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有聲故事 - 逝去的君子蘭

作者:蘇默默  於 2021-1-18 21:3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讀書有聲|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9評論

關鍵詞:原創有聲故事

午夜夢徊,那石灰貝殼的深深院牆裡,堆滿了兒時片片記憶。厚重的木門,高高的門檻,長長的椅子,那陳舊質樸的門廳后,唯一喚醒鮮活記憶的,總是那迎風蕩漾的花香。
外公喜歡花。庭院里,水泥石板上,排滿了大小花盆,一年四季,花香四溢。印象中有蝶蘭,月桂,米蘭,紅粉杜鵑,夜來香,龍吐珠,還有他最最心愛的君子蘭。
外公愛花到了痴的程度,他可以成天蹲在花叢里,修修整整,鬆土換盆;他與花兒喁喁細語,花兒亦芊芊含和;他用花瓣做酒,入茶,甚至腌制花醬,很是小資。

記得我的童年裡,發生了三件大事。外公的生活,從此失去了風雅。


那年,外婆去世了。非常年輕,走得也很急。外公痛哭了好多天,連子女都沒有想到,一輩子平平淡淡的老夫妻,竟有如此深厚的感情!雖然此後外公依舊成天忙碌於他的花草間,但深秋的涼風還是怯怯地吹出了幾分寂寞。
沒有人記得那之後的幾年裡,外公都做了些什麼,大家都非常忙碌,孫子們忙著應付考試,子女們忙著加薪升職。只有在,,只有在,,每一年的最後幾天,回到老宅,歡天喜地地殺雞燒菜,點香祭祀。兒孫滿堂的外公,總是在這個時刻,喝到醉。
再後來,城市要發展了,老宅要拆了。對著紅色的通知書,外公又是痛哭了好多天。記得離開的那天,他帶上了好多花,好多好多,多到舅母微微地皺起了眉頭。

舅舅的單位是市直機關,福利條件特別好。小夫妻倆竟在市中心裡分得一套三居室的大房。舅舅是個有名的孝子,為了外公養花進出方便,他特意把三樓的房子跟人換成了一樓。為此多少讓舅母感到委屈。外公在後院里種滿了花,不論是品種還是數量,都比老宅子里多。外公還認識了新村裡的好多老人,大家一起練香功,打太極,外公的花也移了好多,送給大家。幾年下來,家家戶戶的陽台上竟都有外公分出的花兒。
舅母是一個溫和嬌巧的女人,我已經不記得是什麼樣的理由讓她放出狠話「有他沒我,有我沒他」之後回了娘家。反正驚動了幾個子女,連夜集會,討論外公的安置問題。家家都各有難處,愛莫能助;最後,在母親祈望的眼神中,父親點了點頭,於是外公抱著一盆他心愛的君子蘭來到了我們家。
外公買菜,做飯,自己的衣服、房間從來都是自己清洗打掃;他還獨自提回沉重的糧油米面,極力想證明能在經濟上生活上給我們以分擔。
他沒法在我們五樓的陽台種花消遣了,閑暇的午後,我經常看見他躺在涼席上呼呼地沉睡。我一直有種莫明的感覺,他那高高的竹枕頭裡,存滿了記憶,好多都是關於老宅的。

外公一住,就是十年。
我已經完全習慣了有他的生活,有他的這個家。
突然的一天,媽媽說,外公摔倒了,住院去了。
我飛奔到醫院,看見大家陪著外公坐在長凳上等拍片。他的鼻子破了,血在粘著沙粒的傷口上結成暗紅,假牙已經取掉了,這讓他本來飽滿的臉盤突然變得蒼老乾癟,雖然身邊圍著一群子女,他的表情卻非常的獃滯,雙眼無神。拍片結果出來了,除了右手的肱骨骨折外,醫生竟然很意外地告訴大家:他的鎖骨也有一陳舊性骨折!
每個人的心裡都抽著冷氣,大家不知道這個「陳舊性骨折」是何時因何而成的,但大家又在同一個時刻里一起明白了:外公,他曾經受傷過!可是,他強忍著,竟沒有告訴大家!
寫到這裡,我的淚依然奔流。
是我們一直忽略他的感受,還是他一直堅守著那份自尊?
也許都是,又也許都不是!
好多年後,我一直不能明白他是如何冒著冷汗獨自承受那劇烈的苦楚?如何在滿堂子孫前暗掩傷痛?
淚落無聲,非常地內疚啊,自責。。。
檢查報告的下段,還寫著「Ca+」!

外公回到家后,就再也沒有出門了。他的手綁上了繃帶,並在脖子上繞個結。他常常綣在床上,好沉默。夜裡,他的房裡總是亮著燈,有時說睡不著,有時說身上很痛。
父親是個寡言之人,十來年與外公生活在同一屋檐之下,卻甚少交流。但幾個女婿之中,他最得外公賞識。外公病重期間,父親每天都會做好飯菜,點心,端到床頭,服侍照顧如親生父母。我想,在那段時間裡,外公才真正地放下了心裡的芥蒂,把我們的小屋子真正地當成了自己的家。
印象很深的是那個晚上,我在吃花生。外公問我,我竟傻傻地抓了一把給他。他的嘴輕輕地癟了癟,說:「哈哈,沒有牙齒了,下輩子再吃吧!」
我的心頭是那麼突然地一震!
我想到了離別,想到了死亡!

