十分正直,敢講實話,敢於揭露你是世間少有的大騙子。蘆老太太曾經當眾揭露「他有什麼功啊!他小時候有沒有功我還不知道?你別聽他瞎白話」,「小來子(你的乳名)是胡扯、瞎編、騙人!」「他根本不是佛,他自己最清楚,就是常人一個。」正因這些原因,我要對蘆老太太仙逝表示哀悼!

我為何不向你表示慰問呢?第一是因為你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人生父母養的,更不承認蘆淑珍是你母親。你在《轉法L》中寫道:「生你元神的那個母親才是你真正的母親。你在六道輪迴中,你的母親是人類,不是人類的,數不清……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在《悉尼法會講法》中寫道:「誰是你真正的親人哪……一生一生的,每一生每一世你有多少父母……你都數不過來……哪個是真的……你真正的父母是在宇宙產生你那個地方,那兒才有你的父母。所以你真正的父母,正在那兒看著你,盼你回去你不回去,迷在這裡,還覺得這裡都是親人。」用中國人的話講,你認為自己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第二是因為你不孝。百善孝為先,「孝道」自古以來就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烏鴉有反哺之德,羊有跪乳之義,何況人乎?而你李洪志卻把孝敬父母污名為是「人的情」、是「執著」。你在《轉法L法解》中寫道:「你孝順父母也是為了這個情;父母喜歡你也是個情,都是人間之情……修鍊者就要慢慢放下這個情。」你在《轉法L》中寫道:「求給親人消災消病都是對親情的執著。」你在《轉法L法解》中寫道:「不能給死去的人磕頭。它們還等著你度呢,你給他磕什麼頭。」

蘆老太太痛斥你胡編亂造了法輪功騙人的事早被媒體曝光。《法輪功大起底》裡面寫了蘆老太太過生日,你送去蛋糕,裡面放一字條,上書「你去死吧」四個大字。這些事都沒見你作過任何否認,從而證實了其真實性,同時也反映出你是何等的痛恨親生母親。

我好奇的是,你為何密不發喪?也沒舉辦喪事?你磕沒磕頭?老太太葬在哪裡?你圓不圓墳?燒不燒香?老太太的碑文怎麼落款?是寫「不孝之子李洪志立碑」,還是寫「石頭縫裡蹦出的李洪志立碑」?是寫「送宇宙垃圾(你稱常人是宇宙垃圾)白日飛升的李洪志立碑」,還是寫「宇宙主佛李洪志立碑」?太難了,儘管我老景是老知識分子,可是絞盡腦汁也想不出該怎麼落款。也許你根本不立碑,因為你不認為蘆老太太是你親娘,也怕被人發現,印證了你「就是常人一個」。

書歸正傳,還是談點正事吧。談啥?就談談你在今年紐約法會上的講法吧。看過你的講法材料,我有以下體會:

第一,你的講法暴露出法輪功內部爭權奪利、互相傾軋的矛盾已發展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法輪隊伍出現了崩潰跡象。你說:「你們要做的事情也是用人心爭來爭去的」,「你的心不在法上,你的心在做事上,誰聽話用誰,不聽話就不用誰,聽話的將來也會不聽話,因為你這關沒過」「那些個你們互相之間被你們用人心排擠出去的學員,憤憤不平的走了」「原來電視台一些有能力的,特別是技術專才,被排擠在外」「有的人不太精進,帶修不修的」,暴露出一些骨幹不聽你指揮了,法輪隊伍出現了嚴重危機。

第二,你用末世論威脅恐嚇弟子,直言不諱的承認法輪功是邪教。面對高層內鬥的你死我活,隊伍出現崩潰跡象,你沒有其他穩定隊伍的招數,只能再次拋出末世論,寄望採用恐嚇手段穩定隊伍。你說:不精進修鍊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誰能放過你呢?」「本來宇宙就應該毀滅的,那些生命本來就應該淘汰了」「每過大約五千年左右人類歷史就結束、人類就毀掉」,「說不上哪天人類就結束了」,「人類的資源不行了,地球在急劇的毀壞著。」全世界對邪教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宣揚末世論是邪教的基本特徵。你在恐嚇弟子,企圖阻止弟子脫離法輪功的同時,由於飢不擇食,公開承認了法輪功是邪教。

第三,再次承認有病不醫導致弟子死亡已成常態。有弟子提問:「今年又有一些弟子病業離世,包括修鍊二十年的老弟子」。你回答:「你們知道什麼是白日飛升嗎?天樂響起,宇宙中大放光明,神用神車、天上的儀仗隊下來把人接走。」你讓弟子有病不醫,造成大量弟子死亡,卻描繪成如此美妙景象。你用愉悅的心情、陶醉的語言描述自己給別人造成的痛苦甚至死亡,用以圓自己造的孽,這是何等殘忍,冷酷無情,沒有人性!既然死亡這麼美妙,為何千方百計封鎖死人的消息,應該敲鑼打鼓、歡天喜地的慶賀、宣傳才對呀?肖辛力2011年死亡、佐藤貢2009年死亡,你老李為何一直封鎖消息,要不是媒體揭露,你老李還藏著呢!你老媽不練法輪功,甚至反對你裝神弄鬼,你說她的死也這樣愉悅嗎?她是被舊勢力消滅了,還是被你淘汰到形神俱滅了,還是像你說的白日升天了?可悲的是,至今還有那麼多痴迷不悟的弟子看不透你是他們的死亡之神,你講到「白日飛升」時台下居然掌聲如雷!

