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3

社評:特朗普不到黃河心不死

[複製鏈接]

977

主題

1009

帖子

3091

積分

七星貝殼精英

大一新生(四級)

Rank: 4

積分
3091
crn2005 發表於 2018-7-22 17: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中評社北京7月22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2018年7月10日發布了對中國出口美國2000億美元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的計劃,並且列出了中國出口美國產品目錄清單。

  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明確表示,此輪徵收懲罰性關稅計劃將會到2018年8月30日之前徵詢公眾的意見,屆時將會對中國出口美國的數百種食品、香煙、煤炭、化學製品、輪胎、電視機元器件等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

  此前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已經公布了對中國出口美國340億美元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的清單。與第一次公布產品清單相比,此次公布產品清單中終端產品居多,這標誌著美國總統為了迫使中國乖乖就範,已經不顧及美國消費者的利益,決定對中國出口美國的價廉物美日用消費品徵收懲罰性關稅。這種孤注一擲的做法,一方面反映美國總統色厲內荏的本質,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中美兩國貿易戰爭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國際社會普遍注意到,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之所以在很短時間內提出中國出口美國總額高達2000億美元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的清單,是因為中國出口美國產品種類繁多,出口產品數量巨大。美國總統和美國貿易談判代表錯誤地以為,美國可以輕鬆地迫使中國作出讓步。

  按照美國總統的理解,由於中國向美國出口產品數量繁多,因此,只要隨便挑選中國出口美國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那麼,中國出口企業就不得不被動接受。這是打錯了算盤。正如美國經濟學家所指出的那樣,如果美國向中國出口美國中間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那麼,有可能會導致美國企業受到損害;如果美國決定向中國出口美國的終端產品也就是日用消費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那麼,有可能會導致美國消費者利益受到嚴重損害。

  從目前情況來看,美國總統似乎不計後果,決定向中國出口美國的終端日用消費品和中間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企圖迫使中國最終作出讓步。這當然是一廂情願。中國商務部發言人已經在第一時間表示中國政府將採取針鋒相對的措施。如果中國對美國出口中國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為了達到同等規模和同等力度,中國有可能會把懲罰性關稅從10%提高到20%或者30%,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促使美國總統意識到,中國決心打贏這場貿易戰爭。中國有能力迫使美國放棄單邊主義的做法,通過談判解決中美兩國的貿易爭端。

  美國貿易談判代表上個世紀80年代曾經擔任美國貿易談判的副代表,負責美國與日本的貿易談判,迫使日本簽訂廣場協議。現在這位美國貿易談判專家決定如法炮製,試圖通過向中國發動貿易戰爭,迫使中國改變工業現代化進程。「人不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中國不可能接受美國貿易談判代表提出的條件。美國貿易談判代表為了迎合美國總統的貿易政策,可以在損害美國企業和美國消費者利益的情況下對中國出口美國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中國為了促使美國正視現實一定會採取相應的計策,使美國貿易談判代表發動貿易戰爭的計劃破產。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之後,為了振興美國製造業,保護美國工業市場,向全世界發動貿易戰爭。中國作為美國重要的貿易夥伴,當然了解美國總統的戰略企圖,也當然了解中國自己的比較優勢。中國作為新興工業化國家,工業製成品具有明顯的競爭力。中國產品之所以暢銷美國,就是因為中國產品價廉物美。如果美國拒絕購買中國的商品,那麼,中國可以尋找替代性的市場,而美國可能永遠無法獲得價廉物美的中國商品。

  中國不會和美國簽訂第二個廣場協議,中國也不會屈從於美國的壓力,任憑美國單方面對中國出口美國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中國一定會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維護中國企業的正當利益。

  對於美國發動的這場聲勢浩大的貿易戰爭,美國國內一些經濟學家不以為然。他們認為美國總統還沒有充分了解國際分工的必要性。美國在許多領域特別是高科技產品生產領域具有比較大的優勢,但是,美國在一般工業製成品特別是日用消費品生產方面缺乏比較優勢。美國總統特朗普錯誤地以為,只要美國聲稱對其他國家出口美國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其他國家就會亂了陣腳,乖乖地任人擺布。然而,中國政府的所作所為,讓美國總統特朗普大失所望。這位美國總統沒有想到,中國商務部會在第一時間針對美國的懲罰性措施採取報復性措施。美國總統也沒有想到中國對美國出口中國的產品增加懲罰性關稅,直接威脅到美國總統的選票。美國總統特朗普之所以指示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公布2000億美元中國出口美國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的清單,是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表達自己的憤怒。如果這項制裁措施付諸實施,那麼,受到損害的首先是美國企業的利益,中國也將深受其害。

