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4

Malala的日記——17歲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的日記

[複製鏈接]

2479

主題

2935

帖子

4913

積分

二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4913
簡單快樂 發表於 2014-10-11 00: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一個巴基斯坦女學生的日記》

  Malala Yousafzai(1997)

  作為塔利班一條禁止女孩讀書的律令的一部分,他們命令關閉學校。在這之後,一個生活在巴基斯坦西北部名叫斯瓦特的地區的七年級的女學生一直保持寫日記記錄著發生的一切。這條禁令二月份(實際為1月15日)開始生效,在廢除這條禁令之前,塔利班軍隊尋求他們嚴格的伊斯蘭教法律解釋,在一年之內一舉摧毀了150所學校。她日記中的摘要覆蓋了政府與軍隊對伊斯蘭教法律達成協議后的日子裡的事情。這些日記最初出現在BBC烏爾都語網路版。


  星期六 1月3號 我很害怕

  我昨晚做了一個噩夢,夢到軍用直升機和塔利班。自從在斯瓦特地區建立軍事操作起,我已經做了好幾次這樣的夢。我媽媽為我準備了早餐,吃完飯後,我就離開家去上學。不過我挺害怕上學的,因為塔利班已經頒布了一條律令,明令禁止女孩上學。


  班級中27個同學只有11個還在上課。因為塔利班的律令,上學人數猛減。律令頒布后,我的3個朋友和她家人就移居到了白沙瓦、拉合爾、拉瓦爾品第。


  在我回家的路上,我聽到一個人說「我要殺了你」。我加快了步伐,一會兒我回頭看那個人是不是還跟著我。讓我感到安慰的是,他是在手機上正與別人通話,肯定一直威脅的是電話那頭的某個人。


  星期天 1月4號 我不得不去上學

  今天是假期,我醒得很晚,大約是10:00AM。我聽到我的爸爸正在談論位於過道上的三具屍體。聽到這個消息,我感到很糟糕。在還沒建立軍事操作之前,我們所有人在星期日經常去馬格哈扎、斐扎個哈特和卡恩倨野炊。但現在的情形是我們有一年半的時間都沒有出去野炊過。


  我們所有人在晚飯後常常去散步,但現在我們在日落前就回到家裡了。今天我做了些家務,完成了家庭作業,與我弟弟一起玩。但我的心跳的很快——我明天不得不去學校上學。


  星期一 1月5號 不能穿顏色艷麗的女服

  我準備去上學,打算穿著我的校服。就在此時,我想起了我的班主任告訴過我們不要穿校服——穿著休閑服來學校。我決定穿著我最喜歡的粉紅色衣服。學校里其他女生也穿著顏色艷麗的女服;學校里呈現出一幅家庭般感覺的畫面。


  我的朋友來到我的跟前對我說「以神的名義,老實回答我,塔利班會攻擊我們學校嗎?」在晨會期間,我們被告知由於塔利班反對顏色艷麗的女服,因此我們不能穿顏色艷麗的衣服。


  我從學校回到家吃午飯,過後還得去上課。晚上我打開電視,聽到在15天後,夏卡拉要實行宵禁。聽到這個消息后,我很高興,因為我們的英語老師在那個地方生活,而現在可能要回到學校了。


  星期三 1月7號 沒有戰火也沒有恐懼

  我來到了布勒爾度過姆哈爾蒙(穆斯林節日)。我很喜歡布勒爾,因為那裡有很多山和蔥鬱的綠區。我的斯瓦特也非常漂亮但沒有和平。但在布勒爾卻有和平和安寧。既沒有戰火也沒有恐懼,我們在這裡都很快樂。


  今天我們去了珀爾芭芭陵墓,那裡有很多人。人們來這裡祈禱,我們來這兒卻只為一次遠足旅行。這裡有很多賣手鐲、耳環、紀念盒和其他人工珠寶的商店。我想著要買一些東西但真沒有什麼東西讓我有喜歡的印象——我媽媽買了耳環和手鐲。


  星期五 1月9號 莫那拉在休假嗎?

