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卧底陰霾下的抗爭:示威者見招拆招?!

作者:fastest  於 2019-8-16 00:3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4評論

近日香港示威接連有卧底警察和卧底公安現身,在抗爭前線引起連番騷動。他們在「行蹤敗露」前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在杯弓蛇影之下,未來的示威無可避免會受到影響。
View image on Twitter

8月13日晚,香港機場示威踏入第六天,這個全球最繁忙、每天處理超過二千航班的機場陷入癱瘓。接機和離境大堂擠滿示威者,向抵港和滯留旅客宣傳抗爭訴求,不過同一時間,機場內卻瀰漫著詭異的「捉鬼」氣氛。在機場客運大樓不同角落時而出現騷動,黑壓壓的人群如潮水般一涌而上。當晚,兩名現身集會現場的中國內地男子被指是中國公安。

示威者阿銘(化名)與幾位同伴當時在大樓內,發現兩名形跡可疑的男子。事件發生后數小時,他在機場接受德國之聲訪問。阿銘向記者展示當時拍下的照片,兩名男子都身穿黑衣和戴上口罩。他憶述:「我們察覺他們的眼神非常不同,不斷的四處看。當他們發現我們之後,本來一起坐著的他們,其中一人站起來在附近徘徊,好像想刻意分開假裝互不相識,令我們覺我更加可疑。」不久之後,兩名黑衣男子突然離開原位,阿銘和同伴馬上尾隨。「我們加快腳步跟隨,他們的步速也隨之改變並混入人群。奇怪的是,他們很快的又從人群中離開,回到一些沒什麼人的位置,可能 機場示威之所以突然萬人空巷,主因是在剛過去的周日,香港街頭上演一系列被懷疑是警察濫用武力的事件,更有警員喬裝為示威者並突襲拘捕。阿銘在機場觀察了這兩位黑衣人一會兒,感到可疑,於是大喊「阿Sir,你是否警察?」旁邊的示威者留意到,也跟著一起高聲質問。這個時候,黑衣人不但沒有回答,而且奔足狂奔。阿銘形容:「他們跑得愈來愈快,到轉角位置兩人分開跑。我追著其中一位,想查看他的證件但被拒絕,我交給其他手足跟進,在他的手機內發現許多示威者的大頭照,刪除后就讓他們離開了。」同行的另一位黑衣人被其他民眾圍堵,證件顯示他名為徐錦煬,與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一位輔警同名同姓。民眾查看他的手機,發現他在事發后被一個微信群組移除,而事前群組中曾經討論「一起去第二客運大樓」。

這位疑似公安徐錦煬久久無法擺脫群眾,甚至連救護員到場都遲遲不能離開。糾纏至晚上約11點,徐錦煬在警員協助下送上救護車。報導指,原本不適理應昏迷的他在上救護車后睜開眼睛。雖然他堅稱不是卧底,目前也沒有證實證明他的實際意圖,但是對示威者來說似乎是另一個警號。阿銘說:「一開始我們純粹懷疑是警察,甚料後來發現是公安,令我地更加憤怒。這已不止是警察濫權和鎮壓示威,是關乎一國兩制和香港國際地位的問題,所以我們這麼激動。如果他是公安來香港監視或執法,一國兩制是否已名存實亡?這令人非常不安。」以為已經擺脫我們吧。」

徐錦煬並不是當晚唯一被「捉」的「鬼」,但他的遭遇卻被中國官方冷處理。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稍後時間遭示威者圍毆和捆綁雙手,他的背包里被搜出「我愛香港警察」T裇。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徐露穎14日說:「香港激進暴力分子完全突破了法律的底線、道德的底線、人性的底線。他們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實施嚴重暴力犯罪行為,令人觸目驚心,不寒而慄。」她表示,示威者禁錮了深圳居民徐某以及《環球時報》記者付某,沒有特別提及徐錦煬的身份。反觀付國豪在被圍困時喊出的「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令「#我也支持香港警察」迅速躍升微博熱門詞語,獲得多達9.7億閱讀、348.4萬討論,在中國內地網民之間瘋傳。

View image on Twitter

港警卧底

與"中國內地公安疑雲"相比,香港警方派員混入示威者則是明確的事實。在8月11日的銅鑼灣,多家媒體捕捉到穿著示威者裝束的人士用警棍打示威者,並協助警員拘捕他們。在此事被揭發后,警方高層才承認在六月反修例運動以來,的確有派出警員喬裝成「不同人物」和「切合當時環境的人」處理示威活動。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面對媒體連番質詢,拒絕披露卧底警員的人員和行動細節,僅稱「同事不會挑起事端,也不會犯法」。

