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庚子國難中的侵華日軍

作者:shen fuen  於 2016-1-5 21: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新話題|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評論

關鍵詞:侵華日軍

庚子國難中的侵華日軍

  庚子國難中,最大的入侵國是我們的東鄰日本,這也是日本在明治維新后第二次入侵中國。這次入侵中,日軍將淪陷區當做一座巨大的走秀台,向西方世界展示它的「文明形象」。因為早在6年前的甲午戰爭時期,在日本明治天皇的對華宣戰詔書中,就有求文明之化於平和之治」這樣的「導語」。

  在軍事上,八國聯軍中日本是出兵最多的,在天津、北塘、通州等各次戰役中,日軍幾乎都擔當了攻堅先鋒,傷亡佔到聯軍總傷亡數的40%左右。日軍作戰兇悍,給其他國家的軍隊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美國外交官小田貝(Charles Denby Jr 1861-1938)給《哈潑斯周刊》撰文,認為「那些在聯軍中與日軍曾經並肩作戰的他國軍隊,今後如果不得不與日軍為敵,一定會猶豫再三的」。

  另一方面,也是在日軍走秀的刺激下,清政府開始全面改革。當然從此以後,「文明」面具的後面,在「親善」、「共榮」的口號下,日本對中國毫不留情的一次又一次野蠻舉起帶血的武士刀。

  

  日本太陽旗走秀

  1900, 北京淪陷后,八國聯軍將北京城分區佔領。北京人很快就發現身材矮小、能寫漢字的東洋鬼子倒不顯得那麼窮凶極惡,日軍所佔領的東北區(朝陽門以北、德勝門以東)隨即成為刺刀下討生活的北京人的避難之地。美國公使康格(Edwin Hurd Conger)的夫人莎拉(Sarah Oike Conger)在其寫給美國親友的信中提到:「中國商人帶著貨物回到北京時,先是悄悄溜進日本人的轄區,因為他們最信任日本人。後來,這些街道變得擁擠不堪,日本人就要求他們必須到城裡別的地方去,他們立刻就湧進了美國人的轄區,擠滿了街道,並留了下來。」

  日軍有意將這座淪陷的城市作為走秀的舞台,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嶄新」形象。在八國聯軍確定了各自的佔領區后,僅僅3天時間,不僅日佔區,而且整個北京城似乎到處都是日本的太陽旗。這是日軍主力第五師團從廣島出發時就帶上的「必要裝備」,他們精心準備了數萬面小型日本國旗,在那顆紅太陽邊上的留白處,用漢字醒目地寫著「大日本帝國順民」。隨著鐵騎入城,這些「免罪符」被迅速分發給對日友好的北京市民們,無論是朱門府邸、四合院還是貧民窟,都掛上了這一「門神」,西方人吃驚地發現:大清國首都的似乎被日本一家獨佔了。日本之行事縝密令西方人望塵莫及。

  美國著名傳教士明恩溥(Arthur Henderson Smith,著有漢學名著《中國人的性格》,後來推動了庚子退款及清華大學、協和醫院的建立)記載道,北京市民為了避免迫害,出行時手上都會拿著列強們的國旗,而以日本旗為主。但除了日本旗外,其他旗子多是北京人自製的「山寨版」,十分粗糙,一到下雨天,旗子上的塗料就掉色。英語也得到了迅速的普及,北京衚衕的牆壁上刷上了標語:「Pray officer excuse. Here good people」(求求官爺開恩,這裡都是好人),甚至在一座曾經作為義和團壇口的寺廟門上,也貼上了「God Christianity men」(上帝基督的子民),「Belong Japan」(屬於日本)。

  面對各色洋鬼子,北京人迅速地做出了自我調整,曾經滿大街的義和團們早就沒了蹤跡,人們都將自己打扮成了「拳匪」的受害者,使自己適應新的環境,如同水被倒進容器里那麼自然」(明恩溥語)。

 

  日軍的「文明」招牌

  一個名叫川島浪速的35歲日軍翻譯,應日本派遣軍司令福島安正的再三請求,在日佔區開始指導警務工作。日軍設立了「安民公所」,其所長、事務官和憲兵均由日本警官擔任,巡捕則雇傭中國人,成為北京的新警察,在最為動亂的數月間在轄區內迅速恢復了秩序,日佔區因此成為北京最早恢復市面繁華的區域。