  今天在學校里,我告訴了我的朋友關於去布勒爾旅行的事。她們說她們感到很噁心,厭煩聽到布勒爾的故事。我們談論關於莫那拉死去的謠言,他就是那個以前常常在廣播上演講的人了。他也是那個宣告女孩不許讀書的人。


  一些女生說他死了但其他人不同意。關於他死了的這個謠言在四處散播,因為晚上廣播前他沒有演講了。一個女生說他休假去了。


  星期五沒有課,下午我都在玩。晚上我打開電視,聽說了在拉合爾發生的爆炸事件。我對自己說「為什麼這些爆炸仍然一直發生在巴基斯坦呢?」


  星期三 1月14號 我可能不能再上學了

  上學時,我心情很糟糕,因為從明天起寒假就開始了。班主任宣告寒假來臨卻沒有提及哪一天學校又重新開放。這還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


  過去,學校都很清楚地通知我們收假日期。班主任沒有告訴我們學校不宣告重新開放日的理由,但我猜想它與塔利班宣布從1月15號起禁止女孩學習的禁令有關。


  這一次,女孩們對假期的宣告並不顯得那麼激動,因為她們都知道如果塔利班執行他們的律令,他們就不能夠再去學校學習了。一些女生對學校在2月份重新開放持樂觀態度,而其他的女生說她們的父母決定遷出斯瓦特,為她們的教育著想為進入其他城市。


  由於今天是我們上學的最後一天,我們決定在操場上玩久一點兒。我認為學校在將來某一天會重新開放,但當離開時,我看著教學樓,好像以後我不會再回到這兒。

2479

主題

2935

帖子

4913

積分

二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4913
 樓主| 簡單快樂 發表於 2014-10-11 01:00 | 顯示全部樓層
 星期四 1月15 炮火橫飛的夜晚

  晚上炮火橫飛的噪音讓我醒了3次。但由於我們放假了,我起床比平時晚了些,10:00AM。後來,我的朋友過來了,我們一起討論我們的家庭作業。


  幾天是1月15號,是塔利班的律令生效日最後一天,我的朋友正討論著家庭作業,好像沒有什麼非常規的事情發生。


  今天,我也閱讀為BBC(用烏爾都語)寫的日記,它被出版在報紙上了。我媽媽喜歡我的筆名「古爾.瑪凱」,她對我爸爸說「為什麼不把她的名字改成古爾.瑪凱呢?」我自己也喜歡這個名字,因為我的真正名字是「沉重的憂傷」的意思。


  我爸爸說,幾天前有個人把這些日記的列印版帶來給他看,並說寫得簡直太好了。我爸爸說他當時笑了,但卻不能說它是我女兒寫的。


  星期日 1月18號 看不到警察

  我爸爸告訴我們政府會保護我們的學校。首相也以提出了這個問題。起初我相當高興,但現在我知道這解決不了問題。在斯瓦特我們每天都會聽到有士兵被殺,很多人在這個或那個地方遭到綁架的事情。不過我們卻絲毫看不到警察的影子。


  我父母也很害怕,他們告訴我們,「除非塔利班在廣播上宣布允許女孩去上學,否則他們不會讓我們去學校的。」軍隊對我們的教育的中斷也應承擔責任。


  今天一個來自我們那個地方的男生去學校了,班主任告訴他回家去,因為不久就要執行宵禁。但當他回到家才知道根本沒有什麼宵禁,反倒是他的學校被關閉了,因為軍隊要從學校附近的路上經過。


  星期一 1月19號 軍隊呆在他們的土堡里

  多於5所學校遭到摧毀,其中的一所在我家的旁邊。我感到很驚訝,因為既然這些學校已經被關閉了,為什麼還要摧毀它呢?自塔利班規定的起始日期起,就沒有一個人去學校了。


  今天我去朋友家玩,她告訴我幾天前,有人殺害了莫那拉的叔叔;她說可能是他對塔利班摧毀學校的舉動感到憤慨。


  她說沒有人讓塔利班遭受傷害,就算他們受傷了,他們自己人又把那些受傷的人運送到我們的學校。但軍隊沒有做任何事情,他們正坐在山頂上的土堡里,屠宰著山羊,並快活地一起吃著。