  部分學者認為,美國對中國出口產品總額不到2000億美元,如果中國採取對應制裁措施,對美國出口中國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那麼,就意味著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將完全消失。正是這種十分幼稚的想法,導致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在執行美國總統命令的過程中出現了盲動現象。

  如果美國貿易談判代表錯誤以為,中國會在美國對中國出口歸零的情況下失去對美國發起攻擊的能力,那麼,就會犯下戰略性錯誤。中國對美國的報復措施是多方面的,美國不要自以為是。

  首先,中國可以通過提高徵收懲罰性關稅稅率的方式,以同等的規模和同等的力度對美國實施制裁。美國第一次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的稅率是25%,準備第二次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的稅率為10%,即便如此,也將會對中國出口企業造成極大的損害。中國商務部對美國發動的第一次貿易戰爭採取的應對策略是,按照25%的懲罰性關稅稅率,對美國出口中國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將用於補貼那些受到損害的企業。如果美國決定對中國出口美國2000億美元的產品增加徵收10%的關稅,那麼,中國很可能會對美國出口中國的產品按照20%或者30%的稅率徵收懲罰性關稅,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在美國出口中國產品數量和總額減少的情況下,確保中國對美國保持同等的制裁力度。

  關稅是一個國家稅收的組成部分,關稅對於一個國家市場保護作用顯而易見。但是,如果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那麼,就意味著進口減少,這對部分生產企業和消費者會造成損害。正因為如此,中國最有可能採取的策略是,對其他國家出口中國的產品降低關稅,但是,唯獨對美國出口中國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這樣做一方面可以促使中國企業尋找替代進口商品,切實保護中國消費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也可以對美國實施報復性制裁措施,迫使美國改弦更張。

  當然,從國際市場發展的角度來看,美國企業可以讓美國出口中國的產品變成其他國家出口中國的產品,逃避中國針對美國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的規則。中國政府除了加強原產地保護之外,還應該對國際貿易中可能出現的問題採取防範措施。中國商務主管部門一定會要求中國進口商進口海外商品的時候,充分了解產品的原產地,絕對不允許美國將產品出口的其他國家,然後由其他國家進入中國。如果中國的進口商違反國家的禁令,那麼,應當承擔法律責任。

  其次,中國除了提高懲罰性關稅稅率,以確保對美國採取同等力度制裁措施之外,中國還可以藉助於金融服務市場和知識產權貿易對美國發起反衝鋒。

  中國在傳統貨物貿易領域對美國存在巨大的貿易順差,可是,中國在金融服務貿易和知識產權貿易領域對美國存在巨大的貿易逆差。中國出口美國商品換取美元外匯,中國外匯主權基金經營機構將美元外匯用來購買美國國債,從而確保中國外匯保值增值。從市場角度來看,中國外匯主權基金管理機構的操作方式是完全正確的。但既然美國對中國發動全面的貿易戰爭,那麼,中國就必須考慮如何迫使美國放棄戰爭,以減少戰爭給中國帶來的損害。最有效的手段是,中國外匯經營機構利用中國儲存的「彈藥」,關鍵時刻給美國信用經濟造成致命的打擊。如果中國通過國際貨幣市場出售美元外匯,或者,大幅度減少購買美國國債,那麼,必然會導致美元貶值,美國財政赤字壓力增加。

  美國總統決定對中國出口美國2000億美元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已經讓美國資本市場投資者心驚肉跳,美國華爾街證券交易所股票價格應聲下跌。這說明美國華爾街投資銀行不擔心中美兩國在傳統貨物貿易領域大打出手,但卻擔心中國在金融服務貿易領域對美國採取報復性措施。如果中國拒絕購買美國的國債,或者大量拋售美元外匯,那麼,有可能會導致美國信用體系迅速崩塌,美元貶值導致美國經濟利益受到重大損害。

  到目前為止,中國還沒有釜底抽薪的打算。中國不願意利用手中持有的美元外匯儲備向美國發起總攻。如果美國總統不計後果,對中國出口美國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那麼,中國將不得不考慮對美國發起貨幣戰爭。