我悵悵地逃離出他的房間,我的心頭嚴實地堵著,我突然感覺到很眩暈。
外公喊我,說想喝水。
我端著水給他時,他已經無力抬起頭了。水灑到了床上,和他的衣領。
後來我給他吃「喜之郎」,那種可以吸的果凍。
他說真甜。
我問他喜歡嗎?
他說喜歡。
他很享受地慢慢吸著,彷彿享受著甘泉緩緩沁透心田。
他第一次向我要求:還要吃!
像個孩子一般地,羞澀地說。
於是我答應他,明天去買,買多多的,慢慢吃!

我生命里的那個黃昏啊!我蹬著自行車興沖沖地提著一大袋的「喜之郎」回到家時,媽媽說外公已經不行了!!!
我跑進屋,我跪在他的床頭,握著他枯枝般的手喚他,可他卻再也沒有醒來,再也沒能啜一口「可以吸的果凍」了。
幾個星期後的一天,母親發現外公的君子蘭竟然倒了,從花根里爛了個心。在與小姨聊天的時候,竟發現外公種在小姨家的君子蘭也死了!
一定是外公喜歡,帶走了。。。
外公到天上去了,變成星星了!

高興
1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1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9 個評論)

回復 虎山寨主 2021-1-19 00:08
寫的真好。感動ing。有情有義。看樣子你是繼承了你外公的天賦。。
回復 蘇默默 2021-1-19 00:12
虎山寨主: 寫的真好。感動ing。有情有義。看樣子你是繼承了你外公的天賦。。
謝謝寨主!外公手藝非常好,我們家五樓做滷菜,三樓就聞到了,小時候每天放學都蹲在廚房,等他賞我一截鹵豬腸或者一塊豬耳朵。哈哈
回復 虎山寨主 2021-1-19 00:14
蘇默默: 謝謝寨主!外公手藝非常好,我們家五樓做滷菜,三樓就聞到了,小時候每天放學都蹲在廚房,等他賞我一截鹵豬腸或者一塊豬耳朵。哈哈
哈哈。。你是有福氣的人呀。
回復 虎山寨主 2021-1-19 00:15
蘇默默: 謝謝寨主!外公手藝非常好,我們家五樓做滷菜,三樓就聞到了,小時候每天放學都蹲在廚房,等他賞我一截鹵豬腸或者一塊豬耳朵。哈哈
你學過播音嗎?聲音很美的。
回復 蘇默默 2021-1-19 00:17
虎山寨主: 哈哈。。你是有福氣的人呀。
是,我很想他。
回復 虎山寨主 2021-1-19 00:19
蘇默默: 是,我很想他。
我從小跟爺爺長大的。他把我送上大學后,三個月,就走了。很是想爺爺。
回復 蘇默默 2021-1-19 00:20
虎山寨主: 你學過播音嗎?聲音很美的。
沒有。我是這次做視頻才開始訓練的,其實我們南方人普通話很不標準的,我是列印出拼音稿子練習的,嘻。
回復 虎山寨主 2021-1-19 00:22
蘇默默: 沒有。我是這次做視頻才開始訓練的,其實我們南方人普通話很不標準的,我是列印出拼音稿子練習的,嘻。
其實,你們南方人練好普通話,就說的很正的。我在北京呆了十多年,還是有東北口音。
回復 蘇默默 2021-1-19 00:25
虎山寨主: 我從小跟爺爺長大的。他把我送上大學后,三個月,就走了。很是想爺爺。
你也是有福之人!
回復 虎山寨主 2021-1-19 00:27
蘇默默: 你也是有福之人!
是的。到目前為止,沒有什麼Majoy Complain。。哈哈。。
回復 蘇默默 2021-1-19 01:06
虎山寨主: 是的。到目前為止,沒有什麼Majoy Complain。。哈哈。。
    寨主是大氣之人!
回復 Lawler 2021-1-19 02:38
虎山寨主: 是的。到目前為止,沒有什麼Majoy Complain。。哈哈。。
原來你是只東北虎啊
Majoy Complain ===》Major Complain
回復 Lawler 2021-1-19 02:41
認識一個蘇州朋友,說話也是這聲音,很好聽。當然,也喜歡你的故事
回復 虎山寨主 2021-1-19 04:57
Lawler: 原來你是只東北虎啊
Majoy Complain ===》Major Complain
謝謝你指正。我這老眼昏花的,經常Typo。。。
回復 scripting 2021-1-19 05:01
揉在血肉里的親情就像小河的流水,涓涓不息,源遠流長。好文章,給個贊!
回復 蘇默默 2021-1-19 12:25
Lawler: 認識一個蘇州朋友,說話也是這聲音,很好聽。當然,也喜歡你的故事
謝謝喜歡!問好Lawler。
回復 蘇默默 2021-1-19 12:27
scriting: 揉在血肉里的親情就像小河的流水,涓涓不息,源遠流長。好文章,給個贊!
謝謝鼓勵,能夠得到共鳴,很開心很榮幸。
回復 yxj4276 2021-1-20 00:51
感動!
回復 呷呷 2021-4-21 05:26
寫得真好,真情實感。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30 03:35

返回頂部