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1

難民潮:預言在中國 發生在西方

[複製鏈接]

1萬

主題

2萬

帖子

2萬

積分

八級貝殼核心

倍可親決策會員(十九級)

Rank: 5Rank: 5

積分
22461
laodai 發表於 2015-10-24 22: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光明天下眼       郭小聰   
     20世紀90年代有一本西方無名氏寫的小說,妄測中國難民潮會浩浩蕩蕩席捲歐洲,各國邊境上的武裝士兵束手無策,目瞪口呆。沒想到,難民潮今天真的在歐洲出現了,但不是來自中國,而是來自西方或放手進行軍事干預、或推波助瀾顏色革命的北非和中東地區。

     中東難民危機爆發以來,筆者一直不由自主地關注和感到不安。因為2008年秋筆者去希臘開會,曾親眼見到難民問題對歐洲社會來說是多麼棘手和難纏。
     記得雅典衛城腳下的老城區,聚著三三兩兩的難民,他們面色黝黑,神情陰鬱,既沒有收入,也沒有合法身份,給當地治安帶來了不小壓力。這一帶街區白天警車長駐,晚間當地一些居民不敢出門。
     然而有了合法身份就有了希望嗎?有一天我住的旅館外突然擠滿了抗議人群,原來他們都是獲得合法身份的難民,是到旅館旁的政府移民機構來要工作和麵包的。然而希臘社會失業率本來就居高不下,年輕人甚至近半數無業在家,外來移民的湧入不等於是雪上加霜嗎?

     無數拖家帶口的難民隊伍漂洋過海,逃往遠方的歐洲,憧憬著安定的生活。在這場人道主義災難中,難民令人同情,歐洲的陰影般的現實擔憂可以理解。成百萬難民的到來,需要解決衣食住行,需要滿足生活需要,勢必會佔用當地社會的生存資源。

     一旦紮下根來,移民社會會把原有的文化習俗和生活方式有意無意地複製過來,產生與歐洲本土社會的文化是融合還是隔閡的問題。而且,這是歐洲歷史上幾百年來未曾遭遇的大規模難民流入,難民雖然幾乎一無所有,卻能衝破各國邊境、海關,所到的歐洲國家幾乎一籌莫展。

     當然,匈牙利是個例外,其強硬做法遵循了主權至上、國家利益至上的傳統國際政治原則,而不太顧及歐洲輿論的壓力。德國總理默克爾早先也曾當場回絕巴勒斯坦女孩的請求,表示「德國無法收容所有難民」。但默克爾隨即態度大變,敞開國門接納大批難民,以至於有難民入境時高舉默克爾畫像,把她稱為「聖母」。

     可默克爾剛剛改口幾天,德國社會就出現了不支持的輿論。一半德國人認為,默克爾的難民政策是個錯誤。德國副總理加布里爾和外長施泰因邁爾明確表示「我們不能持續每年都接收並融入超過100萬難民」,警告難民問題「可能撕裂我們的社會」。德國地方政府甚至因不堪難民潮重負要控告默克爾。

     於是,一個經常被人思考的問題又浮現了:一國之領導人,在處理對外關係上,如何處理好本國利益和一般道義二者的關係?一個懷著夜鶯般美好願望的政治家,適合做本國利益的守夜人嗎?這樣的思考和質問未免殘酷,但是我們應該承認,在當今國際社會,民族國家仍然把自己的國家利益放在第一位。
     為了自己的利益,美國人用多年戰火、「顏色革命」、「阿拉伯之春」把中東變成了戰亂之地和馬蜂窩。歐洲人也認為中東現在是最弱的時候,誰都可以在它頭上扔炸彈,卻沒料到這樣做的一個結果就是,百萬難民湧入歐洲,不是短期避難,而是要世代紮根。這種始料未及的局面是由於歐洲的失算還是美國的陰謀造成的呢?各種說法都有。在筆者看來,根子還是要到西方文化的傲慢心態和虛幻的天賦使命感中去尋找。正是西方這樣的文化基因,對難民和歐洲社會都造成了高昂的代價。而且,中東國家的現代基礎本來就薄弱,一旦部族、教派衝突重起,和平、統一、繁榮前景就難再現。遭殃的是當地百姓,而為這種人道主義災難埋單的則是整個國際社會。
明有物有則,索源清流潔。

0

主題

911

帖子

3019

積分

七星貝殼精英

Rank: 4

積分
3019
西部華人 發表於 2015-10-25 10:02 | 顯示全部樓層
這下可好了,China不用再擔心黃巢起義式造反了,可以明確告訴窮人:以後不用努力拚命造反了,都去德國上訪去吧。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9 10:0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