第四,暴露出你極度的恐懼心理。你說:「有的人說這裡還有不少特務呢」,反應出你的恐懼已經到了極點,但又無可奈何,因為你的法眼看不出誰是特務,法身也清理不了特務。法會會場地址你一再保密,會場門口還是來了一堆抗議的。你也真夠笨的,上萬人的大會怎麼可能保住密?結果只是防了自己的弟子。

這不,法會上不斷冒出特務。有弟子提問:「師父零二年時說,迫害不會超過十年」,這不成心揭穿你的老底?肯定是特務。有的弟子竟然提出更加荒唐的問題:「因病業去世的學員墓碑上寫與大法相關的字句,是否合適?海外、大陸都有。還有把大法書放到棺材里的。」弟子死亡本來就是你的心病,要秘而不宣,咋能招搖過市?豈不是存心揭穿你的騙術,跟你過不去?還膽敢在墓碑上寫與大法相關的字句,把《轉法輪》放到棺材里,這豈不是破壞大法?肯定也是特務!

第五,你直言不諱的懷疑、歧視、排擠大陸學員,讓中國大陸學員在法輪隊伍中低人一等。你說:「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學員,不是批評你們,多數是在國內沒做好的,在國外也沒太做好」「大陸上人與人之間的那個不良毛病,滿身都是」「你來了,你在起負面作用」「你說大陸來的,你一頭扎到那去幹啥呀?山也不讓你上,也別找師父」。你為什麼懷疑、歧視、排斥大陸弟子呢?一是你怕混進中共特務;二是大陸弟子呆在國內同共C黨鬥爭對你才有價值;三是在你的煽動下,整個境外法輪弟子都在懷疑、歧視、排斥大陸弟子,你老李也得對他們有個交待。在這裡我要奉勸大陸弟子,別那麼不識相,別熱臉貼人家冷屁股,別出去讓人家當賊當乞丐對待,老實在國內呆著吧,千萬別再出去講真相了,人家把你當賊當乞丐當炮灰,你還傻傻的玩命犯法玩命往監獄里鑽!有啥想不開就來找我老景,準保你很快就轉化。

第六,你的多種騙術敗露,法輪理論動搖,實踐失敗。

你親自抓的「神暈」項目,因為怕遭到常人抵制,所以從來不敢公開承認是法輪功辦的。但是在這次講法中你終於承認「神暈」是法輪功辦的了:「有的人不修鍊,想在這,神也得把他弄走。」「神暈是在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做的事」。你承認「神暈藝術團」是大法弟子組成的,「神暈演出」是法輪功的,以後演出再也不能偽裝成常人藝術團騙人了,以後就大大方方公開宣傳,別再羞羞答答的了。

你臉皮奇厚,牛皮吹的讓我直起雞皮疙瘩:「他們搞舞蹈知道,舞蹈的專家也沒有我懂的,因為史前那個舞蹈就是我做的。(熱烈鼓掌)」你在台上胡說八道,台下一幫傻子還熱烈鼓掌!真是天下奇葩!山上有知道你底細的同修,他們告我:你在部隊文工團時吹喇叭就總「放屁」(民樂演員形容吹喇叭時突然走調,發出一聲刺耳尖叫),經常被戰友嘲笑。同修還講了一個親眼所見的故事:一名在山上的「神暈」演員訓練翻筋斗時總是翻不過去,你親自教,學員還是翻不過去,你不說自己不會教,反罵學員笨。旁邊站著科班學舞蹈的徐培麗,徐培麗當年賣掉美國的房產,傾家蕩產建立了「天驕藝術團」。你天天去「天驕藝術團」偷藝,學會了怎麼建設、管理藝術團,然後照貓畫虎的在山上建立了「神暈藝術團」,將「天驕藝術團」連人帶設備與「神暈藝術團」合併,一分錢沒給徐培麗,你霸佔了「天驕藝術團」,霸佔了徐培麗的全部個人財產。這還不算,你還白使喚人,讓徐培麗在山上當「神暈」老師。因為這種經歷,徐培麗自恃你在她手裡有短,所以成為山上惟一敢對你說不的人。當看到你不會教學員翻筋斗時,便當著一大批人的面不知好歹地說:「你教的方法不對」。徐培麗簡單指導,學員就翻過去了。徐培麗揭穿了你根本不懂舞蹈,不會教的謊言,使你懷恨在心,為了清除惟一敢對你說不的人,不留「神暈」產權後患,你把徐培麗趕下山。這段歷史你李洪志敢不承認、敢反駁嗎?你今後還敢說搞舞蹈的專家也沒有你懂嗎?

有的弟子提出如何安排學法時間的問題,反應出一部分弟子真把學法當回事了,很認真。其實,這些弟子沒理解你讓他們學法只是幌子,你的真實意圖是讓他們投身反共政治活動。你及時給他們指點迷津:「不要往這些細小的事上用心」、「學什麼、什麼時間學、學法學多長時間、看這個不看那個」、「剩下的時間能夠救更多的人才好!」大灰狼尾巴露出來了吧?學法並不重要,只是幌子,弟子要走出來將真相,跟共C黨明著斗,干違法勾當,成為你的棋子、炮灰、子彈,好讓你自己得到美國主子的賞識,謀求支持、撥款、不垮台,繼續賺更多錢,過著皇上一樣的生活。有弟子提問:「師父零二年時說,迫害不會超過十年」,你回答說你是「將計就計」,還斥責「大法弟子不要老是執著時間」。你用「將計就計」給自己找借口、理由、台階,還怪弟子「執著」。你已經講的再明白不過了:沒結束時間了,別指望了,繼續講真相,跟共C黨對著干吧。

你從傳法開始直到現在,無數次的講法輪功不是一個組織,可這次講法中你大喇喇的宣布法輪功「這是個修鍊的團體,這是個救人的團體」、「大法弟子這個團體,不是誰都能進的來的」,你公開承認法輪功是個組織。

……

弟子們可以對照著查查《轉法輪》,現在你的說法跟《轉法輪》的很多內容已經完全對立了。

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問你:既然講真相這麼重要,為何你不親自去中國大陸講真相啊?你法身無數,法力無邊,不用護照,不用機票,不用過關,眨眼之間就到中國,惡警還抓不住你,你眨眼之間就回美國了。我老景也屬於不識相之人,偏偏揭你瘡疤,提出讓你噁心的問題,讓所以大法弟子看懂你是不是男人。