  川島浪速還招收了40名「有文化」的中國人參與「警務速成訓練課程」,隨後又招收了50人。日本人回復秩序的能力,和在人才方面實行可持續發展的眼光,給負責留守的大清國中央領導慶親王奕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局勢穩定后,肅親王善耆,應日本公使的要求,從清軍中精選了240名士兵,組成了「巡捕隊」,臂纏白箍,上蓋「安民公所」大印,腰間掛著佩刀或馬棒,執行巡邏,開創了北京警政的先河。而肅親王因此與川島浪速成為哥兒們,甚至其女還拜川島為義父,這就是日後大名鼎鼎的「川島芳子」。

 

  日軍也參與搶掠

  日軍在佔領區內顯示出嚴明的軍紀,這幾乎得到了西方記者、外交官及軍官們的一致認同。美國隨軍記者、《紐約時報》的奧斯卡(Oscar King Davis,當時派駐菲律賓,隨美軍第14團從馬尼拉前往北京)為著名的《哈潑斯周刊》(Harper』s Weekly)詳細報道了各國軍隊在京津地區的搶掠情況。他觀察到,俄、法軍軍紀極壞,到處燒殺搶掠,而日軍與美軍相對恪守紀律,其中,日軍的紀律更為嚴明。他引用一個西方軍官的話說:「作為基督教國家的一名軍官,我很羞愧,今天我見到一名被我們長期地稱為異教徒的日本軍官,他說搶掠是不對的,並且絕不允許。我無話可說,因為我的人都在搶掠,而他的人沒有。我無法阻止搶掠,而他卻能。」

  當然,日軍絕非不沾葷腥的貓,只是與其他軍隊的渙散相比較,日軍更為克制、更有約束,甚至在搶掠方面也更有組織紀律性。

  當聯軍大多數官兵到處為自己尋找發財機會時,日軍卻在嚴密的組織下加上「大日本帝國順民」的指引,直插大清國的財政部(戶部),一舉掠走庫存白銀近300萬兩。同時,他們從各衙門搶了大量的文件,其中不少至今尚未公開,成為中國近代史研究中最為期待的寶庫之一。

  除了集團性的搶掠外,日軍個人也參與搶掠,但與其他國家軍人相比,他們更為隱蔽。《中國與聯軍》一書作者、英國畫家、作家亨利(Henry Savage Landor)在現場觀察到:「日本軍隊在搶劫時與西方列強毫不相同,顯得十分有文化、有內涵」,他們在中國人的房子里搜尋古瓷器,還聚在一起認真欣賞,如果不帶走,便輕輕放回原處,「而美國人、法國人、英國人或俄國人,更不用提德國人,他們除了碰到堅固的銅塊、石塊之外,沒有不打碎、弄彎、弄髒以及損壞的……日本人也搶掠,但他們搶掠的方式是沉默、安靜的,他們不把東西亂扔,不摔碎,也沒有任何不適當的藝術破壞。他們任意拿取他們所喜愛的東西,但是做得是這樣精細,以致似乎完全不像搶掠。」

 

  日本另有鬼胎

  義和團拳亂和八國聯軍的入侵,本來都是日本所不願意看到的。

  日本才取得了甲午戰爭的完勝,獲得了朝鮮與中國台灣,需要時間對這些巨大的戰利品進行消化、而在以俄國為首的俄、法、德三國聯合干涉下,日本卻被迫退還了中國割讓的遼東半島,俄國隨後就從中國手中半是巧取、半是豪奪地「租借」了旅順、大連這一重要的戰略要地。在俄國的咄咄進逼下,日本在朝鮮半島的勢力範圍其實只限在朝鮮南部。

  在北面的朝鮮和南面的中國台灣之間,日本將對華關係的重點確定在南部,希望能將中國福建納入其勢力範圍,並進而擴展到浙江、江西,以便能與台灣呼應,獲得巨大的戰略空間。日本雖然在中國台灣開始了大規模的殖民建設,但抗日運動依然活躍,並且以中國福建為基地,令日本殖民當局頭疼不已。