  星期四 1月22號 非常危險的情形

  隨著許多學校被關閉,我現在很厭煩一直坐在家裡。


  我的一些朋友已經離了斯瓦特,因為這裡情形非常危險。我沒有選擇離開家。晚上莫那拉又再次警告女性不要離開家裡。他也警告他要炸掉那些被安全部隊用來作為安全據點的學校。


  爸爸告訴我們安全部隊已經到達了哈吉巴巴的學校。願神保佑他們安全。莫那拉也在他廣播的演講上說,「三個『賊』明天會受到鞭笞處罰,任何人想要看都可以來看。」


  我很詫異,我們已經遭受了如此多的苦難,為什麼人們仍然要去看這些事呢?為什麼軍隊沒有阻止他們去做出這樣的舉動呢?我看到了有軍隊的地方,其附近就有塔利班成員;但在有塔利班成員的地方並非經常有軍隊。


  星期六 1月24號 在榮譽牌上沒有名字

  寒假過後,我們的年終考試將會來臨,但只有塔利班允許女生上學,那一切才是可能的。我們被告知準備某幾章節的複習來迎接這次考試,但我不喜歡學習了。


  從昨天起,軍隊控制了教育機構以求保護。似乎僅僅只有幾十上百所學校被摧毀,成百上千的學校被關閉時,軍隊才會考慮保護它們。要是他們已經採取了適宜的行動,這種情況也不至於出現。


  穆斯林可汗(一名斯瓦特的塔利班發言人)說住著軍隊的學校會遭到襲擊。我們現在比之前沒有軍隊入住時更害怕。我們的學校有一個被叫做榮譽榜的牌子。每年考試時,取得最高分數的女生們會出現在它上面,然而今年似乎沒有名字出現在這塊牌子上。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479

主題

2935

帖子

4913

積分

二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4913
 樓主| 簡單快樂 發表於 2014-10-11 01:00 | 顯示全部樓層
 星期一 1月26號 直升機奶糖

  早上很早我就被炮彈的轟鳴聲吵醒。在這更早的一些日子裡,我們害怕的還只是直升機的噪音,現在我們害怕卻是這炮彈聲。我記得在一次軍事行動開始時,第一次有許多直升機飛過我家的屋頂。我們太害怕了便藏了起來。


  我的所有鄰里的孩子也非常害怕。


  一天,從直升機里落下了許多奶糖,並持續了一些時間。現在當我們聽到直升機飛行時,我們就逃跑,等待奶糖投落下來,但那再也沒有出現過了。一會兒,爸爸告訴了我們一個好消息,他明天帶我們所有人去伊斯蘭堡。我們都很開心。


  星期三 1月28號 我父母眼裡的淚水

  我爸爸履行了他的諾言,我們昨天到達了伊斯蘭堡。在從斯瓦特到伊斯蘭堡的路上,我非常害怕,因為我們聽說塔利班正實施搜尋。但這種事卻沒有在我們身上發生,反而是軍隊在實施搜尋。當我們離開斯瓦特的這一刻,我們的擔心減少了。


  我們呆在我爸爸的伊斯蘭堡的朋友家裡。這是我第一次拜訪這個城市。它很漂亮,有精緻的平房,寬闊的道路。但與我們斯瓦特相比,它缺少了一份自然美。爸爸帶我們到羅科厄沙博物館參觀,我從中學到了很多。在斯瓦特也有這樣的博物館,但我不知道它是否仍然未收到戰爭所致的損傷。


  我爸爸從羅科厄沙博物館外面的一位老先生那裡買來了爆米花。當這位攤主用普什圖語對我們講話時,爸爸問他是否來自伊斯蘭堡。這位老先生答道:「你認為伊斯蘭堡曾經屬於普什圖族人嗎?」


  他說他來自於莫滿德機構,但由於持續不斷的軍事行動,他被迫離開他的住所而前往這座城市。那一刻,我看見淚水在我父母嚴重流淌。


  星期四 1月29號 造一個墳墓

  從在斯瓦特戰中獲得的唯一好處是,我們的爸爸已帶我們從明葛若(斯瓦特村莊里最大的城市)到許多其他城市。昨天我們從伊斯蘭堡到達白沙瓦。在白沙瓦,我們在一個親戚家裡喝茶,后又去班鹿旅行。