你念弟子遞交的條子:「目前大陸一些人權律師對學員辦的媒體的新聞報道有疑義」,剛念到這裡,馬上「不多念」了。自家人自曝即使是幫法輪功死磕的「維權律師」,也懷疑法輪功的宣傳騙人、造假。難怪你趕緊說「不多念」了,因為再念下去更露餡了。還有弟子不知好歹的追問:「個別西人學員由此對大雞元的真實性產生懷疑」,暴露出西人弟子看破了法輪功的騙術。

你說:「很多人在講真相的時候,說就盼著別人能得法、走進來」,「他就是走不進來」,「不想修鍊」,「有的人就是進不來」。你承認講真相失敗了,絕大多數人自覺抵製法輪功,這同我老景做教轉工作遇到的弟子講的一樣。說明老百姓已經認清了「法輪功」的邪教本質,自覺抵製法輪功,法輪功已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景占義

寫於二〇一六年九月十日教師節
扶清滅輪!尊皇攘洋!忍看十億神州,效顰蘇美;相率八旗勁旅,還我大清!歡迎訪問復辟帝制網: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133

主題

638

帖子

1萬

積分

六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10372
 樓主| 金復新1 發表於 2018-8-6 21:31 | 顯示全部樓層
       

《景占義四問李洪志》(你是如何吞併徐培麗資產並將其趕下山的?)




李洪志先生:

高徒景占義在此向你問好!

近聞你母親蘆淑珍女士病故,首先向蘆淑珍女士表示沉痛哀悼!蘆老太太1928年生人,長我8歲,我應稱之老大姐。我與蘆老太太雖未謀面,但卻十分尊重。一是因為比我年長,二是因為蘆老太太十分正直,敢講實話,敢於揭露你是世間少有的大騙子。蘆老太太曾經當眾揭露「他有什麼功啊!他小時候有沒有功我還不知道?你別聽他瞎白話」,「小來子(你的乳名)是胡扯、瞎編、騙人!」「他根本不是佛,他自己最清楚,就是常人一個。」正因這些原因,我要對蘆老太太仙逝表示哀悼!

我為何不向你表示慰問呢?第一是因為你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人生父母養的,更不承認蘆淑珍是你母親。你在《轉法L》中寫道:「生你元神的那個母親才是你真正的母親。你在六道輪迴中,你的母親是人類,不是人類的,數不清……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在《悉尼法會講法》中寫道:「誰是你真正的親人哪……一生一生的,每一生每一世你有多少父母……你都數不過來……哪個是真的……你真正的父母是在宇宙產生你那個地方,那兒才有你的父母。所以你真正的父母,正在那兒看著你,盼你回去你不回去,迷在這裡,還覺得這裡都是親人。」用中國人的話講,你認為自己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第二是因為你不孝。百善孝為先,「孝道」自古以來就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烏鴉有反哺之德,羊有跪乳之義,何況人乎?而你李洪志卻把孝敬父母污名為是「人的情」、是「執著」。你在《轉法L法解》中寫道:「你孝順父母也是為了這個情;父母喜歡你也是個情,都是人間之情……修鍊者就要慢慢放下這個情。」你在《轉法L》中寫道:「求給親人消災消病都是對親情的執著。」你在《轉法L法解》中寫道:「不能給死去的人磕頭。它們還等著你度呢,你給他磕什麼頭。」

蘆老太太痛斥你胡編亂造了法輪功騙人的事早被媒體曝光。《法輪功大起底》裡面寫了蘆老太太過生日,你送去蛋糕,裡面放一字條,上書「你去死吧」四個大字。這些事都沒見你作過任何否認,從而證實了其真實性,同時也反映出你是何等的痛恨親生母親。

我好奇的是,你為何密不發喪?也沒舉辦喪事?你磕沒磕頭?老太太葬在哪裡?你圓不圓墳?燒不燒香?老太太的碑文怎麼落款?是寫「不孝之子李洪志立碑」,還是寫「石頭縫裡蹦出的李洪志立碑」?是寫「送宇宙垃圾(你稱常人是宇宙垃圾)白日飛升的李洪志立碑」,還是寫「宇宙主佛李洪志立碑」?太難了,儘管我老景是老知識分子,可是絞盡腦汁也想不出該怎麼落款。也許你根本不立碑,因為你不認為蘆老太太是你親娘,也怕被人發現,印證了你「就是常人一個」。

書歸正傳,還是談點正事吧。談啥?就談談你在今年紐約法會上的講法吧。看過你的講法材料,我有以下體會:

第一,你的講法暴露出法輪功內部爭權奪利、互相傾軋的矛盾已發展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法輪隊伍出現了崩潰跡象。你說:「你們要做的事情也是用人心爭來爭去的」,「你的心不在法上,你的心在做事上,誰聽話用誰,不聽話就不用誰,聽話的將來也會不聽話,因為你這關沒過」「那些個你們互相之間被你們用人心排擠出去的學員,憤憤不平的走了」「原來電視台一些有能力的,特別是技術專才,被排擠在外」「有的人不太精進,帶修不修的」,暴露出一些骨幹不聽你指揮了,法輪隊伍出現了嚴重危機。

第二,你用末世論威脅恐嚇弟子,直言不諱的承認法輪功是邪教。面對高層內鬥的你死我活,隊伍出現崩潰跡象,你沒有其他穩定隊伍的招數,只能再次拋出末世論,寄望採用恐嚇手段穩定隊伍。你說:不精進修鍊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誰能放過你呢?」「本來宇宙就應該毀滅的,那些生命本來就應該淘汰了」「每過大約五千年左右人類歷史就結束、人類就毀掉」,「說不上哪天人類就結束了」,「人類的資源不行了,地球在急劇的毀壞著。」全世界對邪教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宣揚末世論是邪教的基本特徵。你在恐嚇弟子,企圖阻止弟子脫離法輪功的同時,由於飢不擇食,公開承認了法輪功是邪教。