  中國儲存大量美元外匯,不僅支撐了美國赤字財政,而且支撐了美國的信用經濟。中國儲存美元外匯、購買美國國債,使中美兩國經濟關係變得更加緊密。既然美國總統破罐子破摔,不願意和中國發展正常的貿易關係,那麼,中國沒有必要繼續維繫兩國金融合作關係。中國通過國際貨幣市場出售美元外匯,大幅度減少購買美國國債,並且通過國際金融市場出售已經購買的美國國債,必將會影響國際債券市場價格,必然會導致美國信用經濟出現嚴重危機。如果操作得當,中國不僅可以懲罰美國政府,而且更主要的是,可以通過國際金融市場交易確保中國外匯保值增值。

  中國不願意和美國打一場全面的貿易戰爭。然而,種種跡象表明,美國總統已經失去理智,不見棺材不掉淚。既然如此,中國就應該堅持到底,一方面採用提高美國出口中國產品懲罰性關稅稅率的方式,以同等規模給美國以迎頭痛擊,另一方面藉助於國際金融市場,通過減少持有美國國債,影響美國債券市場價格。

  第三,當年美國貿易談判副代表在對日本發動貿易戰爭的時候,是以提高關稅為開端,迫使日本簽訂廣場協議。中國必須高度重視中美兩國貿易關係的複雜性,採取先發制人的策略,搶先在國際金融市場拋售美元,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使美國政府來不及作出反應。

  由於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使用美元貨幣作為儲備貨幣和結算貨幣,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制定貨幣政策的時候必須充分考慮各國的切身利益。然而很明顯,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制定貨幣政策的時候,更多考慮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成員的利益,優先考慮維護美國的國家利益。美國總統特朗普並不了解美國金融市場的結構,似乎也不了解美國貨幣在國際市場上的影響力,特朗普以重商主義的思維方式處理中美兩國貿易爭端,認為只要限制中國產品出口美國,就能為美國企業提供更多的機會,就能讓美國失業工人重新走上就業的崗位。這是一種非常幼稚的想法,它有可能會導致美國國內生產成本不斷提高,美國就業壓力越來越大。

  中國產品之所以行銷世界,就是因為中國產品特別是中國的工業製成品具有絕對的競爭力。現在美國超級市場充滿中國的日用消費品,如果美國總統要求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對中國出口美國2000億美元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那麼,美國日用消費品價格指數一定會快速上漲,美國消費者將會因美國總統不理智行為付出沉重的代價。

  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更多是意氣用事而不是理性思考。美國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已經明確指出,從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發布的制裁產品清單來看,一些中間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之後,有可能會導致美國生產企業步履維艱。如果美國總統變本加厲,對中國出口美國2000億美元的商品增加徵收10%的關稅,那麼,美國消費者將會深受其害。正因為如此,美國總統發動的這場貿易戰爭,可能以損害美國企業和美國消費者的利益為代價,嚴重影響美國總統和美國共和黨中期選舉的行情。

  第四,中國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中國一定會迫使美國放棄敲詐勒索的戰略意圖,重新回到談判桌上通過談判解決問題。美國經濟學家普遍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更多是出於政治上的考慮而不是經濟上的考慮。美國總統把民粹主義拓展到貿易領域,試圖在中美兩國貿易關係發展過程中,以美國國內民粹主義壓服中國,迫使中國作出巨大的讓步。對於中國來說,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關係到中國工業現代化進程,關係到中國的國際地位,甚至關係到中國的生死存亡,因此,中國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自己的立場,不會讓美國總統宣布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取得了勝利。

  美國對中國發動的這場貿易戰爭,已經不局限於中美兩國,世界各國都在深入觀察。中國能否頂住壓力,迫使美國總統改變錯誤的立場,關係到中國的國家實力,同時也關係到世界未來的發展方向。

  中國一些學者認為,美國總統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就是為了商業利益,因此,中國沒有必要把中國的國家安全、核心利益作為賭注,與美國一決雌雄。如果美國繞開貿易問題,在台灣問題和中國南海問題上對中國突然發難,那麼,中國有可能會措手不及。

  這種貌似理性的分析方法,實際上沒有看到美國總統包藏的禍心。美國總統特朗普不願意看到中國的快速發展,更不願意看到中國制定雄心勃勃的工業現代化規劃變成現實。美國總統試圖在中國羽翼未丰情況下,對中國發動戰爭迫使中國簽訂「城下之盟」,因為只有這樣,美國才能鞏固自己的世界霸權地位,也只有這樣才能使中國永遠成為美國廉價商品的供應商。