  我五歲的小弟弟在草坪上玩,爸爸問他在玩什麼,她說「我正在造一個墳墓」。


  後來我們去了長途汽車站,準備坐車前往班鹿旅行。這車很久,司機過度地使用了它的喇叭。在路上,車撞上了一個容器罐,此時,喇叭又開始響起——驚醒了我10歲大的弟弟。


  他很害怕,問媽媽:「是炸彈爆炸了嗎?」


  已到達班鹿,我們找到了父親的朋友,他正在等候我們。他也是一個普什圖人,但他家人將一種班鹿方言,因此我們不能很清楚地明白他們在說什麼。


  我們去了街市,然後又去了公園。在這兒女性無論什麼時候離開家都需要戴著面紗。我媽媽也戴著一個面紗,但我不想戴它,因為我覺得戴上它走路會很困難。


  與斯瓦特相比,在班鹿相對和平。我們的東道主告訴我們,這裡也有塔利班出沒但沒有斯瓦特那麼多的騷亂。他們說塔利班已威脅要求關閉學校,但學校仍然是開放著的。


  星期六 1月31號 誰會為那些被殺害的人報仇呢?

  在我們從班鹿返回到白沙瓦的路上,我接聽了我朋友的電話。


  她非常害怕,告訴我在斯瓦特的情況變得越來越糟糕了,我們還是不要回去。


  她告訴我軍事行動加劇了,今天37個人死於炮擊中。


  當我們到達白沙瓦,我們覺著很勞累。我打開電視,有一則關於斯瓦特的報道。電視上出現了許多打著空手的人徒步從斯瓦特遷移走。


  我換了個台,一位婦女正在說「我們要對貝娜齊爾.布托(巴基斯坦前女總理)的謀殺者報仇。」我問爸爸誰會為斯瓦特成百上千的死靈報仇呢?



  星期一 2月2號 在塔利班命令下學校被關閉了

  我很沮喪,因為在斯瓦特的學校仍然是關著的。


  我們的學校理應今天開放。一醒來,我意識到學校仍然是關著的,這讓我很沮喪。過去學校放假關閉時,我們都很開心。但這次不一樣了,因為我擔心在塔利班的命令下,學校可能根本不會再重新開放。


  我爸爸告訴我,隨著私立女子學校的關閉,私立男子學校決定直到2月8號才開放。在這點上,學校外面的通知已經顯示著,男子學校會在2月9號重新開放。爸爸說,因為沒有此類通知張貼在女子學校外面,也就意味著女子學校不會重新開放。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479

主題

2935

帖子

4913

積分

二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4913
 樓主| 簡單快樂 發表於 2014-10-11 01:00 | 顯示全部樓層
  星期六 2月7號 怪異的寂靜

  下午,我弟弟和我前往明葛若。我媽媽已經去了那裡。我很開心,同時一想到20天後又要回來時也很害怕。進入明葛若前,在恰蒙芭有一種怪異的寂靜。


  這裡所有人都留著長發和長鬍子。從外表來看,很想塔利班。我看到了一些房子由於遭到炮擊而留下的損傷。


  明葛若的街道很窄。我去超市準備為媽媽買一份禮物,但它的門卻是關著的,而早些日子裡,他們會很晚才會打烊。許多其他商店也是關著的。我們還沒有通知媽媽我們去明葛若的計劃,我們想給媽媽一份驚喜。當我們進入房子里去時,媽媽的確相當驚訝。


  星期日 2月8號 學校記憶

  我傷心地看著我的校服、書包和文具盒。


  當我打開我的衣櫃看到我的校服、書包和文具盒時,我感到很傷心。男子學校明天就會開放,但塔利班卻禁止女子讀書。


  回憶起學校的幕幕場景,尤其是發生在女生們間的爭論。


  我弟弟的學校也正在重新開放,不過他還沒有完成他的家庭作業。他很著急,不想上學。我媽媽提到了明天有宵禁,弟弟問她是真的要執行宵禁嗎?當我媽媽用肯定的口吻回答道時,弟弟開心地跳起來了。


  星期一 2月9號 危險

  在斯瓦特的男子學校重新開放了,塔利班對女子的初等教育施加了嚴格的限制——因此仍有女子讀書,在我們學校有初等教育以下的合作教育。


  我小弟弟告訴我們,他們班級中的49個同學中只有6個在上學,其中還包括一個女生;而在我的學校,700個註冊的學生中只有總共70個學生去上學。


  今天女傭來了,她通常一周來一次給我們洗衣服。


  她來自於奧托克地區,但她在這裡生活了很多年。她告訴我們在斯瓦特的額情形變得「非常危險」,她丈夫叫她回到奧托克。


  人們沒有依照他們的自由意志而離開家園——只有貧窮或愛人通常才會讓你迅速地離開。


  星期三 2月11號 爆炸警告

  我整天提心弔膽,也很心煩。我們現在沒有電視了。我們的房間被盜竊了,那時我們離開了家而呆在明葛若近20天。更早些日子裡,此類事情根本沒有發生過,但自從在明葛若的安全情形惡化后,這種行為變得很猖獗。感謝神庇佑,房子里沒有現金和黃金。我的手鐲和腳環也不見了,不過後來我又找到了它們。可能竊賊開始以為它們是金飾品,後來發現那些不過是人造的飾品。