第三,再次承認有病不醫導致弟子死亡已成常態。有弟子提問:「今年又有一些弟子病業離世,包括修鍊二十年的老弟子」。你回答:「你們知道什麼是白日飛升嗎?天樂響起,宇宙中大放光明,神用神車、天上的儀仗隊下來把人接走。」你讓弟子有病不醫,造成大量弟子死亡,卻描繪成如此美妙景象。你用愉悅的心情、陶醉的語言描述自己給別人造成的痛苦甚至死亡,用以圓自己造的孽,這是何等殘忍,冷酷無情,沒有人性!既然死亡這麼美妙,為何千方百計封鎖死人的消息,應該敲鑼打鼓、歡天喜地的慶賀、宣傳才對呀?肖辛力2011年死亡、佐藤貢2009年死亡,你老李為何一直封鎖消息,要不是媒體揭露,你老李還藏著呢!你老媽不練法輪功,甚至反對你裝神弄鬼,你說她的死也這樣愉悅嗎?她是被舊勢力消滅了,還是被你淘汰到形神俱滅了,還是像你說的白日升天了?可悲的是,至今還有那麼多痴迷不悟的弟子看不透你是他們的死亡之神,你講到「白日飛升」時台下居然掌聲如雷!

第四,暴露出你極度的恐懼心理。你說:「有的人說這裡還有不少特務呢」,反應出你的恐懼已經到了極點,但又無可奈何,因為你的法眼看不出誰是特務,法身也清理不了特務。法會會場地址你一再保密,會場門口還是來了一堆抗議的。你也真夠笨的,上萬人的大會怎麼可能保住密?結果只是防了自己的弟子。

這不,法會上不斷冒出特務。有弟子提問:「師父零二年時說,迫害不會超過十年」,這不成心揭穿你的老底?肯定是特務。有的弟子竟然提出更加荒唐的問題:「因病業去世的學員墓碑上寫與大法相關的字句,是否合適?海外、大陸都有。還有把大法書放到棺材里的。」弟子死亡本來就是你的心病,要秘而不宣,咋能招搖過市?豈不是存心揭穿你的騙術,跟你過不去?還膽敢在墓碑上寫與大法相關的字句,把《轉法輪》放到棺材里,這豈不是破壞大法?肯定也是特務!

第五,你直言不諱的懷疑、歧視、排擠大陸學員,讓中國大陸學員在法輪隊伍中低人一等。你說:「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學員,不是批評你們,多數是在國內沒做好的,在國外也沒太做好」「大陸上人與人之間的那個不良毛病,滿身都是」「你來了,你在起負面作用」「你說大陸來的,你一頭扎到那去幹啥呀?山也不讓你上,也別找師父」。你為什麼懷疑、歧視、排斥大陸弟子呢?一是你怕混進中共特務;二是大陸弟子呆在國內同共C黨鬥爭對你才有價值;三是在你的煽動下,整個境外法輪弟子都在懷疑、歧視、排斥大陸弟子,你老李也得對他們有個交待。在這裡我要奉勸大陸弟子,別那麼不識相,別熱臉貼人家冷屁股,別出去讓人家當賊當乞丐對待,老實在國內呆著吧,千萬別再出去講真相了,人家把你當賊當乞丐當炮灰,你還傻傻的玩命犯法玩命往監獄里鑽!有啥想不開就來找我老景,準保你很快就轉化。

第六,你的多種騙術敗露,法輪理論動搖,實踐失敗。

你親自抓的「神暈」項目,因為怕遭到常人抵制,所以從來不敢公開承認是法輪功辦的。但是在這次講法中你終於承認「神暈」是法輪功辦的了:「有的人不修鍊,想在這,神也得把他弄走。」「神暈是在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做的事」。你承認「神暈藝術團」是大法弟子組成的,「神暈演出」是法輪功的,以後演出再也不能偽裝成常人藝術團騙人了,以後就大大方方公開宣傳,別再羞羞答答的了。

你臉皮奇厚,牛皮吹的讓我直起雞皮疙瘩:「他們搞舞蹈知道,舞蹈的專家也沒有我懂的,因為史前那個舞蹈就是我做的。(熱烈鼓掌)」你在台上胡說八道,台下一幫傻子還熱烈鼓掌!真是天下奇葩!山上有知道你底細的同修,他們告我:你在部隊文工團時吹喇叭就總「放屁」(民樂演員形容吹喇叭時突然走調,發出一聲刺耳尖叫),經常被戰友嘲笑。同修還講了一個親眼所見的故事:一名在山上的「神暈」演員訓練翻筋斗時總是翻不過去,你親自教,學員還是翻不過去,你不說自己不會教,反罵學員笨。旁邊站著科班學舞蹈的徐培麗,徐培麗當年賣掉美國的房產,傾家蕩產建立了「天驕藝術團」。你天天去「天驕藝術團」偷藝,學會了怎麼建設、管理藝術團,然後照貓畫虎的在山上建立了「神暈藝術團」,將「天驕藝術團」連人帶設備與「神暈藝術團」合併,一分錢沒給徐培麗,你霸佔了「天驕藝術團」,霸佔了徐培麗的全部個人財產。這還不算,你還白使喚人,讓徐培麗在山上當「神暈」老師。因為這種經歷,徐培麗自恃你在她手裡有短,所以成為山上惟一敢對你說不的人。當看到你不會教學員翻筋斗時,便當著一大批人的面不知好歹地說:「你教的方法不對」。徐培麗簡單指導,學員就翻過去了。徐培麗揭穿了你根本不懂舞蹈,不會教的謊言,使你懷恨在心,為了清除惟一敢對你說不的人,不留「神暈」產權後患,你把徐培麗趕下山。這段歷史你李洪志敢不承認、敢反駁嗎?你今後還敢說搞舞蹈的專家也沒有你懂嗎?

