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深南夜未央(49)

[複製鏈接]

180

主題

76

帖子

2138

積分

五星貝殼精英

Rank: 4

積分
2138
石竹苑 發表於 2012-4-6 00:2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四十九章  外人的閑話

志偉沒想到鄭菊會約他見面,一位過去的同事找到志偉,說鄭菊想和他談一談,見面的地點就定在附近的新雅西餐廳。幾個月不見,鄭菊臉上的濃妝塗得更加艷麗了。一見面鄭菊就開門見山,直截了當地告訴志偉,她現在已經離開了LAURENCE,自己的公司下個月就開張,她問志偉有沒有興趣過來做。

志偉沒有直接回答她,反問:「原來公司里的那幾位元老也在嗎?」

鄭菊態度堅決地把頭一擺,「你認識的那些人一個都沒有,他們在這行里混得太久了,一個個都懶得要命,既不肯找客戶,又不願學,做單爛,一落單就虧,下面的人自然不服了,沒人願意跟著他們,我要他們有什麼用?」

「可他們幾個都很有經驗啊。」

「哼,」鄭菊的嘴角撇了一下,不屑地說道,「沒用的,除了能對著新來的人瞎吹還能幹什麼?我找你,就是覺得你比他們幾個都要強,公司里的人服你,跟著你做單還能賺到錢,誰也不願意跟著老是賠錢的頭兒,對吧?」

鄭菊停頓了一下,接著說:「有一次我們在一起吃飯的時候說起你,有人說你這個人非常有心計,表面上好像什麼都不爭,到最後得益的還是你。當時LAURENCE說了一句話,他說你這叫做『不爭是爭,爭是不爭』。」

志偉聽說過鄭菊在本地的人脈關係很廣,她現在出頭單幹,估計背後應該有人支持,沉思片刻才說:「先讓我考慮一下再答覆你行嗎?還有件事,你知不知道吳江現在的情況?」

「我也不知道他跑哪裡去了,最近一直聯繫不上他,」很明顯,鄭菊心裡有怨氣,「我也想找他呢,先是秦虹跟著LAURENCE去了北京,吳江也被派到武漢去,幾個能幹事的人都給拆散了。」

志偉還記得前些日子袁方說要去武漢找吳江一起收原始股,最近一直沒見到袁方,估計他是真的去了。看來鄭菊也不了解吳江的近況,LAURENCE在武漢的公司關門了,不知道吳江有什麼打算,會不會回來,希望他一切順利。

自從TONY平安回來以後,志偉便交卸了差事,除了開會和做單,其它時間他很少在公司里出現,有人問起來他就說在外面見客戶。無事一身輕,他和舒敏待在一起的時間多了,兩個人出去吃飯,逛街,看電影。志偉來深圳差不多一年了,終於在舒敏這裡找到了家的感覺。

這天吃過晚飯以後,舒敏拉著志偉去逛國貿大廈,在四樓的免稅店裡舒敏挑選了幾件物品,然後二人去排隊交錢。晚上來逛國貿,到免稅店裡買東西的人很多,擠來擠去的。排到收銀台前,舒敏把手裡拿著的一包婦女衛生巾和其它幾樣商品放在傳送帶上,正在低頭掏錢,突然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高聲喊她,「哎,舒敏。」

舒敏循聲望過去,見是下鄉插隊時和她分在同一個生產隊的知青衛芳,站在面前。衛芳的手裡還拎著兩隻裝滿東西的袋子,看樣子應該是剛交完錢。遇到衛芳,舒敏也很高興,插隊時她們倆經常結伴一起回城探親。知青返城以後,有一段時間彼此斷了聯繫,三年前衛芳恢復單身,也跑來深圳,兩個插隊時的朋友又遇上了,空閑的時候,兩個人也會聊一聊,聚一聚。

志偉見舒敏停下來,忙著和熟人說話,便掏出錢包,拿出兩張百元港幣遞給收銀小姐,接過袋子。

衛芳見到舒敏身邊的志偉有些驚訝,問舒敏,「這是誰啊?」

舒敏大大方方,把志偉拉近身邊,「他是志偉,我朋友。」

衛芳大漲了口,「啊?是嗎,哎,看上去很年輕嘛。」

三個人前後腳走出店門,兩個女人碰了面非常開心,一路說笑著走在前面,志偉拎著袋子跟在後邊。衛芳歪頭湊近舒敏耳邊,笑著說:「都說女人三十豆腐渣,離婚的女人是殘渣,你真是好命啊,老牛吃嫩草,還弄個小白臉,」一邊說著,她扭回頭不住地打量跟在後面的志偉,擠眉弄眼地問舒敏,「哎,說說吧,怎麼樣?味道如何?」

舒敏聽這話不順耳,但是沒好意思板臉,她知道衛芳這個人的性格就是這樣,說話沒個把門的,想起什麼就說什麼,大大咧咧的。離了婚,更是什麼都不在乎,什麼話都敢說,衛芳曾經對她抱怨說,全國各地的女孩都往深圳跑,男人都挑花了眼,二十歲的女人是寶,三十歲的女人是草,離了婚的女人是雜草,像她這樣三十多歲的離婚女人就是枯草,別說挑男人,連被男人挑的機會都沒了。

衛芳的單位是女多男少,一大群各地來的打工妹。有一回舒敏跟著她去參加她們單位組織的一場周末舞會,就見滿場儘是女孩子,見不到幾個男士,場上一對對在跟著音樂起舞的人當中很多是女女相伴,就象在是慶祝「三八節」。

兩個人話不投機,本來朋友見面挺高興的,以前大家聚會聊天,胡說八道也沒所謂,但是現在當著志偉,衛芳的話聽起來就有點刺耳,又走了一段路,舒敏推說要回去了,便和衛芳分手道別。

衛芳的一番話志偉聽到了,心裡不免有些不快。他很不高興被別人看成是靠著女人吃軟飯的,而且他確實也沒有依賴舒敏,這話傷了他的自尊。

舒敏看出來志偉臉色不對,像是有點不高興,便小心地問:「是不是剛才聽見我和朋友聊天生氣啦?」

志偉 低著頭走路,一句話也不說。

舒敏接著勸解他,「唉,她那個人就這樣,說話不知道深淺,你別在意。」

志偉不可能不在意,最近這段日子他的情緒不高,工作上的事讓他不開心,和舒敏在一起的時候,舒敏凡事都順著他,這反倒讓他開始變得有點任性,像個未成年孩子一樣,兩個人的關係逐漸有點變調。




有些 日子沒來了,露一下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9 09:56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