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母親節我總會想起的一個人

作者:蘇默默  於 2021-5-11 10: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行路有道|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8評論

平時閑著沒事,我會用一張紙,與孩子一起摺紙鶴、紙球、紙船。。。
現在比較流行的摺紙藝術叫「origami」,花樣繁多,引人入勝。
今天,我想說的一個故事和故事裡的那個人,是我童年世界里,一起摺紙而結緣的。

也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月莉每周一都會準時上家敲門,肩上挎著個大布包。
父親開門的時候,她就立刻後退兩步,從包里抽出一份報紙,90度弓著身,畢恭畢敬地雙手呈上,嘴裡還口齒清晰地念道:「《人民日報》!」
待爸爸接過報紙,她又退後退兩步,再從包里抽出一份報紙,依舊畢恭畢敬地雙手呈上,嘴裡還口齒清晰地念道:「《每周文摘》!」
「《法制文摘》!」
「《小朋友》!」
。。。。。。
等到所有的報紙都一一送上后,她再90度弓身,退回兩步:「這個星期的報紙都在這裡,請書記慢慢閱朗。」
「恩,好的,謝謝!」只見父親一揮手,她就轉身疾步離去,肩上的布挎包被緊緊地揶著,轉到樓梯口的時候,已是近乎小跑了。

偶爾在飯桌上聽到父母說起過月莉,知道她是省里分來的僅有的兩個女大學生。
後來好像是婚姻出了什麼狀況,和先生分開了,而腹中的孩子也因小產沒能留下。
月莉受了很大的刺激,行事變得怪異孤僻,思維也混沌不清了。單位里原是打算把她送回家去的,但她是鄉下苦出生的孩子,在那個年代能考上大學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家裡還有一對年邁的父母需要她供養,於是父親說,留下來吧,我這裡還缺一個人送報紙。

父親是一個嚴謹沉默的人,負責技術方面的管理,他對工作非常專註、投入,對手下的要求也很嚴格。
以至於月莉即使在精神失常以後,依舊對他心存敬畏,誠惶誠恐的。
其實,父親已經告訴她好多次了,把報紙一次性遞過來就行了,那樣弓身彎腰的很尷尬的。
她卻一如既往,嚴格按照先後順序,一份一份地,雙手奉上,從不含糊。
當然,這些都是我長大后慢慢收集到的整個故事線索,當時,我是不知道那許多的,只覺得她特滑稽,特逗。
所以偶爾父親不在家的時候,我就會踮著腳,挺著胸,筆直直地站在大門口,憋著笑,接過她彎腰一份份地遞上報紙,特好玩。

那年夏天,周六的下午,父母都上班去了,留著我們一群孩子在山裡田間地瘋玩。
大家在山坡上看到月莉一個人站在池塘邊,於是「哄」地衝過去,打算逗弄一下她。雖然大家都知道她是瘋子,但她從來不傷人,反而經常被一群野孩子攆著四處逃串,惹著大夥「哈哈」狂笑。
「月莉,你在幹什麼?」一個大點的孩子高聲喝問她。
她非常緊張地用一支竹棍在水塘里揮舞著,彷彿想要把什麼東西趕走。
「月莉,水裡那個是什麼東西?」幾個男孩已經迫不及待地脫鞋準備下水去撈了。
月莉緊張地加快揮舞的動作,想把那個東西趕遠些。
「哈哈,你們看啊,她急成那樣啦,哈哈,哈哈!」那個高個子男孩笑著說,「快,快去撈上來看看是什麼東西!」
月莉非常緊張,彎著腰急速地揮著竹棍,整個人都差點要掉下去了。
我也急了,不曉得哪裡來的勇氣,突然站出來大聲說:「你們在幹什麼呀!欺負人嗎?小心你們爸媽被開除!」
「她是神經病啊,你要跟神經病一夥嗎?那你也會變成神經病啦!哈哈」 
那時我大概6、7歲吧,具體也不太記得為什麼那群大孩子就這麼走了,或許記憶中有些細節的片斷丟失了,反正後來,就剩下我和月莉,蹲在池塘邊。