有的弟子提出如何安排學法時間的問題,反應出一部分弟子真把學法當回事了,很認真。其實,這些弟子沒理解你讓他們學法只是幌子,你的真實意圖是讓他們投身反共政治活動。你及時給他們指點迷津:「不要往這些細小的事上用心」、「學什麼、什麼時間學、學法學多長時間、看這個不看那個」、「剩下的時間能夠救更多的人才好!」大灰狼尾巴露出來了吧?學法並不重要,只是幌子,弟子要走出來將真相,跟共C黨明著斗,干違法勾當,成為你的棋子、炮灰、子彈,好讓你自己得到美國主子的賞識,謀求支持、撥款、不垮台,繼續賺更多錢,過著皇上一樣的生活。有弟子提問:「師父零二年時說,迫害不會超過十年」,你回答說你是「將計就計」,還斥責「大法弟子不要老是執著時間」。你用「將計就計」給自己找借口、理由、台階,還怪弟子「執著」。你已經講的再明白不過了:沒結束時間了,別指望了,繼續講真相,跟共C黨對著干吧。

你從傳法開始直到現在,無數次的講法輪功不是一個組織,可這次講法中你大喇喇的宣布法輪功「這是個修鍊的團體,這是個救人的團體」、「大法弟子這個團體,不是誰都能進的來的」,你公開承認法輪功是個組織。

……

弟子們可以對照著查查《轉法輪》,現在你的說法跟《轉法輪》的很多內容已經完全對立了。

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問你:既然講真相這麼重要,為何你不親自去中國大陸講真相啊?你法身無數,法力無邊,不用護照,不用機票,不用過關,眨眼之間就到中國,惡警還抓不住你,你眨眼之間就回美國了。我老景也屬於不識相之人,偏偏揭你瘡疤,提出讓你噁心的問題,讓所以大法弟子看懂你是不是男人。

你念弟子遞交的條子:「目前大陸一些人權律師對學員辦的媒體的新聞報道有疑義」,剛念到這裡,馬上「不多念」了。自家人自曝即使是幫法輪功死磕的「維權律師」,也懷疑法輪功的宣傳騙人、造假。難怪你趕緊說「不多念」了,因為再念下去更露餡了。還有弟子不知好歹的追問:「個別西人學員由此對大雞元的真實性產生懷疑」,暴露出西人弟子看破了法輪功的騙術。

你說:「很多人在講真相的時候,說就盼著別人能得法、走進來」,「他就是走不進來」,「不想修鍊」,「有的人就是進不來」。你承認講真相失敗了,絕大多數人自覺抵製法輪功,這同我老景做教轉工作遇到的弟子講的一樣。說明老百姓已經認清了「法輪功」的邪教本質,自覺抵製法輪功,法輪功已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景占義

寫於二〇一六年九月十日教師節
扶清滅輪!尊皇攘洋!忍看十億神州,效顰蘇美;相率八旗勁旅,還我大清!歡迎訪問復辟帝制網: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33

主題

638

帖子

1萬

積分

六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10372
 樓主| 金復新1 發表於 2018-9-1 03:24 | 顯示全部樓層
要警惕法輪功邪教組織借口保護信仰自由而肆意踐踏公民的言論自由




本帖最後由 金復新1 於 2018-8-19 08:24 編輯

海外有個小小的中文論壇,裡面寄居著一群自詡為「人權鬥士」的傢伙,平時,見它們一個個憤世嫉俗、義正詞嚴、酸不溜秋的樣子,儼然都是民主自由的化身,但仔細觀察才知道,它們行的,無非是借這個自由去踐踏那個自由,用自己的矛去攻擊自己的盾的巫術。它們維護人權是假,為了在有生之年趕緊給自己那為富不仁被中共當惡霸地主槍斃掉的爺爺報仇是真。現在它們已吃不起滿漢全席,肚子里灌太多「棒子麵」,把大腦吃成了河南名小吃「胡辣湯」那樣的糨糊糊,便更加喪失理性,更加喪失分辨是非的能力,倒共倒得走火入魔,神經都錯亂了。最明顯的,是他們病急亂投醫,竟去當維護法輪功邪教組織總慈悲人雷哄稚的「自干五」,一旦發現有網友敢對雷生「不敬」,便群起圍攻、撒潑耍賴、惡語相向、蠻不講理,不許別人說話,非鬧得把人家封名為止。人家見無法把他們當正常人交流,就再也不來了。

我卻正好相反,我越發現哪裡有輪子或是輪子自干五聚集的地方就越要去,我早就在找這些地方,好將他們集中起來一起轉化,就地殲滅,事半功倍,免得滿世界去找,一個個地轉化了,所以我至今依然不厭其煩地在那裡向它們揭露輪子的邪惡,盡量慈悲它們、轉化它們、挽救它們。他們卻想方設法要將我趕走,但又要假裝自己「民主」的形象,煞有介事地幾次發起針對我的「投票記點」封名活動,為此不惜到處拜票、燒香許願,甚至「下陰」作法招請雷哄稚先生的法身附體,妄圖在「另外空間」發力,湊夠點數,將我趕走。它們哪知雷先生的法身每次見了我,就如同遊魂見了陽光,野鬼遇上鍾馗,嚇得魂飛魄散、瑟瑟發抖、二便失禁,自然,它們的計劃每次都遭到了可恥的失敗。如今,它們一見我發帖就如芒在背,如坐針氈,把我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恨得牙根痒痒。