  部分中國新聞媒體分析中美兩國貿易關係的時候,不敢對美國的霸權主義在貿易領域的表現提出公開批評,而是創造性地使用了「霸凌」的概念,竭盡全力把中國塑造成為弱勢群體。事實上,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無論是在總體經濟實力方面還是在軍事安全實力方面都不如美國。美國之所以敢於明目張膽地對中國發起貿易戰爭,要求中國放棄自己的工業現代化發展規劃,就是因為美國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霸權國家,美國推行單邊主義的貿易政策,其他國家只能消極抵抗而不敢主動出擊。

  中國不希望和美國迎頭相撞。中國從來不願意挑戰美國的霸權利益。但是,美國欺人太甚,在處理中美兩國貿易關係問題上,試圖以勢壓人,迫使中國接受美國的貿易條件。這是中國絕對不能答應的。中國不能在美國壓力下籤訂喪權辱國的條約,中國也不能在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發布的制裁清單面前主動求和。

  中美兩國關係發展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如果中國向後退縮,中國的國家利益和中國企業的合法利益將難以得到有效的保護。如果中國咬牙堅持下去,並且針對美國採取的貿易制裁措施,立即採取報復性制裁措施,那麼,美國總統或許會意識到中美兩國貿易關係發展的重要性。現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對中國出口美國2000億美元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屬於典型的「情緒性」反映,這說明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已經不計後果。恰恰是美國總統這種情緒化的表現,使得中國政府可以更加從容處理美國發動貿易戰爭所帶來的一系列問題。

  首先,中國政府應當按照「水來土掩,兵來將擋」的原則,採取對等措施與美國周旋。雖然美國出口中國商品數量有限,而中國出口美國商品數量相對較多,但是,美國企業在中國的投資遠遠大於中國企業在美國的投資。中國政府完全可以對美國企業在中國的投資採取報復性措施,到那個時候,美國企業或者美國企業的代表一定會通過政治途徑向美國總統特朗普施加壓力。特朗普為了維護自己的政治地位,一定會改變對中國的貿易立場。

  其次,美國總統為了對其他世界貿易組織成員發動貿易戰爭,企圖癱瘓世界貿易組織爭端解決機制。由於世界貿易組織仲裁機構的仲裁員定期輪換,因此,世界貿易組織必須按照規則遴選仲裁機構仲裁員。現在世界貿易組織正面臨無法遴選仲裁機構專家的窘境,因為美國駐世界貿易組織代表拒絕接受世界貿易組織主要成員提出的專家名單,從而使世界貿易組織仲裁機構近乎癱瘓。

  中國不能把解決中美兩國貿易爭端希望寄托在世界貿易組織的身上,不要試圖通過申請仲裁等手段迫使美國改弦更張。中國政府應當依靠自身的力量,向美國出口商施加壓力,並且要求美國在華投資企業為了保護自身利益向華盛頓施加壓力,迫使美國總統特朗普儘快結束不計後果的貿易戰爭,通過談判解決中美兩國的貿易爭端。

  中國提出對等制裁產品清單的時候,已經考慮到在華美國企業的利益。如果美國總統變本加厲,繼續向中國出口美國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那麼,中國政府有針對性地對美國在華企業採取制裁措施。如果美國企業充分意識到美國總統所作所為已經損害了美國企業在華利益,那麼,就應該儘快向美國總統表達自己的意見,促使特朗普放棄錯誤的主張。

977

主題

1009

帖子

3091

積分

七星貝殼精英

大一新生(四級)

Rank: 4

積分
3091
 樓主| crn2005 發表於 2018-7-22 17:54 | 顯示全部樓層
[...續前]

  美國總統特朗普是一個表演型的政客,他善於吸引世界各國觀眾的目光,善於採用轟動性的操作手法彰顯自己的特立獨行。在美國國內一片反對之聲中,特朗普決定與朝鮮領導人在新加坡舉行雙邊會談,美國總統特朗普這樣做不是為了解決問題,而是吸引各國注意,轉移國內視線,掩蓋事實真相。由於特朗普是一個「話題性」美國總統,美國新聞媒體從來不缺少這位美國總統的花邊新聞,不時冒出的所謂「情人風波」讓特朗普灰頭土臉。為了樹立自己的強人形象,美國總統有可能會幹出出格的事情。中國對此必須做好充分的準備。