  按照當時日本首相山縣有朋的說法(他在十九世紀八十年代就提出了日本的「生命線」和「利益線」),中國東南的這個區域,平時可以作為中日貿易區和日本的加工區,戰時則可以輕易扼住中國台灣海峽這一「東亞的咽喉」,應對任何敵人的挑戰。1898年,日本從中國獲得了保證,不會讓任何列強染指福建,但當日本在1900年初正式提出要求在福建修築鐵路時,遭到了大清政府的堅決拒絕。

  隨後,義和團拳亂迅速轉化為暴力排外事件,日本駐北京使館的書記員杉山彬被清軍殺死。駐紮在天津的日本海軍指揮官向東京緊急報告,要求迅速增兵,但日本政府對此採取了冷處理。在內部,他們必須對南北戰略進行權衡,而在外部,他們必須先徵詢列強的意見,以免無謂樹敵。實際上,他們此時的重點依然是南方,軍部甚至電令台灣總督,立即做好軍事動員,準備隨時武力進佔廈門。

  此時,華北局勢日益糜爛,列強們紛紛增派軍隊,日本的宿敵俄國更是一馬當先,在東北地區大舉增兵,矛頭直指日本。日本看在眼裡,急在心中,而與日本同樣心急的,還有俄國的第一敵人、當時世界老大英國。英國的軍力被南非的布爾戰爭所牽制,不得不從澳洲、新加坡、中國香港、印度等殖民地調兵(參閱本報28日《北京城裡的澳洲軍旗》),因此他們寄希望於日本,一是解決北京問題,二是牽制俄國北極熊。

  而在南方,日本則大打出手,出兵佔領了中國廈門。但南北兩線作戰,遭到了以伊藤博文為代表的持重派的堅決反對,當俄國從北京首先撤軍並收縮到東北,對日本在朝鮮的勢力構成巨大威脅時,尤其是列強也紛紛派出艦隊前往中國福建時,日本政府才下令從廈門緊急撤軍,將廈門無條件交還中國,這就是所謂的「廈門事件」。自此,日本在東亞的戰略重點轉向北方,四年後爆發了慘烈的、被國際史學界稱為「第零次世界大戰」的日俄戰爭。

 

  日本撕下面具

  功夫不負有心人,日本人在八國聯軍這根鋼絲上的精彩表演,收穫巨大。經此一戰,日本與大清政府的關係非但沒有受到影響,而且還得到了加強。日本人在北京佔領期間顯露出的行政管理能力,給大清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日本被中國朝野當做了效仿的榜樣。

  在隨後爆發的日俄戰爭中,作為戰場所在地的大清國雖然宣布中立,但實際上朝野上下都是一邊倒地支持日軍,令日本在此獲得了顯著的「主場」優勢。這場中日親善的喜劇,在日俄戰爭后,因為日本完全繼承了此前俄國所攫取的在華特權,戛然而止。大清朝野最後發現:最該當心的還是這位「侏儒」兄弟,在「威武之師」和「文明之師」的背後,是絲毫不亞於北極熊的貪婪和冷酷,並在三十年後徹底暴露出了野蠻之師、虎狼之師的真面目……

 

參考文章:

http://www.duwenxue.com/html/594/594352.html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十路 2016-1-6 00:08
學習了。 從這篇文章可以看到無論是文明的掠奪或是野蠻的殘殺政治目的都一樣,性質相同,說明如果軍隊和政權被極端政治家控制並洗腦之後都可能會不擇手段達到目的。 可以想象,如果日本和德國的政治制度不在戰後走向民主又是什麼狀況, 用什麼方式來從內部由民眾去約束任何時候都可能出現的獨斷極端的政治家呢?無論對內對外道理雷同。

改革政治制度,找到正確的價值觀,建立客觀的道德標準,提高國民整體素質是方向。自強、自尊、自律、自信是強大,防禦和持久的根本,無論他人他國做對做錯。

回顧悲痛反思恥辱是為了悟出避免重複的道理。
回復 病枕軛 2016-1-6 07:32
ZT
回復 shen fuen 2016-1-6 07:52
病枕軛: ZT
縮短版本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1 10: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