一、胡辣湯挺輪是因為無知,金復新倒雷是出於了解

我是把雷哄稚所有早期「講法」,以及後期「經文」,甚至錄像磁帶,甚至他們的造謠貼都看了聽了的,只要我能找到,哪怕是輪子新聞報道我都看了。我原以為胡辣湯先生們如此瘋狂挺輪,肯定也和我一樣熟讀了雷哄稚邪書,因信仰而堅定挺輪的。然而我發現,胡辣湯們對於雷哄稚說過什麼、寫過什麼、做過什麼,根本沒有興趣知道,和大多數人一樣,對所謂修鍊、圓滿、神佛也是當作天方夜譚,當笑話來嗤之以鼻的,它們只是為了支持而支持,妄圖借輪子這副牌鬧騰倒共而已,純粹出於政治目的而罔顧事實。

所以,每當我揭批輪子時,總能引經據典,信手拈來,而胡辣湯們除了喊口號,重複輪子漏洞百出的活摘謠言窮於招架外,無言以對,尷尬萬分。胡辣湯們一旦理屈詞窮,便以「信仰柿油」做最後擋箭牌來搪塞,一口咬定它們幫輪子說話,並非真的相信輪子的邪說,只是在支持輪子捍衛「信仰柿油」。還有的先生也認為,「『亂天下的只是常委。』輪子只要自稱倒共,就算是『我們的』戰友,就應該對其歷史和現在的罪行視而不見,熟視無睹,無論輪子如何邪惡,哪怕害死人命,哪怕詐騙錢財,哪怕滅絕人倫,也不許有意見,應『合心戮力,討伐共黨』,若因批評了輪子而牽扯了倒共的精力,會『舍本求末,誤了大局。』」我就不明白了,要是今天莆田系鄉下騙子也自稱倒共了,是不是也要節省精力,與其結成「最廣泛的統一戰線」,對其勾結部隊醫院和百度謀財害命的罪惡網開一面、大開綠燈、眼開眼閉,任其繼續無證行醫?法律也管不得,媒體也寫不得,群眾也談不得了?難道倒共和倒輪,是決不能同時進行的,是相互矛盾的嗎?這種中國式的思維方式很有意思,在國人中很有市場,這些先生大概相信划根火柴幫人點了煙,哪怕那根火柴沒有燃完,也決不可能再點著自己的那根煙,必須要等這根火柴燃完了,再去划第二根火柴才能點著自己的煙,聽起來和古代那些玩削足適履、鄭人買履、刻舟求劍、守株待兔、買櫝還珠、一葉障目、緣木求魚的先生們一樣可愛。我勸這些先生,您要真的倒共倒得這麼走火入魔,為什麼不把自己吃飯、睡覺、聊天、信交的時間與精力也節省出來呢?

那麼,今天我別的都不想談,不想糾纏輪子到底邪不邪,只就信仰自由和這些聖鬥士們講講理。恰好,這幾天正是江蛤蟆像鎮壓妖魔鬼怪一樣鎮壓雷哄稚先生17周年之際,司馬南為此還主持了一個訪談節目,採訪了當年與雷哄稚鬥法的風雲人物何祚庥,請他回憶了一下當年的情形,我們就從這裡談起吧。

據何回憶,當時他僅僅在天津教育學院的一份小刊物上刊登了不支持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有根有據地講述了他所在單位中科院某研究生練法輪功精神失常的情況,結果招來數千輪子到他家來辯論,指責他「誹謗」了,還在天津教育學院靜坐,要何認罪,嚴重影響了鄰居和無辜師生的生活學習環境。

二、輪共曾長期狼狽為奸共同侵犯媒體的新聞自由公民的言論自由

何祚庥說,輪子此前已經包圍過數十家對它們有「不敬」言詞的新聞媒體,是凡有批評的都說成是誹謗。眾所周知,此時的中共,在64之後已成驚弓之鳥,處處杯弓蛇影,每逢見到群體性事件,為避免事態惡化,都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輪子深知中共心理,每次鬧事,都逼得中共無奈地站在輪子這邊,強令媒體向輪子屈膝投降。為此,每當輪子向北京電視台等單位提出「將記者開除將主編撤職」等無理要求時,對方只好以犧牲新聞自由的方式,忍辱負重,簽署「喪權辱國」條約,來滿足輪子的胃口,只求不影響「安定團結的大好形勢」,不被上級責罵。

輪子在被鎮壓之前,一直就這樣配合中共打壓媒體的新聞自由和公民的言論自由,中共也投桃報李,92-99年間,面對民間針對輪子雪片般的舉報信不聞不問,替輪子百般遮掩,只是後來由於輪子野心極度膨脹,連中共餵食它的手也要咬,才使江痛下殺手。輪子後來也只反江不反共,在胡溫時期,輪子暗中又與中共胡溫派系勾結倒江,現在又在試圖拉攏習派妄圖借習之手除掉江蛤蟆報私仇。

就是在與中共的蜜月期間,輪子自恃有中共撐腰,狐假虎威,有恃無恐,挾連勝之餘威,糾集數千嘍羅,禿尾巴狗似地氣勢洶洶趕來找何祚庥辯論,要何低頭認罪,輪子辯論不過,碰了釘子,轉而又逼迫何所在單位中科院「處理」何祚庥,以求體面下台,所幸中科院堅持原則,不為所動,不肯學北京電視台隨意處分自己的員工。

何祚庥在訪談中透露,輪子初嘗敗績,氣恨難平,便揚言要上京向中共求救,請求「黨中央嚴厲懲辦何祚庥」,這顯示出輪子要借故把事情鬧大的決心,妄圖以勢壓人,借中共之腳踐踏公民「言論自由」了,已遠遠超出了講理的範疇。

三、有理說理,為什麼要以勢壓人?