卧底警員在示威中扮演什麼角色?這是許多人的疑問,有人質疑他們與前線暴力行為的關連。阿強和阿恩(化名)都在8月11日晚被卧底警員追捕,他們不認同警方沒有挑釁的說法。阿強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回憶,當晚他與約20位示威者准備離開銅鑼灣示威現場,便遭到突襲。「我們有保護裝備,但完全沒有衝擊行為。當時我換完衣服准備離開,突然聽到後方有人說『打架,做野(行動)』,之後瞬間被一個掛著防毒口罩的男人扯住我的背包,把我拉倒在地,接著拿出一枝警棍不停打我。然後兩邊很多黑衣便衣警察衝出來,他們沒有委任證,不停打我的隊友。我手上只有鞋袋,我揮向他幸運地成功逃走。」

阿強說,他所遇到卧底警員事前有作出挑釁行為:「有隊友說笑稱『是否打架』,他接著說『是』,就馬上動手用警棍打。」他說這位動手的人後來也有參與拘捕行動,他們都是穿著黑衣、眼罩和防毒口罩,有的戴著黃色頭盔。「而在我們休息的時候,一群人問我們去不去尖沙咀示威,突然有人說『你們都有GEAR (保護裝備),不是不去尖沙咀吧』。我們從新聞知道尖沙咀已經放了催淚彈和開始抓人,所以沒有人去。不過那人無端揪起一個隊友用扇子指著他,用一個好命令式的口吻說『你去不去啊』。這些人的態度完全不像前線抗爭者,我們之間就算有意見分歧不會挑起打女示威者阿恩形容,卧底警員的身型高大,在示威前線很少見。當晚她見到有同伴被喬裝警員制服,希望上前營救之際被其他卧底用警棍揮打,她的手腳都留下了大片瘀傷。她告訴德國之聲:「拘捕行動之前,我見到一群穿著示威裝束的黑衣人從巷子里走出來,感到十分奇怪。後來我認得有一、兩個黑衣人,就是抓人的卧底。相隔不到一分鐘,防暴警察就從四方八面衝出來。」阿恩向記者展示傷勢,全身有七至八處傷痕,不少位於關節部位,她形容警員「瞄得很准」。而阿強的背部被打中,他說有同伴被直接打頭不止一下,也有人被打爆眼角。他認為:「換言之他們不是想制服我們,我相信警例有列明警棍只可打下半身,但警員打頭、眼角、關節,根本想令我們殘廢。」

執法界線

卧底警員的行動界線引起各方質疑,也有意見認為,警方不應該把緝毒和打擊黑社會等行動,與處理遊行示威相提並論。香港大學法律學系首席講師張達明在香港電台節目上表示,警員以便衣或卧底方式參與行動本身沒有問題,但卧底並沒有刑事豁免權,若他知道將會參與非法行為就要馬上停止,而且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能向律政司申請。他表示,假如卧底警員參與集會只是為了觀察和搜集證據,不構成犯罪。不過,如果他們在示威者使用暴力時叫口號或鼓勵他人挑起事端,就屬於違法。Hongkong Proteste im Viertel Kwai Fong (Reuters/Issai Kato)


對於在示威現場,大部分警員都沒有展示委任證,張達明批評如果高層容許警員違反警例拒絕展示委任證,是罔顧法紀的表現,也令市民和監管機構無從投訴和跟進。而這是警員執勤時的必須遵從的要求,他們也須先通知疑犯才可拘捕。他分析喬裝警員拘捕示威者的片段,認為當時警員預知會採取拘捕行為,有足夠時間佩戴委任證。而警員在成功制服示威者后,沒有權再施加武力。斗。」阿銘表示,卧底警員的出現令前線示威者變得更敏感和提高警覺,相信會影響彼此的信任度。「前線協調上會有困難,大家會互相提防,留意可疑的行為。這會拖慢行動的決策,因為大家要更多時間判斷和取得互信。在機場發生的事,正正可能是未來前線的縮影。」

Hong Kong - Demonstration gegen das Zulassen der Auslieferungen nach China (picture-alliance/AP PHoto/V. Yu)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1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scripting 2019-8-16 03:26
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香港的主權屬於中國。為什麼中國的警察就不能去?! 笑話!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無論是西方的,還是東方的,能這麼長時間地容忍這些暴徒擾亂社會的治安。
回復 john71 2019-8-16 09:34
聯合國警察公約明確規定,如果只是500人以下的示威人群,警察應該疏導交通和指揮秩序,如果示威人群達到了5000人,(表明社會尖銳矛盾的突出表現)警察便應該待命並伺機給與示威者以幫助,(因為短暫的局部的社會秩序的混亂是民主法制國家解決社會尖銳矛盾的重要途徑和必然的代價),當遊行示威人數達到1萬人,警察就應該加入示威的隊伍,以促進社會尖銳矛盾得到政府的足夠關注並儘快得以圓滿解決。想想看,香港民眾的遊行示威已達200萬人之巨,無恥的警察竟然以獨裁中共為後盾,明目張膽的實行殘酷鎮壓,天見猶憐
回復 Doberman 2019-8-16 20:42
必須維護中央政府的權威,其他都是吹毛求疵。
回復 Kalco 2019-8-17 15:50
難怪香港人要鬧事。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7 17:1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