  莫那拉在昨晚廣播上的演講中說,一次最近的在明葛若對警察局的襲擊就像高壓鍋爆炸一樣。他說下一次襲擊會像大鍋爆炸一樣,之後,一輛坦克尺寸的爆炸會發生。


  晚上,爸爸說了斯瓦特的最新形勢。這些天,我們頻繁地用到如「軍隊」,「塔利班」,「火箭彈」,「炸彈」,「莫那拉」,「穆斯林可汗(一個軍事領袖)」,「警察」,「直升機」,「死亡」,「受傷」。


  星期四 2月12號 重重的炮轟

  昨晚出現了重重的炮轟聲。我的弟弟們都在睡覺,但我卻睡不著。我躺在爸爸旁邊,後來又躺在媽媽旁邊,但都睡不著。


  這就是我醒來得較晚的原因。下午我有課,後來我的宗教課程老師來了(家教形式的)。晚上我繼續與我弟弟在衝突和爭吵中一起玩耍。我也在電腦上玩了會遊戲。


  塔利班限制光纖網路前,我過去常常看星家電視台,我最喜歡的劇目是「我夢中的男孩將要迎娶我」。


  今天是星期四,我很害怕,因為人們說大部分自殺式襲擊發生在要麼星期五早上,要麼星期五晚上。他們說,其原因在於自殺式襲擊者認為星期五對伊斯蘭教而言有特殊的重要性,在這一天執行襲擊會讓神更高興。


  星期五 2月13號莫那拉哭了

  今天天氣很好。下了很多雨,下雨時我的村莊看起來更漂亮。造成起床時,我媽媽告訴我,一位謀殺者謀殺了一位黃包車司機和一名巡邏警察。生活在每天的時間通道中越顯艱難。


  成百上千人每天從周圍地區到達明葛若,然而城市裡的居民又移到其他地區。富人已搬出了斯瓦特,但窮人別無選擇只能呆在這裡。


  我們在電話上請求我們的表哥在這麼美好的天氣裡帶我們出去轉轉。他來接我們,但當我來到集市,卻發現集市都是關著的,道路看起來像沙漠。我們想前去恰蒙芭,但有人告訴我在那裡正舉行一場大的遊行。


  星期日 2月15號 不要害怕

  今天,一些來自我們村莊和白沙瓦的客人來到我家。當我們吃午餐時,外面槍火聲開始了。我從沒有聽到過這樣的槍火聲。我們很害怕,認為塔利班來了。我朝爸爸奔去,他安慰我說,「不要害怕——這是和平的槍火聲。」


  他告訴我他在報紙上讀到,政府與軍隊明天要簽訂一份和平協議,槍火聲代表喜氣洋洋。晚上,塔利班在廣播上宣布和平協議時,更強的槍火聲開始了。比起政府,人們更願意相信軍隊。


  當我們聽到這份宣告時,我媽媽第一個哭了,然後爸爸又哭了,我的兩個小弟弟眼裡也充滿了淚水。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2479

主題

2935

帖子

4913

積分

二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4913
 樓主| 簡單快樂 發表於 2014-10-11 01:01 | 顯示全部樓層
  星期一 2月16號 重新開放?

