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面對腐敗詛咒著也嚮往著

[複製鏈接]

10

主題

17

帖子

1582

積分

三星貝殼精英

Rank: 4

積分
1582
T26118 發表於 2012-12-17 09:4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面對腐敗詛咒著也嚮往著

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不腐敗不是不想腐敗,而是手中沒有權力,無能無力腐敗,假如一旦有了可以換取腐敗的權力,估計大多數人實行腐敗的力道,一點不會弱於任何一個已經被揪出來的貪官。
不管看到上述一段話人民群眾受到怎樣的傷害,可這就是時下中國的事實。
根據在於:若干年以前,腐敗原本是一小部分官員的事,而鶯飛草長間,腐敗逐漸擴展為一些行業,比如最先跟進的工商、稅務、公檢法,發展到今天,已經蔓延為凡是捏住一星一點權力就可以腐敗的全民性行為。
且讓我舉一個例子。某市一所「三甲」醫院,因為「三甲」而制度嚴格,其住院部不到探視時間是不能探視或陪伴病人的,所以住院部有一鐵柵欄門,非探視時間鎖起來,而門內,由醫院保衛處專門派了一個退休吃補差的老頭拿著鑰匙在那裡把守。你說「鎖了就鎖了,還弄個老頭干鳥用?」老頭的用處在於:醫護人員進出要開門,領導幹部、社會賢達、三親六故進出也要開門。不開門是相對的,只適用於沒職沒權沒錢沒地位的閑雜人等。但是多年以來,閑雜人等根本不習慣於遵守著某些規定而生活,不讓闖紅燈咱闖了,不讓踩踏草坪咱踩了踏了,不讓隨地吐痰咱吐了,所以鐵柵欄門外永遠擠著一堆想在非探視時間探視的人們。於是給老頭提供了因為手中小小權力而腐敗的條件。想成為特殊者進去嗎?那就隔著鐵柵欄給老頭送幾盒煙,買一份午飯或晚飯,長的有點姿色的大姑娘小媳婦隔著柵欄抓住老頭的手搖一搖出點甜膩聲兒也行,老頭好這口兒。據說老頭從來不自己買煙抽,從來無須帶自家飯上班。
某日,一男人擠到柵欄門口對老頭諂笑,「大爺,開下門我進去。」
老頭撩眼皮夾他一下。
「大爺,不認識我了?前幾天給你買『中華』那個。」
「就他媽你那兩盒煙還想管一輩子怎麼的?」
老頭的胃口從小到大,看漲。
這所醫院的院長在某一天突然被「雙規」了,原因是他在向國外購買醫療設備的過程中吃了大大的回扣。而看門老頭,永遠沒有人「雙規」他。
拿著公眾、社會或某個團體賦予的權力去為自己換取利益,程度輕者叫以權謀私,程度重者,就是腐敗。
腐敗不一定非要表現為貪污錢財,腐敗者也不一定非要位高權重。貪污錢財,購豪宅養二奶,固然是腐敗;而以革命的名義大肆揮霍,考察五大洲四大洋,坐地日行八萬里,同樣也是腐敗;大官賣官鬻爵是腐敗,小吏辦事揩油也是腐敗。當看住院部的老頭都知道怎樣使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時候,權力與腐敗的緊密結合,就達到了有史以來最鼎盛的時期。
我們一直在說「腐敗現象」,其實我們錯了,腐敗絕不僅僅是現象,它更是一種意識,它佔據人們的頭腦,人們雖然知道它惡,但是又揮之不去、擺脫不掉,自覺不自覺就會被它左右。
中國共產黨執政以來,我們經歷了一朝五代。其中毛澤東、鄧小平的影響最大。毛澤東的前三十年以「階級鬥爭為綱」,人們在一方面政治狂熱而另一方面政治壓抑的畸形中生活;鄧小平的后三十年「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禁不住金錢誘惑的人們一下子從政治狂熱轉身,變成金錢狂熱。對於設計師來說,設計了這一次轉身太討好了,自古百姓不和錢結怨,而百姓在轉身的時候,感到了空前的華麗和恣意。但是,如果我們站在對歷史對民族負責的高度來打量,我們是否意識到:比較於前三十年,鄧小平的后三十年更加可怕。因為在單純逐利的過程中,信仰、道德等等可以在精神層面約束人們的東西,瞬間就被踩得稀巴爛。人們爭相湧向金山銀山時,一路有血腥的味道散發出來。后三十年以及之後的中國社會,幾乎每個角落都墮落為腐敗的沃土,幾乎每個人都成為腐敗蔓延的推手。
腐敗未成大勢之時,有一些天真者相信用健全法制的手段可以遏制之。而事實則證明,當司法不能獨立運作的情況下,法制不僅不能成為遏制腐敗的利劍,相反,它會以自己得天獨厚的特權為腐敗撐起保護傘,成為它的忠實幫凶,與之沆瀣一氣。
這幾十年的時間裡我們的國人眼目中只有錢。原本就虛無縹緲的共產主義,連共產黨自己都不好意思掛在嘴邊,而是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取而代之,而老百姓把它只看作一個瞬間就破滅了的肥皂泡。佛的彼岸似乎也難以召喚它的信眾,此岸有錢可以賺,而彼岸只是個傳說。我們篤信上帝終究會拯救中國,但是當中國人象當初的以色列人一樣忙著造金牛犢的時候,上帝也會讓我們先獻上我們贖罪的祭。
信仰與道德缺失了,金錢橫行了,人們瘋狂了,社會腐敗了。時下,這不是一兩個人的事,不是一兩個行業的事,它是整個社會的大圖畫。
官員養情婦包二奶,醫生收紅包賣假藥,大學教授潛規則自己的女學生,假如說社會中上層的人在巧取豪奪,窮奢極欲,那麼,社會下層底層的人就真的無辜嗎?地溝油誰加工出來的?摻了洗衣粉的油條誰炸出來的?圍觀落水者而不施以援手以及新近頻頻發生的虐童事件,凡此樁樁件件,哪一個我們不身在其中?哪一個不能看到我們自己的影子?
錢彷彿給我們的社會打了雞血,我們越來越沒有淡定,更不用奢談安貧樂道。要麼炫富要麼仇富,就是不能處之泰然。我們已經狂躁了幾十年。
因為腐敗確確實實可以給我們帶來實惠和利益,所以人們在嘴上對腐敗詛咒著,而在心裡卻對腐敗嚮往者。
小時候看過一個電影叫《百萬英鎊》,說的是兩個真正的富翁用一百萬英鎊打賭,用這筆大錢武裝了一個窮小子。如果可能,我們不妨試想,假如我有腐敗一百萬的機會,我是否扛得住那份誘惑。
從輿論上看,時下中國上下都在同聲討伐腐敗,百姓有理由討伐,小官小吏有理由討伐,大官首長也有理由討伐。中國社會不過兩部分人,百姓和官吏(官吏中再細分大小),既然這兩部分人都在討伐,也就是說這兩部分人都和腐敗沒有關係,都對腐敗深惡痛絕,人們都要用義憤填膺來和腐敗脫干係。那我就真的糊塗了,時下中國的腐敗到底是誰的腐敗?
醜惡事情發生時,我們習慣於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往往是伸手一指,責任就推給別人。中國社會的腐敗,中國共產黨作為執政黨固然要負責任,但是每一個公民也該捫心自問,我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2 15:05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