  部分學者擔憂,如果美國總統在貿易戰爭中沒有佔到便宜,那麼,很可能會在台灣問題上大做文章,迫使中國不得不提前解決台灣問題,從而使中美兩國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這種說法有些聳人聽聞。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問題,不到萬不得已,中國大陸不會採用非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

  中國解決台灣問題的一貫主張是一國兩制和平統一。中國不希望在美國的挑唆下,台灣民進黨執政當局鋌而走險宣布台灣獨立,迫使中國大陸不得不採取斷然措施一勞永逸地解決台灣問題。

  美國總統特朗普是一個商人,他充分利用自己「體制外」的身份,向其他國家發動貿易戰爭,試圖迫使其他國家作出讓步,以便讓美國從中獲得商業利益。現在加拿大已經對美國發起反衝鋒,加拿大總理公開宣布將會對美國出口加拿大的產品包括美國總統特朗普支持者所在地區出口加拿大的紅酒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美國總統特朗普出席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領導人峰會,試圖向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國家發出威脅,要求他們停止向美國出口汽車。現在德國、法國以及其他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國家領導人已經明確表示,絕對不會屈服於美國的壓力,接受美國提出的貿易條件。美國總統特朗普出席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會議,有可能會面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其他成員的聯合抵制。如果特朗普有自知之明,那麼,就應該改變自己的談判立場,避免把雙邊談判變成歐洲聯盟國家領導人對美國總統的集體聲討。

  特朗普總統所作所為是為了迎合美國國內的民粹主義。事實證明,這是一種損人而不利己的策略。美國向全世界發動貿易戰爭,不僅破壞了業已存在的世界貿易秩序,而且更重要的是,讓未來世界經濟發展充滿不確定性。

  現在許多國際組織已經調整對世界經濟發展的預測結果,他們對美國總統特朗普破壞國際貿易規則的做法感到憂心忡忡。中國不會指望歐洲聯盟國家和中國聯合抵制美國發起的貿易戰爭,中國也不能指望國際主要經濟組織採取聯合行動迫使美國總統放棄錯誤做法。當今世界主要國際經濟組織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所創立的,美國在這些國際經濟組織中具有絕對的話語權和決策權。美國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發起國,美國也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唯一享有事實上否決權的國家。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創製的特別提款權籃子貨幣中,美國貨幣比重超過其他主要貨幣,因此,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要想維持運轉,不得不對美國的霸權主義行徑保持沉默。雖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已經對美國貿易保護主義提出批評,但是可以想象,如果美國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突然發難,那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很可能會閉上嘴巴。

  美國已經宣布退出多個重要國際組織。美國已經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美國正採用間接方式退出世界貿易組織。美國駐世界貿易組織代表拒絕世界貿易組織遴選仲裁機構的專家,實際上就等於迫使世界貿易組織仲裁機構處於癱瘓狀態。如果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向世界貿易組織仲裁機構申請仲裁,要求世界貿易組織仲裁機構就美國單邊主義行為作出裁決,那麼,美國一定會拒絕執行裁決結果。如果美國不再執行世界貿易組織仲裁機構作出的裁決,那麼,世界貿易組織要想發揮作用將會面臨非常大的困難。

  國際社會對美國發動貿易戰爭產生的不良後果感到憂慮。他們擔心世界經濟將會陷入嚴重衰退,一些新興市場經濟國家將不得不調整自己的發展戰略。不過在筆者看來,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世界發動的貿易戰爭雖然來勢洶洶,但是,它充分反映出美國總統特朗普「漫天要價就地還錢」的談判策略,同時也反映出美國國內政治的複雜性。

  特朗普正在謀求第二個任期,向其他國家發動貿易戰爭是一招險棋。如果能迫使其他國家減少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那麼,特朗普可以炫耀自己取得的戰果;反過來,如果世界各國同仇敵愾,對美國採取貿易制裁措施,迫使美國工廠大規模裁員,那麼,特朗普將會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現在美國國內的老牌政客、前紐約市市長布隆伯格已經宣布披掛戰袍重新上陣,競選美國總統。如果這位在美國政壇上赫赫有名的億萬富翁出面競選美國總統,那麼,房地產開發商出身的特朗普沒有任何勝算的可能。特朗普並非不了解自己的處境,因而在對世界各國發動貿易戰爭的同時,已經選擇了自己的退路。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之所以在美國中期選舉之前,徵求美國社會各界的意見,實際上就是要觀察美國的政治風向,了解美國國內企業和美國消費者的反應。如果美國企業向白宮表達自己的憂慮,希望美國總統改變錯誤的立場,或者美國消費者組織發起聲勢浩大的集會遊行示威活動,反對美國總統的對外貿易政策,美國中西部地區的工廠紛紛倒閉,農場主發布政治廣告,批評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貿易戰爭,那麼,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定會放下身段,主動尋求與主要貿易夥伴舉行雙邊會談,通過談判解決貿易爭端。