何祚庥與雷哄稚之間的矛盾,實際只屬於認知上的意見不一。雷先生認為練其功包醫百病,不會出偏差,而何先生認為青少年不宜練習,僅此而已,哪裡存在什麼誹謗?何先生作為一個「修鍊界」的門外漢,說一些外行話很正常,他只不過喜歡說而已,哪怕真的說錯了,你我頂多付之一笑。但不能因為他見識錯誤,就剝奪其言論自由,應知公民有對並不了解的事物發表見解的權力,這是一種天賦的人權。試問,你們這些胡辣湯,平時說的話都是金口玉言不會錯的嗎?別人可以不可以借口你們說錯了,而限制你們的言論自由呢?

正常的解決途徑,應該是雷先生本人或手下也撰文刊登在報刊上,講事實擺道理,反駁何的觀點,這也就夠了,要文斗不要武鬥嘛!群眾看了你寫的,自有公論,身正不怕影斜,你怕什麼呢?魯迅和梁實秋相互之間的看法不一樣,頂多打打筆仗,有理說理。除了雷哄稚這種紅衛兵出身、當過造反派、有揪斗別人經歷、有打砸搶情結的暴徒之外,都不會糾集粉絲跑到對方家裡、單位里去「辯論」,稍微有點修養要點臉面的人都不會這麼做。這是文明世界和法制社會的通行做法。

那麼請問「對方辯友」,你們不是平時常講什麼:「我雖然反對你的意見,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力。」你們自己做到了嗎?你們的崇拜的雷哄稚做得到嗎?

退一步講,假使雷先生是文盲,除了嗓門大,嘴巴厲害以外,字都寫不來,無法撰文反駁,只能當面找何辯論,我覺得倒也未嘗不可,有理可以說理,我支持雷大師親自上門找何評理,可以找何單挑。可為什麼他自己躲著不出來,卻攛掇數千弟子上陣,妄圖以人海戰術,耍「老貓肉」,玩「滾刀肉」,以勢壓人,妄圖以綁架無辜群眾的生活學習環境,以觸動中共最敏感之神經來要挾呢?難道這是在講理嗎?這和雇來的醫鬧有什麼區別?這不正說明輪方無理,輪方心虛嘛?

四、有法律有法院,為什麼非要走極端?

再退一步,即使雷先生堅持認為何誹謗了自己,但自己臉皮薄,嘴又結巴,有社交恐懼症,何臉皮厚,死不認錯,使得雷先生有理反被駁得體無完膚,狼狽不堪,那也並不是只有走極端喝農藥自殺這條路,還是有講理地方的嘛。雷先生可以請律師上法院起訴呀,究竟有沒有誹謗該法院說了算,否則國家設這麼多法院幹啥呢?訴訟才是公民解決糾紛最正常的渠道。為什麼要跳過這程序去包圍中央呢?

再退一步講,就演演算法院不受理,或者雷先生認為判決不公,再去上訪也不遲嘛!即使真的為了救那些因干擾天津教育學院教學秩序而被拘留的輪子,也可以先提起行政複議和行政訴訟。哪有靠動員上萬人把中爛海包圍了來解決問題的呢?

「咳咳……」我知道這些以鬧事為樂的胡辣湯們,一旦讓他們走正常人評理的程序,就會無言以對,就會暴露出法盲加無賴的嘴臉。當然,這樣的難題也難不住它們,它們愣幾秒鐘后一定能再蹦出個理由:「什麼起訴法院?中共那麼黑暗,法院都是擺設,沒公正性可言,肯定包庇何祚庥,只有鬧事才能解決問題。」

那我這裡再退一步,就承認對方辯友說的是對的,中共的法院確實不公平。但問題又來了,既然你們認為中共邪惡,中共的法院不公平,那中爛海作為中共的核心,應該更黑暗更不公,那貴功哭著喊著「黨啊黨啊,我的親媽」跑中爛海去哭訴幹什麼?怎麼又認為中央能公平解決呢?究竟是什麼讓貴功這麼確信中央一定會偏向你們「嚴懲何祚庥」的呢?這說明貴功知道自己和黨是穿一條褲子的嘛!

如果你們堅持認為上法院是沒有用的,那麼你們自己是不是今後真的能做到片紙不入中共的「六扇門」?以後你家要是出了繼承、租賃、拆遷、借貸等糾紛,你離婚發生財產子女歸屬的爭議,你是不是都能私下了結,絕不上法院起訴?甚至法院判你勝訴,你也有骨氣學「首陽山伯夷叔齊不食周粟,情願餓死」,不去領賠償金,不去領分得的遺產嗎?

既然中共的法院不公平,那公安局肯定也不公平了。以後你家被偷了,你人被打了,妻女被人奸了,爹娘叫人殺了,能不能下決心堅決不去中共的派出所報案?你娃被拐了,是不是只想借用你最信任的雷大師及輪子的天目透視遙視幫你去找,而不去麻煩警察?你能做得到這點,那才是好漢,否則我就覺得你很虛偽。

雷哄稚不是一直要弟子們「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的生活方式去修鍊」「取中,不走極端」「不要破壞常人的生活狀態」的嗎?可為什麼在這件事情上面一定要特立獨行走極端,拒不符合常人的生活方式呢?要是全國人民都學貴功,都以當法盲為榮,一有糾紛,都以不信任法院為借口,直接跑中央,成群結隊包圍中爛海,都要江蛤蟆豬籠雞親自接見,當面解決,那不把蛤蟆累死?不把中爛海附近居民煩死?這不是破壞了常人生活狀態了嗎?雷哄稚不是在教你們砸爛公檢法嗎?

據司馬南在節目中透露,當時輪子包圍的媒體中,居然還有美聯社,美聯社有位記者,對輪子不知深淺,也寫了篇對大師「不敬」的文章,結果輪子就把美聯社駐京機構給包圍了,妄圖踐踏美聯社的「言論自由」。只不過此事影響小,淹沒在了眾多事件中而不為人知。據我查閱,其實輪子還包圍過英國BBC廣播公司、《紐約時報》等西方媒體。請問胡辣湯們,貴功不信任中共的法院也罷了,你們美國親爹的法律總該相信吧?您美國親爹開的法院總歸能向著您了吧?況且當時雷哄稚已經移民海外,完全可以乘機請律師在海外起訴呀,怎麼也不敢起訴呢?當真這地球上就沒有任何國家的法律能管得了你們?貴功既然有理,肯定能打贏官司,這些西方媒體人傻錢多,貴功贏了官司可以獲得巨額賠償,大撈一筆,那抵得上大師賣多少盤磁帶呀?這麼大的好事你們為什麼就不做呢?