月莉趕的那隻紙船後來又飄回來了,依稀記得那是一封信,信上寫著很多字我也不認識,但記得她的字寫得很工整,藍色墨水,好多地方已經被水化開了。。。
月莉從布包里取出一張信紙,對摺,對摺,斜翻,,,一會兒功夫,竟疊出了一隻小船。我很高興地捧著紙船,連聲說:「再疊一個!再疊一個!」
她點點頭,於是一個又一個地疊,後來,我也跟著她學,對摺,對摺,斜翻,,。她還會做帶蓋蓋的小船,雙蓋蓋,單蓋蓋,特別有趣。
夕陽中,她的目光專註,閃著靈氣,手指輕盈翻飛,指甲瑩潤亮澤,桔紅色的池塘里飄滿了大大小小的紙船,好美。
她盈盈地笑,陽光包裹著她的整張身影,金彩亮麗的。

後來的每個周六下午,我都會去池塘邊找她,有時候她正好在,我們就坐在草地上摺紙,她教我摺紙鶴、紙球、紙船,,,好多好多,還有小衣服,尖腳褲,電話,菠蘿,項鏈。那段時間特別快樂,她也一直笑。疊好了,我們就放到水裡,讓它們漂走,偶爾,它們也會飄回來,我們再揮揮小竹棍,把它們趕開。。。
我經常會很高興地說:「月莉,你看,你的大球又回來啦!快趕走,快趕走!」
雖然她比我大了一整個輩分,但所有的孩子都是跟著父母一起叫她「月莉」的。
直到那一天,她突然抓著我的手,結結巴巴地說:「媽媽,叫,,,叫媽媽!」
我瞪著她,沒有明白她的意思。
「叫,,叫一聲媽媽,好嗎。。。」她捏著我的手,因為用力太大,疼痛無比。

我尖叫了起來,我突然想到她一定是精神病發作了,她的手力大無比,指甲都快要陷進我的肉里了。
「咿呀,放開!快放開!你這個神經病!」我哇哇地哭了起來。
她應該是被「神經病」這個詞嚇到了,迅速放開我,我立馬一跳腳,跑掉了。

後來,她依舊每周都來送報紙,我總是躲在屋裡,不再見她。
有時候會在窗戶里遠遠看著她誠惶誠恐的身影,象一隻受了驚嚇的兔子,屏足小跑,我的手裡,也經常把弄著她教我做的紙飛機,紙扇子。。

後來大家都要回城了。
我卻再也沒有見到月莉。
聽父親說,最後一批職工離開的那天,大家都找不到月莉。
父親派人走遍了整個單位,宿舍區和學校,都沒有看到她。
再後來聽說月莉被送回老家去了,她的病越來越重了。

一晃,那麼多年了,月莉媽媽你還好嗎?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虎山寨主 2021-5-11 18:55
寫的真感人。默默是文學女青年呀。
回復 蘇默默 2021-5-11 19:28
虎山寨主: 寫的真感人。默默是文學女青年呀。
寨主早啊!
一件小時候不懂的事,長大后歷經了人生,才恍然醒悟。
回復 虎山寨主 2021-5-11 20:45
蘇默默: 寨主早啊!
一件小時候不懂的事,長大后歷經了人生,才恍然醒悟。
你父親值得你驕傲。絕大多數中國人都缺少對殘疾人的關愛。悲哀呀。
回復 蘇默默 2021-5-11 21:10
虎山寨主: 你父親值得你驕傲。絕大多數中國人都缺少對殘疾人的關愛。悲哀呀。
那個年代的人都很單純的,老爸只是正好處在那個位置,其實換了誰,都會這麼決定的。
不過老爸確實有許多讓我驕傲的地方,那天看《小捨得》突然發現,我就是屬於那種不如父母的人。
回復 虎山寨主 2021-5-11 21:19
蘇默默: 那個年代的人都很單純的,老爸只是正好處在那個位置,其實換了誰,都會這麼決定的。
不過老爸確實有許多讓我驕傲的地方,那天看《小捨得》突然發現,我就是屬於
哈哈。。我特別信遺傳和家教。一代更比一代強。
回復 蘇默默 2021-5-11 21:26
虎山寨主: 哈哈。。我特別信遺傳和家教。一代更比一代強。
也是啊,某些方面例如:更能吃更能玩,哈
回復 虎山寨主 2021-5-11 21:37
蘇默默: 也是啊,某些方面例如:更能吃更能玩,哈
哈哈。。能吃能玩,那才叫生活。我不信教。不信什麼來世永生之類的。要活在當下,對得起自己。
回復 蘇默默 2021-5-11 21:41
虎山寨主: 哈哈。。能吃能玩,那才叫生活。我不信教。不信什麼來世永生之類的。要活在當下,對得起自己。
必須啊!你是正版的活在當下,我再努力努力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7 22: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