  今天很開心,因為政府與軍隊簽訂了一份和平協議。今天直升機也飛得很低。我一個表格說道,隨著和平漸漸的來到,直升機也終將會飛下來的。


  下午人們分發喜糖。我一個朋友叫喊著問候我。她說她希望現在從家裡出來,她被要求呆在家裡幾個月了。我們也很開心,希望女子學校現在可以重新開放了。


  星期二 2月17號 忙忙亂亂

  今天我開始著手準備考試,因為和平協議簽訂后,女子學校有重新開放的希望。我的老師今天沒有出現在學校,因為她參加訂婚儀式了。


  當我進入我的房間時,我看到我兩個弟弟正在玩。一個手裡拿著玩具直升機,另一個手持用紙做的手槍。一個吼著「開火」,另一個說」站住「。我其中的一個弟弟告訴爸爸,他想造一顆原子彈。


  莫那拉今天在斯瓦特。媒體也來到了這裡。城市目睹了潮湧般的人流。城市裡的那種忙忙亂亂的場景又回來了。願神保佑協議能夠成功。我對此持很樂觀的看法。


  星期三 2月18號 希望破碎了

  今天我去了市場。那裡很擁擠。人們對那份協議的達成感到很開心。一段時間后,我見到了交通擁堵不堪的狀況。晚上,爸爸突發了一則關於斯瓦特記者死訊的消息。媽媽感覺事情不妙。我們的和平希望破碎了。


  星期四 2月19號 和平而不是戰爭

  今天我爸爸準備了早點,因為媽媽有些不舒服。她向爸爸抱怨道:「為什麼要告訴她關於記者死訊的消息呢?」我告訴弟弟,我們從現在開始不要再討論戰爭而要討論和平。我們收到了校長的消息,考試將在3月的第一個星期舉行。我已經加快了學習的步伐。


  星期六 2月21號

  在斯瓦特的情形正在平靜下來。槍炮聲也減少了。但人們仍然害怕,擔心和平協議可能被終止。


  有謠言說,一些塔利班軍官不同意這份協議,揚言他們會戰鬥到剩下最後一口氣。當我聽到這個謠言時,我的心跳加快。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們說,他們想要為紅色清真寺復仇,但我們不是這個事件的責任人,那他們為何不找那些對此事件應當承擔責任的人士呢?


  片刻前,莫那拉在廣播上宣布,女孩子直到3月17號舉行考試就可以上學了,但她們必須遮蓋著身體。


  聽到這段話,我非常高興,我從來不曾想過這個會發生。


  星期日 2月22號

  今天我們去了明葛若的齊納市場,在那裡只賣女性用的東西。在我們去市場的路上,我很害怕,由於塔利班禁止女性外出購物。


  已進入市場,我們都震驚了,只有幾位女士在這兒,而這裡過去是相當擁擠的地方,女士們都摩肩接踵。


  星期一 2月23號

  我起床時,我知道今天我要去上學,所以感到很高興。在學校里,一些女生穿著校服,而其他的女生穿的是休閑服。在集會期間,女生們感到很高興,並相互擁抱。


  集會後,校長建議我們恰當地遮蓋下自己的身體,穿著博爾恰,因為它是塔利班提出的條件。


  現在我們班裡只有12個女生,因為一些已經從斯瓦特移走了,一些人則是因為父母擔心而不讓她們來上學。


  我的四位朋友已經離開了斯瓦特,另一個今天告訴我,她要搬到拉瓦爾品第。我很傷心,叫她不要離開這裡,因為現在有了一份和平協議;這裡的情形會越來越好,但她說條件很不確定。


  我很悲傷,我的四個朋友都已經離開了這裡,最後一個也即將離開這裡。


  星期三 2月25號

  我媽媽感覺不舒服,爸爸出鎮開會去了,因此我做了早餐,然後去上學。


  今天我們玩了很多,像我們之前那般開心。


  如今直升機沒有頻繁地出現在空中,我們也沒有談論許多關於軍隊和塔利班的話題。午後,我媽媽、表哥和我去了集市。過去有一段時間,我很喜歡穿著博爾恰(Burqa),不過現在不再穿它了。被那個東西圍著身體,讓你走路都有較大障礙。


  在斯瓦特流傳著一則謠言:一天一位女士穿著傳統的博爾恰,她跌倒了。當一位男士儘力扶她起來時,她拒絕了,說道:「不要扶我,兄弟呢,這樣會讓莫那拉(塔利班首領)得意很久的。」


  當我們進入集市上的一間商店時,過去我們經常來這裡購物的,店老闆笑了,告訴我們他很害怕,認為我們可能是自殺式襲擊者。


  星期五 2月27號

  今天很高興看見了我的兩個朋友在學校里。在軍事行動期間,她們去了拉瓦爾品第。她們說:在拉瓦爾品第是和平的,生活條件也很好,但她們都急切地等待斯瓦特恢復和平,那樣她們就能回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14:15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