  對於特朗普總統而言,面子並不重要,關鍵是要獲得商業利益和政治利益。部分學者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世界各國發動貿易戰爭是為了獲得商業利益。但是,美國總統畢竟不是美國房地產開發商,美國總統特朗普必須首先考慮自己的政治地位,如果特朗普對世界各國發動的貿易戰爭動搖自己的政治地位,在競選連任過程中遭到選民的唾棄,那麼,特朗普絕對不會固執己見,繼續對其他國家發展貿易戰爭。

  美國貿易談判代表是一個充滿冷戰思維的政客。他的思想觀念仍然停留在冷戰時期,以為只要美國向其他國家發出恐嚇,其他國家就會乖乖就範。美國貿易談判代表似乎忘記了,冷戰已經結束,世界已經進入多元時代。雖然美國仍然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超級霸權國家,但是,中國作為最大的新興市場經濟國家正迎頭趕上。中國願意和美國和平相處,願意在平等互利基礎之上加強與美國的戰略溝通,促進中美兩國經貿關係健康發展。但是,如果美國試圖打亂中國的現代化步伐,通過發動貿易戰爭迫使中國放慢自己的發展腳步,那麼,中國絕對不會答應。

  中國擁有世界最齊全的工業門類,幾乎所有商品中國都能生產。雖然美國試圖在晶元等高科技產品方面卡中國的脖子,但是,美國貿易談判代表似乎忘記了,世界上最重要的晶元製造商是中國台灣企業。台灣一些晶元製造企業技術專家已經奔赴祖國大陸,他們在祖國大陸開始新的創業。中國大陸已經有多個城市開工生產晶元產品,用不了多長時間,中國將會成為世界上晶元製造業大國。

  美國總統特朗普改變「網路中立」政策,試圖通過發動網路戰爭,損害中國的國家利益。中國已經採取積極的措施,建立中國自己的網際網路路戰略體系。中國科學家已經開始設計新一代網際網路路服務協議。考慮到中國是網際網路路用戶最多的國家,如果中國決定推行新一代網際網路路服務協議,那麼,中國網際網路路必將影響世界。

  美國試圖對中國採取技術封鎖措施,迫使中國放棄工業現代化宏偉藍圖,繼續成為美國產品傾銷地。但是,中國正在奮起直追,爭取在最短時間內彌補短板,成為世界先進的工業化國家。中國國務院總理在德國訪問期間乘坐無人駕駛汽車,國務院總理充滿信心的邀請德國總理下一次到中國訪問,乘坐中國的無人駕駛汽車。這說明中國國家領導人對中國人工智慧等現代科學技術發展充滿信心,中國一定能打破美國的技術封鎖,在未來技術革命中勇立潮頭。

  美國對中國發動的這場貿易戰爭是中國所不願意看到的。但是,這場戰爭讓中國發現了自己存在的問題,頭腦冷靜下來,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解決中國經濟發展中結構性問題,消除技術瓶頸制約因素。中國應當感謝美國總統特朗普。這是一場及時雨,它不僅讓中國人民全面審視改革開放取得的輝煌成就,同時也讓中國人民看到了未來發展的美好前景。中國一定會自力更生實現工業現代化,中國人民一定會以自己的聰明才智,為世界文明發展作出更大的貢獻。

  (完)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42

帖子

123

積分

貝殼網友一級

Rank: 3Rank: 3

積分
123
道濟 發表於 2018-7-22 19:23 | 顯示全部樓層
一個商人,利用政治來達到商業目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23

主題

1237

帖子

2646

積分

六星貝殼精英

Rank: 4

積分
2646
胡言亂語 發表於 2018-7-22 21:46 | 顯示全部樓層
如果美國向中國出口美國中間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那麼,有可能會導致美國企業受到損害;如果美國決定向中國出口美國的終端產品也就是日用消費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那麼,有可能會導致美國消費者利益受到嚴重損害。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8 18:4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