五、難道要以犧牲公民的言論自由來保護邪教的信仰自由?

當然,被蛤蟆鎮壓后,雷哄稚在海外也學會起訴了。但起訴的對象是有選擇的,對洋人媒體它不敢惹,它心裡清楚自己沒道理,起訴了也只有敗訴。它只敢起訴中國人。據介紹,每當有任何中文媒體對其不敬,輪子二話不說,操起攝像機就闖進人家辦公室,以「人肉戰術」近距離對人拍攝,以資恐嚇,要求道歉。海外媒體從沒見過這種紅衛兵陣勢,編輯記者都擔心自己個人安全得不到保障,從此中文媒體再也不敢談及輪子。誰都不願意穿新鞋踩狗屎。金復新完全理解海外中文媒體這種普遍對輪子的忌憚心理,也深有體會。平時復新寫得很爛的博客,網站也許會加精置頂,而一旦是涉及輪子的,哪怕寫得再好,這些網站也絕不推薦,甚至不予刊登。網站明白,金復新平時就在大陸,輪子是無法送達傳票的,惱羞成怒之餘,定將一腔邪火撒到自己頭上,跑來靜坐打官司,自己替金復新背黑鍋。

六、欺軟怕硬的滑輪大法終於在海外遇到了對頭

惟有加拿大有家發行量只有幾千份的小報,叫《華僑時報》的不信邪。2001年,該報由於刊登了一篇原法輪功痴迷者的懺悔和幾位法輪功受害者家屬的來稿,而招來輪子的起訴。輪子剛到加拿大,妄圖給大家來個下馬威,殺個雞給大家看看,以為不管勝訴與否,都能震懾當地中文媒體,今後看誰敢對大師說三道四!沒想到的是,它們選中了《華僑時報》,也為自己選中了滑鐵盧……可輪子打錯了算盤,它們哪裡知道,這個《華僑時報》的社長周錦興是和金復新、何祚庥、孔慶東、江蛤蟆一類的人物,也是個認死理,油鹽不進的傢伙,他就是不肯信這個邪,鐵了心要和輪子胡辣湯斗到底。他不嫌官司纏人,情願陪上大量時間、精力和財力,竟認認真真與輪子打起了曠日持久的拉鋸戰。

起初,輪子們聽信雷哄稚的允諾,以為「正法」迫在眉睫,要搶時間趕緊搞點事情掙「威德」,好當「公分」帶到圓滿后的天上去兌換成淫樂券。於是一哄而上,竟有232人聯名起訴,每人要求10萬加元的賠償,總共要周錦興賠2320萬加元,想讓周錦興傾家蕩產。

與此同時,輪子還狂妄地向法院提出禁制令,要求《華僑時報》訴訟期間不許刊登有關輪子的文章,若一定要刊登,須先交由輪子審閱才能刊發。這種公然踐踏言論自由的蠻橫做法,即便是中宣部也作不出來,遑論是在自由世界的加拿大?法官皮埃爾·維奧毫不含糊地駁回了輪子的最後通牒,認為這侵犯了對方的言論自由,不能借口自己信仰自由而去踐踏別人的言論自由,給予輪子無情的棒喝。某論壇「螺桿」「棒子麵」等胡辣湯先生及大法駐壇弟子們!我正在這裡向你們這些法盲普法,你們聽清楚沒?侵犯言論自由的裁定,可不是我金復新做出的哦~那是西方自由國家的法院做出的,是有法律效力的,你想不認也不行。你們從中國帶來的那套蠻橫霸道的野人潑皮做法在海外行不通!還是趁早收起來吧!

經過數年的官司,雙方都已筋疲力盡。當年信心滿滿,以為馬上就要白日飛升的232名輪子,漸漸感到自己似乎被大師當猴耍了,也對訴訟不關心了,到出庭時,只來了寥寥十幾個人,全無氣場,再無當初不可一世的瘋狂氣焰。

官司最後以輪子慘敗收場。法院認定法輪功是「一種不肯接受批評的活動」,《華僑時報》的言論自由應得到保護。為此,不僅輪子2320萬元的訴訟請求分文未得,反而還得承擔律師費和訴訟費用,甚至還要賠償周錦興的經濟損失。真正上演了一出「偷雞不成倒蝕一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搬起石頭砸腳」的好戲。儘管無恥輪子在輪媒上顛倒黑白,謊稱大勝,可下面小輪子也不得不在網上承認「一分錢都沒撈著」。而且,輪子遭受重大打擊后,總算認清了形勢,「原來在國外也這麼不好混啊!」這才明白,只要對方強硬,自己根本耗不起,終於低下了曾經不可一世的頭,從此低調了許多,如今只好冒充瞎子,任由海外中文媒體「污衊」它們而假裝看不見,再不敢隨意起訴別人了,路上遇見周錦興都躲著走。

相反,周錦興卻越戰越勇,時不時主動出擊告輪子一下,咬輪子一口,搞得輪子心力交瘁,窮於應付,只恨不能下跪求饒。對此,雷哄稚把任何訴狀都推弟子去處理,生怕一招不慎,被周錦興抓住辮子,起訴它個人。大師成天生活在膽戰心驚之中,生怕哪天收到傳票,惶惶不可終日,已經抑鬱症大發了。
扶清滅輪!尊皇攘洋!忍看十億神州,效顰蘇美;相率八旗勁旅,還我大清!歡迎訪問復辟帝制網: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7 18:4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